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2章: 路中奇遇

《绝代剑魔》

第12章 路中奇遇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一早,敬文和孪生兄弟又踏上了去杭州的路途,敬文估计按照目前正常行走的速度到杭州也只有一天的路程了,很多谜团到杭州再慢慢的解吧。不过敬文边走边思绪着,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出行竟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事情,到给自己增添了不少乐趣。有很多事情还稀奇古怪,正象临出门前义父所说的那样,“有很多事不能光看表面”,看来还满复杂的。想到这里,不由得紧张起来,这要是做错了事,将如何向娘和义父交代?要是被骗了,那就更冤枉啊。尊重现实,这个道理谁都懂,可是现实是什么呢?有多少人能够看清楚现实?哎!不管怎样,今后一定要小心行事,只有当自己亲身经历过之后才能下最后的判断,就算再有把握,也不要轻心,悉心对待每个细节。转而又想到,此次出行收获颇大,不旦增长了不少江湖经验,还结交了不少朋友。想到这里他很开心,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敬文正在乱想呢,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一条乡间小路上荡起一阵阵烟尘急速直奔这官道而来。童牧立刻说道:“大哥,你看前方小路上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敬文点了点头,说道:“嗯,可能吧,等到近处看看再说吧。”说话间渐渐看清了,那是一辆马车在烟尘中忽隐忽现的狂奔着,后面有七八个人骑着马在追赶着马车。不一会儿,马车来到了官道之上,后面骑马的人也追了上来,在官道之上把马车团团围住。此时敬文他们也正好赶到了这里,三人站在路边观看起来。

近前,敬文看到骑马的共有八人,其中一人服饰华丽,看来好像是一个管家,其余七人都是护院武士打扮。再看那辆马车,赶车的是一位老者,正在吆喝着驾车的马,马车上幕帘垂挂,看不出里面坐的是什么人。

八人围住车后,那个好像管家的人一挥手,所有的人全部跳下马来,紧紧围住马车。只见他走近车前,抱拳躬身说道:“在下是青竹山庄的管家金仪,奉少庄主之命邀请欧阳小姐到山庄作客,如有冒犯,敬请海涵。”停顿片刻,从车里传出来一个姑娘的娓娓动听且含有慎意的声音,说道:“你家公子就是这样如此待客之道?这和劫持有何两样。”金仪脸色微变,说道:“小人只是奉命行事,请小姐上路吧!”说完后,目光向敬文他们扫了一眼,好象是警告敬文他们不要管闲事似的。此时车里又传出那位姑娘的声音,慢慢的说道:“我们要不去呢?”金仪说道:“那只好对不起了。”看来是要来硬的了。这时车里传出另一个声音,“大胆!竟敢对我家小姐如此无礼!”车里又传出小姐的声音,“云儿,我们下去看看,他们到底能把我们怎样?”话音刚落,车幔一挑,从车里走下来一位十七八岁身穿白色衣服的姑娘和一位十五六岁的青衣丫鬟。

敬文看到姑娘后,立刻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怔了一会儿,他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看到一位宛如似梦似幻,美若天仙,清纯欲滴且身材修长,肌肤嫩白,犹如玉透一般的美女,在身旁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走下车来。孪生兄弟也看得呆立起来,心中喊道:“仙女来了。”

欧阳小姐下得车来,扫视了众人一眼,当看到站在路边的敬文时,微微一怔,随后对着金仪说道:“你家公子的盛情我们领了,你回去禀报就说我改日去做客。”金仪立刻躬身抱拳说道:“请小姐赦罪,少庄主有话如果请不回去小姐,我等也就......。”姑娘听到这儿,眉头皱了皱,说道:“难道你家少庄主要劫持与我?”金仪尴尬起来:“这、这......。”

