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14章: 庐山真面

《绝代剑魔》

第114章 庐山真面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见到这人不由暗暗吃了一惊,“咦?记小燕,怎么会是她!”觉得有些神秘味道,暗忖如果在这弄醒她,稍有不慎会暴露了藏身位置。

琢磨了片刻,提起她向远处一棵大树跃去。几个不间断的腾跃,眨眼间扑上远处一株高耸出林的大树上,环目一扫,前后四方都寂静如常,把记小燕稳定在树杈上,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记小燕缓缓醒来,睁眼见到竟是敬文在自己面前,面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张大了嘴巴,刚要发出惊喜的喊叫,被敬文伸手堵住了嘴巴。小声说道:“不要发出声响。”

记小燕忽然一惊,想起所处的环境,点了点头,眼珠一转,顺势扑在了敬文怀里,将身体藏在敬文怀中,头埋在敬文胸前,双手插向衣内向后把他搂抱起来,双腿像八爪鱼般缠上来,丰满动人的娇躯不住扭动,纵在凉爽的夜晚,敬文也感到她如火的热情。

敬文让她弄得十分痒痒yù huō狂升,另一方面却是大吃一惊。

虽说距离钱庄较远又有树木的掩护,但如此在树上扭动,说不定对方可从树叶波动的异常情况,察觉出端倪,那就要功亏一篑。

人急智生下,伸手点她背上的穴道,记小燕顿时停止了扭动,喘着粗气抬起头娇然微笑看着他。

敬文单手搂抱着她,低头小声说道:“别胡闹了,你不想活了,钱庄中有很多高手在埋伏。”

记小燕虽然身体不能动,但表情还是在不断的变化,眼中射出炙热的目光瞧着敬文。

敬文一怔,见她不能再动,松了一口气,转头向钱庄望去,功聚双耳,细听前方的动静。

不片刻前方掐住围墙上传来足音人声。

一个声音传下来道:“我敢肯定帮主还准备在此逗留一阵,所以我们要特别注意这里的安全防范。”

另一个声音道:“是,属下遵命!”

记小燕也听到了传来的声音,对敬文咋舌做了个鬼脸,不过面色却欣喜异常。

敬文瞧着她无可奈何,伸手解除了她的穴道,没想到记小燕虽然乖乖停止扭动,但缠得他更紧了。

敬文见与自己颈部交接的动人美女亦生出反应,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吓得他忙提起一口真气,稳定了心神。对记小燕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玩起了失踪,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否则我......。”

记小燕不管那一套,把头埋在敬文怀中尽情享受着他那男人的芳香和温暖。嘟囔道:“人家只是想做出的成绩来,好让你开心。”

敬文哑然失笑道:“什么,就为了这个才失踪?”

记小燕头贴在敬文胸部,蹭了蹭,算是回答了他,稍停片刻,嘟囔道:“我可不是玩失踪,你们出去后,我想到集市购些蔬菜和肉类,本想讨好你给你做一些好吃的,可是我无意中发现了邱岂白,就暗中跟了上去,可是我没有本事上到那个大船,就雇了一个小船远远的盯着大船,见到有人下船行踪诡秘,我就跟了上来,想探查个究竟,后来就碰到了你。”说完,双手搂得更紧,很怕敬文跑了是的。

敬文闻听聚功探查一番,见她确实说得是实话,哭笑不得,被她这一解释,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原来的神秘劲荡然无存。叹了气埋怨道:“傻丫头,你应该告诉我,你这么瞎蹿,有多么危险,要不是碰到我,后果不堪设想,以后绝对不许这样,听到没有!”

记小燕头贴敬文胸前,忽然涌出眼泪,哽咽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所以我要做出样来。”

泪水浸透敬文内衣,敬文感到了凉意,心中有些歉意道:“你做事甚为古怪,让人无法理解,你就不能透明些,让我们懂得你的意图。”

记小燕闻听,“咯咯,咯咯”小声笑道:“人家是姑娘吗,哪能那么的直接。”

敬文闻听愕然道:“我的妈呀,这还不直接?”

“咯咯,咯咯。”记小燕欣喜笑着,搂得更紧了。

敬文想了想,嘱咐道:“我现在去探查那个人,你马上回返宅中。”

记小燕扭捏了一下,娇柔道:“不,我就在这里等你。”

敬文瞧了她一眼,似乎不放心的说道:“你不会又玩失踪了吧?到处乱跑,早晚会被人捉住。”

记小燕“咯咯”笑道:“那要看是什么情况了,来不及告诉你的情况下,只有玩失踪了。”

敬文无奈道:“这次不管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要给我玩失踪,否则我就抽你的屁股。”

“你抽呀,咯咯。”记小燕撒娇道。

“这......。好了,你在这等我。”敬文说完,身形微晃,眨眼不见了。

记小燕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不久,敬文又闪回到记小燕面前,面色沉重道:“我们走!”

“啊?这就进去又回来啦,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是神呀。”记小燕愕然的语无伦次道。

“你哪那么多废话。”敬文突然出手点了她的穴道,烦她絮叨,夹起她狂驰疾跃,刹那间消失在夜幕中。

敬文回到宅院楼中,把记小燕扔在二楼床上,暗道你就老老实实睡上一觉吧。

敬文来到厅中,迟千盗愕然的瞪着眼睛,大惑不解地问道:“我说老大,你在哪里把她弄来了?”

敬文笑着摇头把记小燕说的话学了一遍。

迟千盗瞪大了眼睛,吱吱称奇道:“就这么简单?她无形中把我们引向了大船,这可是天意巧合,他奶奶的,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碰到这么古怪的事。”

敬文转头寻找郎育,问道:“小家伙呢?”

