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门皇后 [目录] > 第14章:等候(一)

《高门皇后》

第14章等候(一)

一溪明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酉时刚至,唐意便在司设司宫女宜真的引领下进入承欢殿等候澹台凤鸣的宠幸。

时间流逝,眼见得二更已过,澹台凤鸣却迟迟不见人影。

唐意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啜着茶,转头瞧见一旁侍候的语蓉,随手指了指手中杯子问:“这是什么茶?产自哪里?”

语蓉福了一礼,答:“回小主,是玉山绿雪茶,产自湖州。”

唐意点头,笑眯眯地望住她:“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人?”

“奴婢语蓉,年十九,凉州人。”

“进宫多久了?”唐意再问。

“奴婢五岁进宫,至今十四年了。”

奇怪,皇上未来,她不但不急,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闲聊?

“她呢?”唐意点头,把话题转而往忆柳身上引。

澹台凤鸣不来有什么关系?她刚好借此机会了解一下他身边的近侍,多做些准备,总不是坏事。

虽只匆匆打了几个照面,感觉承乾宫的宫女似乎以她为首,不说拉拢她,至少不与她交恶,相信以后在宫中的日子应该要好过一些。

“她叫忆柳,是御前掌事宫女。”语蓉迟疑一下,还是照实答了。

“忆柳?名字倒是挺雅致。”唐意低头饮茶,故做漫不经心地道。

语蓉忍不住多了一句嘴:“那是自然,她的名字……”

“皇上驾到~”

语蓉一惊,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

可惜,早不来迟不来,偏偏重要关头来了。

唐意暗叹一声,不急不慌地放下茶杯,碎步迎至殿外,盈盈下拜:“臣妾云清歌,参见皇上~”

“免礼~”澹台凤鸣在她身前五尺停步,目光灼灼地定在她的脸上。

唐意被他瞧得颇不自在,伸手摸脸:“皇上,臣妾的脸上有什么?”

“朕累了,早些歇了吧。”澹台凤鸣不答,径自越过她入了寝宫。

“让臣妾侍候你更衣吧。”唐意亦步亦趋,跟过去殷勤地替他解衣。

“不必~”澹台凤鸣闪身避开,眼中迅速掠过一抹厌恶之色,快得让人难以捕捉,却清楚地落在唐意的眼中。

他恨她!

这是唐意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可是,不对啊?明明是他与别人联手灭了西秦,又变相强掳她到东晋,使她沦为世人的笑柄。

就算要恨,也该是云清歌,他凭什么恨?

“还是让奴婢来吧~”忆柳上前一步,朝唐意曲膝行了一礼,不着痕迹地请她离开:“请小主移步~”

唐意低头,露出一丝娇怯,楚楚可怜地垂手退至一旁。

忆柳利落地服侍他脱下朝服,露出里面月白色的中衣;初夏侍候他洁面,净手。

澹台凤鸣眉峰微蹙,目光略略扫向一旁。

唐意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里搁着一只兽形的铜鼎,正不知做何用处,语蓉已在轻声询问:“皇上,是熏杜蘅香,还是苏合香?”

“杜蘅。”

“是~”语蓉移步过去,自香炉边一个小匣子里拈了一枚圆形的饼状香块,轻轻置于银制隔火板上,用银箸轻轻拨了拨香灰,纤纤玉手在香炉上方轻缓地来回拂试,对温度满意了,这才退到一旁。

只是熏一下香,竟有这许多讲究,唐意瞧得目瞪口呆:难怪文人墨客格外钟爱“红袖添香”,千百年来,为此写下无数诗篇。

试想,寒窗苦读,长夜漫漫,一名身姿曼妙的女子,温柔相伴,素手添香,这情该是怎样深远,这意又该如何美妙,这境更是何等暧昧……

……本章完结,下一章“等候(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