敬文看到这里,感到双方似乎僵持起来,思索了一下,快速走到了姑娘与金仪中间,面对金仪说道:“这位姑娘已给足了你家少庄主的面子,答应了改日去做客,你还有什么为难的?据实回禀就是了。”金仪看到敬文站出来说话,顿时大怒起来,说道:“你是何人?竟敢管起我等事来!”说完伸出右手拍向敬文的面颊,敬文本能的就要做出反应,可是瞬间又放弃了反击把内力隐藏起来,但又不能实实在在的挨上一嘴巴,于是只好顺打来的手势,向右后反转身体,两手胡乱划了起来,暗中将右手挡在脸上,金仪瞬间打过来的手却打在敬文的手掌上,就听“啪”的一声。这一掌在所有人的眼里都认为是打在脸上,而且感觉非常之重。这一嘴巴把敬文打的身体向右后转去,离了歪斜的倒向欧阳小姐身边,欧阳小姐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想拉住敬文而不使他摔倒。敬文顺欧阳小姐一挡之势,拽住欧阳小姐的右手把她往里一带,刹那间把她搂在了怀里,两人又向后“腾、腾”蹭了两步,稳住了身形。

敬文在搂住欧阳小姐的瞬间,忽然感到有一股阴柔的内力向他撞来,可是刹那间又无影无踪了,继而感到姑娘急剧的心跳,敬文此时双手依然搂在姑娘的细腰上,霍然感到腰肢柔软,气若幽兰,犹如腾云驾雾一般,美妙无比。不由得怦然心动起来,即刻做出了反应,搂住姑娘的双手又加了一把力。

欧阳小姐霎时感应到了敬文的变化,脸色腾的红霞飞扬,刹那之间,她耳根热辣辣如烈火焚烧,随后用力挣脱了敬文的搂抱,羞然低头细声问道:“公子,你不要紧吧?”敬文这时才缓过神来,即尴尬又兴奋的说道:“多谢姑娘的相助。”

与此同时,孪生兄弟看到敬文被打,同时发出一声呐喊,抢上前来,闪电般的出手,一个拽住金仪的右臂和右脚,另一个拽住金仪的左臂和左脚,把他举了起来,只要一用力,就可能把他撕成两半,其他七人被此要挟住无法上前解救。

敬文装作文弱的样子,缓缓的转过身来,大声说道:“你们俩不可伤人,把他放下来。”孪生兄弟听到敬文这么说,两人同时松手往两边一跳,就听到“扑通”一声金仪摔在地上。

金仪痛得呲牙咧嘴,慌乱爬起身来什么话也没有说,一挥手,八人快速来到马前翻身上马飞速离去,老远传来金仪的话:“小姐所说的话,在下回禀少庄主,请小姐保重了!”

敬文凝视了一会儿金仪他们远去的背影,转过身来,躬身对欧阳姑娘说道:“在下敬文,如有冒犯姑娘的地方请原谅。”欧阳姑娘脸色一红,说道:“我叫欧阳春雪,感谢公子挺身而出,仗义出言,解此危难。”敬文摇头说道:“欧阳姑娘不必言谢,这等事情人人见之都会挺身而出。”心里说道,何况是一位美丽姑娘遇到了难事呢。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欧阳姑娘在下这就告辞了,不耽误姑娘的行程。”说完摆了一下手,孪生兄弟会意,跟随敬文身后往杭州走去。

欧阳春雪凝视了他们一会儿,看了丫鬟一眼,两人走到车旁,上得车上放下车幔,欧阳春雪说道:“老伯我们也走吧。”马车居然也奔杭州方向走出。不一会儿,马车走到敬文的身旁,马车的窗帘拉起,露出了欧阳春雪美丽的面孔,对敬文问道:“公子此去何方?”

敬文因为前面搂抱了欧阳春雪,心里总是感觉好象是做了什么坏事是的,暗暗懊恼自己如此轻浮,所以要赶紧离开。则是逃避的心里,实在有点不好意思,来面对欧阳春雪。忽然听到欧阳春雪的问话,转头看到欧阳春雪那美丽的面孔,那清澈的目光,骤然浑身的热血又涌动起来,赶紧移开目光,心中惊道,我这是怎么了?逐渐稳定了心神,说道:“我们只是去杭州游玩,没有什么目的。”随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都没有出过远门,慢慢行走,意在观赏沿途风光,姑娘如有急事可先行一步。”敬文实则特别愿意和欧阳春雪同行,可是又感到一看到她的脸,就会六神无主起来,又产生了躲避她的心里,这矛盾的心里在互相交织着,最后还是想起了义父的话,对待女人要谨慎,于是说出了这违心的避客话。

