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章: 锺山奇遇

《绝代剑魔》

第1章 锺山奇遇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骄阳似火,一眼望去远处的景物被上升的气流所扭曲,好似海市蜃楼。

锺山南麓附近,有一片不大的庄园,庄园外不远处有一茅草搭建的凉亭,凉亭里有几人正在乘凉与闲谈,忽然听到远处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几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凝神远眺,随着上升的气流,发现远处出现了一匹扭曲的马形,在空中若隐若现。渐渐近前这才看清楚,一男一女两人骑着一匹骏马,从他们眼前极速狂奔而去,留下了一股尘烟随着气流而弯曲的上升。没过多久,后面又传来了一群马蹄声,十几个黑衣打扮的人骑着马从他们身边疾驶而过,吆喝着加力催马向前面那骑马的一男一女狂追下去,他们身影被扬起的尘土逐渐的放大,又慢慢散开消失。

这几人感到很诧异,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们也没有兴致闲聊了,他们中的一位中年文士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离开,走进了庄园,庄园那两扇漆黑的大门伴着“吱--”的声音被关上。

一男一女骑着骏马奔进了连绵不断的山峦中,这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背插宝剑,女的是一位少妇,是男人的妻子,已身怀六甲。尽管两人骑着马奔跑已久,马已经跑得汗流浃背,但他们始终摆脱不了后面追踪的人。此时,山里的路面越来越难走,马在艰难地往前狂奔,远处的青山在渐渐变绿,然而后面的马蹄声却在渐渐逼近,坐在马上的中年男子突然感到坐下的马在微微地颤抖着,他心里明白此马已耗费了它最后的气力,这时听见跨下骏马一声长嘶,两前腿一曲,悲鸣倒地,抽搐不已。与此同时坐在骏马上的中年男子手抱少妇“刷”的一声,从马背上腾空而起,跃进路边的林中。几个箭步蹭、蹭、蹭,奔向前方峻岭而去。这时,后面十几个黑衣人已经奔到树林处。随即一个个的蹭、蹭、蹭,穿入林中尾随中年男子而去。

无望峰,山峰险峻,云雾缭绕。此时被血红的残阳染红的云端,在不断的飘动与变化着,而这残阳的光色却染红了整个山峰。

中年男子抱着少妇不断地跃起跃下,由于他怀抱妻子体力消耗很大,奔跑中忽然感到已迷失路径,只好向前面的无望山峰而去。中年人已经来到无望峰之上,眼看前是悬崖,后无退路,后面十几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已经追了上来。于是仰天长笑,慢慢放下已身怀六甲的爱妻,抽出宝剑,凝神面对狂奔而来的十几个黑衣人,黑衣人迅速来到中年男子几米的地方站住身形,快速形成半狐形把他包围起来。

中年人手握宝剑,威严的站立在这云雾中,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威严之气,让人望而生寒。在这群黑衣人中有一个高颧骨,双眼深凹,目光深邃,年龄五、六十岁的黑衣人,奸笑道:“嘿,嘿!无影剑客,你无路可走,只要把无影剑秘笈交出来,我们放你们夫妻二人一条生路。”

称无影剑客的中年男子“哈、哈、哈,”大笑道:“无须叟,你少和我来这一套,就是我把无影剑秘笈交出来,你会给我们生路吗?你也是正道成名人物,却为魔道所用,你不觉得惭愧吗?”

这时边上一个黑衣人说道:“少和他废话,让我来先解决他。”说完轮起手中九环刀,急旋飞舞,瞬间形成了一阵旋风,黑色的旋风在螺旋上升,忽然向无影剑客急速撞去。只见无影剑客气定神闲,把一口真气灌入到手中的凝碧剑中,只见剑尖开始猛烈地颤抖起来,霎时化作一道白光向黑旋风射去,突然光芒激爆,洒下了满天血雨,瞬间手握九环刀的黑衣人被肢解成肉块。

无影剑客翻身飞掠,并立于妻子身旁,凝神戒备。其余的黑衣人一看,齐声喊道:“无影剑法!”心中大骇起来,看来无影剑客果然名不虚传,各个显示出畏惧的神色。

无须叟一看不好,暗中想到,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只有合力将他击毙。不然,自己和这些人都要葬身在此。于是说道:“我们不要惧怕他,他已经消耗了很多真气,已经是强弓之末,只要我们群起而攻之,他必败无疑。”

无影剑客哈哈笑道:“就凭你们也配!为抢夺他人祖传之物,竟使出如此卑鄙手段!”

