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18章: 灭羿蛇队

《绝代剑魔》

第118章 灭羿蛇队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艇靠岸后,在一个小伙子的指引下,快速向那个宅院掠去。只一盏热茶的工夫,三人悄然来到了一处比较幽静的街道处,躲在墙角阴影下,那个小伙子指着前方深巷处一座宅院说道:“启禀公子,就是前方那个宅院。”

敬文向前望去,点头说道:“好,你回去吧,要注意安全。”说完,一摆手和迟千盗两人腾身而起,落在左旁民房瓦顶。

两人施展轻功,蹿房越脊,逢屋过屋,最后鬼魅飘然跃到宅院隔壁的屋脊上伏了下来,探头向宅院望去。

见此宅院规模很大,前后楼连接着左右厢房。

敬文暗中估计看来这里是羿蛇帮的一个秘密转运站或联络站。

又想了想,向迟千盗做出了手势,两人腾身斜掠,两个起落,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主楼屋顶之上。

敬文卧在屋顶,聚神探测,发现前楼内有不少人。转头对迟千盗小声说道:“估计前楼足有十几个人。”

迟千盗点了点头,打个手势,沉吟道:“我去看看。”说完,一晃儿不见了,不大一会儿返了回来,低声道:“前楼里住的都是仆人和丫环,我已经把他们都点了穴道。”

敬文点了点头,指向后楼说道:“我们走。”

刹那间两人向后楼悄然潜去,眨眼间两人潜入到了后楼大堂门前,隐藏在门的一侧,透过缝隙向堂内望去。

两人见到堂中放置一排十多张太师椅,中间以茶几相隔,正中的位置坐着一位身穿黑色劲装三十多岁,扎鬃胡子,满脸横肉的人。他身旁茶几上放着酒肉,此人正在喝酒啃嚼。他对面坐着一人,身穿青色长衫,背却对着门口。

青色长衫人刚刚结束了他的话:“堂主,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

堂主扔掉手中的骨头,不耐烦道:“等个屁呀!我看那个“艾府”很是可疑,要不帮主怎么命令我们去除掉他们,我这次去扬州就是要把他们做了。帮主早就想好了,到时往盐帮身上一推,叫他们去背黑锅吧。”

青色长衫人声音有些犹豫道:“我们这样做,会引起天下轰动,官府也决不会袖手旁观。另外还有江湖上人士,万一让他们摸出点门道,对我们可就不妙了。我看我们还是收敛点为好”

堂主闻言哈哈大笑,傲然道:“之逸,你总是忧忧虑虑的,这有什么可怕的,咱们可是羿蛇帮,从来没有怕过谁!”

顿了顿,摆了一下手,说道:“都这么晚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我还得喝两盅。”

这个叫之逸的青衫人,不由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好吧!”站起身来,转身向门外走去。

敬文和迟千盗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迅速向旁撤去隐蔽起来。

青衫人走出大堂,抬头向夜空看了一下,叹口气,摇了摇头,径直向东厢房走去,打开门走进了屋内又转向书房,刚想点上油灯,蓦地浑身一震,站立不动,惊异莫名,面上充满了惊惶和恐惧的神色,惊惧地瞪大了眼睛。

敬文慢慢从他身后转出,伸手把他提起放到椅子上,自己则一屁股坐在书桌上,瞧着他冷冷说道:“我是剑魔,你的命已捏在我的手里,只要我发现你有异动,我就会立即劈了你。”说完,伸手把桌角随意一捏,一大块木头就掉了下来,在敬文手中忽然变成了碎末。

青衫人瞧见,吓得一哆嗦,面色变了变,急忙点了点头,算是有所表示。

敬文抬手一指,隔空解除了青衫人的说话穴道。

青衫人惊恐道:“大侠要问什么?”此人非常精明,即没有喊饶命也没有硬撑,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敬文瞧了瞧他,暗想此人很贼,问道:“此宅是干什么的?”

青衫人快速答道:“此宅是我们羿蛇帮扬州分舵高邮分站。”

敬文闻听暗想我猜得不错,继续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对艾府下毒手?”

