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13章: 追踪恶魔

《绝代剑魔》

第113章 追踪恶魔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邱岂白不解地问道:“帮主怎么不争夺武林盟主呢?”

脸戴面具帮主哈哈大笑道:“武林盟主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我喜爱的是财富,有了财富就有了一切。有钱能使鬼推磨,推磨的鬼都会高兴的笑着。明白了吗?哈哈,哈哈。”

邱岂白问道:“属下明白了,我们现在干什么?”

脸戴面具帮主说道:“什么也不用干,我已经安排好了,等今晚三更除掉那几人后,你们就赶往扬州,你们现在只须休息。好了,我要走了。”说完,一摆手向舱外走去,舱内人全部躬身出舱相送。

敬文心中一动,有心想暗中出手干掉这个啸天吼,一思忖把握不大,反而会打草惊蛇,引来更大的麻烦。眼珠一转,要弄清楚他的真正身份,然后伺机再除掉他。

刚想跟上去,忽然灵机一动,瞬间闪进啸天吼刚才呆过的船舱,用布把桌上的茶杯碎渣包起揣在怀里,从船舱窗户蹿出,悄然飘落到小艇之中,命迟千盗赶紧向岸边划去,把听到的情况向二人简要说明。

三人来到岸边树林处,敬文把茶杯碎渣拿出对郎育说道:“你嗅嗅这个味道,我们要跟踪这个人,这可是个杀人魔王,小兄弟全靠你了。”

郎育闻听激动不已,大哥竟然如此重视自己,面色肃然,认真嗅了起来,很快点头说道:“大哥,好了!”

敬文手指前方说道:“那人刚才从那里下船,我们一会儿就去那里,一定要在三更前完成对他的跟踪,我们还有救人的任务。”

迟千盗点头说道:“羿蛇帮今晚要杀的两人,一个是盐帮五大高手之一,另一个是魔帝教的堂主,可谓是一箭双雕,如何他们要是成功了,不想乱都不成,奶奶的,够狠!”

郎育在岸边很快就嗅到了味道,快速掠去,不久来到了位于中大街中段的“中原钱庄”,附近。

郎育抬头看了看,低头嗅了嗅,就要向钱庄大门走去。

敬文倏地把他拽了过来,夹着他和迟千盗瞬间闪进了附近的小巷内,在阴暗处停了下来,小声说道:“钱庄内外至少有六个超级高手在暗中警戒着,如果你再往前几丈远,就会被发现了。”

郎育惊讶道:“大哥,那个人明显的是进了这个钱庄,我们怎么办?”

敬文沉思片刻,对迟千盗问道:“这个大钱庄是什么人开的?”

迟千盗本身就是神偷,当然对钱庄是很上心的,不假思索道:“这是天下有名的巨富大善人济志胤开设的钱庄。”稍后眉头紧皱,疑惑道:“难道济志胤与羿蛇帮有联系,这怎么可能呢?”

敬文闻听心中一震,想起了济家堡,面色深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眼中冷忙闪耀,一摆手说道:“我们现在去救人。”

迟千盗愕然道:“那么我们就不跟踪这个人了?”

敬文摇头说道:“他在天亮前不会离开这里的,我们还是救人要紧。”

迟千盗沉思片刻,点头道:“对,我们走。”

三人展开轻功,向盐帮分舵狂奔而去。

位于东大街西端的盐帮洛阳分舵,宅院宏大,楼阁重叠,布局为东南西北中的院中院,每个独立院落都有两条透廊相连。这里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来到这里,敬文傻了眼,这分舵如此之大上哪去找魏戈,最难的就是不能正面拜访,而现在已是子夜之时,正在筹措不定之时。

迟千盗拍了拍敬文,笑道:“看我的。”说完,大摇大摆走向了盐帮分舵大门。

警戒的帮众立时紧张起来,吆喝道:“站住,什么人?”

迟千盗笑嘻嘻道:“我是魏戈朋友,叫乾坤手,我有急事找他,你们去把他找出来,要快!”

