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162章:八一、钟雨佳九九归一 痴秦仲深夜拉琴(大结局)(2)

《孽缘》

第162章八一、钟雨佳九九归一 痴秦仲深夜拉琴(大结局)(2)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八一、钟雨佳九九归一痴秦仲深夜拉琴(2)

秦仲便把《绝命书》递给了易之蕙,再看手中的信。这三封信分别是留给秦仲、莲儿、钟雨佳父母的。秦仲便把莲儿的信递给了此时正哭得伤伤心心的莲儿,自己也连忙拆开了钟雨佳留给自己的信。那信纸中,竟然夹着一张存折!秦仲不去看那存折,却先去读信:

“秦仲:

当你看到我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另外一个世界了。这封信是我写给你的——你决不能给第二个人看!如果现在你的旁边有人,请你马上叫他(她)走开!因为,我想在这封信里告诉你我自杀的真正原因!

秦仲,其实,我并不是什么赌鬼——我从来就不赌博!我也并不欠哪个的钱!更没有和郑昌华结过什么婚!一直以来,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除了你,还是你!除了你,还是你!!!我从来就没有背叛过我们的爱情!我爱你!生生世世永永远远都爱你!做了鬼我也只爱你一个人!

可惜,我们今生无缘!无论我们怎么相爱,爱有多深,命运之神就是不容许我们在一起!

还记得两年前我对你态度的突然改变吗?就在我们马上就要苦尽甘来,永不分离的时候,残忍的命运女神却又再一次无情地戏弄了我!她竟然残忍地让我染上了爱滋病!

2003年春节过后,郑昌华又被调回了深圳,继续做我们分公司的老总。虽然我没有答应嫁给他,但是他并没有记恨我——他其实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所以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比较好。2003年的五一节,郑昌华非要带我和公司里的另外一个名叫霍诗的女同事一同出去郊游不可。我和霍诗推却不过,就同他一起去了。可是,在晚上回来的路上,我们出了车祸——郑昌华不小心把车开到山崖下去了!我们虽然没死,但是伤得都很严重,更因为是在晚上,被人发现相救的时间太迟,以致三个人都失血过多,都需要输血!更不可理喻的是,我们竟然都被输了感染了爱滋病毒的血!

一个月后,就在莲儿高考的前一个星期,我和霍诗以及郑昌华突然被通知去医院检查,结果……

那天,我没有按约定给你打电话,可是,你打来了。我当时心里很乱很烦,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对你说了那通鬼话!之后……

秦仲,我这两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你能想象吗?你不是说我突然苍老憔悴了许多吗?这两年来,我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难痛苦,都已经刻在我的脸上了,我不想再说什么!

你还记得算命先生说过的话吗?我的命真的很苦!不久前,我突然又被确诊为肝癌患者!我怎么可能再去受化疗那份罪?我怎么能够忍受头发脱落,容颜尽毁的残酷?我再也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理由!所以,我选择了自杀!而且,我选择了在你生日的这一天自杀——我要涅磐!我要重生!我要在你出生的那一刻,把我的灵魂化入你的灵魂里!——不管是天还是地,是人还是神,任随哪一个,都再也不能把我们分离!

秦仲,我死后,你必须以你妻子的名义把我埋在你们秦家的坟茔里!——生前不能和你做夫妻,做鬼我也要缠住你!而且,我要戴着你母亲当年送给我的那对手镯下葬!我是你母亲认定了的你们秦家的媳妇!

至于我自杀的原因,你就说是我患了肝癌,怕受化疗那份罪才自杀的吧!爱滋病一节你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说!——你要知道,一说到爱滋病,人人都会想到性淫乱!都会说我是个不干净的坏女人!无论你怎么跟他们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我相信你能够理解我,相信我;但是我决不相信别人也会理解我相信我!包括我的父母!——我会另外留信给我的父母,除了说明我的死因是肝癌之外,我还要请求他们答应以你妻子的名义把我埋在秦家的坟茔——免得他们万一为难你!我也会另外留信给莲儿,要她好好地听你的话,好好地学习。

另外,那张50万元的存折是我留给莲儿的(我给我父母也留得有——你不用考虑我父母),你掌握着酌情用吧!存折密码是929292,希望你能猜到它的意思!

最后再叮咛你一句:我就穿着我身上的衣服下葬,由你把我抱进棺材!别让任何人给我换装!如果我死后身上有血,别让任何人碰——免得感染上爱滋病!你更得小心点!

秦仲,我的玉郎!我永远爱你!永别了!

雨佳绝笔!

2005年8月10日”

这信竟然是钟雨佳在回岷江之前,在深圳就已经写好了的!秦仲看完信后,对易之蕙说道:“你把那绝命书拿给可可。可可,你们三姊妹就在这里守着,不准谁去碰你钟孃孃,如果谁实在要不听,你就把你钟孃孃的那张《绝命书》拿给他(她)看。之蕙,你马上找人去通知莲儿的外公外婆,我们为雨佳办后事吧!”

钟雨佳的丧事终于办完了。按照钟雨佳生前的愿望,她以秦仲妻子的名义,被埋在了秦家的坟茔,白梨花坟的旁边。

又是凌晨五点了,秦仲又一个人在钟雨佳的坟前守了钟雨佳一个晚上。他在钟雨佳的坟前哭笑着:“你这个捉狭鬼,临走还要和我打哑谜!‘929292’,不就是‘秦仲!’‘秦仲!!’‘秦仲!!!’吗?我当然猜得到了!你想听我拉《未了情》,我就给你拉吧!你什么时候想听都可以!只要你给我托个梦,告诉我一声,我马上就到你的坟前来拉给你听!好!我现在就再拉一次给你听!”

秦仲说到这里,真的就在这茫茫黑夜里,于通冥坟冈中,凄凄切切地用二胡拉起了《未了情》:

“都说那有情人皆成眷属,为什么银河岸隔断双星?虽有灵犀一点通,却落得劳燕分飞各西东。劳燕分飞各西东。

早知**终成空,莫如当初不相逢!恨重重怨重重,人间最苦是情种!一步步追不回那离人影,一声声诉不尽未了情。

只说与你相逢三生有幸,又谁知好姻缘总是无凭!藕断丝连心欲碎,竟叫我望断云天泪无声。望断云天泪无声。

早知**终成空,莫如当初不相逢!恨重重怨重重,人间最苦是情种!一步步追不回那离人影,一声声诉不尽未了情。

都说那有情人皆成眷属,为什么银河岸隔断双星?虽有灵犀一点通,却落得劳燕分飞各西东。劳燕分飞各西东……”

2007年8月10日于丑石蜗房

后记

从2005年暑假开始,到2007年暑假的今天,我利用三个暑假中的绝大部分时间,终于断断续续地把《孽缘》写完了!遗憾的是,由于多种原因,《孽缘》没能达到当初我所预期的写作效果!不过,我总算是对书中的钟雨佳、易之蕙以及白梨花有了一个交代!对天下的痴情女子有了一个交代!同时,也算是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

我想,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再继续写作了!

2007年8月10日于丑石蜗房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