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3章: 诡异余途

《绝代剑魔》

第13章 诡异余途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和欧阳春雪她们正在进餐之时,突然感到香风鼓卷,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紫衣美人姗姗和两个锦衣姑娘走进了大厅,在大厅门前站定扫视着厅里进餐的客人,只见她杏眼清澈,顾盼神飞,笑吟吟地极是明艳动人,她的出现又引来不少客人的骚动。当她扫视到敬文时,双眸一亮,向厅内走来。

敬文抬头看了一眼紫衣美人,只觉这少女美秀异常,却也不以为意,好象根本无视她的存在,仍然低头吃了起来。忽听一个清脆娇媚的声音在耳畔响了起来,“这位公子如此帅气潇洒,本姑娘和你喝上一杯如何?”说完笑呵呵的坐在了敬文身旁。敬文抬起头来,左顾右盼一下,好象此事与己无关,又低头吃了起来。

紫衣少女看到敬文如此举动,咯咯笑声再起,说道:“没想到公子竟是如此待人之道。”说完扫视了一下欧阳春雪,笑着说道:“哦!有美人在旁,意不好决。好吧!我替你说情。”说完面对欧阳春雪说道:“姑娘,我和公子喝上一杯,你不会在意吧?”

她这么一说,到把欧阳春雪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只好说道:“姑娘敬请随便。”说完目光向敬文扫来,见到低头进餐的敬文没有任何反应。

紫衣少女笑道:“公子你听到没有?我们来干上两杯如何?”说完看着敬文,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话。

敬文慢慢的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到紫衣少女一双清澈坦率,似乎是藏不下心事的眼睛,心中微微一愣,装出疑惑的神情问道:“姑娘,你是说我?”紫衣少女又大笑起来,美目闪动不停,说道:“不是你,还是谁?”

敬文好像忽然明白了似的,转而微笑着说道:“我还以为姑娘和别人说话哪。”说完右手挠了挠后脑勺,眼球转了转,继续说道:“哎!我并不会饮酒,不过姑娘的盛情邀请,在下只能试试了,还望姑娘“酒下”留情。”

紫衣少女闻言微微一怔,继而大喜起来,说道:“嘿!公子渊博,这“酒下”留情,可是妙语。随后喊道:“好!小二,上一坛好酒,再拿两个碗来!”

小二即刻上来一坛陈年“女儿红”,并把两个碗,一个放在紫衣少女面前,一个放在敬文面前,倒满了酒。

敬文看到后不由皱了一下眉头,紫衣少女笑呵呵的激将道:“公子难道怕了吗?男子汉大丈夫要有点勇气,嘿!怕了就不要喝了。”说完瞧着敬文“咯咯”笑了起来,大有挑战之意。

孪生兄弟看到这里,到有点忍不住了,两人同时就要站起,敬文一把按住他俩,小声说道:“不要乱来,我自有办法。”这时小云小嘴撅了起来,说道:“大哥哥,难道怕她不成?”此时,所有在客栈厅里进餐的人,都投过来好奇的目光,还有一些人喳喳小声私语起来。

敬文心里暗道,这紫衣姑娘是存心找事,嘿!嘿!我就陪你玩一玩。冲着紫衣少女微微一笑,说道:“好!恭敬不如从命,我先干了。”说完拿起碗来一口把酒干了。孪生兄弟和小云带头喝起彩来。

紫衣少女大加赞赏说道:“好!是个男子汉!有魄力!”说完拿起碗来一口也干了碗中的酒。喝完后随即站了起来,拿起酒坛倒满两碗酒,放下酒坛,说道:“哦!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敬文笑着说道:“在下姓施字敬文,大家都叫我敬文。”紫衣少女高兴的不顾在旁的众人,说道:“好!我以后管你叫敬文、敬文大哥吧!”咯咯笑了两声,继续说道:“小妹姓钟字伶,你就叫我小伶吧。敬文大哥来为我们相识干一杯!”

