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28章: 途中截救

《绝代剑魔》

第128章 途中截救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面对杨丽指着玉面书生道:“此人一盏茶后,还不说话,就把他的手脚全部剁下,扔到大街上。”

扬丽会意地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内室,片刻工夫从内室走了出来,手中提着一把大菜刀。

玉面书生瞧见,脸色倏然变得蜡黄,肌肉扭曲不自觉地颤抖着,虚汗直冒。他不但感到浑身疲软无力,惊惧心里还像冰冷的水一样浸湿了全身,侵人心魄地寒气直往他身体骨髓里钻去。

敬文在大堂内踱着步,忽然停住脚步,眼中冷忙一闪,冷哼道:“时间到了,把他的手脚剁下。”

玉面书生闻听浑身一颤,喘着粗气惊惧喊道:“且慢,我说!”

敬文脸色一沉道:“我还不听了,动手!”

扬丽倏地举起了大菜刀。

玉面书生龟缩一团,嚎叫道:“不要呀,我说,我知道那些紫衣门女人关在哪里!”

敬文向杨丽使了个眼色,一摆手,冷冷道:“我对这个信息还是感些兴趣的,少砍一只手吧。你说吧!”

玉面书生面色死灰,喘着粗气道:“是盐帮的帮主差人雇用了我,目的是要我们帮助他老婆恢复紫衣门,这次行动是极其秘密的,我们负责丹阳以西,有几个据点已被我们捣毁。捕获人员都暗中押往杭州。”

敬文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冷冷追问道:“其他地方都有什么人参与?”

玉面书生摇头道:“其他地方有什么人参与,则都是很机密的事,我并不知道。不过这次秘密行动的规模很大。”

敬文闻听沉默不语,渐渐静下心来,思索着如何营救计策。

扬丽吩咐人把死掉的和尚处理掉,剩下四人都绑起押在后宅内。

敬文踱了一会儿步,坐了下来又思绪了半晌,似乎不解的对扬丽说道:“看来紫衣门主这次可算是下了血本了,居然动用了这么多力量,盐帮也掺和其中,想把风龙分舵一举消灭在萌芽之中,实在够歹毒的,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呢?难道就为了争回门主之位?我看未必,定有什么重要的目的。”

扬丽闻听微微一怔,慢慢仰起俏脸,愤愤道:“原紫衣门和盐帮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唉!当初门主暗中拐骗姑娘,把拐骗来的部分姑娘集中培训,再卖给盐帮。是盐帮各地青.楼姑娘的主要来源。”

敬文闻听仔细想了想,点头道:“这就对了!巨大的利益关系,才促成了此次大规模的秘密行动。”

顿了顿,叹息道:“当初要是把紫衣门主做掉,就不会有此次众多流血事件了。这次很缠手,紫衣门主经营这么多年手下门徒无数,我们的一举一动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思绪片刻,吩咐道:“对齐小释的死要严格保密,否则我们的人会遭到杀戮。”

扬丽点头道:“属下明白。”

歇息片刻,敬文若有所思道:“这些人已然成了废人,放了他们吧,我们也该走了。”

杨丽面有难色,可又不能违背敬文的旨意,只是婉转说道:“公子,把他们放了,能否走漏消息?”

敬文闻听知她意思,点头道:“好,按照你的想法办。”

杨丽面色微红,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先把他们秘密关押,等到解救了众姐妹后,再放了他们。”

敬文和扬丽两人回到了羿蛇帮秘密据点,把遇到情况对迟千盗和钱逸讲了一遍,两人同时感到情况严重。

几人又商量一下,决定火速赶往杭州救人。

敬文又派郎育即刻启程前往扬州,把情况向欧阳春雪讲明,让她也暗中赶往杭州,并要尽快和文利等人取得联系。

一切安排妥当后,敬文、扬丽、迟千盗和钱逸等四人,立即启程前往杭州。

四人快马加鞭向杭州驰去,路上敬文似乎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次去杭州和他刚出门时的心情截然相反,那时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可是现在却急着去救人。

