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22章: 殊死较量

《绝代剑魔》

第122章 殊死较量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忽感前方微动,凝神望去,只见人影一闪显出了身形。

神秘人傲然伫立在敬文前方不远处,一双怪眼发出骇人的目光,枯黑瘦瞿的脸容露出一丝令人莫测高深的神色,咦然道:“咦?老夫还头一次感到惊奇,居然能感应到老夫的迫近,你是什么人?”

敬文见他身穿道士长袍,负手而立,直有君临天下、睥睨众生的超然气度。只凭他能在这里等候两人,已知此人对他行踪轨迹瞭若指掌。

敬文心情紧张,但表面却是好整以暇,淡淡说道:“不知大师有何事找我们?”

老道士仔细地上下打量着敬文片刻,傲然道:“也没什么事,不过见你们鬼鬼祟祟,一时好奇而已。”

敬文心中一颤,表面笑了笑,说道:“我们只是走路而已,如果大师没有什么事,我们还得赶路。”说完,示意老三,两人向后退去。

老道士瞧见,冷哼一声,一股真气迫来,封住了他们的退路,冷然道:“小友就这么要走吗?”

敬文止住脚步潇然耸肩,无奈道:“大师即无事又不让我们走不知何意?”

敬文心中暗暗吃惊,老道士全无动作,只是加重催发真气就能把对方锁牢,封住退路。感到自身的斗志正不断被他削弱,可是对方依然不露丝毫破绽。

老道士面容仍无变动,瞳孔却变缩敛窄,忽然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盐帮分舵?”

敬文闻听为盐帮有此高手而吃了一惊,努力使自身心境逐渐平复下来,精神缓缓提升,微笑道:“我叫王老五,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救人而已,大师还有什么事?”

老道士闻言一怔,面现怪怪的神色,淡淡道:“既然小友不愿说,出身来历,那只好不客气了。”看来老道士想用武力逼出敬文的武功脉络。

忽然,老道士鬼魅般攻出一掌。

敬文两人顿生感应,耳际狂风呼啸,全身如被针戳般刺痛。

敬文狂喝一声,双掌化作黄芒,划过双方间丈许距离,照老道士面门击去。他这不要命的打法,到让老道士暗中吃了一惊,不得不收回拍出的一掌,向旁轻轻地飘闪,嘴中发出了一声:“咦?小子有点门道。”似是对敬文的攻击大感兴趣。

敬文转头低声对老三问道:“你认识他吗?”

老三愕然摇了摇头,说道:“盐帮里没见过此老道士。”

蓦然间,老道士全身袍服无风狂拂,整个周边空间立即陷进一个风暴里,最奇怪是所有其他树木等全不受影响,而两人却像陷入逆风之中。

敬文对老三大叫一声:“快走”随即向老道士劲气处发出了猛力的一掌。

犹如炸雷般响声骤起“轰”的一声,劲风散去。

老道士微微一颤,后退一步,瞪大眼睛瞧了他好半晌,面色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敬文“腾腾”踉跄的后退两步,嘴角溢出鲜血,站定脚步,严阵以待望着老道士。

老三趁此之际,一个后翻向远处落去,撒腿就跑,办跑边喊:“大侠请放心,您让我们做的,我们定能做好!”。一溜烟没影了。

敬文闻听心中微怔,又见他成功逃脱,心中好像卸掉了一个包袱。全心凝神注视老道士,可心中骇然之极。暗道自己奇遇的百年功力却挡不住老道士的一击,已然受伤不轻。老道士如此功力,确是骇人听闻,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老道士其实也心中大为惊讶,身体内真气翻滚,虽没受伤但并不好受,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暗自思忖此小子从哪里钻出来的?名不见经传却有如此浑厚的内力。如假以时日,那可无人能敌了。双眼一转感到很是兴奋,和他打斗到过瘾的很,嘿嘿,小子我就陪你玩玩吧。

