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19章: 切断纽带

《绝代剑魔》

第119章 切断纽带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闻听点头道:“这可是最好的办法,但也是最难办到的办法,济志胤行踪漂浮不定,极难掌握。况且他身旁高手如云,防范严密,很难有下手的机会。”

钱逸闻愕然道:“羿蛇帮怎么和济志胤挂在一起了?

敬文一怔,向他瞧去见他不是故作的神态,点头解释道:“羿蛇帮帮主啸天吼另一个公开身份就是济志胤。尽管他做得非常严密谨慎,连羿蛇帮里的人都被他懵住,还是被我们无意中发现,恐怕这世上再没有其他人知晓了。”

钱逸闻听猛然间大吃一惊,惊骇得张大了嘴巴,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惊讶道:“难怪啸天吼每次出现都带有面具,羿蛇帮里无人知晓他的真面目。”

顿了顿,叹道:“看来这是天意,不管他如何隐瞒,终究是露出了破绽。这就注定多行不义的羿蛇帮要灭亡。”

敬文沉思片刻,说道:“按照钱先生所说,只要我们能掌握羿蛇帮的运作规律,就有可能击溃他。”

钱逸沉思道:“这一段时间以来,我专心留意羿蛇帮能畅通无阻的传达旨意,全凭各地钱庄之间的信道,我们应从此插手,既能灭掉羿蛇帮的信息传递,使他们变成瞎子,还能顺藤摸瓜找到他的老巢。”

敬文闻听大喜,欣然道:“钱先生说得极是,好,我们就从这入手!”

迟千盗对钱逸说道:“你们这个什么站的,现在怎么办?是否派人冒充一下?”

钱逸摇头道:“不可!这个江南堂堂主翟望很有名头,分管江南几个地方的分舵,是羿蛇帮重量级人物,得到啸天吼,噢,济志胤的极为重视,要不也不能调动他担任主角血洗洛阳。如今翟望被宰,手下全军覆没,这么大的事估计济志胤很快就会得到消息,会全力派出高手查明真相,然后血腥报复。”

顿了顿,献计道:“下一步我们就要弄掉扬州江南钱庄,彻底使济志胤在江南这块变成瞎子。不过济志胤还会重整这江南堂这块,但是要形成气候,那还得时日,这就给我们赢得了时间。”

敬文和迟千盗两人闻听直点头。

敬文见钱逸思维缜密颇有谋士风度,心中暗喜无形中得到这么个人才,欣然道:“好,就按钱老哥说的办,切断济志胤与江南的纽带联系,真正断其膀臂,还可给羿蛇帮帮众造成心里恐惧的阴影,使羿蛇帮的行动大打折扣。”

钱逸原来是这个小小高邮分站的头目,马上把这里的仆人、丫环遣散后,一把火把这里烧得精光。

三人来到大船之上,大船立即起航向扬州进发。

敬文站在大船前甲板之上,眺望前方,浮想联翩。当想到当洛阳“中原钱庄”发现银子丢了之时,那济志胤表情不知怎样,肯定很难看,而且会气得吐血,不由得笑了起来。

蓦然间,使他疑惑起来,洛阳方面怎么到现在还不见有动静呢?

钱逸来到敬文身旁,欣然道:“直到此时我才感到自己有了活力,不再是一具能吃饭、走动的僵尸。”

敬文很理解他的感受,感然道:“好!”沉默片刻,忽然对钱逸说道:“噢,钱先生你来分析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把洛阳之事简单讲了一遍。

钱逸闻听大吃一惊,暗想他们在洛阳干了这么大惊天动地之事,那个爱财如命的济志胤要是知道了,不被气死也得卧床不起。继而感到敬文对他竟是如此信任,心中激动不已,面现激动神色道:“在下非常感谢公子的信任,今后绝无二心,肝脑涂地的为公子做事。”

敬文微微一笑,诚然道:“我早视钱先生为知己,今后可不要如此客气。”

钱逸激动面色微红,极为佩服敬文的心胸。沉思片刻,释然道:“这无非有两种情况,一是到现在洛阳方面还没有发现;二是发现后不动声色暗中追查。据我分析第一种情况可能性较大,但对第二种情况我们不得不防。”