敬文对迟千盗的做法非常欣赏,此招确是高明。

警戒帮众疑惑地瞧了迟千盗一会儿,其中一人走向了门内。

很快从门内走出来一个头目模样人来,对迟千盗抱拳说道:“久仰、久仰,大侠有何事急见魏护法?”

迟千盗凝视这个小头目片刻,感觉这人长得尖嘴猴腮,比自己还难看,心中觉得别扭,泱泱道:“好友来访,还要什么理由吗?”

小头目微微一愣,面现难色道:“现已夜半三更,恐怕魏护法早已歇息了,本人实在不敢打扰,大侠明天来可否?”

迟千盗眼眼珠一瞪,吼道:“难道你们盐帮就是这样待客之道?”随后声音降了下来,挤眉弄眼笑道:“放心吧!他听说我来访,高兴还来不及呢,绝不能怪你的。嘿嘿。”

小头目闻听,犹豫片刻,终于道:“实不相瞒,魏护法出去多时,此时未归。我们有怠慢之处,请大侠谅解。”

迟千盗惊讶道:“你怎么不早说呢,可知道他到何处去了?”

小头目苦笑道:“我等哪敢询问魏护法去处。”

迟千盗摇了一下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不打扰你们了。”说完,扭头便走。暗中叹道,魏戈呀、魏戈,看来你命中注定要有此劫。转到街角处,面色阴暗对敬文说道:“看来这个魏戈必死无疑了,我们走吧。”

两人面面相觑,摇了一下头,三人向远处掠去。

三人潜到了梁文虎暗中落脚的后宅,悄然跃到屋顶之上。

敬文嘱咐让迟千盗和郎育两人静伏在屋顶暗处隐藏起来,一个垂下横移贴在后堂门上方,躲进门牌匾之后,静听厅内话音。

当听到有人说话时,猛然吃了一惊,堂内竟然是魏戈与梁文虎在饮酒畅谈。

忽然,心生警兆,暗中远望,瞧见前院走来一人,手拿酒坛,正往这里奔来,当此人进入拱门之时,忽然从门侧闪出一人,伸手点中了拿酒坛人的穴道,然后把这人拖入暗处,打开酒坛倒入一包药,晃了晃酒坛,脸上淫邪一笑,不慌不忙提着酒坛向大堂走来。

此人进得大堂内,把酒坛放在桌上,躬身站在一旁,小声说道:“堂主酒来了。”

梁文虎不假思索地,把酒坛提了起来,倒满两碗酒,拿起自身酒碗,说道:“魏兄我们喝个痛快,来干一碗。”

魏戈端起酒碗,兴奋道:“好,梁兄干一碗。”

两人举起酒碗刚刚送到嘴边。

突然,手中的酒碗“啪”的粉碎,酒洒在地上,冒起白烟。

梁文虎和魏戈同时惊跳起来,大喝道:“什么人?”

此时,耳边响起传音入密的声音:“我是剑魔,二位不必紧张。我是来救二位的,这个送酒之人刚才把原来的送酒之人点倒并在酒中下药,意图谋害二位。”

梁文虎闻言一震,瞧向送酒之人,质疑道:“廖千暗怎么是你?”忽见廖千暗直直地站着不动,顿时疑惑起来。

忽然耳边声音传来,“此人已被我点了穴道,你们可询问此人。不过现在你们处境非常危险,暗杀组织正在组织力量追杀你们。”

梁文虎闻言,眉头紧锁,一把拽过廖千暗怒视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廖千暗虽让敬文封住了提气穴道,但说话并不影响,怪笑道:“你们俩刚才没死算走运,但绝逃不过天亮前,如果向我求饶,我可帮你们说几句好话,还可保住你们的小命。”

梁文虎勃然大怒道:“去你妈的!”一掌拍在他的头顶之上。

“蓬”一声,廖千暗的脑袋立时瘪了。

“噗通”尸身跌在地上。

梁文虎和魏戈立时抱拳说道:“感谢剑魔大侠的救命之恩,大侠何不显身一见!”

