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23章: 诡异变故

《绝代剑魔》

第123章 诡异变故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闻听惊愕不已,竟说不出话来,双目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暗忖如果早知道他是武林宗师之一玄虚道人,不被吓死才怪。这多少还算找回了不少信心。

欧阳春雪俏目紧锁,思忖道:“玄虚道长属于非正非邪人物,傲然侠骨,多年不问江湖世事的人物,怎么能帮助盐帮呢?这实在令人费解。”

敬文咦然道:“我当时也感到非常奇怪,还特意问过盐帮三怪中的老三,他说不认识此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逸沉吟半晌,猜测道:“这很可能是一种巧合,在公子行动之时,恰巧被玄虚道长瞧见,又见公子的武功与他人不同,这自然引起了道长的好奇心。像玄虚道长此等人物,非金钱等能收买得了。嘿嘿,不过公子此次可算严重挫伤了玄虚道长的自信心,估计还得回深山修炼去了。”

顿了顿,笑道:“武功招式固然是重要基础,而策略计谋才是决胜的关键,这次公子肯定运用了计谋,才使玄虚道长着了道。嘿嘿。”

敬文心有余悸地嚷嚷道:“如果不耍点小聪明,我还能回来吗?”

几人同时开心的笑了起来,暗中都佩服敬文的聪明才智。

敬文经过一晚上的运功疗伤,内伤基本痊愈,再加上他消化了与玄虚道长对战所取得的经验教训,武功又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次日清晨,敬文偷偷的叫来迟千盗,把遇到记小燕的事说了一遍。

迟千盗也感到不可思议,两人商讨后决定由迟千盗和郎育暗中查访记小燕。

不久,几人聚在书房内。

钱逸沉吟道:“我们从抓回的江南钱庄人了解到,羿蛇帮对江南这块突然崩溃感到不解,暗中火速派出三个护法级人物来此调查,他们的调查结果正准备送回总坛,被我们截获。从截获的情报来看,他们似乎觉察到了我们的一些蛛丝马迹,但还是猜忌的成分要多一些。”

顿了顿,分析道:“这次只要把这三个护法干掉,再把钱庄主要人物弄掉,那么羿蛇帮在江南的势力就算垮掉了。釜底抽薪就是不让他们有熟知江南情况人来重整江南堂,如果派其他人来,那可是几年以后的事了。这次我们掌握了一个重要线索,就是羿蛇帮的总坛暗中设在成都。”

敬文愕然道:“什么成都?怎么会在蜀地,难道不是济家堡!”

钱逸摇了摇头,分析道:“这就和江南堂为什么设在扬州一样,这两个城都是经济大城。而总坛设在成都自有他的道理,一是山高皇帝远,地方官员很可能都受到他们的暗中控制,即使发现了他们的劣迹,也会被掩盖。二是济志胤很可能常驻成都,便于掌控,而济家堡只是一个幌子。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还有待证实。”

顿了顿,说道:“济志胤这一招够绝的,以商养黑,再以黑促商,越滚越大,黑也发展了,商也壮大了。不过把羿蛇帮作为收钱充当杀手的行当,却是济志胤最大的失误。”

又思索半晌,慎然道:“另外一个问题我们不得不重视,惟可虑者就是魔帝教,此教名称非常唬人,我们不得小视他们。一般民众听其名就会被吓住,可是总有偏激的人对此爱好,追随,积极加入魔帝教,这样以来魔帝教几乎是由大多数偏执狂人组成,他们走极端,做事只求目的,不择手段,极易入魔。看他们对丐帮的攻击,很难分清他们的目的,说不定是为了某一件小事而动怒呢。再就是他们和盐帮的关系,却是微妙的很。另外我觉得他们也在与羿蛇帮对抗,前一些日子的劫镖、绑架武林人士很可能与此有关。”

敬文经过钱逸的分析,脊梁冷汗直冒,讶然道:“那么我们解救那些武林人士难道都是羿蛇帮的暗中杀手?”

