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孽缘 [目录] > 第7章:七、怀愧疚秦仲劝学 明事理之蕙绝情

《孽缘》

第7章七、怀愧疚秦仲劝学 明事理之蕙绝情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七、怀愧疚秦仲劝学明事理之蕙绝情

开学的第三天便是星期六。这天下午快放学时,钟雨佳找到秦仲,装作无意间碰到的样子,很随便地问道:“明天你准备怎么过?”

秦仲有些抑郁,不假思索地答道:“明天我要去找一个学生。”

“星期天还要去家访?”

“这个学生有点特殊。我想利用星期天找她的家长好好地谈谈。”

“明天我没事。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还是自己去吧。”

“那——再见!”钟雨佳有点扫兴。

“再见!”秦仲却故作不知。

秦仲记挂的这个学生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毕业却没有考上高中的易之蕙。连日来,他天天都受着良心的折磨,他觉得他非补偿易之蕙点什么不可!虽然他知道易之蕙不会找他的麻烦,然而他对那天的事始终耿耿于怀。他想给易之蕙点钱,但他又觉得那是对纯洁的一直敬爱着自己的易之蕙的一种侮辱,他不能这样做。他也想到过对易之蕙负责——和易之蕙结婚,然而他又立刻摇头否定了——姑且不说她的文化程度太低,很难和自己找到共同的语言;也姑且不论她是农民;16岁的易之蕙实在太小了!想来想去,他觉得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易之蕙来补习,自己亲自好好地给她补补其它各科的课,让她考上高中,争取将来考个大学或者中专什么的。然而,他担心她没有信心,又担心她的家长不同意她补习。他决定明天无论如何他都要去找找易之蕙。

今年的收天好,农人们大都已经收割完了稻谷,乡间的小路上,到处都晒着挡道的稻草,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干谷草味,令人感到憋闷。秦仲问着路,往易之蕙的家走去。其实,易之蕙的家并不难找——易之蕙的父亲是个村支书,一说到易书记的家,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再说,附近这一带,就只有那么两三家楼房,而易书记又是修了楼房的。所以秦仲找易之蕙的家并没有费多大的事。

秦仲找到易之蕙的家时,易之蕙的父母和哥嫂都出外干活去了,只有易之蕙一个人在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晒谷子。易之蕙听到有人声,发现是秦仲来了,她顾不得多想,连忙转身回屋换下了身上的那件有点脏和皱的“家常劳动服”,迅速地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才出来迎接秦仲。见到秦仲时,她又惊又喜又羞,连忙给秦仲端凳泡茶,红着脸,口中说道:“秦老师怎么舍得到我们乡坝头来耍呢?”

秦仲打量了一下这幢一楼一底的小洋楼,看了看桌上开着的那台14英寸的彩电,答非所问道:“家里就你一个人?”

“嗯。”

“易之蕙,那天我——我——”

“秦老师你别说了!”易之蕙明白秦仲想说什么,连忙打断了秦仲的话。她的头埋得低低的,脸上刚刚才退下去的红潮一下子又涨了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秦仲又问道:“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当农民种田嫁人呗。”易之蕙低头答道,双手下意识地抚弄着衣角。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易之蕙打断秦仲的话道,“秦老师,你就当那天从没发生过什么吧!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可是——”

“秦老师,请你不要再说了!”易之蕙又一次打断秦仲的话道,“以后你还是安心教你的书吧!我也安心种我的田。当然,你仍然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老师。我永远都会尊敬你!”

“可是——”

“秦老师你就别再说了嘛!”易之蕙几乎哭起来,她再一次打断秦仲的话道,“我知道你是想对我负责。你放心,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对我未来的丈夫说!体育老师不是说过吗——体育运动或骑自行车都可能使处*女膜破裂。”

“你倒懂得不少!”望着羞怯而勇于面对的易之蕙,秦仲苦笑了笑。

易之蕙也羞涩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从天上飞下来一群麻雀要偷食坝子里晒着的稻谷,易之蕙连忙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竹竿,一边“嘘嘘”地吆喝起来。回头却见秦仲在看她,顿时把个脸儿羞得通红。

秦仲便不看她,把眼望向田野,说道:“易之蕙,你还太小,嫁人的事还早着呢!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回去补习的。”

“我不想读书了!”

“为什么?”

“我的数理化都很差,补也补不起来。”

“我这学期仍然教毕业班。你就到我的班上来吧,我亲自给你补数理化!你这人其实挺聪明的,只要你肯努力,我相信你一定会考出去的!”

“秦老师,你别忘了——我的数学是经常考一二十分的!”

“我说过我能帮你补起来!”

“不可能!”

“你不相信我?”

“我不相信我自己。秦老师,你就别费心了!我不会再去读书的!”

“易之蕙,请你相信我!”

“秦老师,你千万不要再有什么负罪感了!那天的事是我自愿的,真的!其实,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老实说,我对那天的事至今也没有后悔过!我甚至——甚至……”易之蕙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脸红得像彤云,她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看秦仲。

秦仲听了,觉得怪难为情的,竟也红了脸。他忙岔开话题,讪讪说道:“你再好好地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吧!”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我要走了。”

易之蕙见秦仲要走,心里一急,不知怎么的胆儿一下子就大了起来,她慌忙站起来,下意识中用双手紧紧地攥住秦仲的左手央求道:“秦老师,你再坐一会儿嘛!”

这时,电视里正在唱《昨夜星辰》的主题曲: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坠落,消失在遥远的银河,想记起却又已忘记,那份爱换来的是寂寞……”

天气实在太热了,秦仲觉得被易之蕙紧紧攥住的手湿漉漉的,也不知是自己出的汗还是易之蕙手上有汗,他用右手轻轻地拍了拍易之蕙的手,面色凝重地说:“你还是个小女孩,你真的该再读点书!好好地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说完,抽出被易之蕙握着的左手,走了。

易之蕙想说什么,然而嘴巴张了张,终于没有说出口,只是眼巴巴地望着秦仲越走越远的背影,无声地哭了。

电视里还在唱《昨夜星辰》:

“今夜的今夜的星辰依然闪烁,像眼神点燃爱的火,想得到偏又怕失落,那份爱深深埋在心窝……”

……本章完结,下一章“八、秦仲心事付琴声 雨佳情意化棋语(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