想到这里,玩心打起,猛然间身子侧扭弹起,电射般向敬文攻来,刹那间向敬文周身拍出一十八记连环掌,劲风“嘭嘭”炸响,霎时把敬文罩在犹如暴风般的掌风之中。

老道士这一玩,可把敬文玩得心中惊颤不已,好在老三已经逃走,心中到放松了不少。反激起了他的斗志,准备扑上去游斗一番。

蓦然间,瞧见老道士如此打法,心叫不妙,刹那间整个人倏地萎缩,双膝屈曲贴胸弹起,,像陀螺般地旋起两丈多高,突然空中伸展身形向旁飘移,霎时脱离了老道士掌风攻击范围,瞬间落在十几丈远的一棵大树之上。

“咦?”老道士发出惊异的声音,接着冷哼一声,两脚收起,顿时变成盘膝凝坐,整个身子却悬在半空之中,两手往上虚抓,闪电般向敬文大树射来,伸手一掌拍来。

敬文瞧见心中愕然,这是什么打法?横翻斛斗疾速向旁漂移,躲过老道士拍来的一掌。只见刚才自己站得地方,树枝树叶顿时化作粉末向后飘散。

此时,敬文渐渐冷静下来,寻思道,我的功力并不比他差,只因自己心慌意乱,经验不足,处于被动状态,所以才受伤。再如此下去小命肯定不保。灵机一动,伸手掰下一根拳头粗细的树杈,刹那间修整成四尺多长的木棍,握在手中当作剑用。

敬文慢慢提气真气,小心翼翼的不触动伤处,心神晋入至静的境界,登时感应到射的来压人劲气,竟是发自老道士身体三脉七轮。强大的劲气透过老道士小腹发出,形成令人呼吸困难、好似暴风般的气罩。

敬文找准了老道士气门所在,暗中嘿嘿一笑,肩膊一晃儿木棍带着强劲的真气向老道士捅去,嘴中喝道:“小腹!”使出一招老祖剑法中“破气式”,这精妙绝伦的一招,是专门破内家真气的招式。

急速而上的老道士被敬文一木棍破去了真气劲势,慌忙中横移身子。

“噗”的一声,道袍被木棍捅出一个窟窿。

同时敬文也被老道士的劲气扫中,只是老道士劲气突然收敛了不少,否则后果不可想象。

老道士猛然提气一脚蹬在树上,倒飞落地。

敬文抹了一下嘴角上的血,舞着棍子,嘿嘿笑道:“你这个杂毛老道,肯定不是好人,你能把我怎样?嘿嘿。”开始展开了心里攻势。他想起剑魔老祖所说,愈是在危机情况下,愈要保持冷静的头脑,要让敌人犯错,出现破绽。

老道士闻听气得面色剧变,不过马上冷静下来,一双小忽地眼亮起来,十分高兴地笑道:“小东西,有点道行,你竟然是我平生遇到的真正对手之一,好,很过瘾。哈哈,哈哈。”

敬文心中凛然,暗道老道如此可怕,肯定不是一般人。

两人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这种距离下生出微妙玄奥的变化,使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老道士哈哈大笑道:“小子,不要像猴子一样龟缩在树上。”暗中真气爆出,向敬文压来。高明奇诡,大出敬文意料之外,而且战术策略,更是针对他所设计,务要他生出有力难施、白花气力的颓丧无奈感觉,以削弱他拼死之心及为生命奋发的斗志。

高手相争,尤其是敬文、老道士这层次的高手,讲究的是气机交感与气势的对峙,以全心全身的力量把握对方,从中争取主动,抢占上风,决定成王败寇。

敬文思绪片刻,嘿嘿笑道:“老杂毛,你不用施展阴谋诡计,你老了不行了。”

老道士闻言怔了怔,发出的劲气稍微一缓。

就在老道士心神略分的剎那,敬文一声长啸,人棍合一,真气劲下,施出奇招,大头朝下从树上射下,朝老道士攻去。

生死胜败,将决定在这一击,若敬文仍不能争取主动,定会陷于挨打的局面直至落败身亡。

老道士厉芒一闪,双袖拂迎。

眼看老道士双袖就要迎上敬文的棍剑,老道士忽又施展奇招,身体忽然变成了虚幻影像,眨看出现多个老道士虚影,一个虚幻老道往左侧拗去,枯黑的两手由袖内滑出。有如能拐弯寻隙的两条毒蛇,十指撮成鹰喙状,从外侧绕击敬文左胁;另一个虚幻老道则踢出左脚,疾取木棍锋尖。

