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世红颜 [目录] > 第8章: 选秀

《异世红颜》

第8章 选秀

白发神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七章选秀

深秋季节,一队长长的马车向着皇宫神武门驰去。道路两旁站满了驻足观看的百姓。这便是载着候选秀女进宫的马车队。在这每辆马车上都树有不同颜色和标记的两盏灯笼,这灯笼代表着车内候选秀女的家庭地位和身份。

董小宛和董千发的小女儿坐在颠簸的马车里。听到外面百姓喧闹的声音,董小宛忍不住掀开车帘观望。她一眼望去,看见那长长的马车仿佛无穷无尽似的。

这时,马车旁的桂嬷嬷见到董小宛将车帘掀开,于是对董小宛说:“请小姐注意仪态!”然后便帮董小宛将车帘放下。

不看就不看,有什么大不了的。董小宛皱了皱鼻子。

马车行至神武门前便停了下来。

这时桂嬷嬷将车帘掀起,对董小宛和董千发的小女儿说:“大小姐!二小姐!到了!”

董小宛听了,便手拿一面小牌子下了马车,那牌子上写着姓氏、籍贯、年龄等字样。

那董千发的小女儿战战兢兢,额头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下车时,她的脚一软,差点就摔倒在地,幸好董小宛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董小宛抬头一看,只见两扇钉了九九八十一颗圆盘似的门钉的红漆大门已经打开。门上方有一匾额,上书“神武门”三个大字。那神武门总高约有三十米左右,平面矩形。基部为汉白玉石须弥座,城台辟门洞3券,上建城楼。楼建于汉白玉基座上,面阔5间,进深1间,四周围廊,环以汉白玉石栏杆。那门前分别站了两排士兵,他们腰带佩刀,站得笔直,一动不动,脸上没有意思表情,那样子就像是服装店里的塑料模特一般。

董小宛扶着董千发的小女儿与其他秀女站在一起等户部官员清点人数之后,便跟着步入了神武门。董小宛见那城楼的楼前、后檐明间与左、右次间开门,菱花隔扇门。东西两山设双扇板门,通城墙及左、右马道。四面门前各出踏跺。楼为重檐庑殿顶,下层单翘重昂五彩斗栱,上层单翘重昂七彩斗栱,梁枋间饰墨线大点金旋子彩画。上檐悬蓝底鎏金铜字满汉文“神武门”华带匾。顶覆黄色琉璃瓦。楼内顶部为金莲水草天花,地面铺墁金砖。

董小宛一行人进了神武门便见到与神武门隔街相对的顺贞门。董小宛仔细观察那顺贞门。只见那顺贞门为随墙琉璃门3座,每座均安双扇实榻大门,每扇门纵横各9颗门钉。门内南向正对的也也有一门,门上匾额写着“承光门”三字,门左右各有东西向琉璃门1座,名延和门、集福门。此3座门间以琉璃顶矮墙相连,在顺贞门前围合成一座袖珍院落。一众秀女便在这袖珍院落里等候着。

在这袖珍院落内,临墙摆了好几张长桌。桌旁有好几个太监在那里坐着,每个太监身前的桌子上都摆了一本名册。

众秀女中被点到名的便来到那些太监面前回答一些问题。回答完之后,便被一个小太监带到这袖珍院落中的几间较为简陋的平房前,只见每间平房的门前都有好几个小太监在门口守着。

董小宛被问完问题后,便被小太监领到平房中的一间。那间平房的门口只有一个小太监守着。那小太监让董小宛自己进去,而他就在外面候着,与门前的那个小太监一起并排站着。董小宛掀起门帘走了进去,可是却只见到一个宫女守在一处门帘那里。

那个宫女见到董小宛进来,便掀开门帘让董小宛进去。董小宛进到里间,只见里面已经有一个秀女赤luo着身体被那些宫里的嬷嬷检查着身体。她见到董小宛进来,娇羞地调转了头。董小宛眼睛望着那个秀女,只见她的肤色都很白皙、嫩滑,而且胸前的浑圆都不小。董小宛心想:她的保养一定很好。那秀女见到董小宛如此看着她,便觉得更不好意思了。她都快把头埋到胸前。这种luó体在董小宛当护士的时候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她连男体都曾帮忙擦澡过,难道还害怕这个不成!

这时,两个嬷嬷来到了董小宛的面前,想要帮董小宛脱衣服。董小宛见状,笑着说:“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便自顾自地脱下了衣服,没有一丝娇羞。那些嬷嬷见了,眼中有一丝讶异。可是董小宛却毫不在意。

就在董小宛被检查之时,只听见帮那女孩检查的嬷嬷说:“你被破了身?”

那女孩听了,脸唰地白了。

“你可知道这可是死罪!朝廷大臣之女不论美丑,只要是13岁至18岁的未婚女子,逐一具结呈报,已经阅看之女子及记名之女子,私相嫁聘者,或遭人破身者,自都统、参领、佐领及本人父母族长,都要分别议处……”

“求嬷嬷给条生路!”那女孩脸色苍白,跪在地上哀求那嬷嬷道。

“既遭人破身,你就该自尽了事。为何还要进来选秀?”那嬷嬷冷着脸说。

那女孩泪流满面地说:“我本也想自尽了事!可是想到我的名册已经送了上来。若是我在家里自尽了,那便是要全族之人丧命。奴婢思量再三还是决定进宫。若我死在宫里,那至少能保住我族中人,还能让幼弟活命……”那女孩正说着话,可是身子却忽然一动向墙上撞去。

董小宛见了,连忙挡在了那女孩面前。那女孩的头撞在董小宛的肚子之上。疼得董小宛弯下了腰!

此时那女孩已经被好几个嬷嬷架住不让那女孩再做傻事,毕竟要是那女孩死在这里,那这些嬷嬷们便没有一个能逃得脱。

这时,一个嬷嬷打了那女孩一巴掌说:“你不想害死你族中之人,难道就忍心害死这里的人么?”

“对不起!对不起!”那女孩哭着说。这时她的头发已经散开,那泪水将脸上的妆都给糊了。“还求嬷嬷们给条生路奴婢。奴婢日后便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各位嬷嬷的恩情。”

……本章完结,下一章“ 皇太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