不由脑海中竟又掠过前些日子经历的那些复杂事情,特别是巫小妹的死,使他不能忘怀。不由得浑身一震,闭上双目,竭力按捺心神,好不容易将那些烦心之事抛开,不料脑海又涌现出巫小妹那张俏脸,一双大大的眼睛,正脉脉望着自己,满是凄然不舍之意。又不断涌出周琴等失踪女子们面孔,心悬众女,心情郁结难解,刹那间焦虑起来,暗忖她们不会向巫小妹那样惨遭不幸吧?想到这里,整条脊骨都寒渗渗。陡然眼中杀机大盛,如何那样的话,我要杀光参与此次行动的所有人!

敬文定神转身向其他三人望去,见他们各个神情肃然,颇显焦虑心情。当下又叹一口气,寻思道:“这些天只顾琢磨羿蛇帮之事,倒忘了对原紫衣门主的防范。这一疏忽有多少人惨遭不测。”暗自愧疚起来。

四人走了一程许,敬文心中愈发烦躁起来,嫌行进太慢。他不断吆喝马加速,马驰足狂奔起来。迟千盗等人也随着疾驶起来,倒也勉强追赶得上。只是一旦如此下去,非得把马累倒不可。

迟千盗快马追了上来,喊道:“小子,再如此跑下去,你就要了这小马的命。”

敬文闻听一震,渐渐的稳定了心神,这才放慢了马步。

傍晚,四人抵达了山脚下一个小镇。

迟千盗寻得一间酒肆打了两角酒,买了一些牛肉,四人坐下闷头吃了起来。

忽听店外骡马叫唤,四人抬眼望去,见十多个汉子,正吆喝着闯进店中。

敬文见来人大都背刀挂剑,均是江湖人士。其中两个小厮模样人拥着一个脸色紫红、嘴唇肥厚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这些人围在一个桌子旁坐了下来。个个脸色诡异,眉间凝重,叫了酒菜默默喝了一轮。其中一个下巴有刀疤、面盘宽宽的汉子忽地叫过伙计:“你们给准备五人的饭菜,我们路上好吃,要快!”

伙计一愣,忙赔笑道:“敢情您老要准备什么标准的菜饭?”

刀疤脸向紫红脸望去。

紫红脸淡淡说道:“一般就行了。”

迟千盗闻听神色凝重起来,偷偷向敬文使了个眼色,慢慢站起身来,向伙计问道:“茅厕在什么地方?”

伙计满脸堆笑道:“出门右方就能见到。”

迟千盗点头走出了店门,不一会儿走了回来,面色难看,坐下喝了一口酒,同时向敬文等人递了个眼色。

几人会意,匆匆吃完了饭走出了酒肆。

猛然间,瞧见三辆马车和十几匹马停在酒肆外,奇怪的是有五人在牢牢地守护着那三辆马车。

四人上马继续前行,很快来到镇外一处密林中。

迟千盗疑惑道:“那三辆马车内都有被捆绑的姑娘,我想是否与我们的风龙分舵有关?”

扬丽闻听大惊道:“很可能是被押送去杭州的我们姐妹。”

敬文思索片刻,愤愤道:“不管是否,我们都要把她们救下。”

钱逸沉思片刻,沉吟道:“要是押往杭州,就必须经过此地,到时我们出手就行了。”

敬文思索道:“现在天色已黑不知他们能否上路。这样吧,我和老迟前去打探,你们留在这里,但务必要小心。”

扬丽和钱逸点了点头,接过两人递过来的缰绳。

敬文和迟千盗展开轻功,转眼间不见了踪影。

两人潜到镇内,刚好看到那伙人从酒肆中走了出来。

敬文在迟千盗耳旁嘀咕了几句,迟千盗点了点头。敬文霎时展开无影身法,犹如幽灵般一晃不见了。

敬文东飘西荡,形如鬼魅,眨眼间潜到了马车旁,这伙人正准备上路,有的正在如厕。敬文瞧准时机倏地钻进了一辆马车蓬内。

车内姑娘忽然之间乍见闯进了一个人来,各个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往一起龟缩起来。