敬文看到这钟伶,似正似邪,不拘小节,毫无隐藏,敢作敢为,到也甚投其意。不由得豪兴大发,一人一碗,不一会儿就把坛中酒喝干。敬文越喝越感到惊讶,暗中想到,自己怎么越喝越能喝,也没有酒醉的感觉呢?同时也暗暗佩服钟伶的酒量。俗话说,女人要是喝起酒来,那可是深不可测,勇不可挡。

钟伶喝的兴致大起,竟然拍起敬文的肩膀来,说道:“小伶甚是佩服敬文哥的豪爽,嘿!嘿!你可能是天生的有酒量,这下我可找到了知己,痛快,我们再来一坛。”

敬文刚想说话,忽听门口传来一声大喝,“妖女,你竟然在此喝上了酒,快把秘笈拿来,否则让你不得好死!”说话间窜进来两男一女。两男都在四十岁以上,一瘦,一胖,女的大约也在三十多岁,厚粉铺脸,打扮妖艳。

钟伶看到他们,放下了手中的酒碗,眉头皱了一皱,懊恼的说道:“阴山二怪一毒,你们也不想一想,这秘笈是你们的吗?识相点赶快给我滚蛋!骚扰了本姑娘的兴致。”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本书籍,放在桌上,封面书有四个篆字《武功秘笈》。钟伶说道:“有本事来拿!”

敬文看到此书后,无动于衷,只是暗中叹气,为了这么一本书,竟然横生抢夺,害人性命,大打出手,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是欧阳春雪看到后,脸色变了变,但即刻又恢复了正常,静观起来。

阴山二怪一毒,看到秘笈眼睛发亮,哪里听得她的说话,也不应答,飞身抢上前来。只见紫衣少女身后站着的两位姑娘嗖的窜出,身手之快,无以形容,眨眼间挡住阴山二怪,两人同时使出“拔丝掌法”向阴山二怪劈去。此掌法缠绵绕绕,柔中有刚,其出掌之势暗中极厉。阴山二怪武功极深湛,瞬间稳住身形,向侧闪过。

胖怪使出“阴山索命掌”,一掌向其中一位身穿淡绿锦衣姑娘拍去,怒喝道:“找死!”,掌风翻翻滚滚,“劈山开石”一般地狂扫过去。只见那身穿淡绿锦衣姑娘犹如凤舞一般,飘飘向右闪过,一招“丝出缠绕”手腕弯曲扰动向胖怪击去。喝道:“胖老怪,我把你的肥肉撕下来,让你变成瘦怪。”胖怪使出的“阴山索命掌”属于钢猛之势,虽然力有千钧,招招勇猛狠毒,但碰到了这拔丝掌法”柔中缠绵,竟把那钢猛之势化解得无影无踪,到显得手忙脚乱起来。

再说那瘦怪,一记“阴山霹雳手”向另一位身穿淡蓝锦衣姑娘劈去,掌法狠毒叼怪。身穿淡蓝锦衣姑娘忽然旋转身体向上拔去,刹那间扭腰翻身飘向瘦怪身后,双掌齐出拍向瘦怪背间,瘦怪身形向左倾斜,躲过拍来的双掌,右腿随即向身穿淡蓝锦衣姑娘猛扫过去。姑娘双腿弯曲,身形向后倒去,霎时形成九十度的角,瘦怪的腿离姑娘身体不到两寸的地方扫过。

这两怪一时之间和两位姑娘游斗起来,双方到也势均力敌,谁也无法战胜谁。论功力武功两姑娘根本不是两怪的对手,只是占了灵巧、阴柔之利,方和两怪暂时战成平手。

与此同时,那毒妇却直奔紫衣少女而来。紫衣少女一看不好,把书揣在怀中,向侧跃去,离开了座位游走起来,大声喊道:“公子你们快离开!这掌危险,不要被掌风扫到!”毒妇随即被紫衣少女引到了厅内宽阔的地方。双方站定互相凝视对方,只见毒妇陡然身形炸起,一掌向紫衣少女劈来,掌风从上往下带着腥臭之气劈向紫衣少女。

敬文心中暗暗吃了一惊,这是含有剧毒的“阴山五毒掌”即为紫衣少女钟伶担心起来。据“剑魔老祖”书中记载,此掌是用五种毒虫喂练而成,被这种掌拍着,不被打死,也会中毒而亡。

