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06章: 门主逼婚

《绝代剑魔》

第106章 门主逼婚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铣天玑颓然道:“我也不愿这样,但也没有办法,我们这些人的小命都捏在啸天吼的手里。”

敬文沉思半晌,突然问道:“既然这样,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干吗?把这个吃人的魔兽弄掉,将来的做正经生意。”

铣天玑一愣,讶然道:“不知大侠高姓大名?”

敬文快速说道:“剑魔!”

铣天玑闻听大吃一惊,浑身一震,霎时看呆了眼。

过了许久,铣天玑才缓过神来,“扑通”对着敬文跪下,正容道:“剑魔大侠是我敬仰已久的大侠,我愿听从大侠的吩咐。”

敬文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剑魔竟然闯出这么大声名,微微笑道:“不必如此,既然我们要在一起共事,那就是兄弟了。”

迟千盗暗中直点头,这小子的确厉害,三言两语又把这羿蛇帮的两员大将收入囊中,看来这羿蛇帮马上就要倒霉了。

翌日,新宅书房中,敬文拿起一张纸对迟千盗诡异的一笑,说道:“老人家,你看看这个“龙英帮”怎么样?”

迟千盗眨了眨眼,滑稽的笑一笑,接过一看,眼睛就瞪了起来,嚷嚷道:“这龙英帮怎么从三人发展到四人了,把我老人家也纳入其中了,还担任什么总管,也不和我商量、商量。”

顿了顿,模样滑稽可笑,问道:“小子,这总管在龙英帮里是什么角色?”

敬文嘿嘿笑道:“这总管就是帮主之下,副帮主之上,怎么样,还不小吧?”

迟千盗闻听欣然道:“我干了,怎么也比丐帮那个副舵主大,嘿嘿!你小子干这么多帮主什么的,能干过来吗?”

敬文叹了一口气,摇头道:“那些什么帮主的,我早晚会让出去的,不过这个帮却是要拿它来做生意和船队的招牌怎么样?”

迟千盗沉思片刻,欣然道:“好!丐帮肯定不适合做生意,其他帮都有阴影,弄不好让人理解偏了,这个‘龙英帮’可是新帮,打好底肯定没错。”

敬文闻听大喜,欣然道:“咱俩琢磨、琢磨结构如何,比如做生意的就叫“兴龙堂”,做水运的就叫“海龙堂”,另外除了帮主、总管、副帮主,再弄几个护法或长老之类的职位如何?嘿嘿。”

迟千盗嘿嘿笑道:“这可得好好琢磨、琢磨,要和别人不一样这才有意识,你就交给我吧,保你满意。”

敬文呵呵大笑道:“好!不过你要尽快些,我们要纳入新人,嘿嘿。”

申时左右,迟千盗匆匆地从外面赶了回来。

一进书房就嚷嚷道:“估计今晚要出事了。”

敬文愕然问道:“出什么事了?”

迟千盗一脸疑惑道:“估计紫衣门门主要对周琴姑娘采取行动,监视周姑娘宅院人汇报说,一大早就有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在周琴宅院左右转悠,而且都是娘们。”

敬文闻听沉思起来,分析道:“这不一定是发现了周姑娘的叛逆,很可能门主给他儿子找老婆,又因为周姑娘不从怕跑了,所以监视起来。”

顿了顿,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冷哼道:“你务必查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暗中借机把紫衣门先除掉。”

迟千盗一听高兴得蹦了起来,点头道:“好!我这就去。”说完,转身快速走了出去。

两个时辰后,迟千盗匆匆走进了书房。

“小子,你真是料事如神。正如你所料的那样,那个小色鬼寒小释见到周姑娘出落得如此漂亮,天天像掉了魂一样磨他娘,他娘可就假公济私,以门主的名义命令周姑娘嫁给齐小释,周姑娘死活不肯。嘿嘿,这是否与你小子有关,后来紫衣门主大怒,招集了四大护法等众娘们,准备逼其就范,紫衣门主今晚要亲自出马。”

敬文闻听眼中冷忙一闪,冷哼道:“好,我们马上出发。”

不久,两人潜入到周琴邻近宅院内,闪进一间密室内,一位身材修长,面目清秀,身穿干净的普通衣服,显得精明强干的年轻人,上前躬身抱拳说道:“属下卫原野参见帮主。”

敬文瞧了瞧他,见此人器宇不凡,点头道:“免礼,你多大了?”

卫原野躬身答道:“属下今年十七岁。”

迟千盗赞誉道:“此小伙子资质不错,精明聪慧,为人正派是块好料。”

敬文点了点头,高兴道:“你老人家眼光独到,不错,事后你带他到我那儿去,我指点一下他的武功如何?”

迟千盗贼眼瞧着卫原野直眨,欣然道:“我代属下先谢过帮主了。”

卫原野闻听惊喜得呆若木鸡,忽然“噗通”一声给敬文跪下磕头,说道:“弟子拜见师父!”

