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01章: 找碴机会

《绝代剑魔》

第101章 找碴机会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和迟千盗见到记小燕如此哭啼,齐感愕然。

迟千盗眼珠一转,嘿嘿干笑道:“记姑娘,你领会错了,开始我们并不知到是你。”

顿了顿,又问道:“记姑娘,我还得问,你到这里来究竟干什么?”

记小燕抹了一把泪,俏脸转向了两人,黯然道:“那位被称作琴姑娘的人实质上是我们紫衣门的长老,真名叫周琴,她就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敬文和迟千盗闻言都微微一怔,两人交换了个眼神,迟千盗接着问道:“咦?做长老的竟如此年青,她们怎么找到这么个地方来落脚呢?”

记小燕沉思片刻,抬起头来道:“这个周琴可不简单,承蒙门主真传,别看她岁数小,可是诡计多端,深受门主的赏识,在门中的地位除门主外就是她了。”

敬文思索道:“这次事件难道就是她一手策划的?那么她又和盐帮有什么关系?”

记小燕沉思半晌,眉头皱起,摇头道:“据我了解,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敬文疑惑地摇头道:“没有关系?这不可能,看她却在指挥盐帮中的高手,如此看来她与盐帮有着直接关系,否则谁会听从一个外人的指挥,估计她在盐帮中地位不一般。”

记小燕闻听,眉头紧皱,忽然说道:“啊,我想起来了,很早就有过传言,说她被门主嫁给了盐帮帮主寒长翼的儿子寒小释,可是后来又传言不是这么回事,不知这里面有什么事情发生。”

敬文沉思着踱着步,闻听不由“噢?”一声,暗忖这紫衣门和盐帮的关系可不一般,不如想法把她弄来问一问。想到这里,暗中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了新宅,书房内敬文正在翻看一本游记,书中涉及了航海及描写中华以外国家的风土人情,看得他直称奇,暗道我要是能去看看多好。

恰在此时,迟千盗走了进来。

敬文放下书问道:“怎么样?”

迟千盗坐了下来,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说道:“我和记小燕监视周琴她们行踪,这周丫头很是狡猾,全部从“艳春搂”撤走,居然落脚在北区一座普通宅院内,盐帮的人也撤到了盐帮分舵,就在靠南码头附近。”

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重要情况,盐帮帮主的夫人和儿子今天来到了洛阳,我还发现盐帮帮主的夫人去了周琴落脚的宅院,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敬文闻听眼中精芒一闪,点头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好,你们继续监视,那个暗杀组织的人估计马上就到,这次可有热闹看了,说不定我们还能弄到黄金。嘿嘿!”

顿了顿,瞧着迟千盗笑道:“这天下第一巨富的大管家,你是当定了。嘿嘿!”

迟千盗贼眼瞪得老大,愕然道:“怎么不是天下第二巨富,而是第一巨富大管家?”

敬文逗着他笑道:“天下第一巨富的大管家只是在一人之下,就是我的之下,万人之上。天下第二巨富实则还在第一巨富的大管家之下,现在你选那个?”

迟千盗贼眼眨了眨,欣然道:“我还是做天下第一巨富的大管家为好。”

敬文哈哈大笑道:“那好,就这么定了,不过你得先把我侍候舒服了,才能做这个大管家。嘿嘿!”

迟千盗摇头笑道:“我的大老爷,别做天下第一巨富梦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敬文凑近他神秘地笑道:“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我盯死周琴,一有机会咱们就把她弄到古墓里。嘿嘿!”

迟千盗闻听,恍然大悟,兴奋道:“好,把她弄掉,就等于弄乱了紫衣门。嘿嘿,她们一下子就会全乱套了,然后再引出什么狗屁的门主,哈哈!老大这招实在的高。你等着。”说完,迅速走了出去。

敬文忽然喊道:“慢着。”

迟千盗返了回来,不解地问道:“什么事?”

敬文皱着眉头,嘱咐道:“此事一定要瞒着记小燕,不能让她知道任何事,而且你暂时不要和她联络,等我们都完事后,再告诉她不迟。”

迟千盗疑惑说道:“你是怕她冲动坏事?”

敬文沉思道:“可能吧!反正不能让她知道任何事。这一点是非常重要,你明白吗?”

迟千盗肃然地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拍了一下头,急忙说道:“差点让我忘了,那两个假乞丐让你一掌给打回老家去了。”

敬文惊讶道:“死了?”

迟千盗摇头道:“没死,不过全身骨头寸断,被抬回了盐帮,今早用船送往扬州,回老家了。嘿嘿,还不如死了好。”

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就可以联系丐帮了,让他们帮助我们。”

敬文面带微笑,摇头道:“不着急。”

迟千盗走出了书房。

敬文伸手拿起了书,忽又放下,暗自思索起来,往事电光石火般闪过脑际,感叹这社会、人生的复杂性,想起了小时候的无忧无虑玩耍,不由得笑了起来。暗叹这几个月,比我长这么大都要经历的多。有时还真不知如何去应对即将发生的事,有一多半是靠运气过来的。哎,你别说我的运气还蛮好的,嘿嘿!

