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10章: 悄然行动

《绝代剑魔》

第110章 悄然行动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话锋一转,寻问道:“紫衣门转入“龙英帮”门众有何想法?”

闵菇思索片刻,说道:“当然也有一些门众不理解,但我们采取了来去自由态度,让她们自己选择。”

敬文点头道:“你们做的很对。哦?你还习惯吗?”

闵菇望了敬文一眼,垂下俏脸,犹豫了一下,以微仅可闻的语音道:“开始还真有点不太适应,不过现在我想通了,再也不能沦为别人的附庸。”眼神中却透露出彷若在暗处鲜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

敬文见她举止雍容,体态娴雅点头赞扬道:“好!有正义感不是盲从。”顿了顿,商量道:“我想女人和男人在一起做事,可能有所不便,也可能会引起社会非议。”

想了想,琢磨道:“你看这样如何,你们原紫衣门的门众,单独成立一个舵或一个堂,全部由女人组成,还从事真正的帮助姐妹事宜可否?”

闵菇闻听眼睛一亮,玉颊的小酒涡更深更迷人,大喜道:“这当然好了,我们做别的也做不来,这样就能发挥我们的特长。”

敬文享受着她醉人的风情,点头道:“好,你同意了,那么你既是长老又是这个舵主如何?”

闵菇闻言既兴奋又吃了一惊,兴奋的是帮主竟然听我的建议,这太不可思议了。吃惊的是当有听到敬文让她来做这个相当于门主的职位时,心中忐忑不安,喃喃自语道:“我能做好吗?”好像在自问。忽然之间,觉得面前这个俊小伙子是那么的可亲可爱,从他那里感受到了强大的信心。

敬文瞧着她美目精芒闪闪,秀眉轻蹙。鼓励道:“你肯定能做得很好,你美丽大方,灵心慧目又和蔼可亲,处事稳重果断,定能得到帮众支持,我对你很有信心。”

敬文看人确实比一般人要强很多,这个闵菇就比扬丽对帮众要和蔼多了,而扬丽最适合管理刑律。

闵菇让敬文如此夸奖,顿时信心倍增,芳心乱跳,面色腾地红了起来,喃喃道:“既然帮主对我如此信任,定当万死不辞。”见敬文处处为别人着想,大公无私,管理有方,不由暗中深深敬佩。

早晨透射进来的光线,强调了她优美的轮廓和体态,与娇柔的动人女体对比强烈。

敬文不由一振,心中填满令他低回不已的奇异情绪,兴奋道:“好!到时我给你拨银子,尽快选择分舵的位置。你看把分舵设在哪里方好?”

闵菇不假思索道:“我看最好设在扬州。名称可叫‘凤龙分舵’如何?”

敬文刷的站起身来,欣喜地点头道:“好!我们就这么定了,你现在就开始琢磨,两天后和扬长老秘密潜往扬州。先让扬长老帮助你,到时我会去看望你们。”

顿了顿,又问道:“先给你们一百万银两作为经费如何?”

闵菇“啊”的一声,惊讶起来,一百万银两,她做梦都想像不到,前紫衣门这么多年来辛苦经营也没有达到这个数目,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时间目瞪口呆。

迟千盗忽然插话,嚷嚷道:“这姑娘多么好,你可要珍惜呀!我老人家同意了,马上给准备银两。”

让他这么的一胡说,顿时变了味,敬文面色腾地红了起来,心中不满,可也没有办法,转头笑道:“老人家,你怎么醒了?嘿嘿,对了,闵长老,到时你得给迟老介绍一个岁数大一点温柔的姑娘,丑俊不管,这可是你的任务呀。”用此玩笑的话巧妙地把尴尬的气氛扭转过了。

早已满脸通红闵菇闻言“咯咯,咯咯”笑道:“属下遵命!”