这些怪异动作,使敬文大吃一惊,急忙心神晋入忘我的境界,无惊无惧,感应到了老道的主体所在,空中猛然停顿,倏地翻身飘然而退,竟来一招“反退”。变化之精奇奥妙,恰到好处。

在老道士眼中,敬文霎时争取到了主动,好像脱胎换骨般变成另外一个人,棍气剧盛,招式诡异前所未见,立即将他笼罩紧锁,迫他不得不作全力硬拼。

老道士暗想竟然与这小子耗费了不少精力,原先发出高明策略,已成功的大副削弱小子的斗志和信心。所以趁他尚未完全恢复斗志之际重创他,那时还不胜券在握。可没想到这小子诡计多端,用一个破木棍居然能破去我的真气,可不能小视了他。

敬文木棍奇变迭生,以老道士之能,亦禁不住心内犹豫起来。究竟是变招再攻,还是后撤变招。

老道士犹豫的动作,犹如木桩插在地,身子不断摆动,似往前仆,又若要仰后跌,怪异至极点。

敬文见他如此动作,心中生出诡奇古怪的感觉。手中木棍疾出,劈往老道士身前四处空当。以人驱棍,以棍奕剑。带起的劲风狂飙,波浪般往两旁卷涌,强劲般的劲气,霎时从木棍涌出,朝眼前可怕的敌人涌去,嘿嘿道:“这招大概就叫‘吃我一棍!’”

敬文这次要比以前的搏击,更上一层楼,不但能惑敌制敌,控制主动,更能在这特殊的情况下破敌。

老道士一时被敬文杀得手忙脚乱,闪电后移,双掌骤然击向木棍。

两人除在功力、招数方面互争雄长,还在战略、心理各层面上交锋较量,精彩处令人目不暇接。

敬文真气透过木棍的棍尖变成一点精芒,流星般破空往老道士咽喉处直捅过去,呼啸声贯耳轰鸣,声势凌厉。

奇变突起,木棍离老道士咽喉要穴三寸许的空隙余暇间,老道士忽然倾斜身子双腿忽曲,把与棍锋的距离扯远少许,然后双腿撑个笔直,身体竟像一根枯黑木柱般往前直挺挺的倾来,双手倏地向木棍抓去。

敬文霎时收棍,顺势横扫,这诡异变化的一招,大大出乎老道士意料。

老道士情急之下,猛然转身后退,但此时已晚。

“蓬”一声,真劲交击,木棍扫在老道士的屁股上,霎时把老道士扫得向前跄踉几步才稳住身形,气得嗷嗷直叫。

敬文一看诡计得手,暗叫这时不走还等待何时?刹那间施展无影身法,逃得无影无踪。

等到老道士回转身形之时,已然不见了敬文的身影,黯然叹气,呆呆地伫立良久才怏怏离去。

老道士感到这是他新出山以来尚是首次遇上的强劲对手,迫得他不得不对天下武林后辈作重新的估计。经过这一轮激战之后,强横的老道士信心终于受挫。

敬文这一次信心受挫更大,惊魂未定地逃回了宅院。

欧阳春雪、迟千盗、钱逸等人见到敬文如此狼狈模样都大吃一惊,愕然以对。

敬文稳了稳神,忽然嗔出一口鲜血,胸口一舒,摇头苦笑道:“我他妈的今天算是碰到鬼了。”

欧阳春雪大惊失色,抓住敬文的手,探了探脉,这才舒了口气,面色转好,放心道:“受伤还不算重,是谁能把你伤成如此?”心下诧异。

敬文犹有余悸地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黯然道:“此老道太厉害了,我是侥幸逃命。”

三人闻听不由得齐声“啊”的叫了起来,人尽皆骇然。

迟千盗瞪眼咋舌道:“小子呀,你可知道这个老道是何人吗?”

敬文愕然摇头。

迟千盗悚然动容,搓手踱步兴奋起来,欣然道:“他就是天下三大武林宗师之一的玄虚道长,武功出神入化,无人能敌,自出道以来还没有人能胜过他一招半式。嘿嘿,你和他对阵,竟然没被打死,还打了他一下屁股,不能不说你小子有点运气,那牛鼻子老道还不得气得吐血,哈哈,哈哈。”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诡异变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