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09章: 伤心憾事

《绝代剑魔》

第109章 伤心憾事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扬丽闻言心中一热,点头应许。不由自主地依照吩咐之言,调匀了呼吸。忽闻轻轻的声音维绕耳际:“闭上双目,心无杂念,凝神聚气,内视丹田,魂、魄、神、精、意,五行并集,精化气,气化神,神还虚,虚生无上之力。......。”

扬丽依照吩咐之言,调匀真气,依言施为,顿觉行气渐畅,心中舒泰。随着敬文输入真气的引导,全身经脉畅通无阻,刹那间感到百骸巨爽,感应、听觉倍增,功力大进。

敬文输入真气帮她疏导,见她步入正轨,这才慢慢挪开双手,吩咐道:“运行周天。”然后走下了床,解下了蒙眼布,来到书房。

此时,迟千盗晃晃悠悠地蹿进了屋内,见到敬文神情放松了不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道:“我老人家被人暗算了。”

敬文惊讶道:“怎么回事?”

迟千盗把情况说了一遍。

敬文把住迟千盗的手脉探查他的伤势,奇怪说道:“你好像被人点了穴道,怎么还能走动?”

迟千盗神秘道:“这就是我老人家的乾坤神功,在关键时刻我虽然被点了穴道,但还能像僵尸一样游走。小子,想不想学这点绝学,到时好逃命。”

敬文把住他的手,一股真气送进了他的体内。

迟千盗一震,差点从椅子上掉了下来,顿时精力充沛,举步灵快,恢复了功力。面色也由苍白专为红润,长出一口气。

敬文开始又为另一位闵菇长老把伤疗好。

迟千盗走到敬文面前,小声说道:“我已把宅中仆人、丫环全部撤走,让他们暂时在外躲几天,估计我们这里也危险,我已在西区弄到了一座小宅院,一会儿就分散撤走。”

敬文点头赞道:“不愧是老人家想得周全,我们现在就走。”

西区一座不大的宅院,院内除了有限的花园外,只有一座二层小楼,上下只有八个房间,不过对这敬文等几人来说已经够用。

晚上,楼下厅内,几人疲倦地坐在椅子上。

敬文对周琴等人催促道:“你们都上楼休息吧,这里很安全。”

周琴关心道:“你也应该休息一下了,今天耗费了不少真气。”骤然听上去,没有什么,但细细琢磨,却是字字透露出对敬文的关爱。

敬文摇头笑道:“我没有事,你带她们上去吧,何况还有伤者。”

扬丽脸上泛起两颊红晕,睁着一双水莹莹的大眼睛,颇有深情地望着敬文,欲言又止。

敬文只觉她柔和的眼神中,如有无限感激热力,顿时心中一暖,小声说道:“扬护法,你中的毒刚排出,必需要好好休息……”

女人们都按照敬文的吩咐到楼上休息去了。

厅内只剩下敬文和迟千盗两人。

敬文靠椅眯眼沉思,面颊却在微微颤动,忽然睁开双眼,立时热泪盈眶,垂首哑声道:“我终有一天会找到真凶,血洗他们,为巫妹他们追讨血债。”

迟千盗明白他的感受,此时才能抒发心中郁闷之情,劝导道:“小子,越在这时越要冷静,切不可意气用事,会害了其他人。”

敬文释放心中郁闷,舒坦多了,摸了一把泪,点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你认为是什么人所为?”

迟千盗心中哀然,这么年轻就承受了如此巨大的压力,实属不易。思忖半晌,低念道:“从几个方面来看,盐帮、羿蛇帮、紫衣门残余、魔帝教都有可能。”

敬文大惑不解道:“他们怎么可能摸到南区宅院呢?”

迟千盗骇然一惊,面色剧变,颤声道:“难道是我被跟踪了?”

敬文怔了怔,说道:“以你的功力和精明想跟踪你恐怕很难,不过也不是绝不可能的事,你想一想,有什么漏洞之处?”

迟千盗摇了摇头,眉头皱道:“看来是冲我们而来,可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们呢?”

敬文点了点头,更加疑惑道:“我在想为什么他们能摸到宅院呢?这点我实在想不通,还有那个记小燕处不是也遭到袭击吗?她现在下落不明。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呢?”

沉思片刻,断然道:“肯定是我们在某些方面出现了漏洞。估计你被跟踪的面要大一些,可是他们又怎么能识得你呢?”

敬文和迟千盗心中同时一惊,互瞧一眼。

敬文沉思道:“难道问题出在记小燕身上?她是某个帮派的人?这种可能性不大。”又摇了摇头。

迟千盗急促的喘气道:“只有她才能知道我的真面目,也具备跟踪我的条件。”

敬文闻听,摇头道:“自我们从南区出来后,没有回过那里,就是想跟踪也不可能,只能发现新宅,可新宅却没有被发现的迹象。”

迟千盗骇然得张大了嘴,呆傻地看着敬文。

敬文一愣,色变失声道:“别说你回去过南宅?”

迟千盗呆望他半晌,身躯一阵抖颤,颓然道:“我确实回去过,看来是我害了她们。奶奶的这个妖女,我非把她大卸八块不可。”小贼眼布满血丝,勃然大怒起来。

敬文刷地站起,面色剧变,恨骂道:“你这个老东西,我不让你回去,你偏要回去,这下可好了,害死了这么多人!”

迟千盗露出古怪的神色,叹气摇头,像斗败公鸡似的颓丧失落,神情极为沮丧。

敬文瞧着他,心中有些不忍,摇头道:“好了,不要如此沮丧,你也不是有意的。”稍停片刻,思索道:“对记小燕我们还不能过早地下结论,要谨慎一些。噢!对了,还有一个人被我们漏掉了。”

迟千盗忽然瞪大了眼睛,讶然道:“邱岂白!”