无须叟一脸狰狞,桀桀的怪笑起来,冷声道:“教主想得到的东西,还管什么卑鄙不卑鄙!”说完一声嗥叫,所有的黑衣人一起扑向无影剑客,只见那无数道光芒聚成一线,向无影剑客飞甩而去。无影剑客,剑光闪处剑气缭绕,光芒眩目,顿时血肉横飞。

老奸巨猾的无须叟并没有冲上前去,他却把目光落在了无影剑客身旁的妻子身上,扬起手中的剑,瞬间化作一道黑光直向无影剑客身旁的妻子射去。

无影剑客正在鏖战之中,忽然发现一道黑光向妻子射去,他怒吼一声,手中剑瞬间化作一道弧光,宛如一道闪电向黑光劈去。只听一声“噗哧”的闷响,随即又响起一阵凄厉而又诡异的嗥叫声,无须叟跳到几米开外,面无血色,左臂也被无影剑客斩掉。

无影剑客因无须叟的偷袭分散了精力,身后一个黑衣人猛然一掌袭来,闪避不及,背间被“嘭”的一下,重重的拍上一掌,在挨上一掌的同时,猛然回身剑光闪处,袭击他的黑衣人被拦腰斩断。

此时双方都停止了进攻,这一掌却使无影剑客受伤不轻,经脉震断,脏腑也受伤极重,便觉真气不继,“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顿时皱眉调息。身旁的妻子看到这里心痛得泪如雨下,说道:“夫君,我们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这时,黑衣人只剩下三四个人,而且各个带伤,其余的人都被无影剑客绞杀。无须叟一看,如果此时再不对他最后一击,等他调息过来,我们这些人都得被他击毙在此。忍住断臂剧痛一声高喊,几个人同时又向无影剑客猛扑过去,无影剑客现在已是重伤在身,渐感不支。然而这决定生死的时刻,激发出了他最后的潜力。迅速挥剑迎上,只见光芒冲天爆吐,剑风大作。

忽然间一切都停止了,无影剑客胸前滴着鲜血,步履蹒跚地走到妻子面前说道:“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保护不了你了,要记住我们的仇人。”说完仰身便倒,无影剑客已耗干了他最后的一点真气。

此时黑衣人中只剩下无须叟一人,只见他浑身伤痕,左臂已失,脸上一道伤痕贯穿全脸,跪在地上喘息着。

无影剑客的妻子爬到他的身边抱起他哭泣起来,霎时仇恨充满了心中。突然她看到无须叟颤颤地站了起来,满脸狰狞地向她走来,她不由得站起身来往后退去。已经退到山崖边上,忽然脚下一空,直落山崖。

无须叟一看不由得一愣,在他一愣神的时候,他背后出现了一位中年文士,手握软剑一道青光射向无须叟,无须叟的脑袋霎时离开了脖腔,飞向空中,没有头颅的身体向前扑倒。

中年文士来到山崖前,往下望去看到那无底的深渊,脸上出现了惋惜的神色,叹道:“我来晚了。”

五年后,无望峰下神秘的山坳中,有茅草屋两间,茅草屋周围是用细树枝扎起的栅栏,栅栏门却是树干扎起的,有炊烟缭绕,一看就是有人居住。这时从一间茅草屋走出一位少妇,只听少妇喊道:“敬文!回来吃饭!”又喊了两声后。从远处一棵高大的榆树上传来一童声。“哎!知道了。”只见一个不足三尺的小男孩从十多丈高的树上迅速攀下,灵巧之极实属罕见。

小童长得虎头虎脑,头上扎了两个小童髻,身穿小红肚兜,一蹦一跳的往茅草屋跑来,嘴里还念道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刚到栅栏旁,忽然他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位中年文士,于是就跑上前去,大声叫道:“文大叔,文大叔!”中年文士一看小童跑来,顿时喜笑颜开俯下身来,小童一蹿扑到了中年文士的怀中,中年文士抱起他向茅草屋走去,边走边问道:“今天没有淘气吧?”小童头贴在中年文士的脸上说:“没有!”中年文士又说道:“功课作了吗?”小童道:“作了!”这时已走进了茅草屋。

