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门皇后 [目录] > 第9章:令人讨厌(三)

《高门皇后》

第9章令人讨厌(三)

一溪明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万岁爷,该起了~”没有得到回答,德公公试探着再唤了一声。

澹台凤鸣略一沉吟,掀开帷幕,弯腰抄起她娇小的身子,顺手把脚上丝履脱了,把人往柔软的锦被里一塞,这才淡淡地应了一声:“进~”

忆柳捧着冕冠朝服,问岚,元香,初夏等分别捧着洗漱用具鱼贯而入。

澹台凤鸣这才慢条斯理地坐起来,将薄被往唐意身上拉了拉,掀开帐幔坐于床边。

忆柳身为掌事宫女素来大方稳重,另几个到底年轻,眼里已现惊讶之色,初夏更是止步不前,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皇帝已起,妃子却还高卧,实在有违常理。

德公公在她们之后进来,低眉叱道:“都杵着干嘛?还不伺候皇上更衣?误了早朝……”

澹台凤鸣把手一抬,压低了声音打断他:“噤声~”

皇帝金口玉言,既已发话,谁还敢吭声?

这下子大家越发诧异,德公公顿了顿,趋前几步,轻声询问:“皇上,云宝林,留还是不留?”

云清歌貌美天下皆知,早已名扬四海,夕日在西秦更是享尽荣华,宠冠六宫。然,这毕竟都已是过眼烟云,随着西秦的灭亡,往日的恩宠反而成了刻在她身上的耻辱。

这一点,从皇上只封她为宝林就知,她的入宫不过是场世人皆在等待的笑话,更是皇上一雪前耻的手段。

可,自古以来,除皇后和三妃之外,其余人侍寝都不得过子时。这个规矩,澹台凤鸣登基七年从未打破,却在昨夜为了她破了,这是否意味着,云清歌尚有翻身之地?

这令得尽管已侍候了二代君王,资历丰富,也最善揣测上意的他,也陷入了迷雾之中。

“留~”澹台凤鸣没有迟疑,淡淡地答。

“是~”德公公躬身退到一旁,目光忍不住再次扫向龙床。

几名御前宫女这才上前,小心地侍候着澹台凤鸣着装,洗漱毕,簇拥着他鱼贯着出了内殿,向外而去。

澹台凤鸣边走边向德公公吩咐:“传朕旨意,免去云宝林今日定省,赐金十两,各色锦缎十匹。”

“遵旨~”

事实上,唐意在澹台凤鸣的手甫一接触她的身体时已然惊醒,却被他接下来的举动弄昏,待回过神来,忆柳等人已进入,此时醒来反而尴尬,索性装睡,以不变应万变。

待得悉簌之声远去,唐意有些困惑地掀开帘子偷瞄,却发现偌大的寝宫已空无一人。

她跪了一晚,早已膝盖酸软,这时精神放松,亦不知接下来该如何自处,想着除死无大碍,反正皇帝也发了话,那就先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再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解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