敬文点头道:“我们可能小视了这个人,邱岂白知道记小燕也被我们捉过,只要告知盯住记小燕,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我们。”

顿了顿,神情黯然道:“唉!也是碰巧,在妓院中记小燕竟和我们不期而遇。所以你被人暗中盯死。而紫衣门主又被我们所伤,周琴又念其养育之恩把她放走,为了寻仇这才血洗了我们府邸,这么说记小燕也凶多吉少。”

迟千盗摇头叹道:“看来这才能解释得通。唉,我们犯了极大的错误,仁慈心太重,以至于很多无辜之人死于非命。”

敬文叹口气,点头道:“你说得不错!”继续分析道:“当她们探到了南宅,马上认定我们就住在那里,随即放弃了对你的跟踪,因为他们清楚稍微不慎就会让你察觉,从而前功尽弃,而我们的新宅则躲过了血光之灾。”

思索片刻,忽然眉头紧皱,摇头道:“还是有疑点,如果寻仇也应该首先针对周姑娘啊,可为什么偏偏对长老下手呢?从这一点来看又解释不通。奶奶的怎么这么复杂!”

迟千盗瞧着敬文,感然道:“你涉足江湖不久,对江湖险恶虽有认知,但对其险恶程度还不甚了解,一旦乍起突变,难免措手不及,惊惶失措。”

停顿片刻,点头道:“经历了这次残酷的现实也好,增强了认知深度。江湖凶险当真是防不胜防,任你武功绝世也难防冷箭暗算。”

忽然脸上肃容一现,继续说道:“我们活着的人还要好好的活着,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找回公道。小子,你一定要冷静下来,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你可不能乱了方寸。好了,我现在就去布置侦测这些人。”说完,转身向外掠去。

敬文经迟千盗如此一说,头脑渐渐的清醒过来,暗自忖道,是呀,自己见到如此血腥残忍场面,心中一片茫然,显得束手无策,心中悲愤到了极点,很怕再有身边的人死去,不能立即做出正确的反应,只有逃避,犹如丧家之犬。奶奶的,这次可载了,是谁竟如此毒辣?

迟千盗天亮之时返回了这里,神情肃然对敬文说道:“据我们兄弟全力探查,居然发现了几伙不明来历的人,奇怪的是这几伙人竟然互不相识,有几伙人已撤离洛阳。还有几伙人好像还在追查我们。最让我迷糊不解的是,周姑娘和我们北宅毫无动静,迹象表明好像并没有被发现,是否可排除紫衣门主的寻仇呢?”

敬文双目精光一闪,沉思说道:“都是我糊涂,乱了方寸。据铣天玑交代,羿蛇帮要清洗知情的所有人,我竟没有多想防备。看来是他们所为,也可能暗中发现怀疑是我们掉的包,所以来了个一遭会。”

顿了顿,眼中精光一闪,回复自信冷静,道:“我们现在以静制动,你要抓紧暗中探查,我就不信他们露不出马脚来。另外,加派人手寻找记小燕和邱岂白的下落。”显露出他那聪慧冷静的神智。

迟千盗双眼通红,瞪眼道:“你得让我老人家休息一会儿吧,我能和你们年轻人相比吗?”

敬文笑道:“对不起了,你真的需要休息一会儿了。哎!你不是总说你不老吗?怎么这回又说自己老了呢?嘿嘿!”

迟千盗实在太累了竟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翌日,原紫衣门长老之闵菇起来很早,身穿白衣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

敬文瞧见立马从椅子上坐直了身板,微笑地向她瞧去,不由一惊,暗道这两天对她实在没有太多的注意,这女人实际上也是在二十二三岁模样。

只见她身材修长,比一般姑娘略高半头,白衣绕身,面容略瘦,眉目清秀,脸颊两侧微微略显酒窝,好像面上永远挂着微笑。见惯美人尤物他,亦不由狂涌起惊艳的感觉。

闵菇见敬文和迟千盗在厅中,微微一怔,犹豫片刻,走下了楼梯落落大方对敬文躬身施礼,以她不含一丝杂质的甜美声线柔声道:“帮主起得很早?”

敬文心弦震动,刷地站起身来,摆手笑道:“闵长老不必多礼,过来坐一会儿,我有事和你商讨,如何?”

闵菇一愣,躬身答道:“属下遵命!”

敬文觉得此人如此循规蹈矩,实在感到不自在,微笑道:“闵长老不必拘谨,我们只是聊聊。”

闵菇在敬文对面落座后,面色微微一红,她还从没有与男人如此面对面近距离相对过,不由得低下了头,显得局促不安起来。

敬文瞧见暗中憋不住笑,笑道:“我有事向你请教,紫衣门中像你们长老级别的为什么都在二十多岁呢?”

闵菇一愣,没想到敬文会问此问题,思索片刻,释然道:“帮主你也知道,紫衣门原来都是由女人组成,只要成家女人都不能做长老。”

敬文一怔,愕然道:“这是为什么?”

闵菇微微一笑,酒窝乍现,双目有神,神情极为美丽动人,解释道:“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则,都知道嫁人的女人活动时间有限,所以不管哪个长老只要嫁人,都会主动辞去长老职位,再选拔没有成家的长老。噢,一般是根据武功、能力来考虑的。”

敬文摇头笑道:“我原来以为叫长老的都是什么七老八十的老太婆,没想到居然竟是如此美丽的姑娘,这实在叫人难以理解。”

闵菇俏眼精光闪动“噗哧”笑出声了,欣然道:“噢?原来帮主竟如此认为!咯咯,咯咯”嬉笑起来,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悄然行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