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25章: 暗渡奇兵

《绝代剑魔》

第125章 暗渡奇兵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瞧见扬丽的表情,猛然想起疗伤时的情景,面色微红,尴尬道:“那就好,那就好。”

扬丽目光偷偷扫了敬文一眼,见他面色微红,含情脉脉地低头不语,显是有点意动。

两人正处在如此尴尬境地之时,恰巧迟千盗走了进来,对着敬文嚷嚷道:“嗨,这里美女如云,环境干净优雅,太好了,这些女人真能干。”

敬文逗他道:“你要注意了,晚上睡觉时一定要把你那臭脚洗干净,否则嘿嘿,臭气满屋,那些美女还不得揍你。”

迟千盗立马怒道:“小子呀,哪壶不开你说哪壶,我老人家是那种人吗?”

敬文和扬丽都笑了起来。

迟千盗啧啧称奇道:“嘿嘿,连被褥都有浓浓的郁香。好,再上那去一定要到风龙分舵的分支去住,照顾得真周到。”

敬文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杨丽说道:“大姐,我再为你把一下脉,看看你以前练功时经脉受损恢复了没有。”

扬丽微微一震,脸色腾地红了起来,缓缓伸出右手来。

敬文伸手把住她的脉,顿时觉得她的手在微微颤抖,不由一怔,立马发出一丝真气游走她全身经脉。感到扬丽按照他的方法练气,有了显著的提高。忽然探到她的左足涌泉穴,不甚畅通。眉头微皱,略微思考片刻,向杨丽经脉输出一股真气,真气霎时向她左足涌泉穴窜去,不一会儿把经脉打通,再由督脉逆上,冲破玉枕关,通过泥九,再回到任脉,如此经三十六周天,运转不休。

杨丽剧震一下,有若触电,那是难以描述的一种强烈爽意感觉。一股无与伦比的真气异力,奔腾在她的经脉中。猛然觉得极端奇妙的事情已在自己身上发生了,她的经脉是以倍计地被强化了,立刻功力大增。经过刚才敬文真气对她的经脉改造,便似由一泓水洼,变成了江河,每个窍穴,每道经脉都得到加强,那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实是难以形容,所有感官的灵敏度均以倍数提升,能不令她欣悦如狂。

敬文思索半晌,点头道:“大姐,你的功力看来已经是内家高手了,只要遵循正确的导气方法,就会突飞猛进,但一定要记住不要冒进。”

扬丽刹那间感动至浑体猛震,热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情不自禁的向敬文投去了至爱的目光,温柔地点了点头。

迟千盗在旁瞧着他们俩人,一时呆愣起来,小眼眨了眨,笑了笑,向敬文暗中做了个鬼脸。

敬文瞥了他一眼,实际上有他自己的想法,那就是要尽快提升她们的功力,一旦受到袭击,能够做到自保。

钱逸来到了敬文房间,颇有感受地赞道:“女人就比男人细致多了。”

几人又对晚上的行动细致地研究了一番。

随后迟千盗、钱逸、郎育三人立即外出暗中探查。

傍晚时分,三人回到了风丹茶庄。

迟千盗神色肃然,摇头道:“这次我们可要大费周折了,这个消息传递站表面上看却是一个青楼,生意非常火暴,嫖客进出不少,而后园则是其秘密所在。”

钱逸沉吟道:“据我所知,他们情报可分为三种传递方法,每一种方法都是行之有效,而且快速。一是信鸽,这种方法有一定的局限性,必须是固定的传定点;二是水道,以快艇传送,再转为快马方式;第三种就是陆路快马驿站式传送,这种方法是常用的方法之一。”

顿了顿,沉声道:“主要能把负责这个情报转运站的人控制住,那么这个站就算瘫痪了,可是负责这里的人是济志胤心腹,人称“鬼算子”申倚天,此人诡计多端,轻功、武功都是一流,而且行踪诡秘。这个宅院明门就有六处,何况还有多处秘密通道。很难摸准申倚天的行踪,我们又不能放火烧掉这个青楼。唉!”

