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03章: 帮主献身

《绝代剑魔》

第103章 帮主献身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和迟千盗见到周琴回头的目光,知道已经产生了效果,相对一笑。

两人费了很多功夫才回到宅院的书房中。

迟千盗坐了下来,舒出了一口气,骂道:“妈的,这些跟踪之人,还真挺难甩的,看样是那个恶夫人急着要找我们算账。嘿嘿,奶奶的,没把她儿子阉了就不错了,我这嘴巴子可不能白挨。”

敬文坐下喝了一口茶,点头道:“果然不出所料,盐帮帮主夫人很可能就是紫衣门门主。”

迟千盗吃了一惊,倏然坐直,愕然道:“啊?如果这样以往谜团就解释通了。”

敬文沉思片刻,摇头道:“我就不明白,盐帮已经存在几百年了,以往口碑一直不错,又得到朝廷的支持,为什么到寒长翼做帮主后却行事有悖常理,邪门得很!”

迟千盗唧唧道:“这还不好理解!嘿嘿,这就和朝廷一样,有好皇帝和昏庸皇帝一样,做事截然相反。”

顿了顿,分析道:“我认为,一是齐啸天受到其他人暗中控制身不由己。二是他本身野心不小,再加上财大气粗,不知天高地厚,一心想做江湖皇帝。两者有其一就把盐帮变了质,这有什么奇怪的,人心难测呀。你瞧他那夫人就邪门得很,对杀人竟然无动于衷。因此可见此女人心肠毒辣,说不定她杀人如麻呢!老大再见着她时一定要先废了她,否则不知有多少人会死在她的手里。”

迟千盗一顿狂侃,到把敬文侃得直点头。

敬文欣然道:“嘿嘿,你这阵狂侃,到侃出了很多的道理,老东西真不简单,看来有很多方面我还得向你学习呀!”这确实是敬文的真心话,认为迟千盗经过无数次生与死的考验,江湖经验极为丰富,否则早就沉尸荒野了。

迟千盗心中得意以极,傲然道:“嘿嘿,小子呀,这话中听,你要不时的向我老人家请教,我老人家认为你小子不错,就会把压箱底的东西交给你。”哈哈,哈哈,高兴得大笑起来。

敬文瞧着他,嘿嘿笑道:“请你老人家尽早把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吧!”

迟千盗闻听微微一怔,忽然大笑起来道:“你小子转磨着要我的宝藏啊!”哈哈、哈哈。

敬文耸肩幽默道:“据我估计你偷的金银财宝很多,早点拿出来,为老百姓多做点好事,你知道吗,我们的生意能养活多少人,使他们有饭吃,有衣穿,就是到地府你都会受到优待的,嘿嘿,嘿嘿。”

迟千盗瞪着眼睛,惊讶道:“看不出你还是一位大善人!嘿嘿,天下穷人多得是,你能管得过来吗?你也犯失心疯吧!”

敬文肃然道:“人尽其心,善有其道,力所能及足矣。”

迟千盗心中对敬文生出由衷的敬佩,暗叹年轻人有如此善良胸怀,难能可贵呀。

敬文思索片刻,说道:“下一步我们首先把丐帮洛阳分舵弄好,让他们运转起来。然后再......。”

迟千盗点头道:“好,现在我们基本已掌握了主动,在行动中可遇事而变,但万变不离其宗。”

“好!”敬文信心十足道。

傍晚,敬文和迟千盗穿上了迟千盗特意定制的乞丐百衲衣,装扮成乞丐,不过细看却是特意打上的补丁。

敬文拿出一个被布缠绕的东西来,抖开却是一个绿色的打狗棒。舞动几下说道:“怎么样,像不像乞丐?”

迟千盗嘿嘿笑道:“只是我们的衣服不像,最好到猪圈里滚一圈就像了。嘿嘿!”

敬文呵呵笑道:“做乞丐也不一定就非得是脏兮兮,臭烘烘的。我们就这样,有那么点意思就行了。”

洛阳城西一座年代久远的城隍庙,由于年久失修,已显得破旧不堪,大殿之上几盏破油灯闪着浑浊的光亮,然而这里却集聚了不少老少乞丐。

洛阳丐帮分舵主王蒙亮,此时正躺在墙角厚厚的草垫上,时而发出咳嗽的声音。

大殿之中散发出腥臭及掺杂着草药的气味,王蒙亮周围坐满了乞丐,望着他各个面色沉重。

他咳嗽两声,嘴角隐隐溢出鲜血,艰难地说道:“小驼扶我起来。”

一个岁数十五六岁的小乞丐,快速上前扶着他,协助他慢慢坐起身来。

忽然间王蒙亮又剧烈咳嗽起来。

一个老乞丐面显忧虑神色,担心道:“舵主你还是躺下吧,这样会牵动你的伤势。”

王蒙亮摆手说道:“不要紧,闵老你把情况说一下吧!”

这位老乞丐人称“神拳丐”闵忠杰,是洛阳分舵八袋乞丐,一套“神形拳”练得出神入化,在丐帮中资历颇深。

闵忠杰显得忧心忡忡道:“帮主到现在还没有到达洛阳,从传来的消息来看,应该早就到了,不会出现什么不测吧?”

