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05章: 神秘杀手

《绝代剑魔》

第105章 神秘杀手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瘦小黑衣人被这神鬼莫测的变化,实已下得魂飞魄散,猛然向后跃去,可他还没离开地面,浑身忽然间一震,立马站立不动。

敬文从高大黑衣人身后转出,冷笑一声,一手抓起一个,迅速来到早就准备好的马车旁,把两人扔到了车中,倏地跳上马车。

迟千盗迅速赶着马车向林外快速驶去。

古墓中,高大黑衣人坐在敬文的对面,神情茫然,讶然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们弄到这里?”

迟千盗笑嘻嘻的走了过来,瞧了他半晌,眨了眨眼,冷哼道:“嘿嘿,看来你很会装糊涂,老大干脆把他们宰了算了,我就不信没有人来找他们?来一个我们就宰一个,看他们还能有多少人。”

敬文闻听,点头道:“不错,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主意呢?只要他们消失了,再传出风声说他们贪金子溜了,不就行了吗?好!把他们宰了就埋在这墓中没有人会知道。”

高大黑衣人以为他们想从他这问点什么,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没想到上来什么也不问就宰人,顿时眼睛一阵发黑,心中开始出现混乱。惊恐喊道:“且慢!我有话说。”

迟千盗拿着刀刚走到高大黑衣人身旁,听他一喊,站住脚步转身对敬文说道:“这人临死前要说话,让不让他说?”

敬文装作沉思片刻,点头道:“好吧,反正要死了,就让他说一句话吧。”

高大黑衣人防线被彻底摧垮,试探地说道:“你们想不想知道我帮的情况?”

敬文不屑地呵斥道:“不想,只想把你们的人都宰了。”

迟千盗急忙说道:“老大就让他把情况说一说如何?”

敬文想了想,点头道:“好吧,你如果能说出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就饶了你一命。”

高大黑衣人燃起了求生的希望,点头说道:“你问吧,反正我们回去也是死,不如都对你们说了吧,我也不想就这样他妈的死得不明不白。”

敬文和迟千盗愕然以对。

迟千盗点头说道:“好,我问你,你们帮主是谁?”

高大黑衣人点头说道:“我们羿蛇帮多少年来,还没有碰到过有人敢如此与我们作对,这次你们确实干得非常漂亮,致使我们一筹莫展。好!我十分佩服你们,我们的帮主就是啸天吼,他还有一个公开的身份却不甚清楚。”

敬文闻言疑惑道:“噢?羿蛇帮帮主叫啸天吼?有点意识。”转头向迟千盗望去。

迟千盗茫然摇头,双手一滩,摇头道:“没听说过,不过要是能探知他的真正身份,那就好了。”

敬文沉思片刻,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高大黑衣人答道:“小人叫季北方。”

迟千盗惊讶道:“你就是人称“北腿”季北方?”

季北方面色一红,低头道:“正是在下。”

迟千盗疑惑道:“你这个北腿在北方很有名,却如何为这个杀人组织所用呢?”

季北方叹了一口气,黯然道:“一言难尽,我并不是怕死,只是感到窝囊而已。”

敬文知道他有难言之隐,叹了一口气,吩咐道:“为季大侠松绑。”

迟千盗摇头哧哧道:“你怎么不早说呀,要不真死得不明不白。”上前给季北方松了绑。

季北方叹了一口气,诉说道:“当初闯荡江湖,年轻气盛,一心想除暴安良,不想闯入了啸天吼设下的圈套,当时并不知晓,错杀了人,被官府缉拿到处躲藏,后来啸天吼派人找到了我,劝说要我加入他们的羿蛇帮,只有这样才能把我的事摆平。还说除暴安良还会有个照应,于是我就加入了他们的羿蛇帮,开始确实杀了一些坏蛋,我感觉不错,可是后来我渐渐发现有些苗头不对,只要给钱不管什么人都杀。我已经深陷其中,又无法脱离,因为家中老小皆被控制,只能如此混日。”

迟千盗摇头释然道:“看来这个啸天吼很厉害,专挑武功高强者来为他服务,估计他有嗜杀喋血本性。他奶奶的,这个人养活了这么多杀手,除能为他保驾护航外,却还能为他赚得大量金银,真是一个大奸商,横竖不赔。”

敬文闻听心中一动,隐隐呼唤感到点什么,愤然道:“他奶奶的,羿蛇帮、啸天吼残暴无比,嗜杀喋血,我一定要打掉这些人渣。”

季北方沉思道:“虽然你们干得漂亮,但早晚会被他知晓,那时你们就会天天面临杀手的阻击,此人上通朝廷,下有不明真相帮众,要想击垮这个帮派不是很容易。”

敬文沉思片刻,深感他说得是实情,点头道:“季大侠说得是实情,不过我们自有办法。但不知季大侠日后如何脱身?”

季北方沉思道:“啸天吼爱才如命,当听到金子丢了时,就像割了他的心头肉一般,大发雷霆,派出很多高手去查此事,可没有一个能查到任何线索,一怒之下连杀数人。这次派我等出来,限定三个月时间,这也是给最大面子了,如查不到定然会拿我们开刀。”

顿了顿,眉头紧皱,继续说道:“你们如果能在三个月时间内将他击垮,我会全力协助你们,如果超出三个月,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敬文思索片刻,摇头道:“季大侠不必为此烦恼!我们会保护你的,你能否描述一下他的长相?