敬文思索片刻,虎躯挺直,双目寒芒闪动,沉声道:“晚上你们暂且留在这里不许轻举妄动,我去探查一番,给他们来个暗渡奇兵,借机看看能否把申倚天捉来。”

迟千盗马上道:“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好有个照应。”

敬文摇头道:“这个我在行,人多了反而会引起他们的警觉,还是我一个人去为好。”

钱逸寻思道:“这样也好,但有一点公子必须牢记,这个宅院充满了机关陷阱。他们经营了这么多年,听说还没有人能进出自如,不是那么容易摸进去的,进得去可出不来。武功再高到时也没用。”

敬文闻听点了点头,沉声道:“钱先生说得对,这也是我不让你们去的原因,我们再不能有人出现任何危险。”

迟千盗还是坚持道:“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给你引路,我在外围等你。”

敬文想了想,说道:“那好吧!”心中对迟千盗的功底还是放心的。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

敬文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换好了夜行衣,展开身法。迟千盗轻车熟路在前引路,一口气越过数重屋宇,两人来到了一处园林之内。这里花木池沼,假山亭榭,相当不俗。

迟千盗指着园林左边一座透出灯光的两层楼房,小声说道:“白天我偷听侍女谈话,申倚天应是住在那里,却不知是哪个房间?”

顿了顿,又细察了一下周围环境,说道:“我就在这里为你接应把风,若见形势不对,我会扮鸟叫通知你。”

敬文点了点头,霎时展开无影身法,刹那间犹如鬼魅般向楼房射去,眨眼间翻进了一楼没有透出灯光的房间内。

敬文见这是个小厅堂模样的地方,悄然潜到门处,贴耳倾听,又聚功探查了一番,感到外面无人推门闪出,外面是一条走廊,一端通往外厅,另一端是通往楼上的梯阶。廊道内静悄无声,昏暗的灯光惶惶从远处射来,不见一个人影,暗想看来婢仆们早进了梦乡。

忽然,从梯顶处足音响起。

敬文倏地潜回门内,隐藏下来。

此时,两人足音来到门前停下。

敬文略一思忖,身形一晃儿,潜在一个小柜之后潜伏下来,静静等待两人进来。

果然,有人推门而入,接着是杯盘碰撞的声音。

敬文探头一瞧,见是两个俏丫环。

其中一个丫环打了个哈欠道:“最怕就是他了,每次来了都要女人陪着,累得我们要在旁侍候。”

另一丫环道:“申总管平时话也不多半句,但见到他却像有说不完的话。”

先前说话的丫环笑道:“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听说是盐帮的什么公子,简直就是一个色鬼畜生,梅姐便给他一连两晚弄得只剩下半条人命。唉!”

另一丫环女不屑道:“盐帮人算什么东西,跑这来撒野。”

先前说话的丫环低声说道:“听说他带来了什么重要情报,所以申总管才对他如此恭维。”

敬文闻听心中一沉,这色鬼不用说就是寒小释了,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紫衣门的事?或者出钱要杀掉谁?他奶奶的,我没有找你,你反倒来烦我了。

两个丫环唠唠叨叨下,弄好的香茶端着走了出去。

敬文瞬间施展鬼魅附影,跟定两个丫环,由楼梯上去,在走廊里才走到一半,迎面便走来两人。

敬文微微吃了一惊,觑准二楼灯火乌暗阴影,一晃儿闪了过去,闪电般跃起背贴棚顶。待两人走过后,又跃下向丫环方向闪去。

两个丫环在一间房门前站定,低声说道:“总管,茶来了。”

房间内传出声音:“好,送进来吧。”

