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2章:二、雷公电母错兴雨 秦仲之蕙误结缘

《孽缘》

第2章二、雷公电母错兴雨 秦仲之蕙误结缘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雷公电母错兴雨秦仲之蕙误结缘

1984年8月29日下午6时许,位于中国西部边陲的白虎镇突然下起了暴雨。那雨被雷电和狂风簇拥着,来得好张狂好张狂。

暴雨中,一红衣少女如一只火凤,翩然飘向街西头的白虎镇初级中学校。

红衣少女跑到学校时,早已成了落汤鸡。她用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捋了捋湿透了的头发,扯了扯紧紧地贴在身上的湿衣服,然后来到一间屋子前,边敲门边喊道:“秦老师!秦老师!”

屋里没有人应。

女孩望了望空无一人的校园,又望了望正在疯狂肆虐的漫天的黑风黑雨,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来。“秦老师肯定开了会后就回家去了。”女孩想。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掏出钥匙,打开了面前这间屋子的门。

这是一间夹在两间教室之间的简易的教师办公室,或者说是一间简陋的单身汉寝室。屋里临窗安放着一张大办公桌,桌上靠墙整齐地排放着一长列书,有《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高老头》《复活》《红与黑》和《中国文学史纲要》《中国现代文学简史》《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唐宋诗词选》等等以及几本初中语文课本和《教学参考书》。办公桌的正前方,放着一面镜子和一把梳子。屋子中央,有一张单人床,床对面的墙上,张贴着一幅手书,上面写着:“我愿接受命运女神的一切赐予,只拒绝两个字——平庸”。书法不是很好,看得出模仿的是王羲之的字体。床的档头,一张旧课桌上放着一只大皮箱。床和后窗之间,拉了一根用来晾衣服和毛巾等物用的铁丝。

女孩进屋后关紧门,脱下浑身的湿衣服,用铁丝上晾着的干毛巾擦了擦身子,再拧了拧湿衣服,将其晾在铁丝上。然后女孩试着找屋里的干衣服。然而,皮箱上了锁,屋里根本就找不到衣物。突然,女孩的眼前一黑——灯灭了。也不知是因为雷雨太大被人关了总闸还是因为保险丝烧了。屋里一下子昏暗起来。女孩想开窗帘,然而她犹豫了一阵之后却又作了罢。听着房顶上恶狠狠的炸雷声和“哗哗哗”的倾盆大雨声,女孩有些发愁,也有些害怕,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鬼天!都啥子时节了,咋个还会打雷下暴雨嘛?”女孩愤愤地抱怨着。

“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黑暗中,女孩焦急起来,有点想哭。

“反正秦老师已经回去了。今晚就在这儿过夜吧!”女孩这样一想,反而镇定了下来,干脆赤着身子躺到秦老师的床上去了。

大概睡过没有洗吧,薄薄的毛巾被上有一股淡淡的汗馊味儿。然而女孩竟有些喜欢!她抱着毛巾被深深地闻了几下,就拥着它睡了。

睡在秦老师的床上,拥着秦老师盖过的毛巾被,女孩怎么也睡不着。她索性信马由缰,任由自己的思绪飘飞起来。女孩有时羞涩地笑笑,有时又怔怔地发呆,有时竟又“咯咯”地笑出声来。女孩的耳朵里再也听不进雷声和雨声,也忘记了什么是害怕。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地终于被一幅漆黑的幕布包裹了起来,陶醉得脸有些发烫的女孩也终于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然而,就在这时,在间或的闪电中,空寂的校园里来了一个偏偏倒倒的醉鬼。他一跨进校门,就哇哇地吐个不止。吐完之后,又歪歪倒倒地走到女孩口中所说的秦老师的寝室门前,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也许是雨仍在“哗啦啦”地下吧,他进门竟然没有惊醒床上睡着的女孩!黑灯瞎火中,他将浑身的湿衣服脱得一干二净,再顺手用脱下来的湿衣服擦了擦脚,就爬上*床去了。

迷糊中,他触摸到了女孩光溜溜的身子,不由得惊喜地叫起来:“梨花!梨花,你来了?你想死我了!”他话还没说完,就猛地一下翻到了女孩的身上,抱住女孩就疯狂地吻起来。

女孩被惊醒了,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他压在了身下,被他疯狂的吻堵住了嘴。然而她刚挣扎了几下,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她兴奋起来,不再挣扎。她紧张而激动地任由他狂吻着,到后来竟不由得也抱着他的头热烈地回应起来。她是第一次与人接吻,她感到紧张而刺激。她的心拼命地撞击着方寸之室,仿佛想冲出她的喉咙,要钻进他的心房里去一般。她十分投入地忘乎所以地和她的秦老师狂吻着,她感觉自己在飘飞……

……

终于,他瘫软在她的身上不动了,接着竟有了“呼呼”的鼾声。而终于真正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的她不由得无声地哭了起来。然而她并没有推开他,再后来她竟然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女孩梦见自己被她的秦老师拉着到了一个鸟语声声、花开满地的地方。柔风儿丝丝吹来,女孩觉得自己似乎快要被这软风儿溶化在那香香润润的空气中了,她觉得天从来没有这么高这么蓝过。女孩心里像吃了蜜糖,陶醉在一片幸福之中。突然,女孩听见有人在一声声地喊她的秦老师,不由得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前面走来了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但她全都不认识。她看到她的秦老师欣喜地朝她们迎去,不知怎么的就生出一股恐惧来,仿佛觉得那几个姑娘全是美女蛇变化而来要害她的秦老师一般,她连忙下意识地赶上前去一把抱住她的秦老师,不让她的秦老师过去。然而,她的秦老师竟一把推开了她,仍然大笑着朝那群“美女蛇”奔去。女孩跌倒在地,伤心地哭起来。

女孩哭醒了,发现自己流了好多好多的泪。她一动不动地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拿开他压在她身上的一只手和一只脚,悄悄地下床穿了衣服。她看了仍在熟睡中的他好一会儿,才到他的办公桌前给他写了张留言条,然后把一把钥匙压在留言条上面,又回到床前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悄悄地走了。

直睡到中午时分,他才醒来。然而,他仍赖在床上不想动。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忙一骨碌爬起来,一边“梨花!梨花!”地叫着,一边在屋子里搜寻起来。然而,屋子就那么大,哪儿有梨花的影子?“又在做美梦!梨花已经嫁人了!她不可能再回来了!”他心里这么绝望地叫着,人便顺势颓然一屁股坐到了办公桌前的凳子上,神情沮丧极了。然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那张留言条。

留言条上面写着:

“秦老师:

我本是给您还钥匙来的,没想到……秦老师,您不必介意——其实我已经暗恋您许久了,这或许本来就是我所希望发生的事吧!本想悄悄地一走了之,却又担心您去找师娘询问露了馅(昨晚您把我当成师娘了),影响你们今后的夫妻关系,所以给您留下此条予以说明。

永远敬爱您的学生易之蕙

1984年8月30日晨”

原来,那女孩名叫易之蕙!而易之蕙所说的秦老师,则是刚在昨天下午的白虎镇初中教师会上,才被岷江县教育局正式宣布任命为白虎镇初中教导主任的秦仲。昨天,本来是上午要开的会,就因为要等教育局领导来亲自宣读他的任命书才把会期改到了下午,也正因为刚升了官,他才被几个相好的老师拉着出去喝酒喝了个烂醉,以致他竟然错把易之蕙当成了白梨花。

秦仲的脑子炸了,嗡嗡地响着。他下意识地走到床前,望着床上赫然留下的处*女红发了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三、秦仲无心种情劫 之蕙有意起春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