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龙吟 [目录] > 第24章: 秋风荡也(1)

《玉龙吟》

第24章 秋风荡也(1)

khwsharp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龙四公子兀自一惊,他不知道父皇突然发出这样的疑问是何用意。按理说,皇上决然不会对一个小小的跟班产生什么兴趣。

“回父皇,”龙四公子只好硬着头皮道:“那人名为苏玉云,是儿臣府上的幕僚。”

“恩。”短暂的对话之后,二人又重新陷入了寂静。大殿里的喧闹在四周充斥着,却仿佛变成寂静的背景音。

时间点点滴滴的过去,龙四公子已经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只是腿有些发麻。

“你的请战书我看了,”皇上终于又一次说话了,“去北边历练历练也好。给你三百近侍,赐号北威将军,三品以下官员皆可听你号令。让太仆择吉日,你便去吧。”

“儿臣拜谢父皇。儿臣必定不负父皇期望,尽己所能辅助皇兄。”这句话是苏玉云反复斟酌后定下的,他告诉龙四,不论怎样一定要强调出是他辅佐显王,万不可将自己和显王摆到同一个层次。这样的举动,除了示弱之外,也是给皇上一点暗示:同样是皇子,同样是王爷,有些人的权利是不是太大了些。

皇上不置可否的“恩”了一声,摆了摆手示意龙四退下。

龙四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四周的喧闹如潮水般涌来,将世事吞没的毫无痕迹。

“李熹,”皇上低低的召唤一声,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仿似有些累了,“去查查那个什么苏玉云的底细。”

“是,老奴这就去吩咐。”李熹躬身应了,为皇上端起了一杯茶,又轻声道:“圣上有些累了,早些回去歇了吧。”

“朕是有些体力不支了。”御座上的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宫中的人都知道,皇上是个喜欢清静的主。平素皇上身边只有李熹伺候着,就算是在寝宫中,其余小太监们端个水什么的,也都是放在门口不得皇上的口谕不敢进门。现下,即使是在这样热闹的宫宴上,皇上身边五尺之内,也只有李熹一个人。

皇上接过李熹递来的茶盏,轻轻的啜了一口,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李熹,你可能数的清楚,下面这些人中,有多少是希望朕早些体力不支的?”

李熹没有答话。这种话无法回答,也无从回答。在眼前这位皇帝面前,胡乱说话的结果是不言自明的。即使是李熹,他这种已经在皇上身边侍候了三十余年的老太监也一样。或者说,正是因为他是李熹,他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当然,皇上也没有指望他说什么。

“他们希望朕死!朕就好好的活给他们看!”说道后半句的时候,皇上的周身都在颤抖。

李熹没有说什么“圣上息怒”那样的鬼话,他知道这样不痛不痒的话,只可能使眼前的这位更加震怒。

“李熹,”皇上慢慢的平复下了剧烈的喘息,他看着李熹,眼中充满了期盼的神情,“你就不好奇朕为什么要派人去查那个小幕僚的底细?”

李熹知道,这一次一定要回答。

“皇上若是想让老奴好奇,老奴就好奇。若是不想,老奴已然忘了,皇上所说的那个小幕僚是谁。”李熹如是答道。

“滑头!”皇上的脸上微微浮现出笑意。他喜欢这样的答案,让眼前的人们永远的臣服于他的脚下,在他面前战战兢兢、卑躬屈膝。这是他的乐趣所在。

“朕总觉得他像某个人。”与其说是在说话,皇上的声音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他忽的看向李熹,故意将声音放得有些阴森,“你不觉得么?我说的那个人你也认识。”

李熹笑了,脸上的皱纹也随之现出,一条条的仿似对尘世的嘲弄。

“皇上说的那个人,”李熹为皇上缓缓的斟上一杯酒,“早在十五年前就死了。”

皇帝的脸色倏地惨白,他向上扯了扯嘴角,努力的挤出一个变形了的笑容,“这么说,你也觉得像了?”

“的确是有些像,”李熹还是那种不温不火的声音,“但只是像而已。”他将酒盅递到皇帝面前,伏在他耳侧轻声道:“皇上您忘了,当年三皇子被烧得毫无人形,还是老奴派人将他秘密送出宫外埋了的。”

皇上接过酒盅,举到自己嘴边时,酒已经因为手的颤抖而洒出了一半。皇上仰头将酒灌进了嘴里,不禁咳嗽起来。李熹轻拍着皇上的后背,直到皇上摆摆手,示意他不必。

“毕竟是朕和云贵妃的亲生儿子啊!”皇上怔怔的看着眼前满桌的酒菜,声音变得有些嘶哑。李熹早已熟悉了这一切,每当皇上提及云贵妃的时候,皇上都会好一阵出神。“毕竟是皇上真心喜爱的女子啊!”每到此时,李熹也会在心中如此感叹一番。

“明儿也长大了。”皇上看向龙四公子的方向。此时,龙四公子已回到座上,正与苏玉云把盏。潇洒俊逸的二人互酌,看的皇上一阵眩晕,他还以为自己又看到了小时候的明儿和枫儿。许久,皇上才回过神来,用僵硬的笑容嘲笑着自己。他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眼中充斥着复杂的神情,“明儿长得好像他母亲……有的时候朕心里真的很矛盾,希望将明儿留在自己身边,却又害怕终有一日他会发现事情的真相……”皇上的脸上尽是嘲弄的笑意,“到时候他是不是会恨死我?”

“其实,皇上大可不必太过担心。”李熹在一旁轻声道:“当年事,知晓的人不多,现在除了皇上您还有老人其余的人都已经死了。”

皇帝眼中的寒光一闪,冷笑着看向李熹,道:“照你这么说,为了朕的心安,朕是不是也应当将你赐死?”

李熹脸上的笑容更胜,他向皇上的碗里夹着菜,动作优雅、流畅。手中不停,李熹笑道:“古人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为人臣者尚且如此,更何况老奴。”

皇上面色冰冷的盯了李熹许久,李熹只是微笑着伺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本章完结,下一章“ 秋风荡也(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