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龙吟 [目录] > 第12章: 莫问前程(4)

《玉龙吟》

第12章 莫问前程(4)

khwsharp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那之后,京城中就传出了这么一句话:‘迎香三公子,柯扬东方没名字。’”柯茗在迎香楼设宴,因为柯茗腿脚不便只能在一楼设席。众人分成了紧挨着的两桌。一桌坐着柯家两兄弟、龙四公子、梅盼兮和韵然,另一桌坐着柯茗的小童轩儿和刘川等人。

席间谈论正欢,龙四公子给他们讲诉着往日的趣事,“这‘迎香’自然是说这‘迎香楼’了,‘柯扬东方没名字’也就是指我们三个了。”

梅盼兮被眉飞色舞的龙四公子逗得哈哈大笑,好不容易现在才捋顺了气,便问道:“‘柯扬’自然是说柯大哥,‘东方’也就是说那位东方寂遥喽。可是,那个‘没名字’做何解?”

龙四公子讪讪一笑,道:“我那日醉的太过,他们大闹了一通之后,我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给各位看客留下。我估计啊,他们当时一定是觉得这位醉倒的公子长得太过英俊潇洒,不留下名字太过可惜,所以只好用‘没名字’三个字来代替啦。”说完之后,龙四公子还展开折扇轻摇,做出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样子,惹得梅盼兮直做干呕状。众人一阵哄笑。

柯扬笑道:“其实,当时也是因为那位吴黑爷平素欺人太甚,所以百姓们看到他反过来被人欺负才会那么高兴。”

众人均点头称是。

柯茗道:“京城中的各种势力盘根纠结,所谓的**势力早就已经不局限于他们自己了。各家店铺,每月都会有专人来收保护费的。”

“哦?”柯扬急道,“可去你那凝脂斋收过?你怎么没跟我说?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柯茗掩嘴笑道:“我的好哥哥,他们也是看准了各家店铺的背景才敢去收钱的。有你这么一个宫中侍卫总管做哥哥,他们再怎么收也不敢收到你弟弟的头上啊!”

柯扬焦急的神色方才缓和下来。却听一旁的梅盼兮“扑哧”一笑,道:“柯大哥啊,你这当哥哥的比我的爹爹还能操心。”

柯扬讪讪的笑了笑,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柯茗,心道:“若不是当年磨岐山一役我没有保护好茗儿,他现在的成就应该不在我之下。哎,能多照顾一分是一分吧。”随手灌了一口闷酒进喉。

“对了,”龙四公子忽然插言道:“不知小鹞子现在在哪里?”

柯扬摇了摇头,道:“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他顿了顿,望了望杯中的酒水,有些寥落的道:“当年家父与小鹞子的父亲,也就是那时的户部尚书东方荀卿大人本是一对朝堂上的死敌,原本家父被贬之后他东方家应该扶摇直上才是。但是,家父抑郁而终后不久,东方大人也被贬到那巴山楚水之地,小鹞子也跟过去了。之后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过他的消息。”

龙四公子神情黯淡的点了点头。同样的迎香楼,同样的洛阳水席,同样的窗前杨柳的招摇,可人却难圆。斟淡酒,饮轻愁,睹物思人罢了。

龙四公子与柯扬的脸上都是寂寥的神情,可梅盼兮却没有那么多的愁苦,她左手持勺子,右手持著,两面开工,一脸满足的神情,吃的不亦乐乎。时不时的还给身边的韵然夹菜,告诉她多吃些。

龙四公子回神之后,习惯性的看向梅盼兮,又不经意间瞥见她身旁的韵然,不由得啧啧叹道:“真是想也想不到,柯二公子的结发妻子竟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姑娘。盼兮姑娘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在逗我玩那。”

梅盼兮一脸不屑的插嘴道:“去,谁有那闲工夫逗你玩。”

韵然却是全脸涨得通红,深深的低下头去。

柯茗眉头微蹙道:“王爷请不要叫我什么‘柯二公子’,呼我做‘茗儿’就是了。”

龙四公子点点头道:“那你也不要叫我做‘王爷’,我和你大哥平素称兄道弟的,你若是不弃就管我叫一声四哥吧。”

柯茗还没来得及答话,柯扬就急忙摇头加摆手道:“不行不行,你都做上王爷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能胡闹?皇家怎么能和平民百姓称兄道弟?没有半点皇家尊严。”

龙四公子邪邪一笑,道:“我要是有皇家尊严,凭你刚才那一句‘你都做上王爷这么多年了’就可以拿你入狱了。竟然敢对本王称‘你’?”

柯扬脸色一白,急忙起身下跪道:“王爷赎罪,下官失礼了。”

龙四公子急忙起身相扶,笑骂道:“自家兄弟,称什么王爷下官的。”

柯扬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道:“不,还是规矩点好。”

龙四公子看到柯扬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在这件事情上不论他怎么劝恐怕都是没有用的。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指着柯扬对柯茗笑道:“你这个大哥啊什么都好,就是认准的理十匹马都拉不回。他呀,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众人皆笑,只有柯扬皱眉道:“王爷,注意体统!体统!”

几人重新落座之后,又谈到韵然的事情。柯茗微微一叹,道:“要不是她家中出事,她也不会这么早就出阁的。”

龙四公子点头道:“我也听盼兮姑娘说了一些,听说是家人被叛流放是吗?不知,是因为何事?”

柯茗深深地看了一眼韵然,她只是自顾自的吃着碗里的东西,仿佛根本就没有关注过众人的谈话,可是柯茗却分明可以看到她的眼圈已然红彤彤的一片。

其实,柯茗与她不过是有夫妻之名罢了,当时急急的迎娶过门也是为了救她。那么小的孩子,柯茗在心中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的。若不是如此,已经出嫁的女子又怎么能够来酒楼抛头露面呢?柯茗却是怕她天天在家中呆得无聊,所以领她来凑凑热闹的。

柯茗淡淡一笑,道:“要说因为何事,其实她家道中落也与我们柯家脱不开干系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莫问前程(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