钟伶立刻意识到这种掌的危险,不敢怠慢,霎时后退数步,躲过毒掌之凤。毒妇功夫了得,腰一扭身形平铺,从空中双掌向钟伶击来,钟伶反转身形,柳腰扭动,快速闪过,从侧面向毒妇攻出一掌。毒妇身形一侧,一掌向钟伶

击来的掌迎去,眼看两掌就要击在一起。钟伶心中一惊,闪电般的回掌,脚步快速旋转起来,刹那间闪到了毒妇的背后,猛然双掌向毒妇后背击去。毒妇大吃一惊,此时再想转身已来不及,忽然身形向前倾倒,在离地一尺左右,左手触地,霎时翻转,同时右掌“呼”击出。钟伶看到毒妇如此招数,暗吃一惊,生硬抽回双掌,向后一个翻跃,站在离毒妇一丈左右,凝神聚气看着毒妇。毒妇看到钟伶反应灵敏,不由得也怔了一下,瞬间又扑了上来。

敬文静静的观察他们的游斗,看到那两位姑娘,渐渐的落在了下风。而钟伶又受制毒妇的“五毒掌”,不敢正面对阵,这样以来后果不可想象,不由得思索起来。此时钟伶也看到游斗二怪的姑娘渐渐不支,心中着急起来,一分心顿时险象环生。

此时,二怪中的那个胖怪,渐渐稳住了焦急的情绪。经验老道的他,眼睛一转,阴笑连连,每出一招都是藏着许多变化,掌风呼啸,突然一掌推向了身穿淡绿锦衣姑娘,姑娘面对此掌,躲闪不及,只好硬接一掌,只听“嘭”一声,姑娘“腾、腾”倒退数步,嘴角顿时渗出血迹,受伤不轻。胖怪桀桀怪笑道:“我就送你上西天吧!”快速上前对准姑娘胸前双掌推出,这掌犹如排山倒海之势,撞向了身穿淡绿锦衣姑娘,此时姑娘正在调息恢复之时,再也无力回击躲闪,只是默默的闭上了眼睛,眼看就要击到姑娘身上。胖怪猛觉腰间一麻,已被暗器打中了穴道,僵直的站立不动,眼睛惊恐的瞪得老大,掌风顿无。

瘦怪一看不好,猛然打出一掌,一跃到了胖怪身旁,刚想查看,忽然颤抖一下,也被暗器击中僵立不动。这突然的变化,使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身穿淡绿锦衣姑娘忽然听到有人在耳旁说话:“我是剑魔,此二怪已被我制住,你等可速帮助紫衣姑娘。”姑娘左顾右盼,看到旁人并无听见,顿觉诧异起来,又看到身穿淡蓝锦衣姑娘脸色一变,怔怔的向她望来,两人点了一下头,随即跃向钟伶的身边。

毒妇看到如此情景,站定身形,神情凝重起来,突然双眼通红,头顶黑气升起,嘴巴渐渐鼓起,双手在胸前慢慢向前推出,看来她要使出“五毒掌”里最毒的一招“五毒巨喷”,可是双掌刚推出一半,只见她浑身巨抖,头顶的黑气霎时无影无踪,通红的双眼逐渐转为黑色,居然毒妇中了自身的毒,看来是没有救了。

忽见她满脸沾满黄豆,从黄豆处黑水冒出,此黑水一出便解了毒,保住了她的性命。可今后就是满脸的麻子,而且她修炼的“五毒掌”也被废掉。只见她转而脸色苍白起来,遥遥晃晃,瘫软在地。

原来敬文看到她要使出如此狠辣毒招,瞬间弹出黄豆,封住了她的穴道,逼她毒气回攻,同时又解了她的毒,废了她的毒掌。

敬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制住了“阴山二怪一毒”替钟伶她们解了危难。此时,欧阳春雪好象是在不经意间,扫了敬文一眼,这一眼使敬文激灵了一下,他感觉到欧阳春雪的眼神里含有某种神秘的色彩......。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扑朔迷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