钱逸不可否认道:“也不完全是,只是说很有可能,魔帝教暗中掌握了他们的另一个身份,绑架他们,逼他们说出羿蛇帮的秘密,至于魔帝教是想摧毁他们呢,还是要挟他们,就不得而知了。这就是魔帝教行为的怪异之处,甚至没人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就是知道了也会令你目瞪口呆。”

敬文面色剧变,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黯然道:“江湖如此复杂,诡异莫测,原来认为正确的,现在看来却是错误的,有些事情,你根本无法想像”

钱逸微笑道:“解救那些武林人士,也许未必是一件坏事。”

敬文抬头疑惑问道:“此话怎讲?”

钱逸点头笑道:“这件事在误打误撞中,搅乱了魔帝教要挟羿蛇帮的图谋;而羿蛇帮最终也知道了是魔帝教所为,这一点我就可证实,当时传来口信要我们防备魔帝教中人,而且也触动了羿蛇帮的秘密,造成了内部的混乱,那些武林人士不会再得到重用。”

敬文眼睛一亮,点头道:“这么说我们目前的行为,在羿蛇帮内部还认为是魔帝教所为?”

钱逸点头道:“有这可能,只要我们把江南这块封闭住,嘿嘿,羿蛇帮直到灭亡,恐怕还不知是何人所为。”

敬文倏的站起,双目厉芒大盛,冷哼道“好!现在是最后解决江南羿蛇帮的时候了。”

钱逸担心道:“我认为在今晚的情况下,要想刺杀羿蛇帮护法估计还可以,要想活擒他们却是很难。”

迟千盗神秘地微笑道:“若有公子出手,再加上我帮手,那就是轻而易举了,嘿嘿,对吗?”

敬文点头笑道:“什么事到你那都变得容易了,万一那个老道找我麻烦怎么办?我们得有几套方案为好”。

钱逸见他们泰然自若,信心顿时倍增,欣然道:“公子说得极是,若然可以用计智取,自然胜于单凭武力。我们要同时准备几手,今天定要活擒他们不可。”

于是三人密谋一番,制定了几套方案。

怡红院是扬州最大的青楼之一,别具特色,这里几乎把吃喝玩乐都纳入之内。整个建筑由东南西北四座三层重楼合抱而成,中间园地方圆达数十丈。鱼池、亭阁、假山布置其中,形成了幽美的园中园。

四座三层重楼每层均置有十多个厢房,面向园地的一方有窗隔露台,令厢房内的人可对中园一览无遗。

其建筑特色极具江南风格,淡雅朴素、精致灵秀。充分体现了灵、透,以有限的空间创造出无限的意境。

傍晚,天色渐暗,四座三重楼阁每间厢房都灯火通明,加上绕园的半廊每隔数步就挂了宫灯,映得整个中园明如白昼,加上人声喧闹,气氛炽热沸腾。

北座三楼一间厢房内,敬文和迟千盗、钱逸在这里正悠闲地喝酒赏景。

忽然,“笃!笃!笃!”敲门声响。

“进来!”迟千盗喊道。

郎育匆匆地走了进来,低声说道:“他们到了,共有六人,其中三人是护法,另外三人中,有两人是江南钱庄的人,一人可能是扬州帮的老大。可是厢房门前却有扬州帮三人在守护”

三人闻听互望一眼。

迟千盗神秘笑道:“我保证他们一醉不醒。”

敬文点头道:“好,差不多时,我们再去解决那三个守护人。”

几人又谈笑了一番,迟千盗眨了眨眼,说道:“我老人家该出手了。”说完,一招手和郎育两人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迟千盗和郎育走了进来。

迟千盗神秘地小声道:“我几乎连菜带酒都给他们加注了料,保教他们一醉方休。”

一盏茶功夫后,四人站起身来,走出了厢房,顺着走廊向外走去,当转过弯瞧见前方两丈远的厢房门前站着三个人时,敬文暗中弹出三粒黄豆,无声无息地向门前三人击去。

突然,不知从何方钻出一个老道,轻轻一伸手就把黄豆接住,黄豆在老道手中,霎时变成粉末。

老道微微一怔,抬手闻了闻,竟然闻出了豆腥味。

原来敬文每次弹出黄豆之时,都灌有真气,在击到穴位后,黄豆即被真气化为粉末。

敬文见是老道,猛然大吃一惊,心中叫苦不已,马上低声对迟千盗等人说道:“执行第二套方案。”