“累了,我叫他在楼上休息了。”迟千盗说道。

“恐怕害得折腾他一下,这可是当务之急。”敬文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茶杯来,慢慢放在茶几上。

迟千盗瞧见点了点头,面色肃然道:“好,我这就去叫他。”

很快迟千盗和郎育两人来到了敬文面前。

敬文看着郎育指着茶几上的茶杯说道:“你看看这个茶杯的味道和你跟踪的味道是否一致!”

郎育肃然点头道:“好!”上前拿起茶杯嗅了一下,放下茶杯点头说道:“就是那个人!”

敬文一震,急促问道:“你能肯定吗?”

郎育肯定说道:“没错,这人身上有种怪味,绝对错不了。”

敬文闻听眉头锁紧,说道:“好了,你去休息吧。”

郎育奇怪问道:“大哥这就没事了?”

敬文摸着他的头,温言道:“这里暂时没有你的事了,不过你却立下了大功,休息去吧。”

郎育闻听兴奋地跑上了二楼。

敬文瞧着迟千盗面色沉重说道:“现在可以肯定的说,羿蛇帮帮主啸天吼另一个公开的身份就是大善人济志胤!”

迟千盗闻听惊得哆嗦了一下,瞪大了眼睛,惊讶道:“啊?什么,这怎么可能呢,一个是天下闻名受人敬仰的大善人;另一面却是杀人如麻的恶魔。”

敬文叹道:“事实却是如此。”

“老大,你不会搞错吧?”迟千盗还是不可置信地问道。

敬文摇头道:“不会搞错就是他!”

迟千盗闻听稳定了心神,眉头紧皱道:“难怪羿蛇帮视钱如命,不择手段。而济志胤是富可敌国的巨富商人。这么说,他妈的这个济志胤什么买卖都干,凡是天下能挣钱的买卖他都不放过。”

迟千盗搓着手,来回踱着步,讶然道:“这可大大地超出了我们的想像,太不可思议了,叫谁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脸上的皱纹聚在一起,脑袋显然此时不够用了。

敬文眉头皱起,分析道:“有谁会想到此人却是个两头蛇,表面上是一个天下闻名的大善人,还受到老百姓赞誉拥戴,暗地里却是杀人恶魔。可想而知想动他是多么的不易,弄不好会被天下百姓辱骂,这个人可有多么的可怕。”

迟千盗点头,愤恨道:“济志胤确实很厉害,专挑武功高强者来为他服务,看来他有嗜杀喋血的本性。他奶奶的,他养活了那么多杀手,除能为他保驾护航外,却还能为他额外赚得大量金银,真是一个大奸商,横竖不赔。”

敬文怒道:“他妈的济志胤,当听到金子丢了,就像割了他的心头肉一般,竟不顾一切亲自出马血洗这里,他还是人吗!”

迟千盗眉头微皱,忽然说道:“这样也好,他隐藏多年的真面目却被我们发现了,看来他就快到头了,我们怎么地也要除掉这个恶魔,阻止血腥的暗杀。”

敬文点头了头,思索片刻,眼中寒芒一闪,吩咐道:“你要全力侦测羿蛇帮暗藏在洛阳分支,我们要把他们剿灭掉,先砍其手足,造成他们内部的混乱,再伺机斩首,彻底摧毁这个羿蛇帮。”

迟千盗点头道:“好,我会尽快查清他们在这里分支,把连根拔起,让他们在洛阳断根。”说完,不顾劳累,闪出宅子,布置侦测任务去了。

翌日,敬文决定回到了新中桥北宅院,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仆人、丫环陆续返了回来。

记小燕临时作起了管家,心情格外兴奋,为敬文做了很多可口的饭菜,大献殷勤起来。

迟千盗则带着郎育及丐帮洛阳分舵弟子,暗中全力侦缉羿蛇帮在洛阳的秘密组织,一旦查清,敬文就要把他们连根拔起,以报南宅之仇。

敬文坐在书房中,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苦思冥想,如何才能战胜济志胤这个人间恶魔,使他不由自主去思索起各方面的问题。

蓦然间,感到了有些干冷,向窗外望去,这才注意到天气早已进入冬季,天上飘落着淡淡的雪花,心中一动,暗叹,我出来几月有余,尽管给母亲、义父捎过信,可娘还是惦记着我,节日就要到了,应该是回去看一看娘的时候了,我还从没在节日的时候离开过娘。想到这里,心中不免不安起来,暗想赶紧消除洛阳方面对丐帮及我方的潜在危险早日南归。

又想到丐帮、盐帮、魔帝教在洛阳的势力基本上保持了平衡,近期内会得到和睦相处,等到有时机要试一试收服魔帝教,把他们改造成好的教派。而现在唯一的潜在危险则来自“羿蛇帮”,这个济志胤是个两头蛇,一方面是巨富善人,而另一方面却是极其残忍的恶魔。

怎么才能使他自顾不暇呢?想到这个问题在书房中低头踱步。暗想须得拟出一套灵活的办法,才能不致误事或坐失良机

忽然,眼中精光一闪,面色露出得意的笑容。

迟千盗垂头丧气地来到了敬文面前,摇头道:“实在难查,我们甚至都查到了每个宅院,还是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敬文瞧着他诡异一笑,说道:“我的老人家,真是辛苦你了。嘿嘿,要想查也不难,你忘了济志胤面上的身份。”

迟千盗一震,豁然省悟,惊喜道:“哎呀,我怎么把这个最简单的问题给忘了?他奶奶,好,你等着我。”说完,兴致匆匆地跑出了书房。

……本章完结,下一章“ 幽符乍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