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08章: 惨遭血洗

《绝代剑魔》

第108章 惨遭血洗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哈哈笑道:“不行,这个“龙鞭”今后如何称呼?你这个老东西可真古怪。”

思索片刻,继续道:“虽然你很有新意,可大众如何了解?总不能见谁都解释一番吧?这个是龙尾,相当于什么,累不累。但可按照你的思路,把名称变成大众都懂的名称。比如就拿长老来说,谁听到这个名称,都会认为此人在帮中地位很高,这是大众经过长期交流形成的共同意识,你能改变得了吗?我们又不是什么神秘组织,不想让人知道。哈哈,你老人家该明白了吧?”

迟千盗挠头尴尬地笑道:“这个吗,我还真没考虑,嘿嘿,小子你说得对,越能让人懂越好。”

于是两人一商量,“龙英帮”设帮主一名,副帮主两名,九大长老(分工不同)

设立总坛、分舵、香堂等,其他不变。

然后,两人把现有人员,对号安排了一番,另外对记小燕和巫小妹等都做了安排。

敬文对迟千盗说道:“我俩的名字,最好不要用真名,留点余地,以后我们闹点什么事,不要影响了这个“龙英帮”。我看你随便编一个算了,但可不能又整出什么“鸡子”的意思出来。”

又不放心地考虑一会儿,说道:“我看我就叫施龙,你就叫迟蛟得了。”

迟千盗一怔,眨了眨眼,笑道:“你小子把自己整成龙了,却把我弄成蛟了,不过却很不错,我喜欢,嘿嘿。”

敬文斜眼瞧他,呵呵笑道:“我是帮主吗,你是副帮主,这就是龙和蛟之分,不过这个蛟吗,也是蛟龙,也不错。哈哈。”

至此,这个“龙英帮”就算正式对外挂牌开张了。

翌日未时,正当敬文在书房踌躇满志计划自己的生意之时。

迟千盗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惊恐万状道:“大事不好,我们南区宅院遭到了血洗,巫小妹等十四人全部遇难。”

敬文闻听猛吃一惊,面色剧变,刷地站了起来,不能置信的呆瞪着他,愕然问道:“怎么回事?”

迟千盗面色铁青,悲然道:“我去南区宅院准备通知巫小妹我们决定之事,突然感到宅院异常,于是我就越墙潜入院内,发现所有的仆人、丫环都被打死在不同的地方,当我赶到巫小妹房间,见到她已头部中掌早已身亡。”

敬文脑中轰然,惊愕得呆若木鸡,热血如惊涛骇浪般地急卷翻腾,手上青筋暴起。霎时间,悲怒、仇恨、……如烈火般地在心底熊熊焚烧,大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

迟千盗见状大惊失措,急忙上前扶住敬文。

敬文闻听噩耗,急火攻心差点入魔,一口鲜血喷出,使他清醒了不少,颓然道:“这都是我害了她。”稍停片刻,问道:“现在官府介入了吗?”

迟千盗摇头道:“我们南区宅院基本不和外界联系,只要无人上门,就不会被发现,官府也就不知道。”

敬文急促道:“我们走。”

两人急速赶往南区宅院,不久来到了宅院附近,见远处宅院街道小巷四周都有官军、衙役把守,各个面色肃然。

附近聚集了不少老百姓站在远处向宅院望去,各个脸上出现惊恐神色。

其中有人说道:“妈呀,整个宅院十四口人全部被打死,到处都是鲜血,惨烈场面,触目惊心。”

两人站住身形,迟千盗猛然吃了一惊,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

敬文见到已然惊动了官府,而且动静不小竟然动用了军队。望着远处宅院,虽然想尽力使自己神情平静,但却无法掩住那眉梢眼角间重重悲伤与愤怒,对迟千盗黯然道:“找一些人来认尸,好好地安葬她们吧,仆人、丫环等多给家属一些银子。”

迟千盗迟疑了一下,叹道:“我们只能尽量去做,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敬文望着远处宅院,双眼血红,愤然道:“我一定要找出凶手为你们报仇,不报此仇,妄为人。”

此时,微风吹来,脑中一清,忽然心中大惊,急忙小声道:“不好!你赶紧通知记小燕,让她躲起来,我即刻赶到周琴那里,记住我们在新宅会合。”

两人疾速分头行事。

迟千盗赶到记小燕居住的小楼附近,顿时感到不妥,展开“乾坤神偷术”从大树上,跃到了楼顶,缩骨从一通风口钻进小楼棚顶,探头望去,大吃一惊,见到下面连床铺都被击得粉碎,满屋狼藉。

忽见几个蒙脸人走到一处,其中一个说道:“我们走吧!”几个蒙脸人迅速跃出小楼。

迟千盗心中警兆越来越强烈,小眼眨了眨,猛然向前窜去。

“咔嚓”一声传来,迟千盗刚才所在地方木梁被击碎,棚上一阵烟尘弥漫。

这突起的烟尘救了迟千盗的命,只见他萎缩身形,从另一个通风口,激射而出,滚入花草中,闪动几下人已游走。

这时从小楼里传来“咦?”的一声,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楼门前,他感到十分意外,此人竟然能躲过他的一击而逃走。

迟千盗穿房越脊,在一处荒废的宅院内停了下来,口中吐出一口血,嚷嚷道:“他妈的偷袭老子。”显然被掌风扫伤。暗中吃惊不小,此人功力至深不在敬文之下。想到这里,心中一惊,撒腿便跑。

