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扮男装:倾城皇妃 [目录] > 第53章: 偷梁换柱风华掩(十六)

《女扮男装:倾城皇妃》

第53章 偷梁换柱风华掩(十六)

青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但见那人一袭竹绿镶边的天青长衫,内着月白中衣,系玉带,足蹬玄青莽靴,抬眸望向天际之际,清风萦绕,似是谪仙临世!

他——

望着那人容貌,我牵着疏影又不自觉地跟进一步。

为何远远瞧去,那人的相貌身形乃至举止都同阿承无殊?

世间确有相像之人,却无法有人能够将他人的一颦一蹙也学得这般神似!

难不成……

我又向行馆处疾走了两步,然而待我走至行馆跟前,那同阿承极为相似之人早已同另外两人一道儿走进了行馆,我徘徊于石阶前猜测着那人究竟是不是阿承,把守行馆外头的守卫却将我当成了好事凑热闹的市井之徒,冲我亮出雪白的刀身喝道,“瞧什么瞧,快滚!”

如今虎落平阳,我不同那人计较,只是扬手指了天青身影离去的方向问那守卫,“敢问这位小爷,这方才走进行馆的竟不知是何人?”

那守卫将我上下打量一通,之后没好气地喝道,“是何人又与你何干?没事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叫那守卫瞧得浑身不自在,略低了些头,之后自腰间摸出十两碎银子递向他,“方才那位爷经过的时候,我自地上捡了这十两碎银子,想着该是那位爷掉的,所以特来归还。”

俗话说得好,这阎王易见小鬼难缠,通常遇上这等小兵小卒,也只能用以往惯用的伎俩了,果不其然,那守卫一见我手中的银子,眸中贪婪之色顿现,佯咳一声瞧了眼身后,见无人瞧见,立马自我手中接过银子藏入怀中,“稍后见了翊清王,我自会将银子还他,若无其他事,你可以离开了。”

我冲那守卫微福了福身子,又道了声谢,而后牵着疏影一道儿离开。

我要得知那人身份,守卫要钱,如今我俩各取所需,只是我不曾料想,那同阿承似极了的人竟会是高高在上的祁国王爷!

如今我可以确定,方才那人不过是同阿承相像罢了,那人,不会是阿承。

我认识的阿承低调得很,他是被人围追至晏国逃难来的,倘若阿承是祁国王爷,他又怎会叫人围追?倘若阿承便是那翊清王,早前他又何须躲躲闪闪深怕叫人发现行踪,如今却又肆无忌惮地在这大廷广众下露面,且露面不止,还嚣张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尊贵!

回望了眼身后的行馆,我将包袱同佩剑一道搁上马背,而后翻身一跃策马离去,只是出城前,我又偷偷牵着疏影来到右相府,隔着一条街瞧那尚不满一月如今却已破败不堪的右相府,心中一酸,双眼又是一片迷蒙。

那里曾经是我以为能够生活一世的地方,那里有我最最最珍惜的回忆,那里曾经欢歌笑语不断,那里有我对晏国最深的留恋!

可是一夕之间,上天将我拥有的一切无情地摧毁!

似是觉察出我心中苦闷,疏影竟通人情似的用鼻子蹭了蹭我,我侧眸,它冲我哼了哼气,看着疏影,我仰天深深吸了口气,随后轻抚上它滑顺的鬃毛,“我不哭,我会坚强,爹爹煊赫一生,我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我绝不给他丢脸!”

隔着一条街陪着落败的右相府近半个时辰后我才骑了疏影出城,离去前,我在右相府外头的地上抓了一把土,珍而重之地放入一个小布囊旋即揣入怀中。

此行前去祁国,我唯一能带上的便是家门口的这把黄土了!只是抓完土起身之际,母亲给的那块血玉突然自怀中跌落出来,我小心将它拿起,透过血玉瞧见右手掌纹,母亲那夜的话突然窜入脑中。

母亲说她不要我三朝为妃,她不要我一世受宠,她只希望我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那夜的话我始终不懂,然而母亲已逝,以后,我也再没机会懂了。

重新收起血玉,连着收起满腹疑问,少顷,我已出了城门。

前途漫漫,可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我坚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偷梁换柱风华掩(十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