三人同时哈哈、哈哈,咯咯的笑了起来,显得异常亲切。

早饭后,敬文把这个凤龙分舵的想法告诉了周琴。得到了周琴的极力赞成,同时决定和闵菇、扬丽、小青等前往扬州,因为江南方面还有很多善后之事要做。

迟千盗出去继续办他的事情。

敬文又单独和扬丽聊了一会儿,他要了解每一个人的想法,一顿好言夸奖,竟然把扬丽激动的热泪盈眶,暗中发誓为了敬文去死都心甘情愿,心中还涌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自己已经让敬文摸了,那么非敬文不嫁。

敬文思想工作做的不赖,可是要让他知道了扬丽心中的想法非得呆傻不可。

两天来,大家在一起共同讨论了这个独立的‘凤龙分舵’相关事宜,又对不少细节进行了严密的推敲。

次日天亮,众女立时起身收拾行囊,在迟千盗等丐帮弟子的秘密安排下,几女携带一百万两银票,告别了敬文和迟千盗前往扬州。

她们走后敬文又秘密给欧阳春雪去函把洛阳情况详细述说一遍,并要求暗中配合周琴她们。

这一切都办完后,敬文心中一块石头总算了落地,伸了伸腰,舒了口气,下一步就要找出真凶,给予迎头痛击,为无辜死难者报仇。

迟千盗回来后,对敬文说道:“我们两天来对记小燕到处寻找,就是不见踪影。邱岂白也下落不明。有两伙人已在洛阳落脚下来,稍后我们就能确定下来真正的凶手。”

敬文眼中冷忙闪耀,面色严峻道:“不能再等了,晚上我们就行动,先探查这两伙人。”

二更左右,敬文坐在马车里,迟千盗赶着马车,快速融进了大街的车流中,向北驰去。

不久,驶进了北大街东巷内,又转了两个弯,从墙角处闪出卫原野。

迟千盗把赶车的任务交给了他,钻进车内和敬文换上了夜行衣,蒙住了嘴脸。

马车在小巷中往东快速驶去,当驶到转弯处之时,敬文和迟千盗双双从车内一展身形跃上了附近屋檐,四下环顾片刻,敬文一点头,两人疾速射向前方一座大宅院,身法轻灵,声息全无。

忽然,敬文顿生警兆,伸手拉住迟千盗快速闪动伏在房顶暗处。

不多时,只见两个黑影,跃上了宅院屋顶,伏在阴影处。两个伏在屋脊的人影,默卧片刻,相互打个手势,借屋面暗处掩着身子潜向后宅。

敬文和迟千盗亦展轻功,悄无声息地跟进,很快地翻越了两进院房。

前方两个黑衣人在三进院中一个上房屋顶伏下,揭开瓦片钻进房内,手法异常熟练。

敬文和迟千盗刹那间潜到揭瓦处附近伏了下来。

敬文聚功耳内,霎时耳中传来轻微的声音,探得两个钻入之人已潜在棚梁之上。

约过有一盏茶功夫,从前院匆匆走进三个黑衣人,直接进到上房屋内。同时敬文警兆骤起,拉着迟千盗退到一角暗处,隐藏起来。

蓦然间,九个黑影跃上了屋顶不同处,向这里潜来。其中两人竟然潜卧在离敬文他们不到二丈远的地方。

敬文思忖片刻,弹出两粒黄豆击中两人,只见两人腿一蹬伏在屋顶不动。

迟千盗蛇游般上前拽住两黑衣人腿把他们拖到暗处,两人则快速潜卧在那两个黑衣人的位置上。

这时屋内传出话来,“堂主,我们在配合盐帮行动时,盐帮却暗中血洗了一座宅院,全部杀光了里面的人,引起天下人共愤,官府誓言全力缉拿凶犯。”

另一个声音愤然道:“此事做得太绝,无比残忍,为黑白两道所不容。今天得到消息说,有人已放出风来,矛头直指我教,想阴谋嫁祸我们,好引来黑白两道联合出手消灭我们。”

顿了顿,沉吟道:“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还要帮助盐帮呢?”

一个粗音问道:“那个被灭门的宅院是什么人?”