季北方苦笑摇头道:“此人行踪诡异,总是带有面具,这么多年来,没有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只是私下听说他还有一个公开的身份。”

敬文暗想杀手组织如此严密防范,这是见不得人的惯用伎俩,点头道:“只要季大侠能提供他的准确行踪就行。”

季北方愕然道:“大侠是否要刺杀他,那可万万使不得,他行踪诡秘,而且身旁总有超级高手相陪,另外他自身武功深不可测,所以对他刺杀很难奏效。以前有过类似的刺杀,没有一人能接近他,更没有一人能活下来。”

敬文淡淡一笑,自信道:“我们自有办法击溃他。”

季北方见敬文如此之说,点头道:“如果这样,那好吧,我一定全力配合。”

迟千盗忽然问道:“那个人是谁?”

季北方沉声道:“那人叫铣天玑,是啸天吼心腹之一。武功轻功都是一流,生性多疑,非常狡猾,却栽在你们一击之中。”

敬文思索片刻,对迟千盗说道:“你把季大侠先送走,回过头来再研究他。”转头又对季北方说道:“不过要先委屈一下季大侠了,请理解。”

迟千盗用黑布蒙住了季北方的眼睛,把他带离了古墓。

不久,迟千盗返回了古墓,对敬文说道:“我和他约定了联络方法。我说老大,能信任他吗?”

敬文含笑道:“这对我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如果他真心与我们合作,啸天吼就会完蛋快点,否则他也会引我们到啸天吼身旁的,里外我们都合算。”

顿了顿,吩咐道:“你把那个人带来吧!”

迟千盗把那个人提到了敬文面前。

敬文解除了他的穴道。

铣天玑瘦脸抽搐了几下,惊惧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敬文眸中冷芒一闪冷然道:“你叫什么?”

铣天玑惊异莫名道:“铣天玑。”

敬文确认他说的真话,点头道:“看你像一个先生模样,怎么专爱干杀人的勾当。”

铣天玑大吃一惊,旋即镇定道:“你们说的我听不懂。”

敬文淡淡瞥他一眼,冷然道:“你真的听不懂吗?好,既然你不懂,我也不和你说什么了,来人,把他宰了。”

迟千盗刷地拔出刀来,沉脸走向铣天玑。

铣天玑一震,豆大的汗珠倏的冒了出来,猛然喝道:“为什么要杀我?”

迟千盗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恶狠狠说道:“我们是专宰杀手的人,已经宰了不少了,你就算上一个凑数吧,葬身在这古墓里,可算享受了!”说完,刷的举起了手中的刀。

铣天玑面色发紫,急急喊道:“且慢!有话好说!”

敬文一摆手,淡淡道:“临死前你有什么话快说!”

铣天玑哆嗦一下,讶然道:“你们总让我死得明白点吧!”

“噢?你自己最清楚了,还要怎么明白?”敬文冷冷瞧着他说道。

铣天玑忽然嚎叫起来,大声喊道:“我不明白!”

敬文眉头皱了皱,愤然道:“你们充当杀手,杀害了多少无辜的人,你们这些人活在世上就是祸害。”

铣天玑一震,顿时惊愕地傻了眼,面色铁青,嚷嚷道:“杀人与我无关。”

敬文嘿嘿冷笑道:“那与谁有关?”

铣天玑似乎颇为茫然,不得已才又讷讷地道:这、......。”充血的眼珠转了转,最后叹了一口气,颓然道:“你们杀了我吧!”

敬文好像很感兴趣,邪笑道:“噢?想死了,我改主意了,不让你死得那么快,先把你的手脚剁下来再说。”

铣天玑忽然像泄了的皮球,倏地瘪了,目露懈光,剧震道:“我说,我们是羿蛇帮的,奉帮主之命来洛阳查访金子失踪之事。”

敬文不耐烦道:“就这些废话?”

铣天玑一怔,感到敬文他们几乎对他们掌握的很多,于是说道:“帮主暗中指示必要时对洛阳清洗,就是把知道我们之事的人都要干掉。”

敬文心中一惊,表面上却淡淡说道:“这些对我们来说已不是什么秘密,估计你们也得这么干,噢,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此事?”他要证实季北方话的真伪。

铣天玑摇头道:“只有我知道。”

敬文问道:“说了半天,你们帮主是谁?”

铣天玑咬了咬牙,答道:“啸天吼。”

敬文沉思片刻,冷哼道:“看来此人绝对是一个神秘人物,没有人识得。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这样也好,我杀人时从不手软。”

铣天玑似乎有点惊慌,忙道:“他可能还有一个名字可是我不知道。但绰号叫“黑阎王”是恐怖残酷至极的化身。”

敬文心中一动,说道:“看来你在这个羿蛇帮中还是一个人物,描述一下这个啸天吼模样。嘿嘿,啸天吼能把你这个心腹派出来了实属不易。

铣天玑苦笑摇头道:“啸天吼总是带着面具,我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看似他把我当作心腹,可是却想除掉我,要不然也不能派我来此了。”

敬文瞧着他,问道:“噢?此话怎讲?”

铣天玑又叹息道:“洛阳之事是帮中从没有出现过的事,在帮中震动巨大,啸天吼生性多疑,首先怀疑帮中有内奸,而熟知掌握此事的人,只有几个人,这其中就包括我在内,因此对我怀疑最大,这次给了三个月时间来找出金子的下落,否则我们都小命不保。”

敬文暗想原来如此,呵斥道:“你们羿蛇帮干点什么不好,却干起了异常残暴的杀人买卖。”

……本章完结,下一章“ 门主逼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