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12章:十、缠绵悱恻秦白情 劳燕分飞鸳鸯恨

《孽缘》

第12章十、缠绵悱恻秦白情 劳燕分飞鸳鸯恨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缠绵悱恻秦白情劳燕分飞鸳鸯恨

岷江县有个青龙镇,青龙镇有个碧江冲。碧江冲是一个神秘美丽的小山冲。小山冲的中央,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小河横贯西东,将小山冲分成了冲南和冲北。冲南和冲北连绵起伏的群山隔河相望,终年诉说着不尽的悄悄情语。那终年叮咚流淌的小河水,就是它们永恒爱情的见证。小山冲并不宽阔,冲南和冲北的山相距只不过八九百米。山也很平凡,跟“高大险峻”这些字眼儿沾不上边,山上并没有什么参天大树,更没有什么珍宝奇木。山上除了满山瘦高的枞树和青杠树,就是遍野的灌木和长莴草。山的植被很好,看上去很丰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少妇的丰满和成熟,联想到少妇的风韵和大方,因而,山引来了满山的画眉、鹧鸪等等山雀,引来了稀有的山鸡、野兔和黄鼬。水很清澈,那宽不过四五米的小河终年流水淙淙,清澈见底,河里几乎没有泥沙,有的只是白得眩目和黑得发亮的大石头、小石子,所以不知是在哪朝哪代,这条小河便被人冠名成为“碧江河”。于是,这个神秘美丽的小山冲就成了碧江冲,生活在这个小山冲的下游隶属青龙镇所辖的人们组成了一个小山村,它就是美丽可爱的碧江村。

碧江村一队有三十几户人家,大都姓秦或姓白。也不知是什么历史原因,秦白两个家族有了世仇,他们从清代斗到民国,又从民国斗到现在。虽然解放后不再械斗了,然而秦白两个家族的人是一直心存芥蒂,不可能深交的,更不要说两个家族之间的相互通婚了。

然而,几十上百年的“不变”终于孕育出一个“变”的怪胎来。在这个生产队的中间部位,是秦白两个家族的分界线,西面住的是秦家,东面住的是白家。在这个分界线上,居住着两家人,这两家人恰好一家姓秦一家姓白,被一个小小的菜园子相隔着。那秦家有个名叫秦仲的小男孩和白家一个名叫白梨花的小女孩年龄相仿,从小学一直同学到高中毕业。这是两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尽管他们在班上互为争夺学习成绩第一名的最大竞争对手,尽管他们也朦胧知道秦白两家有世仇,然而,大人们的事小孩儿哪管得了许多!在老师的正确引导下,他们从小就学会了互相欣赏,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他们总是背着大人偷偷往来,友好相处,两人从没闹过什么别扭,感情一直很好。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情窦渐开,他们在不知不觉中相互倾慕起对方来。79年,他们双双考出了农村,成为碧江村仅有的两个靠“科举”吃上皇粮的人。当时,他们风光极了!她读的是嘉州卫校,他读的是嘉州师专。就在那年,他们正式相爱了。开学他们一同去上学,放假他们又一同结伴回家。星期天他们也总是约会,三年来,他们在嘉州的每个星期天几乎都是在一起度过的。82年,他们双双毕业参加了工作。他被顺利地分到了白虎初中教书,而她却不幸被分配去支边,到了牧边县医院。

因为将有长时间的分离,他们便分外地珍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也就再没有时间去顾忌双方的家长是否知道。终于,他们恋爱的消息像炸弹一样在整个生产队炸开了,他们的父母出面干预了。他的父母还算通情达理,经过他的一番说理和力争,他们终于接纳了梨花。而梨花就惨了,她的父亲简直就是个暴君!他先是软劝,后是高压,再后来就是以拳脚相向、棍相棒加,以脱离父女关系相威胁……

又是一个凉风习习的晚上,月儿在树枝上挂得老高老高,在碧江村一队的后山上,朦胧中走来一对紧紧相偎的年轻男女。那女的好像刚刚哭过,把他秦哥哥的手紧紧地攥住,口中呐呐道:“仲,我的父亲又打我了!我该怎么办?”那男的心疼地把他的白妹妹紧紧地搂在怀里,将他遍布在全身每一个细胞中的爱意全都敛聚到他的下巴上来,用他那棱角分明的下巴轻轻地摩挲着他白妹妹的秀发,不无痛苦地说道:“梨花,再忍耐些吧——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感动你的父亲!”那话说得极不自信,既像是在安慰他的白妹妹,又像是在安慰他自己。他们就这么相拥着又来到了那座名叫马鞍山的小山上,来到了他们不知在那上面坐过多少回的一对白石头前。白妹妹对她的秦哥哥说:“仲,我要你一直抱住我!我要坐在你的大腿上!”于是,秦哥哥便听话地先坐到石头上去,然后张开双臂迎接他的白妹妹。白妹妹便叉开两腿,面对面地坐在了她秦哥哥的大腿上。他们就这么相依相偎,紧紧拥抱,在那皎洁的月光下,在那丝丝儿吹着的软风中,静静地坐着,尽情地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舒适地谛听着大自然的天籁之音,享受着人世间最伟大的至情至爱。时间仿佛凝固了,世界仿佛消失了……就在这凝固与消失之间,他们的爱情成为永恒……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妹妹终于幽幽说道:“仲,我们公开同居吧!或许,这能断绝我父亲想拆散我们的念头!也许,这是逼我父亲认可我们的最好办法。”

“我们这样做你父亲会恼羞成怒的。他那么封建,他会觉得你败坏了他的门风,他会觉得他在全生产队人的面前都抬不起头来的。”

“这是他逼的。我不管了!”