王蒙亮摇头道:“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们会得到消息的。”

闵忠杰叹了一口气,说道:“近来除舵主遇袭受伤,我们洛阳分舵又有几名六袋以上弟子失踪,我正在加紧调查,似乎他们忽然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探不出因由脉络。唉,现在帮内人心惶惶,兄弟们处境艰难。”

王蒙亮叹了一口气,黯然道:“这我知道,我们一定要坚持等到帮主的到来,那时我们就会好转。”

闵忠杰点了点头,说道:“你遇袭之事,我们虽然查到了一些疑点,但还是确定不了,这伙人是在完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发动袭击,看来是蓄谋已久的阴谋。”

王蒙亮咳嗽两声,思索道:“你分析的对,在黑暗中对我袭击的人,各个武功高强,当时打得我们猝不及防,完全可以要了我的命,可他们没有这么做,只是把我打成重伤。这就很奇怪了,就如你所说,是蓄谋已久的阴谋,那么这个阴谋到底是什么呢?”

闵忠杰思索半晌,疑惑道:“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蓦然间,一个声音传来:“他们这是要引丐帮帮主上钩,嘿嘿!”

众丐一惊,回身望去,只见不知何时大殿之上冒出了两个奇怪的乞丐,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瘦小老年乞丐。

只见他笑嘻嘻走到王蒙亮面前,诚然道:“不要生疑,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

王蒙亮向那位年青乞丐瞧去,见他身材修长,器宇不凡,俊俏的面孔,带有刚毅的神色,不觉一怔,霎时又瞧见年青乞丐手中的绿竹棒,大惊失措,猛然不顾伤痛,霍然跪起,大声说道:“属下参见帮主,不知帮主驾到,请恕罪。”

王蒙亮的举动,连迟千盗都大感愕然。

众乞丐微微一怔,立马刷的一下都跪了起来,齐声喝道:“参见帮主。”

敬文微微一笑,点头道:“都起来吧。”快步走到王蒙亮身旁把他扶坐。

王蒙亮则把闵忠杰等人介绍给敬文。

迟千盗惊讶的眼珠突冒,凑到敬文身旁,小声埋怨道:“小子诶,连我老人家也被你蒙在鼓里呀。”

敬文小声对他说道:“回去再说吧!”说完,迅速查看了一下王蒙亮背部的伤势,诉说道:“王舵主被开山掌所伤,此人只使出了五成功力,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

敬文见到王蒙亮这位舵主,本来身材高大,身体健壮,颇具威武,可是由于伤势所累,甚是萎靡,方脸上显现青黑之色,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想了想,转身对闵忠杰说道:“闵老,你派人把这里警戒起来,我要为王舵主疗伤。”

“遵命!”闵忠杰躬身答道,快速布置,不过心中惊喜不已,帮主竟管我叫闵老,对敬文霎时生出无限的好感。

敬文坐在王蒙亮身后,手按在他的背间,发出一股细细的真气,剎那之间真气已游遍了王蒙亮的奇经八脉,一种难以形容的直觉涌上心头,眉头皱起,神情肃然道:“王舵主不但受伤,还中了毒!”

迟千盗惊讶道:“难怪他们能伤着王舵主,凭王舵主的大力金刚掌神功,他们要想伤着他亦难,所以先下毒,使王舵主发挥不出应有的功力,这才击伤他。”

王蒙亮等乞丐闻言同时一震,王蒙亮这才恍然大悟,回忆道:“拼斗时确感力不从心,我还以为被对方真气压制呢!”

敬文示意他不要说话,把两股真气贯进王蒙亮脉络中,汇聚在王蒙亮的丹田气海处,又猛然催力在眨眼的高速下,掠过王蒙亮全身,打通被封闭的穴道,同时把毒素逼出。

王蒙亮顿时浑身剧震,“啊”的一声,喷出一口腥臭黑血,面色由黑青渐渐的转红,紧闭的双眼也霍然睁开。

敬文又给他灌输了一股真气,王蒙亮浑身一抖,双目突放精光。

王蒙亮骇然蹦起,跪下磕头便拜,诚然道:“属下多谢帮主再造之恩。”此时他的伤势已然痊愈,功力无形中又进了一层。

众丐轰然欢呼起来,各个神情喜悦异常,心中折服帮主的盖世神功。

迟千盗随后便把敬文如何清除丐帮中奸细之事说了一遍,众丐无不大为懔然,惊讶不已,暗中叫道,怪不得舵主能轻易中毒,好险!又深感帮主大智大勇,英明果断,把危险化解为无形之中,无不对敬文崇敬膜拜。

敬文即刻对洛阳丐帮进行了实质性的调整,除王蒙亮继续担任舵主以外,又任命迟千盗、闵忠杰为副舵主。

而迟千盗主要负责情报收集、传递事宜。

同时采取了严密的措施,慎防奸细的混入。

洛阳丐帮弟子们,一扫沉迷气氛,重新凝聚起来,士气大振。

丐帮洛阳分舵按照敬文的指示,迅速采取了三项措施。一是现有丐帮七袋以上弟子,即刻由明转暗,隐藏行踪;二是快速挑选武功好,有经验的乞丐弟子二百人,交由迟千盗组成情报收集队;三是强化丐帮弟子的纪律性,不许强行摊要。为此还组成了由副舵主闵忠杰为首刑堂,专门检查违法乱纪乞丐。

迟千盗对两百个徒子徒孙,大展手脚,制定了严密的活动方式,其方法诡异多变,每一个人的任务都有所不同,又从中选出了五个小头目,各负责一部分。两天之后这些人布满了洛阳各个角落。

敬文两天来忙得不可开交,见到洛阳丐帮已步入正轨,舒了一口气,换上公子服装,自身往新宅走去。

走在大街之上,见到大街两旁满是名店旺铺,忽然觉得应该逛逛洛阳街景。

他边走边看,渐渐地来到了天津桥畔。

忽然,闻听身后传来女人的轻呼声,“仁兄请留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实出意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