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世红颜 [目录] > 第48章: 撤藩论

《异世红颜》

第48章 撤藩论

白发神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四十九章撤藩论

陈子仪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被皇上亲自扶起来,那是多大的荣耀啊!

“老师,你看小丸子也跪了这么久了。就饶了他吧!”欧阳哲炫趁机说。

这时,陈子仪还沉浸在惊惶之中,只是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欧阳哲炫见状,便对外面的太监说:“你们送小丸子回去换件衣服再过来。”

外面的太监听了,连忙扶起董小宛,将董小宛送回落英院。

董小宛被太监送回了落英院,换上了干爽的衣服,喝了一碗雅嬷嬷准备的姜汤,并问了雅嬷嬷这侍读到底要做什么。

董小宛根据雅嬷嬷所说的,总结出这侍读就是陪皇上读书,还有就是若皇上要被罚那侍读便要代罚。董小宛觉得自己亏大了。以后自己岂不是要天天代那小皇帝受罚了吗?难道这皇太后就是要这样整我吗?

不管董小宛觉得如何吃亏,如何郁闷,但她还是回到了文渊阁。毕竟她现在是皇上身边的侍读,若是不在皇上身边陪着。那不知那个什么皇太后会对她怎么样呢!所以她还是辛苦一些比较好。毕竟是自己的命比较宝贵一些。

董小宛重新回到文渊阁的时候,那陈子仪示意她在欧阳哲炫下首的座位上。

这时,陈子仪正讲着《论语》中的《季氏将伐颛臾》。只听那陈子仪说:“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董小宛听着陈子仪读着那些古文,越听越困,于是便撑在桌子上打起了瞌睡。

陈子仪读到这里看到正打着瞌睡的董小宛,于是走到董小宛的面前,用教鞭敲了敲董小宛的桌子,然后说:“小丸子,你来说说这段是什么意思?”

“什么?!”我才刚睡着,见到了一大堆的金银珠宝,你就吵醒我了。我怎么知道你讲了什么啊。

欧阳哲炫见到一头雾水的董小宛,然后拿起书指了指刚才陈子仪读的那段文字。

董小宛见了,连忙拿起书来一看,原来是她曾经因为课堂睡觉而被老师罚抄了无数次的课文,心中暗喜,口里说:“季氏将要攻打颛臾,冉有、季路去见孔子说:‘季氏将要对颛臾动武了。’孔子说:‘冉求,这难道不应该责备你吗?颛臾,上代君王曾经授权它主持东蒙山的祭祀,而且它的国境早就在鲁国境内了,是和鲁国共存亡的藩属,为什么要攻打它呢?’冉有说:‘季氏要攻打它,我们二人都不想这么做。’孔子说:‘冉求,周任有句话说: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就去担任官职,如果不能,就要辞职,假如瞎子遇到危险却不去扶持,将要跌倒了也不去搀扶,那又那里用得上助手呢?你得话说错了,虎兕跑出笼子,龟玉毁在盒中,这是谁的错?’冉有说:‘现在颛臾城墙坚固,又离费城很近,现在不夺过来,将来会成为子孙的祸害。’孔子说:‘冉求,君子痛恨那种不说自己‘想要'''',却要找理由去做的人。我听说诸侯和大夫,不怕财富少而怕分配不平均,不怕人少而怕境内不安定。因为平均了就没有贫穷,和睦相处就不会觉得人少,安定了就没有危险。这样,如果远方的人不服,就用仁政招徕他们;使他们来了之后,就使他们安心。现在你们二人辅助季氏,远人不服却不能招徕他们,国家分崩离析却不能保全,反而想着在国境内使用武力,我担心季孙的祸患不在颛臾,而在鲁君呢。’”

那陈子仪听了,微微点了点头。

董小宛见了,心中喜悦,便又说道:“不过我觉得这孔子的话说的十分不对!”

“大胆!孔圣人的话哪里不对了?”那陈子仪转喜为怒,大声呵斥道。

“本来就是错了嘛!这颛臾就如同当今天下的藩王。虽然口里说尊于朝廷,但个个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每年国家的税收有泰半进了这些藩王的手里。而且这些藩王的势力一天天的壮大中,如若不撤藩,过不了20年,便会弄得国库空虚,入不敷出。并且还将威胁京城。正如冉有所说:‘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所以我说这颛臾也一定得伐,这藩一定得撤。因此我说这孔子说的错了,而且错得离谱。”董小宛根据这些天来对藩王的了解,说了这一番话。

那陈子仪被董小宛驳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而欧阳哲炫却两眼闪光地看着董小宛,心中若有所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千钧一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