敬文闻听,心中一阵喜悦,这得来全不费功夫,已然探知申倚天的位置。聚功探查一遍,发现隔壁房间无人,倏地闪了进去,一跃上了棚顶,钻入天棚之内。瞬间悄无声息地蹿到申倚天房间之上,透过棚上缝隙见到下面两人正坐在椅子上,边喝茶边谈事。

一个身形微胖,满脸红光的人,喝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到茶几上,沉吟道:“总管,我总觉得这个寒小释不可靠。”

微胖人对面坐着一个身形微瘦,面色蜡黄阴险,文士装束的人。微微探了下身子,笑道:“他可不可靠都与我们无关,只要他的情报属实,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微胖人摇头道:“可是他在跟我们谈条件,这个条件是不是有些太不切合实际了。”

申倚天阴阴笑道:“安副总管,你多虑了。他出的金子可不少,等到主人回复后,我们再按照主人的意思办。”

敬文听得甚感疑惑,怎么一会儿情报,一会儿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胖的安副总管微微一怔,讶然道:“不是要真收他的金子吧?由我们来刺杀剑魔?这个事我们一定要从长计议,否则......。”

申倚天嘿嘿邪笑道:“我的安副总管,你不要那么怕剑魔,从古到今有哪个武功盖世者活得长久了,在计谋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哈哈,哈哈。”

安副总管摇头道:“听说这个剑魔不但武功盖世而且智慧超群,我们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会给我们带来天大麻烦。。”

申倚天摇头不屑道:“谁都会犯错误,我们只要拿那些原紫衣门的娘们开刀,再用寒小释那个混蛋做诱饵,保管他上当,到时我们这里的水牢就是剑魔的葬身之地。”

敬文闻听暗暗吃了一惊,原来寒小释是来卖这个情报,够狠毒的。心中不免疑虑起来,看来我们内部可能出现了问题,要不然寒小释是不会知道这个情报的。暗中恨道,还不知谁先被关进水牢呢。琢磨片刻,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敬文摸出一粒黄豆,刚想弹出,忽然迟疑起来。自从上次弹出的黄豆被老道轻松接住后,心里就对此神功产生了怀疑。暗想这一击如果不成功的话,可就麻烦了。

琢磨了片刻,加强了真气力道,小心翼翼地从缝隙中将黄豆弹出,刹那间击中申倚天。

正在说话的申倚天身体弹起了一下,立马坐下不动了,头耷拉下来。

敬文微微一笑,暗道,看来力道大了一些,差点把他击飞起来。唉,看来我是多虑了,他哪有老道的那种功力。

安副总管忽然见申倚天像针扎一样,倏地弹起又坐回椅子上,而且表情古怪,愕然不解,眯起眼睛直直地瞧着申倚天,疑惑地问道:“申总管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问了半晌不见申倚天回答,只见申倚天蜡黄的脸在渐渐的泛青,猛然大吃一惊,倏地站了起来,就要上前看了究竟。

猛然间,传来说话声:“我是剑魔,你给我坐下,否则你就和他一样成为白痴。”敬文用传音入密说道。

安副总管闻听剑魔二字,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呆若木鸡,面色倏地变成紫色,“扑通”跌坐椅子上,手却悄悄地摸向了茶几背面。

敬文犹如幽灵般悄无声息地闪了出来。

突然,一声“啪嗒”的声响传来,只见安副总管的坐椅,猛然间向地板下陷了进去。

敬文一怔,刹那间手中黄豆疾速飞去,只露出肩头的胖子浑身一颤,霎时翻入地板之下,人影皆无。

敬文一个箭步冲到胖子翻下去的地方,细细观察一番,发现地板上竟有一个隐藏的翻板,并且纹理完全是按照地板块走势拼图设置,一般的情况下很难被发现。

敬文这时感到有些后悔,当时怎么就不把他一起制住呢,大怒道:“他妈的,这胖子看似老实,其实不然,竟启动机关逃跑,你能逃得了吗!”暗中寻思刚才那粒黄豆已然击中了他的“大椎”穴,估计也得全身瘫痪。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凤龙被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