当敬文赶到周琴处时,见到周琴、小青和两位长老都聚在这里,脸上都显得异常紧张。

周琴见到敬文后,急急说道:“我们长老住处今天遇袭,两位长老激战而亡,这两位长老身受重伤,拼死逃出。”

敬文马上吩咐道:“我们马上转移,现在就走。”

几人跟着敬文潜出了宅院。

不久,几人混入集市人群中,小青即刻雇了一辆马车,女人都上了马车,敬文坐在马车前,把功力集聚到最大限度,感知周围不寻常的人和事。

新宅附近,敬文叫停了马车,自身一人向新宅掠去。

不大一会儿,敬文又回到了马车旁,马车向新宅驶去。

书房内,敬文默默的检查两位受伤的长老,其中就有右护法扬丽。

扬丽盘膝而坐,右背一掌最为严重,人已处于半昏迷状态。

敬文犹豫片刻,让周琴撕下衣服,露出后背雪白的肌肤。骇然见到一个淤黑的掌印,敬文心中一惊,急忙出手点了扬丽几处穴道,这才出了一口气,沉声道:“这是百毒掌!必须马上救治。”

周琴大惊道:“百毒掌?”

敬文肃然点头,说道:“据记载,这百毒掌,是选集百种动、植毒物,苦练数年才能将百种奇毒浸入他掌臂之内,每掌劈出,奇毒随真力而溢出,纵有内功深厚之人,能挡得他劈出的罡力,却无法抵御百毒趁势浸人体内。”

周琴又吃了一惊,焦急道:“可有解药?”

敬文黯然摇头道:“解这百毒可谓其难,药物无从下手。”

扬丽俏脸煞白泛青,闻听淡淡一笑,说道:“你们不必为*****心,还是想一想是谁袭击了我们。”

周琴眼中掉泪,急切说道:“敬文哥,你想一想办法呀!”

敬文面有难色,说道:“我到可以试试用真气把毒逼出,不过......。”迟疑起来。

周琴见敬文如此面色,心中明白了大半,急忙说道:“你不要顾虑那么多,救人要紧,我想扬姐也会谅解。”说完,向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扬丽瞧去。

扬丽冷若冰霜俏脸,美目紧闭,他们之间对话一字不拉听得清清楚楚,心中矛盾之极,一咬牙默不吱声,只装没有听见。

敬文想了想,点头说道:“好吧,马上把扬护法放到我的床上,脱去上衣,用布贴在掌印处,等我把毒素从掌印中逼出之时,你必须把布急速拿去换掉,估计得多换几次,直到出尽为止,但一定不要溅到手上。”

脱去上衣的扬丽虽然年纪在二十三四岁,至今仍是CN,犹如少女一般。

敬文乍见心中一动,要了一块黑布把眼睛蒙上,在扬丽正面盘膝而坐,双手按在她的胸部之上。

扬丽“吟”地一声,浑身一震,喘气急促。

敬文微微一震,咬牙控制情绪,进入静定状态,两股真气从双手发出,刹那间从扬丽心胸穴道钻入经脉中,强大的真气游走在扬丽身体经脉之间,一部分真气霎时护住心脉,阻挡毒素的侵袭。

敬文感到她身上部分经脉、血道,闭阻不通,而且闭阻经脉大有蔓延全身之势,穴道也伤闭数处,伤势极为严重。

敬文眉头微微一皱,同时又向扬丽身体内发出两股阴阳真气,螺旋般冲进四大经脉,就像渔网一样,渐渐的收拢向背后掌印处逼去。

不多时,传来了周琴的惊叫声:“黑水已浸透布了。”

敬文立刻吩咐道:“马上换布,要小心!”

周琴换了三次布以后,欢呼起来:“黑掌印消失了。”

敬文点了点头,舒了口气,摸了一把汗。琢磨片刻,又发出一丝细细的探测真气,探测结果,毒素已完全排除。可是忽然感到扬丽真气有堵塞现象,仔细一探,这才发现她的任脉好像打通,但实际上却没有完全畅通,这好比一条宽敞大路,中间出现了一坐窄桥一般。隐隐约约显现出有走火入魔迹象。

这让敬文好生奇怪,如果继续下去很可能会发生走火入魔,落得半身瘫痪的下场。暗道这定是扬丽强练武功所致。

想到这里,暗中点头,猛然发出一束强力真气,游走七经八脉,向任脉冲去。

扬丽立刻感觉到敬文真气冲向任脉,睁开美目望去,只见敬文俊眼蒙布,静静地坐在身前,双手按在自己胸部上方,神色安然,凝神注气,心中不由得一动。

敬文即刻察觉她的反应,小声说道:“放松肌体,意守丹田。”

扬丽顿时按照敬文所说,抛去杂念意守丹田。

敬文功力深厚,真气绵绵不绝地攻入她体内,但真气一旦接近受伤经脉,立马受到阻碍,渐渐聚集。

敬文见差不多了,猛力催动真气,强大的真气流奔腾着向任脉冲去。

猛然间,扬丽浑身巨震,任脉顿时被冲开,脉中堵塞的积血,霍然消去。“哇”喷出一口积血,往日痛苦突然消解,精神为之一畅。

敬文又感到扬丽修炼内功心法有些问题,眉头皱了皱,说道“大姐内功心法少有偏差,内功一道,博大精深,学之不尽。我教你一个内功修炼之法,此乃武学中一大奥秘,能快些调匀呼吸,不知大姐意下如何?”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伤心憾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