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妃常傲物,驭鼠王妃不好宠 [目录] > 第99章::我可是顾清颜!【1】

《妃常傲物,驭鼠王妃不好宠》

第99章:我可是顾清颜!【1】

爱看烈火青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天后,静寂无人的大殿上,只有两双眼睛互相对望着,只是一双里面包含着焦急,而另一双则被有趣所取代。

“皇上,您到底怎么样才可以把香婻子莲交给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韩泽孞只能一脸疲惫的问出了口,自己等人在昨天就回来了,连夜赶路,硬是把十几天压缩成了五天,一到府上,自己就马上进了宫,和皇兄借香婻子莲,可是皇上听到自己的原因以后,却只是淡笑的看着他,丝毫不表明是否愿意借给自己。

“泽孞,你还记得吗?这可以你送给我的礼物呢,现在你怎么可以再要回去呢?你说对不对?”把韩泽孞的焦急尽收眼底,韩瑜滋的笑容更深了,自己可是记得,这个弟弟对弟妹不好,可是现在居然为了她来问自己要香婻子莲,还真是奇迹呢!

“是,是这样,可是皇上,您能否通融一下?下一次臣奉上两朵怎么样?”自知理亏,韩泽孞也只能耐着性子说着,从出发的时候到现在,清颜虽然呼吸还算平稳,可是却一直昏迷不醒,就算是食物,五天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一碗,看着清颜那逐渐虚弱的身子,自己好担心!好担心啊!

“恩—也不是不行啦,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神秘的眨了眨眼睛,韩瑜滋直接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盒子,一看到盒子,韩泽孞的眼睛立刻一亮,自己没有看错,那个盒子就是那时候自己送给皇上的盒子!

“什么事情?我全部答应!”毫不犹豫的说出口,那么的果断,让韩瑜滋也忍不住的暗暗吃惊起来,这个弟弟可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哪时候不是三思而后行?这么的毫不犹豫,不经思考还真是少见呢!

“恩,那好吧,不过你可以记得你今天答应我的事,不许反悔。”伸手把盒子扔给了韩泽孞,当看到韩泽孞一脸兴奋的接过盒子时,韩瑜滋那漂亮的丹凤眼里不禁划过一道算计,现在事事都成了,只剩下一个东风了!

“谢皇上!”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盒子,韩泽孞笑的嘴巴都何不拢了,连礼也没有行,就直接冲出了大殿,香婻子莲到手了!清颜有救了!

“旭,一切按照计划行事。”懒散的看着远去的背影,直到韩泽孞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韩瑜滋才把目光放在了顶梁柱上幽幽的说着。

“皇上,您真的准备这么做吗?可是、、、、”恭敬的飞跃至韩瑜滋的身前,旭只能一脸犹豫的说着,自己相信,皇上是明智的,所以皇上应该不会那么做吧、、

“旭,你知道我的性格的。”微笑着打断旭接下来的话语,韩瑜滋只是把目光放在了大殿外面,马上要秋天了,自己也该好好地玩乐玩乐了、、、、

-----------------------分割线------------------

“爹爹,快点搬开娘亲的嘴喂下去!”用力的扶起了顾清颜的身子,韩延殊也顾不得肩膀上的重量了,只是急忙对着一旁的韩泽孞说着,五天了!妈咪昏迷整整五天了,五天,妈咪没有醒来,而自己也没有合过眼,现在香婻子莲到手了,妈咪终于可以醒过来了!

“恩,好。”轻点头,韩泽孞只是接过白涵飞递过来的一杯水便把药丸塞进了顾清颜的嘴巴里,直到看到顾清颜的喉咙蠕动了一下,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现在,自己只需要等了、、、、

-----------分割线------------

这里是哪里?迷惘的看着周围,顾清颜的眉头皱的都不像话了,好难过,心里好压抑,这里她记得,是与先前的顾清颜相遇的地方,可是,自己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自己真的要被取代了?要消失了吗?

“你想得没错,你是该消失了。”正当顾清颜暗暗猜测的时候,耳边传来的声音却让顾清颜猛地一惊,身体也本能的向左移了过去。

“你想要干什么?”冷冷的看着面前一脸微笑的女子,顾清颜的心里却有着诧异,怎么会?自己的警觉性一向很好,可是刚才怎么会到了自己身后自己才发觉呢?不正常!好诡异!

“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我和你是一个身躯里面的而已,不不不,不对,是马上就是我一个人的身躯,而你,将会立刻消失!”恶毒的看着眼前的另一个自己,顾清颜狂妄的笑出了声,那么的刺耳,难听,简直就是想要自己的耳朵给弄坏般。

“清颜---清颜—你醒醒----”忽的,迷雾中传来的一声声轻柔的呼唤,虽然不高,但是顾清颜却已一下子就听了出来,这个声音是,韩泽孞!

“怎么?你还想回去?别作梦了!泽孞可是我的!绝对不是你的!你只配消失!懂吗?只配消失!”嘲笑般的看着顾清颜,女子的笑声更大了,随后,随着一个挥手,顾清颜的身子消失了,而渐渐的,自己也消失在了那一团的迷雾之中。

头,好疼!就好像是有马车从自己的脑袋里面走过一般,而且身子好酸,酸的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好累,自己好想睡觉,可是好冷,自己根本睡不着!