青衫人闻听一颤,叹口气道:“最近我们暗中发现艾府和丐帮及其他帮派都有联系,主要还是威胁到了我们的生意。”

敬文闻听大怒道:“他妈的就为了这点屁事就要血洗扬州艾府?”

青衫人浑身一震,低头不语。

敬文追问道:“船上来的几个人都住在哪个房间?”

青衫人说道:“都住在后楼内,一共五人。”

突然,敬文出手点了他的穴道,冷冷说道:“我先把这几个人宰了再来和你说话。”说完,瞬间身形一晃儿,潜出了东厢房来到大堂门旁。

迟千盗迅速闪了出来,小声说道:“我刚才暗中下手弄掉了他们四人,羿蛇帮机动杀手队就剩这个头目堂主了。嘿嘿,我老人家就把他交给你了。”说完,向大堂撇了一下头。

敬文笑了笑,点头说道:“好!”竟然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去,推开门走进了大堂。

正在大堂之上独自饮酒的堂主,蓦然间,见到走进一个蒙面黑衣人来,不由得刷地站起身来,疑虑地问道:“你是谁!”

敬文闪到他的面前,嘿嘿冷笑道:“我就是你要找的剑魔,是来要你的狗命的。”话语间,隐含着巨大的冰寒杀气,潮涌般向堂主扫去。

堂主猛吃一惊,面色剧变,急出一掌拍向敬文。

敬文冷哼一声,双肩微晃,顿时划出无数的虚影,如行云流水般地往前飘去,在堂主推出的掌风触及体前,左右各虚晃数下,以毫厘之差轻松避过堂主掌力,倏地左右拍出两掌,掌风散发着不可一世的霸道气势向堂主轰去。

堂主明明见他挥掌攻来偏是无法闪避,顿时骇得魂飞魄散,疾速连滚带爬向墙角滚去。

敬文见他如此狼狈样,停住了攻击,冷哼道:“只要你与我合作,可保你性命!”

堂主面色阴变,大喝一声,“去你妈的!”猛然击出一拳,力道十足,猛厉的拳风,直有崩山碎石之势,疾速奔敬文袭来。

敬文赫然发现这位堂主颇有心计,他这一掌是虚,暗中摆好了逃走的姿态。暗中“哼哼”冷笑两声,双手同时快速拍出一掌,一掌是迎着他的掌风击去,另一掌则向右侧隔空轰出。

堂主拍出一掌后,霎时向右转身奔堂门掠去。

“蓬”的一声,敬文向右轰出的一掌刚好轰在刚刚移动到此位置的堂主后心处。

堂主“哇”一口血雾喷出,人往前窜出一丈多远,“砰”地撞在墙上,忽然间就像粘在墙上一动不动。

敬文疑惑地望着他,暗道:“咦?这人怎么贴在墙上不下来了。”

迟千盗蹿了进来,走了过去瞧了瞧,转身来到敬文身旁,笑嘻嘻说道:“他下不来了,我真没有想到他怎么这么脓包,一个照面就让你打回老家了!看得我老人家一点兴趣都没有。”

原来,墙上有一个大铁钩,平时可能做挂兵器之类东西用,现在却挂住了堂主的心脏。

敬文也没想到能一掌就要了他的命,本想擒下问问情况,可是事有凑巧,竟然被钩死了。摇头道:“这个死了,把那个邱岂白给我弄来。”

迟千盗笑道:“幸亏我没弄死他,只是点了他的穴道。”说完,蹿上楼把邱岂白提了下来扔到了敬文脚下。

敬文低头瞧见邱岂白嘴冒白沫,两眼翻白,竟然断了气,抬头看着迟千盗,皱眉道:“你看看这个也死了,你还真会点穴道。居然点了只有出气没有吸气的穴道他还能不死。”

迟千盗也吃了一惊,跳到邱岂白面前看了一眼,尴尬的苦笑道:“我老人家黑灯瞎火的出手点错了位置,这下可好了知情人全都死了,洛阳惨案将是一个迷了。”