顿了顿,建议道:“我们要立刻暗中换船,大船在扬州不能停留直接驶往海上然后毁船,让他们找不到直接的证据,也就暂时判断不出我们的去向。”

敬文点头欣然道:“还是钱先生想得周到,好我们立即行动。”

恰在此时,迟千盗走了过来,面带疑色,对敬文小声道:“我忘了告诉你,记小燕在我们洛阳行动的当天又失踪了。”

敬文闻听一怔,这才想起没有见到她,眉头皱了皱,无奈道:“随她去吧!”

迟千盗不放心地说道:“她会不会......。”

敬文心中清楚迟千盗想的是什么,一摆手阻止了他的下话,摇头道:“不会的,否则我们早就有难了。”

迟千盗闻听一怔,点了点头,赞同敬文的说法。

敬文暗中又把吴霸叫到身旁,暗中吩咐一遍。

不久,大船上的不多人员,被分散到吴霸的几艘船中,而大船由吴霸带人驾驶直接越过扬州奔大海而去。

敬文、迟千盗、钱逸、郎育等几人则秘密潜入扬州北城附近的一座宅院内。敬文悄然钻进欧阳春雪的房间。

欧阳春雪见到敬文的到来俏眼一亮,激动的快速扑了上来。

敬文一把搂住她来,低头吻了一口。

欧阳春雪“嘤”的一声,闭上了幸福的眼睛。许久欧阳春雪头贴在敬文的胸前,娇然道:“你不知道人家有多么的惦记你,多么想你呀。可是你倒好又招来好几个女孩子,再这么下去怎么得了!”

欧阳春雪微嗔呵斥,手还拍打他的胸。

敬文闻听极为尴尬的狡辩道:“好老婆你是误解了,我、我、唉!”于是把洛阳的情况讲了一遍。

欧阳春雪见敬文急得满脸通红的模样,瞥了他一眼,嫣然一笑,道:“好了,这些我都知道了,你不必那么紧张,我又没怪你,咯咯,咯咯。”极为开心地笑了起来。

敬文望着欧阳春雪美若天仙的面容,心中一荡,暗道在这些女孩子中,最属欧阳春雪美貌绝伦,聪明贤惠,善解人意。心中欢喜无比,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了过去。

此时,迟千盗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见到两人如此亲热情景,笑嘻嘻的用双眼来回在两人身上扫视,仿佛在欣赏艺术品一般。

敬文抬头见迟千盗贼眼乱转,知他没安好心用眼直瞪他。

欧阳春雪更是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不可,倏地藏在敬文身后喘着粗气。

迟千盗诙谐地笑嘻嘻道:“继续,我老人家就爱看这等好事,太有情感了,好让我激动不已。嘿嘿,继续。”不走反而坐了下来。

敬文闻听气得面色剧变,直冲他瞪眼努嘴,可迟千盗愣是装作没看见一般。敬文只好问道:“你老人家有什么事呀!”说完,恨恨瞪了他一眼。

迟千盗笑嘻嘻道:“老大,我是来找欧阳小姐的,你把她藏在哪里了。”说完,对敬文挤眉弄眼。

欧阳春雪脸色通红从敬文身后走了出来,低头说道:“前辈有何事?”

迟千盗见欧阳春雪如此美丽,禁不住大加赞赏,嚷嚷道:“臭小子,你可太有福了,竟然弄到如此美丽漂亮的老婆。”咋舌不已。

欧阳春雪闻听脸色更加红了起来。

敬文瞧见他的怪模样,心中有气,嚷嚷道:“喂,老东西,别口无遮拦,有什么事快说。”

迟千盗这才想起重要的事,眉头微皱道:“老钱认羿蛇帮还有可能从其他地方调人过来对艾府下手,艾府内的人必须马上撤离。我想还是小心为妙,不要重蹈洛阳的覆辙。也是这样为好。”

敬文沉思道:“你们担心的不无道理,血洗洛阳羿蛇帮就是从江南调去的人。”