敬文见车内共有四个被捆绑的姑娘,马上低声说道:“你们不要害怕,我是来救你们的。”

姑娘们惊魂未定,相互瞧了瞧,然后各个直点头。

敬文疑惑地瞧了她们半晌,发现她们都被点了穴道不能作声。于是伸手替她们解开了穴道,又解开捆绑的绳索。然后小声问道:“你们是哪里的,为什么会这样?”

其中一位姑娘,小声说道:“我们是原紫衣门的人,现在属风龙分舵,我们昨天突然遭到袭击,然后就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敬文闻听并没有表示出惊讶神色,这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思索片刻,小声说道:“你们先在这车里待着,等我叫你们时再出来,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们手中有武器。”

几位姑娘闻听点了点头,其中一个姑娘焦急地说道:“我们舵主在第二辆车中。”

敬文闻听大吃了一惊,讶然道:“是闵舵主吗?”

姑娘们点了点头。

此时,外面一片喧哗,马车开始移动起来。

敬文出手把车底板轻轻起下两块,身子一探,钻入车底,瞧准时机同时弹出两粒黄豆向车后押车的两个骑马大汉击去,刹那间击中大汉穴道,大汉晃了一下趴在了马上。

敬文一闪落在一个大汉马背之上,伸手提起他向路旁草丛中抛去,大汉像轻如鸿毛般被扔在草丛中,反身跃起又把另一个大汉抛到了路旁。

敬文运用如此手段,顷刻间解决了后方押车的两个大汉。

迟千盗借机盗蹿了上来,一闪揪起左边一个大汉,点中穴道轻轻的扔到路旁,自身骑着马朝前奔去。

敬文抬手击中右边大汉,把他轻抛路旁,骑马前行掩护迟千盗行动。

迟千盗骑马行进到赶车人身旁时,突然俯身出手,点了赶车人的穴道,纵身一跃,跃到了车辕之上,把赶车人抛下车去,旋即又向前两辆马车摸去。

敬文见迟千盗得手,纵身跃起,刹那间跃到了前方一个骑马大汉的身后,伸手点了他穴道。

两人如此鬼魅般的行动,在无声无息中,眨眼间解决了大部分押解的人,最后只剩下前面并骑行走的两个人,一个是紫脸大汉,一个是刀疤大汉。

敬文向迟千盗做出个手势,倏地钻进了第二辆车中,见车中只有被捆绑的闵菇一人,看来是被特殊看押。

闵菇见钻进一人,不由大吃一惊,身体微动,无奈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敬文立马小声说道:“闵舵主是我。”

闵菇闻听是敬文声音,惊喜地仰起了她那俊脸,酒窝顿现,喜形于色。情不自禁眼中泪水滚滚流出。

敬文上前解除了闵菇穴道,又解开了绳索。

忽然,闵菇扑倒在敬文怀中,把嘴凑向了敬文嘴上吻了起来。

敬文被闵菇突然的举动,顿时吓了一跳,心跳加剧,不知所措。刚想抽回手,一想这会极大地伤害闵菇自尊心。于是眨眼向闵菇示意警示,前方还有敌人。

闵菇浑身颤抖,紧闭双眼,尽情地发泄她的情怀。不久,睁开眼睛见到敬文示意,嫣然一笑,松开了搂抱敬文的手,落落大方地整理下衣服,含情脉脉地瞧着敬文。

敬文瞧着闵菇不由得呆傻起来,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不爱说话,行为稳重美丽的姑娘却比杨丽还有胆量,情感火热。

敬文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伸手擦了擦闵菇脸上的泪痕,小声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那两个人处理掉。”

闵菇欣然地点了点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神秘庙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