欧阳春雪微微一愣,默默的看着敬文,心里暗道,看此人先前对我热情有余,以至于做出那种举动,可现在突然变成这般冷漠,这是如何?于是不冷不热的说道:“哦!公子只是游玩,那我们就不打扰公子观赏风光了,后会有期。”说完放下窗帘,马车向前快速走去。这回轮到敬文开始发楞心里后悔,看到远去的马车,空空落落,茫茫然然起来。

孪生兄弟的老大童牧看着马车的背影,说道:“大哥,这姑娘如此美丽,像仙女一般。可我感到这仙女可能隐藏着什么,含而不露。”敬文惊讶的看着童牧,感到童牧并非愚顿,实则精明的很,暗想自己被美貌所惑,竟然不如这孪生兄弟的感觉。被孪生兄弟所提醒,渐渐的稳定心神,顿开心智,回意起刚才所发生的事,突然他眉头紧皱起来,心中一跳,想到了那一股阴柔的内力。现在感到拥有这种内力的人,可不是一般的高手,难道这欧阳姑娘是一位绝顶的高手?如果是这样,那么刻意隐藏又是为了什么呢?“阴柔派”,一念及此,只觉得脑中嗡然一响,可一转念又摇头否认。突然之间,心底又闪过一个奇异的念头,难道是......。

“大哥,你看!”这时童牧手指远方,高声喊道。敬文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瞧见远处山麓在云雾中时隐时现,山麓脚下,丛树掩映,水系盘绕,小桥流水,舟楫泊岸。好一派江南风光,顿觉心旷神怡。敬文立刻兴致的说道:“我们到前方打站休息一下,领略这里的风光。”孪生兄弟哥俩,高兴的蹦跳起来,往前跑去。

这里离杭州已很近了,官道两侧的景致越发美丽,处处绮丽,处处妩媚,青翠万峰秀,鸟语花香。敬文一路欣赏着道路两旁的风光,不知不觉的走过小桥,来到了山麓脚下的一个村庄里,村庄布局散落,一座座青瓦白墙式样的二层、三层小楼,或远或近,或紧凑或松散,错落有致。官道从村庄里穿过,道路两侧有不少商家客栈。

敬文他们走进一家较大客栈,店内立即跑出个店夥来,引领他们来到了大厅之中。由于适逢中午,多数客人正在进食午餐。敬文他们走到一个桌旁坐了下来,三人兴致正浓,于是要了酒菜,三人拿起酒盅刚要饮下,忽然看到欧阳春雪等三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敬文、孪生兄弟互相对了一下眼神,放下酒盅,朝欧阳春雪望去。

欧阳春雪看到敬文他们,微笑的点了头,然后竟朝他们走来。欧阳春雪三人来到敬文他们桌旁,缓缓坐下。这时大厅里吃午饭的客人都停止了进食,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欧阳春雪的身上,呆呆的望着她,当看到她们竟然坐在了敬文他们的桌旁,眼神中都流露出即嫉妒又羡慕的目光。

欧阳春雪坐下后,静静的说道:“公子不反对我们一起用餐吧?”敬文即刻笑着说道:“欢迎还来不及哪,姑娘你们要吃些什么,尽管点来,这客我是请定了。”欧阳春雪身旁的丫鬟,噗哧的笑了起来,说道:“小姐、老伯,我们今天可要好好吃上一顿,反正有人请客。”说完挤眉弄眼的向敬文他们笑着看来。“小云,不要胡闹!”欧阳春雪呵斥到,然后笑着对敬文说道:“这丫头闹惯了,请公子不要介意。”敬文笑着说道:“我到觉得这个小妹妹到很爽快。好!小妹妹,你一定要吃好,想吃什么就要什么,大哥我请客,不要客气!”说完一脸诚恳的表情向小云望去。小云这个美丽的小姑娘,顿时愣住了,看到眼前这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大哥哥,如此诚恳的对待自己,骤然心中升起一股暖流,感到敬文无比的亲切,同时又涌现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只是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愣了一会儿的她,两只大眼睛忽睖闪动着,说道:“大哥哥,你真好,我就不客气了。”她的话音刚落,大家都笑了起来,忽然之间大家都感觉到拉近了很多,气氛显得轻松了不少。于是小云又点要了不少饭菜,大家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诡异余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