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17章:十四、秦仲劝说傻女孩 支书许诺厚嫁妆(1)

《孽缘》

第17章十四、秦仲劝说傻女孩 支书许诺厚嫁妆(1)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四、秦仲劝说傻女孩支书许诺厚嫁妆(1)

星期天晚上,秦仲赶回学校时,已经9点多钟了。他没有去过问钟雨佳是否已经回来,连脚也不洗,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上班,他曾和钟雨佳照过两次面,然而,钟雨佳仍是一见到他就掉头回走。他没敢再去钟雨佳那里吃午饭,晚上,他很想去找钟雨佳解释解释,然而,他终于没有去——他不知道他还能对钟雨佳说什么!他既想见钟雨佳,又害怕见到钟雨佳!他只远远的听着钟雨佳把《美酒加咖啡》这支充满烦恼怨恨和痛苦无奈的曲子用口琴翻来复去一遍又一遍地吹着。

“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过去,又喝了第二杯。我并没有醉,我只是心儿碎!开放的花蕊,你为何也流泪?如果你也是心儿碎,陪我喝一杯!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

歌声中,秦仲的心被一遍又一遍地撕裂着。

星期二的早上,一个学生交给了秦仲一封信。

信是易支书写的。信中说易之蕙这两天在家里寻死觅活的,根本听不进人劝。易支书要秦仲下午放学后去他家吃晚饭,他要秦仲好好地劝劝易之蕙,说什么现在可能只有秦仲才能劝得住易之蕙了。他要求秦仲在劝易之蕙时态度务必要诚恳些。

秦仲想到易之蕙的一心为他,想到那天她顶撞她父母时说过的话,想到她为自己受的苦,心里不禁有些感动。“傻女孩,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还那么小,你哪里知道什么是爱情?”秦仲心里想着,不觉苦笑了笑,苦笑中不知怎么的竟有了一丝的安慰。“不要再患得患失了,就老老实实地娶了她,一心一意地和她过日子吧!谁叫你做了那种事情的呢?父亲说得对,一个真正的男人,是必须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负责的!哪怕因此而断送自己一生的幸福,也必须去负这个责!就当自己和曾石一样,当年只考了个中师吧!何况,易之蕙她人又善良,又那么喜欢我,我应该尝试着去喜欢她才对。”秦仲继续想着,“易之蕙,你是无辜的!我是男人,我必须对你负责!”秦仲仿佛觉得有人在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如果你也是心儿碎,陪我喝一杯!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也不知道是邓丽君在唱还是钟雨佳在唱。他甩了甩头,决定下午一放学就去找易之蕙,他要和她好好地谈谈。

秦仲到易支书家时,易支书正一个人在院坝里吸烟。他一见到秦仲,就笑着迎上去主动招呼道:“你来啦!快请坐!”

秦仲知道不宜再叫他是易书记,可一时又把“爸爸”两个字叫不出口,就含糊其辞地应道:“嗯。”

易支书倒也不计较,他大声地朝着底楼右边的厨房叫道:“之蕙妈,秦仲来了!你们都出来见见吧!”

于是,正在厨房里忙碌的之蕙妈和易之蕙的嫂子走了出来,紧接着,易之蕙的哥哥也从楼上下来了。在之蕙妈的带头下,一个个都“秦大哥来了!”“秦大哥走得快!”“秦大哥来了!”地叫起来。秦仲无奈,也只得“孃孃好!”“大嫂好!”“大哥好!”地乱叫一通。只有易之蕙仍旧躲在她楼上的闺房里,没有出来。

“你和父母都说好了?”待大家相互打完招呼后,易支书问道。

“说好了。”

易支书满意地笑了笑,就对秦仲说道:“你到之蕙的屋里去和她谈谈吧!”

于是,在易支书的指引下,秦仲到了易之蕙的闺房门前。见门关着,秦仲便敲门道:“易之蕙,你开开门!”

易之蕙打开门让进秦仲后又马上关上了门。她并不正眼看秦仲,只用手指了指写字台前的一把椅子说:“你坐吧!”自己则坐到了床边上去。待秦仲坐下后,她才抬眼看了看秦仲,接着说道,“秦老师,你不该来!那天我不是就给你说了吗——只要你不承认,就没有人告得倒你!其实,你一点儿也不必怕他们!我告诉你一件事——他们其实也不经吓!前天,我只说了句‘你们如果再敢去逼秦老师,我就去死!’,他们就吓得寸步不离地轮番守着我——如果我以死相挟,他们肯定不敢去告你!你回去吧!以后不用再怕他们!”

易之蕙仍然穿着那天穿过的那件红色太空服和那条黑色裤子,眼睛红红的,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巴垂在身后,肚子已经微微凸起来。秦仲看到她那副楚楚动人的样子,心中早已生出一种怜意,听了易之蕙的这番话,更添了许多感动,他动情地说道:“易之蕙,我是自愿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四、秦仲劝说傻女孩 支书许诺厚嫁妆(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