“停下来做什么?给我继续跑!”一声暴喝传来,惊醒了顾清颜朦胧的睡意,也让顾清颜的眼睛霎时的挣了开来,这声音,好熟悉又好陌生,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

“清颜,快点跟上,我们继续。”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可是这般的轻柔,好像她,真的好想-----缓缓的睁开眼睛,顾清颜再也顾不了身上的酸麻,直接看向了底下,这是!

怎么会?自己现在怎么会在半空中?而且底下的那些人有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也在里面?怎么会回到以前自己训练的时候?自己回到现代了吗?不!她不要!她不想要回来!殊儿在等她!他也在等她!还有宝宝!他们都在等她!想到这里,顾清颜只觉得脑袋好疼,比醒来的时候还要疼,自己只能昏昏迷迷着,任由着晕迷把自己带进黑暗的深渊、、、

“现在就只有你们两个了。你们自己选吧,是你死还是她死。”再次的醒来,还是被这个声音给吵醒的,可是刚才还是白天,现在怎么回事黑夜了?而且自己心里怎么会有恐惧?很强的恐惧?

“清颜,那你就来吧----”微笑的看着颤抖着身子的顾清颜,念儿只是柔和的笑了笑,如果真的要在她活和清颜活之中选一个的话,自己一定会选清颜的。

“不—念儿,我不会杀你的,我们一起出去,你不要做傻事,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狂吼出声,底下的顾清颜一脸的疯狂,好像面临的是多么让人害怕的一件事情般。

“清颜,你个小傻瓜,你和我可是搭档哎,可是好朋友哦,所以你一定得要答应我,好吗?”不顾顾清颜的疯狂,念儿继续柔和的说着,可是就是那样子,看的顾清颜更是心疼起来。

“不---求求你不要,我们一起出去好不好?念儿,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泪,顺着脸颊流下,那么的晶莹,可是却也那么的绝望。

“小笨蛋,难道你还不知道规矩吗?现在我们只能活一个出去成为真正的特工,而且这可是铁笼,你认为可以逃出去吗?不要傻了,快一点好吗?我好想睡觉哦,好不好?”调皮的向着顾清颜眨了眨眼睛,可是那嘴巴里却说着残忍至极的话。

“这是----”愣愣的看着底下的自己和念儿,顾清颜慢慢的有些懂了,现在应该是回到了那个时刻吧,那时候几百个特工只能活一个,自己和念儿从中脱颖而出,坚持到最后,结果就被关进了这个大笼子里面,唯一可以出来的条件就是杀死其中的一个,然后把她的头颅砍下,这样子,自己就会获得自由,而且成为真正的特工。现在是念儿在逼自己,那么接下来就是、、、、、倏地睁大了眼睛,顾清颜直接爬起了身子,向着底下跳去,可是不管她怎么跳,怎么运动,自己的身子都是移动的那般缓慢,简直要等几秒钟才会慢慢的移动一点点的动作。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还是我自己做决定吧。”低下头,念儿只是喃喃的低语着,随手,趁着顾清颜不注意,直接举起了手里的匕首向着自己的脖子割去。

“不!-----”两声低呼传来,一声是动弹不得的顾清颜,而另一声,则是下面疯狂的顾清颜。“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我们不是说过吗、要做一辈子的搭档的,你怎么可以、、、”嘴唇颤抖着,手也颤抖着,顾清颜只感觉眼里一片泪花,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遭受过一次了,为什么还要回放?历史为什么还要倒流?是为了惩罚自己吗?惩罚自己杀了那么多的人?呵呵,一定是,一定是、、、、

------------------分割线----------

“唔--------”缓缓的睁开眼睛,当感觉到手里的触感时,顾清颜不禁一愣,转过头,当看到床边一直握着自己手的韩泽孞时,顾清颜笑了,笑的那么的得意和满足,终于,自己回来了!而且现在泽孞好爱自己,自己也好爱泽孞,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为了自己,更为了打掉腹中这个王爷和那个女子生的杂种!故意的闭上了眼睛,顾清颜只是微微的动了下手指,下一刻,自己便感觉到韩泽孞已经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向了自己。

“清颜,你醒了吗?是不是你醒了?“用力的抓着手里的那只小手,韩泽孞的脸上有着不敢相信,刚才,自己好像感觉到清颜动了,不是自己的幻觉吧?

“恩---泽孞?是你吗?”缓缓的睁开眼睛,顾清颜只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韩泽孞,可是那样子,去让韩泽孞激动地一把揉住了顾清颜。

“嗯嗯嗯,是我,是我,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你啊,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用力的吻着顾清颜的侧脸,韩泽孞只是重复的说着口里的这句话,也许也就是因为太高兴了,居然忽视了顾清颜眼里一闪而过的嫉妒。

“恩,我没事的,你累不累?”轻轻的推开韩泽孞,顾清颜只是有些羞涩的轻啄着韩泽孞的薄唇。虽然疑惑顾清颜的羞涩,可是顾清颜难得的主动却还是让韩泽孞大为高兴,直接反被动为主动,一把擒住了顾清颜的下颚便吻了上去,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起来才缓缓的分开。

“清颜,你没事吧?”定定的看着面前的顾清颜,韩泽孞却有些纳闷,照理说,在看到顾清颜那张小嘴时,自己真的很想去品尝,可是现在自己却发现,好像有哪里怪怪的,虽然说不上来,可是感觉好像就是不一样!

“我没事啊。”回以微笑,虽然面上平静,可是那心里却有些心惊,怎么回事?居然问自己这个问题?难道怀疑自己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看来自己得加把劲!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