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坏心王爷快死开 [目录] > 第35章:障眼

《坏心王爷快死开》

第35章障眼

miss_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行人入花府大门。“姐夫,请跟我来!”夭夭回头,目若春花。

绣楼的楼梯狭窄而幽长,常云鹤落在后面,双眸凝着流璟与夭夭始终紧握在一起的手。夭夭想躲,却再被流璟长指缠回,不离不弃。

夭夭立在红帐前,晶眸璀璨,“你们以为是我带来晦气,其实这命案根本是人力所为!人被化成焦炭,衣衫被褥却是完好,你们便以为人力不可及?其实这不过只是个障眼法!”

“怎么说?”众人都吼。

夭夭轻叹,“倘若大姐姐并非死在新房里,而是死在别处;凶手将已经化好的焦炭带来,以喜服包裹上,那么喜服与被褥自然是完好无损的。”

“满地鲜血却无血腥之气就更是简单:今晚本是婚宴,定宰杀无数鸡鸭,只需带着那血来便可;凶手却又怕血腥气引人怀疑,索性将血中掺了浓重的香料以掩人耳目……都是人为的小伎俩,哪里有什么天谴!”

“可是怎么会!”众人都叫起来,“守门的家丁和丫鬟们都说过,根本没人进新房来!”

夭夭一叹,转眸再望流璟,“没有外人进新房来,难道守门的家丁和丫鬟便不是人么?谁说凶手就一定非要是外来之人?”

“将今晚当值的家丁和丫鬟全都给我绑上来!”常云鹤一声痛喝。

众人唏嘘、惊呼声里,裹挟着审问、狡辩、哭泣声。夭夭却再不在意,只在一众扰攘声里转眸望流璟,以唇无声说,“对不起。”

隔着喧哗人声,流璟静静一笑。她无声的唇语,他却全都明白。

.

白马轻骑穿进月色,流璟挑眉,“还叹气?”

夭夭垂首,“我只是不懂,北燕的探子为何会混进花家来扮作丫鬟杀死大姐姐。”

流璟轻声一叹,“常云鹤之父常冷河是岭南节度使,他一直建议朝廷与南越国修好。试问,朝廷一旦跟南方邻国修好,那么下一步会做什么?”

夭夭一惊,“远交近攻,难道北燕是怕朝廷会与他们开战?”

流璟点头,“常冷河虽死,常云鹤却一定会继承他的遗志。北燕以你大姐的死来警告常云鹤。”

只是这样告诉她吧,藏住那残酷的答案。好在那障眼法夭夭也只看穿了一半,另外一半期望能藏得更久些……

一个闪神,夭夭再凝眸惊叫,“走错方向了!回京要走相反那条路!”

流璟收紧双臂,邪气一笑,“谁说我们回京?难得出来,我要逛逛滨州。就我们两个人。”

.

龙凤双烛依旧轻红摇曳,房间内却已没有了含羞带俏的新嫁娘。

云鹤望满室残红,咬紧了牙关。

“少主,那人应该就是那妖孽!他并未回京,又没带侍卫,不如我们……”有黑衣人持刀禀告。

常云鹤眯住眸子,却是摇头,“血海深仇必定要报!却不急于一时。若被人知秦流璟死在滨州,必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且让他再多活些日子,好在也没有多久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