敬文一怔,瞥了迟千盗一眼,对卫原野说道:“你起来吧!把这里的情况说一遍。”

卫原野站了起来,面色涨的通红,浑身惊喜得还在颤抖,好像梦中一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简直如同天上掉下馅饼一般。

卫原野终于稳住了神,仔细地把这几天观察情况说了一遍。

敬文和迟千盗换上了夜行衣,迅速向周琴宅院潜去。

周琴自从和敬文接吻后,少女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啦,心中爱意更浓。甚至每时每刻都在回想那美妙的时刻,有时呆傻坐在铜镜前,一坐就是一两时辰,时而欢喜得热泪盈眶。

每当静思下来,敬文那俊俏的容颜,熟悉的声音、气息一闪一闪自她脑中划过,美妙亲吻的感觉,仍旧在纠绞着她的心灵,喜悦的泪水也好似永无停息的在流淌着。

小青见到周琴如此模样,叹道:“唉,小姐的魂被公子钩走了。”

直到紫衣门主派人来传达门主的旨意时,周琴的魂才回到了现实中,闻听大吃一惊,居然教我嫁给那个恶魔色鬼,面色一寒,面对右护法,冷然道:“请护法回禀门主,此事周琴绝难从命,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吧!”

右护法扬丽是一位三十来岁的老[ch*]女,面部长相亮丽肃然,身形如同少女一般。闻听周琴言语,冷霜的面容,微微一动,叹了口气道:“琴姑娘我劝你还是从了吧,否则你会吃尽苦头。”

周琴俏脸冷然道:“决不,就是死也不能嫁给那个恶魔!”

扬丽眉头皱了皱,叹息茫然道:“我们这是怎么了,唉!......。”

小青直言快语,愤愤道:“门主已把紫衣门当作她自己的私有财产,全然不顾我们姐妹的死活,为她自家谋取利益。”

周琴大惊,呵斥道:“小青休得胡说!”

随即对扬丽道:“请护法海涵,小青一时胡说,实属无心。”

扬丽转过冷霜俏脸,瞧了一下小青,木然转身说道:“我什么也没听见,不过你们要记住门主会亲自来的。”说完,走出了宅院。她虽没有直接说什么,但背后的意思却明显不过,心中也对门主产生不满。

周琴与小青心中错愕,愕然以对,暗道平时对门人冷酷无情的护法今天怎么了?连一句呵斥的话都没有。

小青焦急地跺足大嗔道:“那个多情公子这几天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无法告知他这儿所发生的事情,这可怎么办?”

周琴面色坦然,岔开话题道:“总要面对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思绪片刻,对小青说道:“要记住,到时你务必不要多说话,当见到不好时,我会掩护你及时逃走,找到公子共同完成我们的大业。”

小青讶然道:“小姐,你这是何苦呢?我们完全有机会逃走。”

周琴叹了一口气,黯然道:“我要报她的养育之恩,别无选择,也许看在多年为她效力的情分上,会放过我们一马。”

小青面带苦笑,摇头道:“以门主自私自利的本性,不顺着她,就意味着背叛,她是不会顾及什么情意的。”

忽然,一个丫环匆匆来报,惶惶说道:“小姐,门主和四大护法到了。”

周琴和小青同时一惊,对视一眼,两人急急向堂外迎去。

恰在此时,敬文和迟千盗幽灵般悄然潜进了大堂之内,轻轻一跃,飘上横梁,置身梁桁间的空隙处。

敬文把全身精气收敛,催动内息,静观下面的变化。

忽见堂内已点燃了八盏油灯,这八盏油灯分布在不同的方位,思索一下,弹出四粒黄豆,把边缘的四盏油灯击灭,只留中间的四盏油灯,霎时大堂四周暗了下来。

此时,堂外声音由远至近不断传来,不一会儿只见六个女人盈盈从堂外走了进来。

两个忙屏息静气。

两人拭目下望,只见紫衣门主来到大堂之上主位椅子坐下,四大护法左右分成两组,各据一侧。

周琴和小青面对紫衣门主躬身施礼道:“属下参见门主!”

紫衣门主盯瞧周琴半晌,忽然咯咯笑道:“琴儿,你还认得我这个门主?”

周琴慌忙躬身说道:“门主大恩大德,琴儿永世不忘。”

紫衣门主眼睛一亮,惑然道:“既然知道如此,为何违背我意?”

周琴叹道:“启禀门主,琴儿认为出嫁为时过早,我想这几年尽心效力以报门主养育之恩。”

紫衣门主咯咯笑道:“我还真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孝顺。”

顿了顿,忽然面色一变,冷然道:“恐怕你内心不是这么想得吧?哼!”

周琴微微一震,坦然道:“孝顺门主是琴儿真心所想,但让琴儿嫁人,琴儿是决不愿意的。”

四大护法,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愕然以对。

紫衣门主不怒反笑道:“咯咯,丫头有点个性。”

顿了顿,面色深沉问道:“难道我儿竟是那么的不如你意?”

周琴俏脸仰起,莞尔道:“我从小就把释哥看作哥哥一般......。”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击废门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