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龙吟 [目录] > 第20章: 秋蝉泣露(1)

《玉龙吟》

第20章 秋蝉泣露(1)

khwsharp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京城自然有京城的特点,不论是什么消息,在车马喧嚣的京城中传递的都很快。比方说,今日早朝时内阁定下的某一项新政,怕是晌午就已经到处有人评说了。即便再多挂几个“莫谈国事”的牌子,流言飞语永远都如瘟疫一般到处流窜。

兴王和云宣王当街遇袭的事情早已在民间传的沸沸扬扬,各种不同的说法也相应而出。有人说,这是因为当今皇上在未登大宝时,在江湖中结下的梁子,父债子还罢了。还有人说,其实是两位皇子互打,结果不知其中的谁拿出迷烟,将所有人都熏晕了。更有甚者,还将这件事归咎于远在边关的显王龙泽举的身上。说是,因为龙泽举见皇位离自己越来越远,便铤而走险,派人回到京师刺杀两位王爷……

总而言之,各种各样的传言都在京城中蔓延,每一个说法都看似头头是道。甚至有好事者在赌坊开了盘口,让众人压上自己相信的说法,待真相明了之后,便开牌。

当苏玉云回到安国府的时候,郭淮早已被这些流言惹得头大,他闷闷的在大堂里转圈子。小寒原本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见苏玉云进来后,便急急的迎了上去。

“怎么样了?”小寒还未说话,郭淮便忍不住问道。

苏玉云淡淡一笑,道:“没事,柯扬柯大人已经赶到太医院照顾去了。可派人去接龙四公子了么?”

“恩,”郭淮微微放松下来,“刘川带着几个人去了,只是不知他们能不能进得宫中。”

“这个不碍事,”苏玉云扶着椅子缓缓的坐了下去,似乎有些吃力,却又笑道:“柯扬会让人接应的。”

郭淮点了点头,神色轻松了不少。

小寒感觉出苏玉云的不自然,凑到苏玉云身边,见苏玉云苍白的面色,微微皱了皱眉,道:“我去叫梅兄。”

“不必,”苏玉云急急的打断他,笑道:“不碍事的,不用什么事都麻烦梅叔。我房里还有两坛酒,帮我取过来就行了。”

小寒踟蹰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郭淮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大白天喝酒?这是他怎么都接受不了的。但毕竟对方名义上是龙四公子的幕友,这可是龙四公子那日亲口说的。这话传到郭淮耳中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舒坦。他已在云宣王府上待了近六年,不过是一个幕僚罢了。而苏玉云,以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份来到府中,却被龙四公子称之为幕友。虽说二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差异,但一个“友”字,便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像郭淮这中在云宣王府中侍奉已久的人,对苏玉云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感,来历不明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虽说郭淮知道苏玉云是什么劳什子的星雨阁阁主,但对于星雨阁是做什么的他仍旧是一头雾水。摸不清来历,便摸不清目的。至少郭淮是这么认为的。

令郭淮无奈的是,龙四公子似乎对苏玉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信赖感。难道是因为来京路上,在破庙中遇见的那个老人的一番话?郭淮摇摇头,龙四公子不是那种听风就是雨的人。郭淮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回龙四公子喝醉酒,破口大骂儒家的天命观,还厉声疾呼的道:命是自己走出来的,与天有什么关系?

龙四公子到底在想什么,郭淮猜不出。郭淮只知道,自从苏玉云来到府上之后,他们以前潇洒自如的生活便一去不复返了,转而换成了这种终日胆战心惊、勾心斗角的生活。

想到这里,郭淮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原本不就是想辅佐龙四公子成为一代贤王么?甚至,他也曾经梦想过,自己可以辅佐着龙四公子一步步的走向那风口浪尖,终登大位。这样,也许有一天,他也可以成为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权臣……

或许是受龙四公子影响太大了吧。这样想着,郭淮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龙四公子不喜欢政治,更加不喜欢玩弄权术。或者说,他是刻意的在逃避这些东西。一觞一饮,畅叙幽情,这才是龙四公子想要的生活。于是乎,就这样,连郭淮的心都被这恬淡的生活熏染的静了,仿似看透了一切的梦幻泡影,不再迷茫,不再逡巡。

但是,这一切还是在苏玉云到来的时候改变了。他无条件的辅佐龙四公子,意欲让龙四公子争夺皇位。平静的生活太美,哪里有人敢肆意的打破它,去迎接那未知的风景?年龄大了,魄力早已被消磨殆尽了吧。

郭淮心道:还好龙四公子并没有心动。

“咳咳……”郭淮清了清嗓子,收回心神,问道:“苏公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只知我家公子奉召入宫,去见皇后娘娘。虽说皇后娘娘气量不大,但也段不至于在宫中对公子不利吧?怎么现在,我家公子却在太医院中呢?”

苏玉云淡淡一笑,道:“龙四公子奉召而去,我和寒叔安不下心来,便追着龙四公子去看看。到得宫门的时候便听说龙四公子已经出了宫,又问明了方向追去。再看到龙四公子的时候,他便已经同兴王一起晕倒在一条巷子中了。四周并没有凶手。”

“哦?”郭淮看向苏玉云,问道:“此话当真?”

苏玉云对上郭淮微微寒冷的目光,忍不住“扑哧”一笑,道:“郭先生,我们都是云宣王府的人,玉云为何要骗您?”

“哼,”郭淮脸色微微泛红,嘴上却不留情,接着道:“我可从没将你苏公子当做过自己人,恐怕全府上下的心思与我也相差不多。苏公子是客人,有些事还是不要僭越的好!”

郭淮原以为这一句话可以让他气滞,却不曾想苏玉云只是微微一笑,道:“我苏玉云是个闲人,但玉云一旦决定了要做什么事时,玉云便一辈子都不会回头。”他的话语很轻,却带着一种让人不敢怀疑的力量。

……本章完结,下一章“ 秋蝉泣露(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