王家酒楼,洛阳最著名的酒楼,坐落在洛阳第一桥之称的天津桥南。

三楼西厅是酒楼最好的厢厅,也是观赏美景最佳位置,在这里可看到部分天津桥和朝西苑方向流去的洛河景致。

西厅里整洁地设置了十桌酒席的位置。

有四桌正在开席,几乎都是达官贵人、商贾巨富,穿戴豪华,满身珠光宝气。酒席都是贵重名菜显得极为奢侈。

而临窗的一桌酒席,只有两人,穿戴普通,却占着最好的位置。敬文和迟千盗相对而坐,悠闲自得地边喝着酒边欣赏窗外美景和舟船往来不绝的洛河。

敬文瞧往窗外洛河两岸的壮丽景观尽收眼底。忽然耳内传来迟千盗的小声说话声:“他们来了。”

敬文慢慢转过头望去,见一个五十来岁,胖嘟嘟,满身珠光宝气,似个大商贾模样的男子,引领几人走进厅来,在离敬文他们不远的桌旁坐了下来。

带头的是个脸目冷峻,双目神光悯悯,身材高瘦颀长,年不过四十的中年男子。此人身穿青色长衫,双手负后,显得冷静沉狠之极。

迟千盗小声说道:“此人就是盐帮洛阳分舵舵主阎希奇。”

阎希奇身后的夫人,身穿锦衣绸缎,虽四十开外,但风韵犹存。

夫人身旁的公子,身长脸瘦,虽仪表堂堂,但明显夜欲过多,眼窝泛青。

他们身后有一位姑娘身穿紫衣锦袍,艳美俏丽,出落迷人,娇嫩得像颗随时可滴出醉人汁液的蜜桃。

另一位姑娘却身穿青衣锦袍,美面冷霜,一幅高傲的模样,却显得英姿爽佩,非常惹人注目。

另外还有两个年轻高手,锦衣武士打扮,看来也是地位很高,否则是上不了此桌。

迟千盗喝一口酒,小声道:“这夫人你是知道是谁了,她身旁公子就是她儿子寒小释;紫衣姑娘就是周琴;青衣姑娘就是小青,那两个年轻武士不认识。而那个胖子就是这儿的老板王东。”

忽然寒小释向敬文他们瞧来,眼中出现了妒忌的神色,转头对王老板开口说道:“那两人占着那个位置,是不是有些糟蹋了,可否请他们滚蛋!”

王老板尴尬道:“他们早就来了,就是为了赏景而来。少爷,我看咱们喝酒吃饭这是最好的位置,不会分神。”

夫人突然说话:“释儿,不要为难王老板了。”

王老板见夫人帮他说话了,心中大喜,说道:“好,我马上让他们上菜。”说完。快速走了出去。

很快上了一桌丰盛宴席。

阎希奇站起恭维说道:“属下略备薄酒,恭迎夫人、公子大驾光临,为夫人、公子洗尘。”

夫人微笑道:“阎舵主,自家人不必客气,来我们干一杯。”

寒小释喝了几口酒,眼睛色迷迷敲着周琴说道:“周妹美艳更胜从前。”

周琴微微一怔,淡淡一笑道:“释哥如此夸奖小妹,小妹惶恐。”

这时楼下的洛水河上一个风帆的上部从窗户掠过,两个年轻武士不约而同的探身前来观看。

一个年轻武士遗憾说道:“要是靠在窗旁就好了。”

他这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勾起了寒小释的烦恼,他恶狠狠地向敬文他们扫来,眼中冷光凝射。

忽然,寒小释离桌而前,笔直往敬文他们走去。

众人都大感愕然,不知他意欲何为。

周琴面色露出微微不满,眉头皱了皱。

夫人正与阎希奇笑谈,瞥了一眼,略微一怔,接着又谈笑起来。

敬文见他奔这儿而来,心中大喜,暗道我正想找碴,你到自己送上前来。嘿嘿,看来今天运气又不错。

迟千盗假脸也微笑起来,心中高兴,这可有引子了,热闹了。嘿嘿,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大声嚷道:“此景真美呀。”

寒小释走到二人面前,瞪眼逼视道:“二位也吃得差不多了,该把位置让出来了吧!”

迟千盗假装一愣,笑嘻嘻说道:“公子差异,我们哥俩为了能在这个名地一览风光,可煞费苦心,足足攒了半年银子,还准备在这儿观赏昼夜呢。公子呀,你可明天来吧,那时我们的银子也花光了!嘿嘿。”

寒小释闻听勃然大怒,大声吼道:“你们也不看看本公子是谁?这个位置要本公子定了。”

敬文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向迟千盗问道:“此人是谁?难道是皇子吗?”

迟千盗大摇其头,说道:“我不清楚,肯定不是什么皇子,就是皇子也不可能如此霸道,欺压百姓,恐怕是得了失心疯的人吧!”

敬文故作怒道:“这他妈的失心疯人还到处乱跑,怎么没有人看着点?”

寒小释闻听,顿时气得面色剧变,就要发作。

忽然,周琴盈盈走上前来,说道:“释哥我看算了,我们何必强求他们呢,不要坏了阎叔一片好意。”

寒小释被周琴劝住,嘴里骂骂咧咧的回到了座位上。

阎希奇脸色阴晴不定觉得很没有面子,于是站起身来走到敬文他们面前,抱拳说道:“在下是盐帮洛阳分舵舵主阎希奇,小兄弟如果能让出此位置,小兄弟的消费我全包了,如何?”

敬文嘘道:“这位老兄,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如果你特意来赏景却被人如此打扰,你会愿意吗?”

阎希奇闻听微微一怔,哑口无言。暗忖是呀,要是我那可早就火了,抱拳说道:“对不起,打扰了。”走回桌旁坐下喝起了闷酒。

整个酒席刹那间被寒小释闹得沉闷起来。

寒小释“哼”了一声,怪声怪气道:“我还以为我们盐帮在洛阳很有地位,可是连两个穷酸都搞不定。”

……本章完结,下一章“ 虎口拔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