敬文闻听哈哈笑道:“果然是英雄豪杰。”

一摆手,迟千盗和郎育两人随敬文同时跃内堂内。

梁文虎和魏戈见掠进来一老二少,不由一愣,相视而望。

迟千盗迈着方步,哈哈大笑道:“魏老弟,这么不认识你这个老哥了?”

“哎呀,乾坤手,你怎么来到这里?”魏戈惊喜道。

看来两人早就认识,还不是一般交情。

“唉,一言难尽,我随剑魔大侠来救你们二位的。”迟千盗把事由讲了一遍,说道:“我还核计你魏戈必死无异呀,没想到你小子命大,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梁文虎和魏戈闻听吃惊不小。

魏戈恭敬地问道:“哪位是剑魔大侠?”

迟千盗忽然摇了摇头,说道:“剑魔大侠已走,让我来和你们讲明情况。噢。这两位是我的小兄弟。”

梁文虎和魏戈两人面上显出遗憾的神色,梁文虎对迟千盗抱拳说道:“请乾坤手迟大侠代我们向剑魔大侠致敬。”

迟千盗笑嘻嘻道:“好说,好说,你们谢我就行了。哈哈。”

迟千盗、梁文虎、魏戈三人商量好了暗中合作之事,三人又研究一番,定出联络暗号后,迟千盗才和敬文等三人迅速离去。

当三人回到小艇时,河中那个大船,已不见了踪影。

敬文吩咐迟千盗带着郎育先行回到小宅院,身形一闪不见了。

迟千盗凝神思索了一番,暗中点了点头,他知道敬文要去干什么,于是带着郎育展开轻功小心翼翼地绕道返回了小宅。

此时,三更已过,洛阳最繁荣的大道两侧所有店楼房均门窗紧闭只余门檐下的风灯斜照长街静如鬼蜮,不见半个行人。

洛水在左方流过,浩然壮观,天津桥雄跨其上,接通这条宽达百步,长逾八里,两旁树木罗列的洛阳第一大街。

敬文双目掠过慑人的精芒,目光从石阶移往街两旁榴、榆树木,在黑暗倏地飘上树梢,在树梢上腾飞,身形轻如鸿毛,潇洒自如,电射般奔向了大街中段的“中原钱庄”而去。在离钱庄不远处停下身形,查看了一番,忽然闪电般向钱庄后身密林中射去。

敬文隐蔽在钱庄后身三十几丈远的树梢之上,向下望去,见钱庄宅院相当大,有前楼、中楼、后楼,连接三个楼房的是半透式的廊道,东西有厢房衔接,围墙足有十几丈高,墙上有三尺多的巡逻通道。

敬文刚想越向前去,忽又觉得不妥,聚功向院内探查起来,顿时发现东西各有几个高手在暗中潜伏警戒,看情形犹如大敌来临一般,不由眉头皱起,难道还有人要袭击这里吗?琢磨片刻,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在保护羿蛇帮帮主啸天吼,难怪季北方说没有人能接近他。

想到这里,目光寒芒一闪,暗中冷笑别人接近不了你,难道还能挡住我吗!算定埋伏几人的位置,找出漏洞空隙,纵身跃到最上方的树梢,单脚点在树枝上,刚想向院墙飘射去,忽然,瞥见身后下方不远处,一个黑影悄然向这里摸来。

黑影摸到敬文所在的大树下,向钱庄后身观察了一番,纵身跃到了树上,在敬文下方不到一丈左右,单手把住树干,探身就要向前方跃去。

敬文瞧得眉头直皱,此人一旦跃出就会即刻被埋伏的高手发现,暗恨此人搅和了自己的事,就在黑影刚想跃出之际,一粒黄豆击中了黑影的穴道,黑影瞬间向树下掉去。

敬文闪电般一个金钟倒挂,伸手把他捞了过来,慢慢地放在茂密的树枝之中,摘下蒙脸布。忽然瞪大了眼睛,暗暗吃了一惊,“咦?怎么是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庐山真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