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29章:二十、吴仁信怒施暴行 钟雨佳惨遭虐待(1)

《孽缘》

第29章二十、吴仁信怒施暴行 钟雨佳惨遭虐待(1)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吴仁信怒施暴行钟雨佳惨遭虐待(1)

话说钟雨佳为了要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找个合法的父亲,好把孩子生下来,便匆匆忙忙地和自己并不怎么了解的吴仁信结了婚。新婚之夜,喝得酒气熏天的吴仁信不顾钟雨佳的再三要求,连脚都没洗,就脱光衣服一头钻进了被窝里。一上*床,就动手动脚地要去脱先上了床的钟雨佳的内*衣。钟雨佳死活不让,非要逼着吴仁信先去刷牙洗澡不可。两人相持了一会儿,恼羞成怒的吴仁信终于大发雷霆,把钟雨佳狠狠地毒打了一顿之后,又强行地撕碎了钟雨佳的内*衣裤,霸王硬上弓,把钟雨佳强行奸污了。

第二天,吴仁信酒醒了,发现钟雨佳的眼睛红红的,连脸上都有伤,就作出悔恨的样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请求钟雨佳原谅,并赌咒发誓地保证自己决不再犯。钟雨佳虽然伤透了心,但想到事已至此,也是无可奈何,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要吴仁信保证以后上*床前一定要先刷牙洗脚,要经常洗澡换衣服,做那事儿之前要先征得她的同意,不能太粗暴,要对她温柔体贴些,决不能再对她使用暴力。吴仁信都爽快地一一点头答应了。之后,他又坚持要看钟雨佳的伤势。钟雨佳的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看得吴仁信不住地乍呼小叫。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再一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骂自己不是人。钟雨佳虽然还在恼恨他,但见他如此,心也就软了,说:“你别这样!只要以后不再犯就行了!你起来吧!”见吴仁信仍在折磨自己,实在看不过去,就用手去拉他。吴仁信趁机一把抱住钟雨佳就要亲热。钟雨佳本能地想推开他,但没有成功,就干脆像木头人一般任由吴仁信在她的身上乱摸,心里却一阵阵地感到恶心。

晚上,吴仁信乖乖地洗了澡,又要来那事儿。钟雨佳心里疙疙瘩瘩的,就对吴仁信说:“我的那儿还是肿的,还在痛,明天晚上再说吧!”吴仁信虽然心里痒痒的,但还是强忍住了自己的冲动,乖乖地没有去冒犯钟雨佳。

又到了晚上,吴仁信给钟雨佳又是端洗脸水又是倒洗脚水的大献殷勤,一上*床就动手动脚的想来那事儿。钟雨佳心里对吴仁信仍然疙疙瘩瘩的,就说:“再等两天吧——我那儿还有些痛。”

吴仁信就涎着脸说:“我受不了了!我要来!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保证不会把你弄痛!”

钟雨佳说:“对不起——我今天实在没有心情!”

吴仁信哀求道:“求求你了!帮帮忙吧!”

钟雨佳说:“对不起!再给我点时间!你让我再调适一下心情吧!明天!明晚我一定答应你!”

吴仁信急躁起来:“不行!我等不得了!”

钟雨佳见吴仁信猴急的样子,知道有点为难他,可是自己又实在没有心情,就说道:“那么,等到明天早晨再说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来!”吴仁信终于耐不住了,生气地说。说着说着,就动起手脚来。

“你不是答应过我做那事儿时要征得我同意的吗?怎么说话不算话?”钟雨佳也生气了。

“你昨天不是已经答应了我今天晚上要让我来的吗?是你先说话不算话!”

“我昨天几时答应你了?”

“昨天晚上我要来时,你说‘明天晚上再说吧’——这不是答应了我吗?”

“‘再说’是什么意思?‘再说’就是说到时候要根据实际情况再做决定!”

“我不管!我今天晚上非来不可!”

“又要强*奸我吗?”

“如果你不配合的话。”

“你这人怎么这样蛮不讲理啊?”

“我是禽兽行了吧!你说吧:你今天晚上到底让不让我来?”

“不!”

“那么你别怪我耍横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吴仁信怒施暴行 钟雨佳惨遭虐待(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