“敬文,你又缠着文大叔。”少妇斥责道。“大嫂,没有事的。”说着话把敬文放到地上。少妇说道:“他文大叔,这几年来,承蒙照顾,我和敬文不知怎么感谢好了。”中年文士说道:“大嫂你这说哪儿去了,这都是应该做的。”少妇眼泪流了下来,说道:“没有恩公相救,我们母子也活不到今天。”中年文士愤恨的说道:“这都魔教可恶,才如此悲惨。”

原来无影剑客的妻子掉入悬崖,无须叟被赶来的中年文士一剑毙命后,中年文士就想到,要把无影剑客他们夫妻合葬在一起,让这一代大侠夫妻二人,永生永世不再分开。于是随后就赶到了崖底,开始寻找无影剑客妻子的尸体,没想到的是,无影剑客的妻子却落到了无望峰下的无望潭中。当中年文士寻到无望潭时,却看到无影剑客的妻子漂浮在潭中,他急忙入潭游到无影剑客妻子身边用手一探,呼吸均匀,忽然他发现无影剑客妻子,竟然在潭中产下一男婴,更使他感到惊奇的是,此男婴正在水中戏耍。于是就把他们母子二人救了起来,为了防止魔教的魔爪,就在这附近搭建房屋隐居起来。

无影剑客叫施达境,一身武功了得,祖传的无影剑法无人能敌。早年行走江湖,除暴安良,一身正气,人送“无影剑客”。中年隐退江湖,取娇妻隐居起来。可是这一切没有逃过魔教的眼睛,几次劝说无影剑客加入魔教,都被无影剑客义正言词的拒绝,于是魔教就展开了刺杀行动。目的有二,其一、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么也不能让你来对付我,所以要消灭之。其二、魔教早就窥视他的无影剑武功秘笈。

魔教对无影剑客的几次刺杀都没有成功,而且损兵折将。无影剑客为了防止他们的追杀,带着妻子到处躲避,可是还是被他们发现,最后在无望峰上身亡。

无影剑客夫妇路过锺山南麓附近的庄园,此庄园叫翠绿山庄,庄主就是这中年文士,此人姓文,字摘青,号伯文。人称伯文先生。平时人们都称他为文员外。文员外有着极深的武功,并不被人们所知,他的身世简直就是一个迷,无人知晓。当文摘青看到一男一女被人追杀时,就已经意识到这是被魔教追杀之人,有了出手相救之意。可是他随后赶去找了很久才在无望峰上找到,但已晚了一步。

文摘青说道:“大嫂,敬文这孩子非常聪明,我想让他拜师学艺,不知大嫂意下如何?”施夫人说道:“文大哥,你这是抬举他了,我看你喜欢敬文,就让他拜你为义父怎样?”实际上这孩子一出生,施夫人就给起了个名字叫敬文,也是为了感谢文摘青的救命之恩。文摘青一听大喜,忙给施夫人施礼,说道:“在下求之不得。”随后摆上香炉,敬文行了大礼,拜了文摘青为义父还兼师父,于是敬文就开始了练武的生涯。

敬文也是个小孩,小孩就是忘不了玩。他最爱玩的,也是他最爱吃的就是抓知了。知了,是山上的一种蝉,叫声特别奇异,总是吱的一声向上拔高,沿着树木、云朵,拉高到难以形容的地步。这知了往往都爱落在树梢之上,时间一长他抓知了的技巧无人能比,他上树技巧娴熟,在树梢上小手一抓一个,回来往灶坑一扔烧熟就吃。这一天他练完武功后又想起了抓知了,在山坳里转了一会儿就是没有发现知了,这小子琢磨着,这知了都跑哪儿去了,想到知了的美味,口水都出来了。

他渐渐地走到山坳尽头的无望潭旁,抬头看去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忽然他发现水潭对面的峭壁上聚集了无数只知了眼睛一亮,怎么都在这儿?他也感到不可理解,又看到峭壁上的知了离水面足有十几丈高,没自信能爬到上面去。

于是转过身来泱泱往回走,毕竟是小孩馋虫总跟他过不去,又转回到了水潭边,望着对面峭壁上又多又大的知了,试试的心里占了上风。他跳下水潭,游泳的姿势到不怎么样,也没有人教,从小就在水潭边扑蹬,竟然让他学会了“老母猪过河”姿势,小屁股露在外晃悠地游到对面,爬到一块石头上。他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峭壁上有缝隙和突出物,不由得暗自高兴起来。

