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扮男装:倾城皇妃 [目录] > 第2章: 月上柳梢初逢卿(二)

《女扮男装:倾城皇妃》

第2章 月上柳梢初逢卿(二)

青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那贵为右相的父亲,一听我将灏南从屋顶上扫了下来,忙派了一众人去宫中请御医,隔日,将灏南送回宫时,也没忘捎上我亲自去华夫人的芳菲宫请罪,碍于父亲乃国之丞相,姑姑是中宫皇后,平日里皇上、太后又是宠极了我,连着灏南都一个劲儿地将过错通通往他自己身上揽,华夫人即便心里有气,却也不好多加怪罪,只是言辞酸刻地数落了灏南两句,我虽小,却也听得出华夫人言中含沙射影的味儿。

然而我不在乎,她不喜欢我又能怎样,我的父亲依然是国之良臣,我依然是宫中的贵客,灏南伤愈后依然会围着我转,反正自小到大,类似的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嫌待在芳菲宫正殿无聊,我便趁父亲同华夫人不注意时,偷偷溜了出来,转插过正殿,往左侧灏南所在的寝宫小跑去。

相较以往,这次灏南伤得比历来任何一次都要严重,好在他身子骨够硬朗,没有缺胳膊断腿,但因了伤在腰处,御医吩咐绝对卧床休息十日,之后才能下床到殿外走。

“是不是很痛?”我半跪在他的床头,两手支颊好奇地望着他血色极淡的俊脸,见他无力地冲我扯出一丝笑容,又问,“我怎么做,才能减少你的痛苦?”

灏南顿了顿,一双灿若星辰的凤眼微微一扬,笑言,“替我去畅春楼把吟月姑娘找来,有美相伴,死亦足以,哪还会痛?”

“臭小子!”灏南方才话落,我便抡起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虽未使出全力,但我知道,按照他如今的伤势而言,这一拳也够他受得了,“都伤成这样了还不知安分!你们男人啊,就是好色!”

“你们男人?”灏南冲我挑挑眉,之后探究似的将我从头到尾打量了遍,“竟用这种口气同我说话,怎么,难不成你是女儿身?”

分明只是一句戏谑之词,然而却将心虚的我怔在原地。

自小到大,除了奶娘同母亲之外,这世上便再没有人知道我是女子的身份,即便连着三位姐姐同贴身伺候我的近身侍婢都不知道,灏南……他,应该只是胡说的吧。

见我当真,灏南脸上的笑意越发肆意,“呦,难不成真叫我说着了,傅大公子原来是女——”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又一拳抡在灏南的小腹上,之后拍拍xiōng部澄清道,“本少爷只是觉得自己同你不一样,倘若爱了,便要深爱,一生一次只一人,这你懂吗?”

我挑衅地侧眸看他,而后撇了撇眸子,可冲上他那双烁亮如辰的眸子,双颊竟不自然地开始发烫,双脚一跺,留了句“不同你说了”便要走,孰料在转身那一刻,手却叫灏南紧紧拽住。

不知是因为他突然的牵手,抑或是自他指尖传来的那抹冰凉,那一刻,我的手惊得一颤,而后,我便听得他温润如棉的声音缓缓传来,“一生一次只一人,我记住了。”

因了灏南的话,我的心中莫名泛出一丝涟漪,然而不等我将手自他掌中抽出来,又听得他用以往那种放làng不羁的口吻道,“傅卿,瞧你长得朱唇榴齿,精妙无双的模样,倘若你是女子,我定娶你,那‘一生一次只一人’的誓言也独独允给你。”

“你去死!”我用力挣开灏南的大手,然后抓起百花穿蝶锦衾的一角用力捂向他的脸,“你要娶本少爷,先把自己变成女人再说!”

小惩了灏南一番,逼着他在床榻上连连求饶,我才歇了气,也没甩给他一句话便又跑出了寝宫去。

那年,灏南允了我一生一次只一人的誓言,我清楚地记得,那时,我十四岁,灏南十七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月上柳梢初逢卿(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