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5章:五、识雨佳师兄请客 遇秦仲师妹洗衣

《孽缘》

第5章五、识雨佳师兄请客 遇秦仲师妹洗衣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识雨佳师兄请客遇秦仲师妹洗衣

胖哥饭店是白虎街上最像样的一家饭店,也是离学校最近的一家饭店。虽不豪华,却也宽敞、明亮、整洁。秦仲和钟雨佳一走进饭店,热情的老板娘立刻笑眯眯地迎了上来:“秦主任,请坐!”

老板娘就是老板娘!昨晚才得知秦仲升为主任,今天就能将一向叫惯了口的“秦老师”顺口呼为“秦主任”,而且叫得自自然然,好像她从来就是这么叫的一般。待秦仲他们落座后,老板娘又亲自给他们泡了茶:“想吃点什么?”

“小师妹点。”

“还是师兄点吧!”

“女士点。”

“那我们每人点一样菜。”

“一份青豆烧鸡。”

“一份蕃茄蛋汤。”

“再来一份青椒肉丝!”

“多了!吃不完。”

“我可是‘大肚能容’!”

“那就这样吧。”

“青豆烧鸡一份,蕃茄蛋汤一份,青椒肉丝一份。”老板娘尖尖的嗓音伴随着愉悦之情大声地响起来,如黄莺唱起了情歌。这声音直穿过宽敞的饭堂,传到厨房里去了。

因饭菜一时未到,钟雨佳便又甜甜地笑了笑,对秦仲道:“哎,师兄,介绍一下你这两年成功的经验嘛!”

这钟雨佳举手投足间总有丰富的表情,尤其是那随时都挂在脸上的甜甜的笑,简直让人没法不喜欢!秦仲一见她那副天真单纯的样子心里就熨帖,便笑道:“我才刚教了两年的书,怎么配谈‘成功’二字?你大词小用了吧?”

“我说的是真的!你不晓得,我可是一来就被你的大名灌了耳的哦!那天,我一到学校报到,人家古校长就对我说:你以后要好好地向秦仲学习——人家刚教了两年书,就已经全县闻名了!连教两届毕业班,去年考了个全县第三,今年考了个全县第一;而且,他本人在83年的全省教材教法考试中也是全县第一名。”钟雨佳活泼顽皮,学五十多岁的古校长讲话学得惟妙惟肖,她拍了拍秦仲的肩膀,故作老气横秋地说,“年轻人,难得啊!”

话到此处,两个人都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恰在这时,饭菜端上来了,秦仲便用手指了指钟雨佳面前的饭碗道:“吃饭!吃饭!”说完,便端起饭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边吃边笑道,“没想到小师妹竟然如此顽皮!我敢肯定:你讲课一定非常生动,肯定受学生的欢迎!”

“谢谢师兄打的气!”

“你这人不但伶牙俐齿,而且机敏幽默——的确是块当老师的好材料!”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以后如果成不了好老师的话,责任一定是在你的身上!”

“责任怎么跑到我的身上来了?”

“因为,这说明师兄你没有尽心尽力地指教我。”

……

这顿饭吃得气氛非常融洽,虽然是初次相识,两个人却犹如老朋友一般投契,彼此都生出几分好感来。

饭罢归来,太阳已薄西山。血色的残阳照在身上,两个人都金光闪闪起来。钟雨佳的眼睛不觉有些迷离,她要求去参观秦仲的寝室。秦仲连忙推辞道:“下次吧!我的寝室已经好久没住人了,里面又脏又乱,现在都还堆着一堆湿衣服呢!等我把它收拾干净以后,我再专门来请你的大驾!”钟雨佳却坚持要去,并说“我可以帮助你收拾”。秦仲望着夕阳仙子一般的钟雨佳,怎忍再拒绝?于是,钟雨佳随秦仲到了他的寝室。幸好秦仲先前已经收拾过,屋子里已看不出易之蕙昨晚来过的痕迹。

钟雨佳进屋后,便拿眼扫描起整间屋子来。当她看到床上整齐地叠放着的毛巾被时,便笑着称赞道:“想不到你的‘豆腐干’叠得如此之好!”

秦仲便笑笑说:“从嘉州师专出来的人,有不会叠被子的吗?”

钟雨佳也附和道:“嘉州师专虽然管得死,但严格训练培养学生的基本生活技能这一点确实做得好!”

“女生主动帮助男生洗衣服这一‘光荣传统’也保持得好。”

“这可不是学校倡导的。”

“但这也是嘉州师专的‘光荣传统’。”

“你在嘉州师专时一定有不少女生抢着帮你洗衣服吧?”

“天理良心,我可从来没让哪个女生给我洗过衣服。我绝对是个勤劳勇敢、自力更生的人!”

说着说着,钟雨佳回身看到了秦仲办公桌上排放着的那一长列书,不禁大呼小叫起来:“呀!你这里竟然有这么多名著!《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高老头》,《复活》,《红与黑》……哪天有空闲时,我一定要借来看看!”

“没问题。”

“你喜欢读书?”

“闲得无聊时,可以此混混时间。”

“不对。你看书还加批注,而且还批得很细——你一定是个好读书之人!”说这话时,钟雨佳正在随手翻看桌上的《红楼梦》。

秦仲便笑笑说:“让你见笑了。”

“怎么会见笑?我都已经有点崇拜你了!我以后一定多多向你学习!”钟雨佳一边说着一边放回了手中的书。

“‘崇拜’这个词可不能随便乱用!”

“我表达的完全是真情实感!”

秦仲便用审视的眼光去看钟雨佳,钟雨佳却岔开话题问道:“你不是说你有一堆脏衣服吗?在哪儿?我帮你洗吧!”

秦仲便笑了:“看来你也喜欢帮男生洗衣服嘛!快说说,你究竟帮好多个男生洗过衣服?男朋友是谁?”

“我从来不帮男生洗衣服!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不会吧?”

“信不信由你!我是因为刚才吃了你的饭,心里过意不去,才想帮你洗衣服的。再说,我是想讨好你,好让你把你教书的真本事传几招给我啊!”

秦仲见钟雨佳的脸红红的,有些不自在,便转移话题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陪我到厕所旁边的洗手台那儿去洗衣服吧——只有那儿才有水龙头。待会儿我再去看看你的教案,帮你斟酌斟酌。”说着,从床底下端出了昨晚换下来的湿衣服。

钟雨佳便笑起来:“原来‘宝贝’在床下面呀!”

“走吧。”秦仲说。

“走!”钟雨佳说。

天色已经有些昏暗,暮色中的校园显得格外宁静,只有无数只不知名的昆虫隐藏在校园的角落里“吱吱吱”地叫着,像是在刻意烘托校园的宁静与温馨一般。

看到秦仲洗衣服的麻利样子,钟雨佳情不自禁地称赞起来:“看来你的生活自理能力真的很强!”

秦仲便得意道:“当然!”

说笑声中,他们愉快地洗完了衣服。

……本章完结,下一章“六、雨佳有心学技艺 秦仲无私传真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