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11章:九、秦钟野炊白虎山 雨佳情挑玉面郎(2)

《孽缘》

第11章九、秦钟野炊白虎山 雨佳情挑玉面郎(2)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九、秦钟野炊白虎山雨佳情挑玉面郎(2)

也许是因为白虎山山高坡陡人迹罕至的缘故吧,白虎山上灌木丛生,郁郁葱葱,即使某个地方秃了,也必定会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给填补上。山上没有路径,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山上到处都是路,因为灌木丛连得并不紧,到处都有空隙可以穿。山上没有野兽,顶多就是有时可能会突然从某个地方钻出一只并不咬人的野兔来,让你虚惊一场。所以,纵然是胆小的人也大可以放心地独自上山玩。

钟雨佳和秦仲一边爬着山,一边说说笑笑地辨识着山上的植物。

“你看那片野草花,开得多灿烂!”突然,钟雨佳用手指着前面离他们不远处的一片野草地欢快地叫起来。

“嘿,真是的!这么奇怪——这个时节了竟还有这么多不怕冷的山花!”

“你闻,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嗯,不错。”

“可惜它没有桃花那般艳丽,更不能像梨花那样惹人怜!”钟雨佳忽然用火辣辣的眼睛盯着秦仲说。

秦仲睃了钟雨佳一眼,心有所感,不禁又想起白梨花来,不知不觉中崔护的诗句滑上了他的心头:“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已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他有些伤感,口中不觉幽幽道:“它自有它的令人羡慕之处啊,你看它开得多么自在!”

“怎么伤感起来了?”

“没有的事!”

“我们过去采一束花吧!”

“人家正开得好好的,你怎么忍心去摧残它呢?”

“原来你还是个怜香惜花之人?”

“怎么,怜香惜花不好吗?”

“不,怜香惜花好。不过,你不懂花,花并不喜欢像你这样只知‘远观’而不敢‘亵玩’的人,你不能只记住周敦颐的话而忘了还有杜秋娘更绝的警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看来,你背得的名句还真不少呢!”秦仲便朝钟雨佳笑了笑,转移话题道。

“不好意思,我班门弄斧了!”

“不要谦虚嘛!走,我们到那边去看看吧!”

不知不觉中,他们来到了一片茂密而宽阔的草地前。那草密密实实,高约半尺,踩上去软绵绵的;虽已秋尽,却仍然葱葱翠翠,仿佛能把人的心也给染绿。钟雨佳一阵喜欢,便提议道:“我们就在这儿坐下来歇歇吧!”

于是,他们便一起在这片草地上坐了下来。钟雨佳拿出口琴来吹奏《嘀哩嘀哩》,秦仲也拿出口琴来附和。

他们一起吹奏完了《红河谷》、《在卡吉德洛森林里》。钟雨佳提议道:“我们赛歌吧!”

“怎么赛?”秦仲问。

“我们两个轮着一首一首地吹。”

“依你。你先吹吧。”

于是,钟雨佳吹《化蝶》,秦仲吹《蜗牛与黄鹂鸟》,钟雨佳吹《梅花三弄》,秦仲吹《乡间的小路》,钟雨佳吹《芦笙恋歌》,秦仲吹《友谊万岁》……

当秦仲吹起《美丽歌》时,钟雨佳跳起了即兴舞蹈,而当钟雨佳吹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时,秦仲也表演起了他的男声独唱……

终于累了!他们不再吹不再唱,他们抛开口琴,双双仰面躺到了草地上。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才刚躺下,钟雨佳却又用嘴唱起了邓丽君的《在水一方》。

“你喜欢这首歌吗?”钟雨佳突然停止了唱歌,把头转向秦仲问道。

“喜欢。”

“那你说说看,这首歌的魅力何在?”

“这首歌的歌词其实是《诗经·蒹葭》中句子的改写。《蒹葭》这首诗之所以能够倾倒众人,是因为它用虚幻而绝美的景色,代替了对爱情的具体描写;所有热烈的追求,焦急的渴望与艰辛的等待,都化在了那一片水雾迷茫之中;淡淡的忧伤和着萧索的秋景,让人不由自主地迷失。”

“那你现在迷失没有?”钟雨佳用迷离的眼光看着秦仲,声音柔柔地问道,似乎自己早已迷失了。

“我们下围棋吧!”秦仲不去看钟雨佳,却像是没有听见钟雨佳的话似的提议道。

钟雨佳见秦仲有意回避,也不勉强,便带头坐了起来,说:“来!”

于是,他们又坐在草地上,下起围棋来。

中午时,他们拿出带来的半边生鸡、一块生猪肉和六个土豆,按照秦仲的提议,仿效古人,不加作料,也不抹盐,就这么用铁丝穿了在火上烤着吃。尽管味道不好,但他们吃得津津有味,大呼小叫,尤其是钟雨佳,简直就是一个童心未泯、天真浪漫的小女孩!

午餐后,他们便躺在草地上看蓝天上的浮云,闲侃人生。

钟雨佳又一次次地把话题往他们之间的关系上引,而秦仲却又再一次次地把话题从这上面岔开。秦仲喜欢钟雨佳,但他的心里还有“梨花情节”,他害怕钟雨佳知道他和梨花之间的关系后会离他而去,他躲躲闪闪,下意识地回避着。钟雨佳一时猜不透秦仲的心思,也只得暂时作罢。

白虎山野炊未能达到目的,钟雨佳回家后越想越不甘心。她觉得再也不能这样拖下去了,她觉得她非想个办法来让秦仲开口不可。她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单刀直入逼秦仲开口的办法来。于是,第二天放学后,她又如往常一般,来到秦仲的寝室,要求秦仲和她下围棋。

棋下到中盘,钟雨佳故作很随便的样子,随口说道:“我们天天如此亲近,有好多人都说我们在谈恋爱呢!”说完,就用眼火辣辣地盯住秦仲看,脸上却又挂着开玩笑时的笑容。

秦仲怔了一下,脸反而红了。他不敢看钟雨佳,低着头不自然地说道:“别人爱怎么说让他们说去。”

钟雨佳却又进一步逼问道:“那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谁人背后无人说,那个人前不说人’?这很正常。”秦仲故作不懂,支吾道。

“我是说,你认为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秦仲很窘,怎么也没有想到钟雨佳会如此单刀直入,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其时,他已完全明白钟雨佳的意思,他知道钟雨佳是在逼自己表态。犹豫了半天,他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对钟雨佳正色道:“雨佳,我想告诉你件事。”

“你说吧!”望着一脸严肃的秦仲,钟雨佳笑眯眯地鼓励道。

“在认识你之前,我曾经和一个女孩子谈过恋爱。”

“我知道。她叫白梨花。”

“你怎么知道的?”秦仲诧异极了。

“你别管。你继续说吧。”

于是,秦仲给钟雨佳讲了他和白梨花的故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缠绵悱恻秦白情 劳燕分飞鸳鸯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