“听说是与剑魔有关的人。”

“什么?盐帮他们要干什么,马上把这里情况通知教主。”

忽然一声喝叫,几个黑影从屋顶上跃下,来到门前,其中一人嗡声道:“你们哪也去不了。”

“咣当”一声,大门被打开,从屋内走出四人来,其中一人哈哈大笑道:“噢?我还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原来是盐帮狗屁的几大高手,你们想干什么?”

“这次你可看走了眼了,我们是剑魔手下,来找你们报血仇。”一个黑衣人插话道。

“哈哈,我梁文虎还不认得你这个虎头吗?魏戈,你奶奶的装什么熊。”梁文虎嗑叱道。

魏戈伸手摘下蒙头巾,一双眸子湛湛生光,傲然道:“我们是来找你们讨公道,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梁文虎勃然大怒,吼道:“魏戈你给我闭嘴!你信口雌黄,嫁祸他人居心何在!”

敬文和迟千盗穿戴与来此黑衣人差不多,又蒙住脸,两人对望一眼,随着黑衣人一起跳入院中,混入其中站在几人后面观望。

两人不见早前潜入棚内两人现身,不由一怔,交换了一下眼神,敬文暗中加强了对那两人的探测力度。

魏戈一身黑色夜行紧身短装,年约三十左右,方面大耳,虎头环眼,颇有气势,是盐帮有名的五大高手之一的“虎”。

魏戈眉宇间隐泛着一种不屑和鄙视的神气,已然发话道:“姓梁的,你不必口出狂言,其实你们几人形迹早已在我们监视之中,这里就是尔等葬身之地,你也不必通名报姓,你们几人都不过是魔教的一窝鼠辈,专干残害苍生、天理不容的坏事。”

魏戈一席尖刻致极的话,梁文虎哪还忍耐得住,不由环眼怒睁,厉叱一声道:“放你妈的狗屁!你说是我们所为,有何证据?我们怎么能和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合作呢,成为你们抛却的一个棋子、替罪羊。嘿嘿,还真没看出来,你们的野心可真够大的。”

敬文也感到有些疑惑,既然魔帝教与盐帮合作,为什么盐帮还要铲除这个合作伙伴呢?

魏戈大怒道:“放你妈的屁!谁与你们合作了?我们盐帮是堂堂大帮怎能与魔教合作,简直是自作多情。”

梁文虎见他表情不像假作,愣了愣,冷笑两声道:“也许你也被蒙在鼓里,哈哈,看来你不过也是一个棋子而已,看看吧。”说完抛出一个信囊,带着劲气直奔魏戈。

魏戈伸手划出一圈,破除劲气,稳稳接在手中,疑惑从里面拿出一封信来,打开看了看,见是盐帮专用信筏,信上写有细致的攻击地点等。眉头紧皱,心下大惊,暗道这是怎么回事?瞧这个梁文虎是不会侃我的,面色剧变,疑虑抬起头来,向梁文虎望去,颇显犹豫不决。

“虎爷,不要被他假象迷惑,我们先解决这些禽兽再说。”身边一人愤然说道。

魏戈不是鲁莽之人,颇有心机,沉吟片刻,把信囊又抛给了梁文虎,淡淡说道:“今日之事暂且作罢,代我禀告帮主后,再做定夺。”

一挥手,几人刹时跃起掠走。

梁文虎身边一人怒道:“这里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就要上前追去,被梁文虎一把拽住。沉吟道:“此事蹊跷,让他们走吧,现在不宜厮杀,会引起官府的警觉,到时就更说不清了。”

敬文和迟千盗看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随着黑衣人一起跃走,又潜到了那两个被点倒的黑衣人身旁,发现钻进棚内的人已然撤走。

迟千盗向敬文做出了暗示,一晃儿不见了,不大一会儿又潜了回来,手里居然拿着那个信囊。

敬文佩服的点了点头,暗道他竟然把信囊偷来了,嘿嘿,这乾坤手可见不一般。两人提起黑衣人向远处掠去。

迟千盗一声细微的呼哨,大街上驰来一辆马车,两人跃进马车篷中。

不久,两人提着黑衣人进到了古墓之中,骇然发现墓中透出光亮,大吃一惊,撇下黑衣人,疾速抢奔中室。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外获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