顿了顿,说道:“好,春雪,事不迟疑,你要马上安排人员撤离艾府,府里的东西什么都不要动,只是在旁边宅院放人暗中监视即刻。”

欧阳春雪点头道:“我马上就去安排。”说完,快速走了出去。

迟千盗望着欧阳春雪走出的背影,点头说道:“小子,此女可是难得的奇女,你要万分珍惜。”

敬文心有同感,点头道:“老人家,你就放心吧。”

迟千盗叹口气,摇头道:“我不放心呀,因为你小子太招姑娘的喜爱了。唉,现在估计没有十个也得有八个对你芳心所向,将来怎么弄啊,我都替你愁得慌。”说完,摇头叹气。

敬文闻听一怔,随口说道:“老人家不要危言耸听,哪有那么多。”

迟千盗瞧着敬文,忽然嘿嘿笑道:“傻小子,我老人家可都看在眼中,今后你要随其自然吧。不过我可警告你,这可不是随便弄一下就完事那么简单,需要付出感情和负责任的,你要谨记。”

敬文闻听感激地点了点头,诚然道:“老人家,你放心吧我会记住的。”

迟千盗闻听内心激动不已,他早已把敬文暗中当作自己儿子一般,甚至在无意中把自己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敬文身上......。

欧阳春雪做事极为干练,迅速把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艾府全部人员片刻间秘密安全撤离。

丐帮扬州分舵按照欧阳春雪的指示,立即撒下人马监视每一个可疑之人,暗中还担负起保护艾府的重任。

忽然之间,扬州大街小巷不少乞丐在到处游荡,但他们各个面色肃然,眼神却在暗中扫视着每一个人。

不久,有消息传来,江南钱庄来了几个陌生人。

钱逸闻言大喜,舒了口气,释然道:“江南堂翟望被歼灭后,江南有很多暗中‘羿蛇帮’的人顿时失去了联络,他们对其他人还不熟悉。因此‘羿蛇帮’江南这块我看就没戏了。此陌生人肯定是羿蛇帮总坛派来查明情况的,我们要立刻把他们解决掉,整个江南‘羿蛇帮’就成了瞎子。”

稍停片刻,思索道:“晚上一更时分,我们派人在城东中门等候,见到穿有江南钱庄服饰的人就立刻拿下。”

敬文闻听疑惑道:“他们要不穿这服饰怎么办,我们如何认得?”

钱逸点头笑道:“他们一般都会穿戴标志的服饰,因为谁见都会给面子,**上的人也不会对钱庄下手。因为他们也需要兑换银子,基本上不会出什么危险。如果没穿服饰,那么就是说他们感到了危险,但脖子中还是挂有标牌。”

敬文朝迟千盗看了看,点头道:“你老对这种事最拿手了,怎么样?”

迟千盗诡异的笑道:“我看,你还得亲自出马,这需要瞬间制服。否则一旦漏网,我们就会打草惊蛇了。”

敬文沉思片刻,点头道:“老人家说得对,好!就怎么办。”

傍晚时分。敬文、迟千盗、钱逸三人,悄然潜出东门外不远处一片密林中,三人跃上了一棵大树之上潜伏下来,向来往东门的人群望去,只见进出东门的人络绎不绝。

迟千盗望见,不由叹道:“这如何分辨?”

“来了。”钱逸指着一个骑马人说道。

敬文凝神望去,点头道:“你们在这儿等我。”言罢,闪电般射向了林外,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钱逸吃了一惊,讶然道:“没想到公子武功如此了得。”

迟千盗笑嘻嘻道:“惊人的你还没见到呢。”

蓦然间,林外响起了马蹄声,霎时敬文骑着马跑进了林中,随手把一个人丢下马去。

迟千盗和钱逸快速从树上跃下,把此人装进袋子中。

三人刚想走人,敬文忽生警兆,低声说道:“有人往这里来了,你们骑马带人快走,我留在这里查看一下。”

两人提着袋子同骑一马,向远处疾速奔去。

敬文琢磨了一下,轻轻一跃,飘到了树梢之上向远处望了片刻,然后藏身林木高处,收敛气息,凝神静待来人现身。

……本章完结,下一章“ 潜入救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