秦哥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终于下决心道:“那么,我们就从今天晚上开始吧!今晚你就别回家了!”

“就这样!我们一定能逼父亲承认我们!”

秦哥哥和白妹妹公开同居了。终于,她的父亲在一阵暴跳如雷之后,也不再反对他们了。秦哥哥和白妹妹顶住全生产队人的恶毒眼光,昂首挺胸走路,傲然挽手同行,无惧无畏。渐渐地,他们轰轰烈烈的爱终于让全生产队的人见怪不怪,他们甚至成为生产队里好多年轻后生效法的对象。

幸福的日子总是让人觉得一晃而过,日历转眼从1982年的暑假翻到了1984年的“五一”假。秦哥哥和白妹妹以及双方的大人已经在商量任何筹备国庆节时秦哥哥和白妹妹的结婚事宜了。秦哥哥和白妹妹好幸福!他们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然而,正如传说中的王母娘娘总是那么心理变态一样,老天爷是不会把幸运的光环拿去罩着他们的——秦哥哥和白妹妹的感情实在是太好了!好得连老天爷也嫉妒了!终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梨花有个远房表哥名叫秦武德,秦武德天生就一副凶像,黑蛮黑蛮的,三十好几了仍是光棍一条。这秦武德天不怕地不怕,几年前,竟然异想天开,独自一个人跑到牧边去开什么煤矿!然而,他误闯误撞,竟然发了大财,当了一个煤矿的老板!84年春节,他竟然主动跑到梨花家里来认亲!酒席间,秦武德大吹大擂。梨花的父亲羡慕不已,不禁动了发财之心,便要求秦武德带他到矿上去找点事情做。秦武德满口应承,还保证说他绝对不会亏待他的姨父——梨花的父亲。于是,春节过后,梨花的父亲便不顾家人的反对,和秦武德一起到牧边县秦武德的矿上去了。

然而,才两个多月,梨花的父亲就出了事!

就在今年的5月2日那天,正和秦仲卿卿我我地在家里度五一假的梨花突然收到了父亲的一封电报,其电文如下:“父病急,梨花一人速往479医院探”。479医院是一家颇有名气的部队医院,爱钱如命的梨花父亲能够跑到那里去住院,说明情况一定已经很严重。梨花心急如焚,和母亲、秦仲商量一番后,连忙和秦仲急急地往479医院赶去。

原来,梨花父亲他们每天到矿上去的时候,都要经过一段崎岖的小路,小路边是一个陡峭的山崖。那天,梨花父亲得了重感冒,头昏昏的,然而,他却不顾矿友们的劝说,仍然坚持要到矿上去。就在走那段小路时,梨花父亲不小心跌下了山崖!他不幸摔断了腿,更要命的是,医院发现他得了尿毒症,而且已经到了非换肾不可的程度!他要活命,就得换肾!面对昂贵的医药费,梨花父亲只有等待死亡。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梨花父亲面对昂贵的医药费束手无策的时候,秦武德出现了!他把梨花父亲从矿山医院转到了条件要好得多的479医院,并且主动要求承担梨花父亲所有的医药费,但有一个条件:他要求梨花父亲把梨花嫁给他。

秦武德用5万元钱买到了一个死囚的肾,及时地给梨花父亲做了换肾手术,梨花的父亲终于得救了。

当梨花和秦仲赶到医院时,梨花父亲早已做完手术。梨花父亲忸忸怩怩地向梨花说明了一切。他不停地哭,不停地哀求梨花原谅自己。

面对如此变故,梨花如遭五雷轰顶,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得答应嫁给那个煤矿老板。她一个劲儿地哭,不断地哀求秦仲原谅自己,她说这是命,她求秦仲也认命,她求秦仲马上转回去,从此不要再理她,从此不要再去烦她……

秦哥哥和白妹妹不能再做恋人了。然而他没法忘掉她,于是,他给她写了好多好多的信。然而,她一封也没回过他!山里的风总是润润的,秦哥哥从此觉得人们都好像生活在蒙蒙的雾中。

可是,就在秦哥哥快要灰心绝望的时候,他又意外地收到了她的白妹妹的一封信!那天,是1984年的8月7日。她在信中说,她要回来给他祝生,要他在他生日的前一天下午赶到学校等她。他的生日是8月15日,于是,他在8月14日那天早早地赶到了学校。傍晚,她终于回来了!她带来了她刚给他织好的毛衣毛裤。她只有三天的假!他和她都知道他们聚日无多,再会无期,因而,在这三天里,他和她一直黏在一起,在这世外桃源般的假期校园里,他们寸步不离!他们没日没夜地做爱,好像要把本来该有而今却要失去的未来几十年的爱提前透支完!他们不再顾忌怀孕,她甚至每天都要一万遍地祈祷自己能怀上他的孩子!她给他洗衣、擦鞋、刮胡子,陪他唱歌、下棋、流眼泪……终于,她决绝地走了,临走时,她告诉他她将在十天后和秦武德结婚;结婚后她将和他断绝一切联系,求他千万不要再给她写信……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一、钟雨佳情归秦仲 易支书威吓书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