他开始往上爬,一丈一丈慢慢往上爬升,眼看就要到了,心里高兴起来,小手跃跃欲试,可忽然发现离知了只有几尺的地方,有一个突出的石头,石后有一洞,在下面和上面都看不见,唯独就在他的位置上才能看见。这让他吃惊不小,可是好奇心占了上风,于是小脚和小手紧忙活,不一会儿就坐在了那块突出的石头上。这个洞口也只能是他才能爬进出,可什么也看不到,探起身子往洞里看,漆黑一片。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始往里爬,当爬到十来尺时,眼睛也适应了,再往前爬五六尺时,前面豁然开朗竟是一个洞府,他站了起来在里面游荡起来,他看到了各种奇形怪石,在往前走有一块大的怪石,挡住了去路,上面粗几丈中间只有筷头粗细,下面地上也是有几丈,中间和上面一样只有筷头粗细,两下对齐,这实际上就是钟乳石。

他从中间缝隙爬过去,一看又是一个洞府,但很像有人住过似的,他感到奇怪,于是他又转进了一个有房间大小的洞中,这一下可把他吓坏了,他看到有两条有碗口粗的大蟒蛇,在互相争夺一颗发红色光的珠子,两条大蟒蛇在不停的吐着红舌一伸一缩,珠子一会儿被一条蟒蛇吸走,可是又被另一条给吸回来,争来争去。忽然那颗红色发光珠子竟被两条大蟒蛇较劲给挤了出来,正好落在他的脚下,他小手一把抓住珠子就往回跑,刹那间就跑到大怪石跟前。

两条大蟒蛇看到如此情景,微愣一下,立即狂怒起来,只见紫光冲天,狂飙似的直立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向他直射而来,横空红光爆射,吓得他,急忙向大怪石缝隙爬去,无奈手里还攥着珠子,眼看大蟒临近,急中生智,把珠子含在口中,往上一窜,双手把住怪石,双腿一探伸进了缝隙中,一顺劲,刷的一下全身挤过缝隙。

几在同时,大蟒横身电舞,蛇尾猛然扫来,其势如狂,迅雷不及掩耳,瞬间巨体“劈啪”扫中怪石,荡起一阵烟雾,更如春雷乍爆,震得空中漩流激荡,碎石纷纷掉落。

整个山洞之中,轰隆巨震,烟雾缭绕,如同破空崩云,震耳回荡。他被吓得一阵哆嗦,珠子顺势滚进肚中,他不由得一愣,随即闪电般的撒腿奔逃,顺着来道刹那间爬出了洞口,往下急速攀去。可刚到一半时,忽觉肚子疼痛,心想:“坏了珠子进肚还能好?”刚想到这儿,突然觉得浑身发热,两眼一黑,顿时从峭壁上掉进了水潭中。

就听“扑通”一声直落潭底,幸是水潭,否则无法想象。这个水潭非常古怪,分为三层,上层水一丈左右,温暖平稳;中层一丈左右,暗含激流;下层二丈左右平稳却极寒。

敬文落到潭底寒冷水层后,再看他就象一块烧红的烙铁落到水中一样,霎时水被加热蒸发,水汽蒸腾,如薄雾弥漫,再看他身体周围被巨大水泡包裹着,水泡里含有大量的氧气使他得以生存。

原来敬文这小子相当有福气,竟然让他遇到了千年不遇的“二龙吸珠”。他看到两条蟒蛇在争斗,实际上是蟒蛇在练其内丹,两个至阴生物,居然练出了至阳内丹,可能是冷血动物,需要至阳物来调节体温吧!这内丹可不是一般的俗物,而是集天地之精华,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宝贝。练武之人得之,可增加百年功力,百毒不侵。无药可救之人得之,可瞬间得以痊愈,延寿百年。当内丹进到肚里后,已开始溶化,神奇功效开始显现,好似巨大的火球在腹内升起,热流冲向七经八脉,汇聚在任督二脉,这可是生死关头,弄不好重者死亡,轻则残废。可他好象有神人帮助一般,从峭壁上摔下,巨大的冲击正巧打通了任督二脉使能量运行路线得以畅通,又处在寒冷水层,使他的热量被寒水吸收了一部分。他现在犹如脱胎换骨一般,具有了百年功力,感应超群。

敬文在潭底缓慢地睁开眼睛,当看到这一切时,大惊起来,一用力居然向一条出水的蛟龙,腾的一下从潭底窜出了水面,尔后又摔进了潭中,水花四溅。这一摔到清醒了不少,赶紧用“老母猪过河”式游向了岸边,他有多少功力他并不知道,也不会使用。

……本章完结,下一章“ 奇入剑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