迟千盗等人见玄虚道人的出现,也大吃一惊,愕然以对,闻听敬文指示,霎时退回厢房。

敬文盯着老道片刻,也不搭话,起身腾跃从廊道向中园跃去。

老道见敬文跃走,急忙身形一晃,倏地跟了过去,嘴中喊道:“小子,不要跑!再跑我可要打你了。”

敬文落在中园小路上,伫立不动,瞧着老道飘然而来。模样极为恭敬,嘿嘿道:“你老人家找在下有何事?”想起昨天那顿狠揍,心有余悸。

老道站定身子见敬文神态和闻听言语,不由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敬文竟对他如此恭敬,忽然哈哈笑道:“小子,今天怎么了,这么恭敬!”

敬文嘿嘿笑道:“你是前辈,晚辈理当如此。”

老道哈哈大笑道:“孺子可教也。现在我开始喜欢你了,不过我警告你不要想着逃跑。嘿嘿,就是你逃到天边,我也能找到你,你在什么地方落脚我都知道,那里还有一位漂亮姑娘吧。”神态极为诡异莫测。

敬文闻听猛然一震,大吃一惊,脸色剧变,惶惶道:“你把她怎样了?”

老道瞧着敬文片刻,知道击中了他的要害,神秘地嘿嘿笑道:“小子,害怕了吧,我能把姑娘怎样,只是警告你而已,嘿嘿。”

敬文哭丧着脸,哀求道:“老人家,你到底要怎样呀,我服你了,给你磕头求饶行吗?”

老道眼中精光一闪,哈哈笑道:“好哇,你现在就跟我走,不要耍花招,否则......。嘿嘿。”说完,向院外掠去。

敬文迟疑了片刻,向老道掠去方向跟了过去。

两人飞檐走壁,忽高忽低,极像黑夜中的幽灵般飘来飘去。

老道飘到一座高楼屋脊上坐了下来,凝视着远方。

从这里可观看扬州大部分景色。

远处扬州城的夜景,灯光闪闪,充满宁静安逸的气息。

老道向敬文摆了摆手,静静道:“小子,过来坐吧。”

敬文凝视他片刻,不知他要干什么,迟疑片刻,来到老道身边坐下。

老道指着远处点点灯光的夜景,感言道:“这就是人世间,你似乎感到这是多么的安逸和宁静,可是在此夜幕的掩盖下,有多少阴谋在悄然开始。唉,人世间的善与恶只是人的一念只差,有时他的界线是何等的模糊。”

敬文微微一怔,老道所说也正是自己这几天在琢磨的道理,于是深有感触道:“老人家,您说得太对了,不同的人对善与恶的理解也不同,所以结论相差深远。”

老道淡然自若道:“老子认为,天下人都认为美是美,反而就落下了丑;天下人都认为善是善,反而就恶了。他认为价值是相对的,长短、高下、有无、难易等这些东西都是连在一起的,强调其一面,就暴露了它另外的一面,只有没有标准,把事物控制在一个适当的度,才是世界本来的东西。世间本无标准,标准都是人心做出来的。”

顿了顿,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继续说道:“食物有关生存,也就是说,善恶直接与生存有关。明白了这一点,你就明白了善恶为什么产生的缘由了。”

敬文惕然醒悟,讶然道:“哎呀,老人家道出了善与恶的根本。”

老道露出欣赏的神色,点头道:“孺子可教也,从这里可以悟出很多道理,如生存问题解决了,就想要生活的好一些。因而欲望随之而来,最后就会生出霸占更多的东西恶念,甚至做出抢夺、谋害等等恶行。所以说人要控制好欲念,不要过头。”

敬文此时才明白,老道是在给自己敲响警钟。坦诚道:“老人家,你这是在训导我,我会记住您老的教导,绝不会成为恶人。”

老道双目神光电射,欣然道:“小子很聪明,难怪清虚夸你。嘿嘿。”

敬文愕然半晌,讶然道:“您认识清虚老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远程突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