顿了顿,不解道:“他奶奶的,也可能这些人做得坏事太多,所以一交手都死了。”

敬文也有点感到奇怪,点头道:“是有点奇怪,黄豆竟然把人穿透,一掌就挂上了钩子,你又点穴错位,这冥冥之中自有对坏人的惩罚吧。

“还有三个呢,难道他们也全都死了?”敬文忽然问道。

迟千盗耸了耸肩,干脆说道:“那三个我根本就不想让他们醒过来。”

敬文闻听,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去看看那个青衫人,别把他也弄死了。”

两人快速向东厢房走去,来到书房内,迟千盗点上了灯。

敬文解除了他的部分穴道,两人坐在书桌上瞧着对面的青衫人。

见这个人一身青衫儒服,长相文弱,年龄在三十岁左右。

“你叫什么名字?”敬文对他产生些好感,说话也温和多了。

“我叫钱逸,你们、你们把那些人怎么了?”钱逸惊恐地问道。

迟千盗愤愤地说道:“这都是报应,对拍一掌却被墙上的钩子钩死;点穴错了位。这都是那些被他们杀害无辜人的鬼魂来寻仇。”

钱逸颓然叹道:“我猜得不错,早晚会有此报应,唉!”

敬文双目神光迸射,上下打量他好一会儿后,语气却出奇的平静,淡淡道:“看来你这个人还有点良心。羿蛇帮的所作所为,你是最清楚的。羿蛇帮实则就是为某些人达到邪恶目的扫清障碍的工具而已,所用其手段极其残忍,不惜杀害无辜生灵,这个羿蛇帮早晚会被正义所歼灭。”

钱逸一震抬起头来,瞧见敬文双眼中透露出正义的神芒,不由一震,心中翻起滔天巨浪。而敬文刚才的一番话,的确命中了他的要害。一直以来,他均感到“羿蛇帮”所作所为的动机与别人不同,似乎暗藏着某种邪恶的目的,这种随意残害生灵为他所不齿,可是自身又无能为力,还不敢随意透露出自身的情绪,否则随时都会招来杀身之祸。而敬文的话却述出对一种行为的判断,只能从结果去看,并暗指他的行为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敬文见他低头不言,面带愧色,知他内心在矛盾中,目光则变得像刀刃般明透锋利,淡淡说道:“你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吧。”

钱逸为之一怔,瞬间又低头不语。

迟千盗瞧见摇了摇头,暗道此人若不肯回头是岸,势必将是动手见真章之局。担心敬文下不了手,于是说道:“你出去吧我留在这里就行了。”

敬文马上明白他的意思,看了他一眼,犹豫片刻,站起身来,叹口气,说道:“好吧!”

钱逸忽然抬起头来,正容道:“我跟你们干!”

敬文心中一喜,放下一块石头,见他颇有谋士才能,还算是有良心之人,心中早就认为这个钱逸不该死,微微一笑,欣然道:“你可要想好了,这可是玩命的事?你只要不助纣为虐,我们可放你走。”

钱逸正色道:“我可不怕死,我早就想脱离这个该死的“羿蛇帮”,可实在没有机会,刚才见到你们时,还以为是他们派人来试探我。现在我明白了,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跟你们干。”

敬文点头道:“好,我们联手共同对付“羿蛇帮”,为民除害,替那些冤死的人们追讨血债。”伸手解除了他的穴道。

钱逸一震,站了起来,寻思道;““羿蛇帮”并不好对付,他们组织庞大严密,有不少正派人物都是其暗中成员,很不好查,其关键部分都掌握在帮主一人手里,就算他十分亲近之人,也不会知道多少。”

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不是危言耸听,有时站在你面前的正派高人,暗中就是羿蛇帮的人,伪装得非常巧妙,十分可怕。”

敬文和迟千盗心中凛然,想起了嵩山派掌门柯有禅。

钱之虚又说道:“可羿蛇帮也不是那么无懈可击,你们现在就几乎击中了他们的要害。”

寻思片刻,思忖道:“砍其手足,固然是断其手脚,但还不能让他毙命,只有掏心斩首才能让其灭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切断纽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