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世红颜 [目录] > 第80章: 一曲《葬花词》,两行晶莹泪

《异世红颜》

第80章 一曲《葬花词》,两行晶莹泪

白发神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八十二章一曲《葬花词》,两行晶莹泪

董小宛忙里忙外操办着重阳节那天的宴席。幸好赵碧筠和雅嬷嬷都调进了乾清宫,有她们俩帮着董小宛办事,才不至于让董小宛手忙脚乱,否则董小宛还不知道自己会出什么样的纰漏。

好不容易才捱到重阳节那天,董小宛将事情都安排下去的时候,已经错过了用膳的时间。这皇宫里的用膳时间都是有定时的,太监宫女用膳分成两批,董小宛是属于第二批用膳的,因为董小宛是负责伺候欧阳哲炫用膳,她要等欧阳哲炫用完膳,待第一批用完膳回来替了他们,他们才能去吃的。可是今儿要置办宴席,董小宛哪里腾得出时间去用膳。董小宛也不能在宴席里伺候,她怕皇太妃娜木钟和襄亲王王妃董宛蓉会认出自己,到时候事情就糟了。所以宴席还未开始,董小宛便向苏德海说自己的身子不舒服向苏德海告了假,让苏德海替了她。苏德海也巴不得能在这样的日子伺候欧阳哲炫,因为这些日子都是有赏赐的,所以便同意了董小宛的要求,让她回去休息。

董小宛出了慈宁宫(本来该在乾清宫里摆宴的,可是是由太后下的旨,所以宴席便摆在了慈宁宫。)看了看天色,知道是没有饭吃的了。所以她便想着回落英院去睡一觉,因为这些天她都在忙这场宴席,没有一天是早睡的,从她的黑眼圈就可以看出她严重缺眠。董小宛没走多远便被人叫住。董小宛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小顺子。

小顺子提着食盒追上董小宛说:“董侍读还未用膳吧!我在用膳的时候没见着董侍读,所以便想董侍读一定是不得空。所以就偷偷叫那管事的太监给董侍读留了一份,刚见董侍读从慈宁宫里出来,知道董侍读是办完事了,所以便提了来给董侍读。”

“小顺子,谢谢你了!可是这宫里的器具都是有定制的,待会要是上面敬事房的太监看数目不对,那是要受罚的。这心意我是领了,你快将东西送回去,顺便告诉那个太监,说我小丸子谢谢他这么关心,改日再当面谢他。”董小宛推辞道。因为她知道这器具要是丢了,小则打板子,大则是要丢性命的。这宫里可不比在外面,一件小小的错事都可能让你丢了性命。她可不想害了那个太监。况且连她也可能受牵连,所以这样的事情,董小宛一般都是能避则避。她宁可自己受些罪也不愿意出什么错,让人拿了辫子。

“董侍读放心。今儿不比往日,今儿要办宴席,这器具不会那么快验收,只要待会在宴席结束之前将东西还回去就行了。董侍读不必如此担心。”小顺子说着便将食盒交给了董小宛,然后便跑了。

董小宛看了看跑远了的小顺子,又看了看手中的食盒,摇了摇头,然后提着食盒走了。本来董小宛想回落英院去吃的,可是想着那落英院冷冷清清的,还不如到御花园去看着菊花望着月亮,那不是更有一番味道。董小宛想着便向御花园走去。董小宛找了个地方坐下,将食盒里的东西拿出来摆上。

这菜色还挺好的,嗳,还有一壶酒啊?想不到这小顺子想得还挺周到的!董小宛将壶盖打开闻了一下,竟然有一股菊花的香气。原来是菊花酒啊!还有一碟菊花糕,董小宛也拿了出来闻了闻,然后她还在食盒里看到一只蜡烛。董小宛知道这蜡烛代表“灯”,这“灯”与菊花糕一起便有“登高”之意。只是这茱萸又该用什么代替呢?董小宛在食盒找了找,发现了一面用红娟做的小旗子。难道这便代表的茱萸?算了,那就将就着用吧!董小宛将蜡烛点燃,将小旗子也插到了蜡烛的旁边,然后又拿起一块菊花糕吃了一口。这菊花糕也太甜了一些,虽然好吃,但腻味了些。吃了菊花糕,董小宛又倒了杯酒一口饮尽。

天哪!忘了她自己不能喝酒,都怪这菊花酒太香了,竟然忘了自己会起酒疹。怎么办?算了,反正都会起酒疹的,那喝一杯和喝两杯也没什么关系。算了!喝都喝了,想也没有用。都怪这几天没有睡好,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也幸好没有在慈宁宫里伺候,不然也不知道会出什么差错!

董小宛轻酌了一口酒。这酒还真的不错,要是能天天喝就好了,可是因为会出药疹,所以她每次都只能看着朋友喝,自己却在那里和绿茶,惨死了。现在好不容易能没什么顾忌的喝上一次,今天要喝个够本才行。

董小宛抬了抬头望了望眼前月光下的花海,觉得这个样子看菊花,觉得比白天看还要好看,还要美。这时,一阵冷风吹过,那插在菊花糕的蜡烛也被吹灭了。一朵凋零的菊花随风落到董小宛的怀里。董小宛拿起怀里的菊花,看了看,不自觉地念起了林黛玉的《葬花词》:“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闱,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香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无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董小宛一面读着《葬花词》,一面想着自己,觉得这词中的意境竟与自己那般相同,当董小宛读到“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眼泪便不自主地流了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