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31章: 骤生突变

《绝代剑魔》

第131章 骤生突变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枯寒叟闻听一怔,眼睛转了转,倏地放出一道寒光,盯着记小燕,声音极为深沉,但却把大殿震得直掉渣:“姑娘是何人?竟然参与到这里来。”

记小燕心中一惊,暗暗叫苦,这老头功力了得,我得多加防范,硬拼肯定是找死,得用计来算计他。

眼珠一转,嫣然一笑,道:“老人家,我只是看到女人实在可怜,没有我们女人哪来天下的人。所以出于同是女人的份上我要保护她们。”

枯寒叟似乎很欣赏记小燕的话语,疑惑地瞧了她半晌,微一沉吟道:“姑娘,就冲你这句话,我就饶你一命,赶紧走吧。”

记小燕装糊涂,欣喜道:“啊,好哇,我们走!”转身拽住穆青夫妇就要走。

枯寒叟眼中寒光一闪,冷哼道:“他们不能走,要走也是尸体!”

此时,外面东南西北隐蔽的高手,见枯寒叟已经锁定了殿内人,“嗖、嗖”蹿进了大殿内,从不同方位把记小燕他们三人围住,堵住了他们所有的退路。

记小燕瞧见四周虎视眈眈的高手,心中惊颤,面色剧变。暗想今天绝难逃走,与其束手待毙不如一拼,还许能拼出一条生路。

想到这里,慢慢转过身来,微笑道:“啊,是吗!”,突然手中一扬,一把飞刀疾若流星般直射枯寒叟胸部。暗想只要把枯寒叟放倒就有逃生的希望。

枯寒叟微微一怔,眼看着飞刀临近没做任何闪避,任凭飞刀扎在胸部。

“咣当”一声,飞刀扎在枯寒叟胸部,犹如射在铜墙铁壁一般,竟把飞刀弹掉在地。

记小燕这一惊非同小可,立马吓得魂飞魄散,花容失色。“啊”的一声,“金钟罩铁布衫!”暗想这次可完了!眼球直转,忽然咯咯笑道:“老头,你可真了不起,我早听说你练有奇功,今天只不过想试一试你的奇功,果然了得。”

枯寒叟见记小燕突然袭击,勃然大怒,刚想抬起手掌向记小燕拍去,忽闻记小燕如此之说,知她口不对心,但觉得很有趣,眼珠一转,沉声道:“你竟然敢偷袭与我,还巧牙利齿狡辩。嘿嘿,有点意思。好吧,我就给你留个全尸。”

“哎呀,老头你真要辣手摧花,怎么也得有点怜香惜玉的心肠吧。”记小燕在极力地想着对策,暗想这老头眼睛总不能刀枪不入吧!

记小燕与穆青三人背对背形成三角形,面对四周高手,四周高手发了一声喊,就要扑上来。

枯寒叟眉头皱了皱,摆手道:“你们围住就行了,我要亲自解决他们。”

当记小燕飞刀被震掉之际,房梁上眼观当前形式的敬文,微微吃了一惊,随即发出探测真气,探得枯寒叟周身真气缭绕,竟然没有一处纰漏。不由大吃一惊,暗想自己要想破他这种功力,将很艰难,弄不好不但救不了记小燕他们三人,自己还可能陷入多人的鏖战之中。

敬文眉头紧锁,暗想我就不信枯寒叟没有罩门?暗中发出探测真气仔细探测起来,终于发现了枯寒叟的致命罩门所在。

原来,枯寒叟把罩门隐藏在肛处,这让敬文犯起难,这位置可不好打,平时站立姿势双腿夹得很紧,根本无法打到。暗叹枯寒叟很聪明,这功夫很难练,竟把罩门放到此处,他奶奶的,怎么才能让他把屁股撅起来呢?

正在琢磨着的敬文,忽见记小燕把衣服脱了下来,大吃一惊,感到不可思议。

记小燕站在枯寒叟面前,咯咯笑道:“老头,来呀照这里打,我看你能下得了手。”

枯寒叟被记小燕这不可思议的动作,吓了一跳,顿时瞪大了眼睛。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枯寒叟心神略分的剎那,记小燕胸部突然隆起,刹那间飞出细如牛毛的细针,闪电般射向了枯寒叟两个瞪大了的眼睛。

枯寒叟霍然一惊,面色铁青,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眼瞧着细针扎在了眼睛中。

忽然见枯寒叟伸手在眼睛上把细针拿了下来,嘿嘿冷笑道:“姑娘你认为你这招能伤了我吗?”冷酷的目光正冷冷地审视着她,那种感觉叫人心生寒意。

记小燕见枯寒叟眼睛毫发未伤,大惊失措,顿时呆若木鸡。一时惊骇得目瞪口呆,忘记该作何反应。

枯寒叟桀桀怪笑道:“姑娘诡计多端,不择手段,辛辣无比。今天要不是老夫,别人恐怕早就被你伤着了,留你不得。”功聚双掌就要拍出。

“慢着!老东西,你奶奶的,你说我不择手段,辛辣无比,可我比你强,我是在保护人,你却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记小燕却赌气似的撇着小嘴,一脸不屑的神气大骂起来。

“你找死!”枯寒叟勃然大怒,满头浓密的黑发无风拂扬,脸上每道皱纹都似会放射寒冷的异芒,眼帘半盖下的眼珠杀机一闪即逝,形态诡异至极点。猛然向记小燕拍出一掌,无论速度劲度,均达至惊世骇俗的地步。。

记小燕顿时感到四周处生出一股爆炸性寒冷的气旋,割体生痛,骇然展开双臂还想保护身后的穆青夫妇,想往侧闪。

最厉害是枯寒叟这一掌却生出像利刃般的割体劲气,使人难以防堵。让记小燕根本无从躲避此等厉害的掌风,瞬间被击中。

“蓬”一声,记小燕被击飞起来,顿时撞到穆青夫妇,三人跌倒在地。

正在琢磨枯寒叟罩门的敬文,面对骤生突变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大吃一惊,心中绞痛,暗叹在此生死一线之际,还想保护他人,油然生出对记小燕佩服的心里。

最让他郁闷的是,在没有找到最佳出手时机之前还无法出手,见记小燕等三人被人击倒,这种心理感受可想而知。

敬文急忙探测记小燕伤势,不由吃了一惊,觉得她竟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只是被震得轻微受伤昏了过去,感到奇怪,心中到放下了一块石头。

枯寒叟见记小燕三人被一掌击倒,眼中发出冷光,瞧着嘴角溢出鲜血的记小燕,忽然眉头紧皱,面现疑惑之色,嘴中发出“咦?”暗想此女竟然没有被打死,只是轻微受伤,这是怎么回事?

枯寒叟怀着不可思议的心态走到记小燕面前,俯身下望。

隐藏在梁山的敬文见到了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瞬间弹出带着十分劲力的黄豆,螺旋般疾速射向了枯寒叟撅起的罩门。

黄豆带着敬文十分的劲力,高速旋转着,无声无息地奔向枯寒叟罩门处,倏地钻了进去,顿时破了枯寒叟的护体真气,竟然从天灵盖处穿了出去。

蓦然间,枯寒叟浑身一颤,四肢剧张了一下,天灵盖处爆出一股血雾向四周喷散。

“扑通”一声,直挺挺地倒在了记小燕身上,腿蹬了几下不动了。

围在周围的四个高手,骇然见枯寒叟倒下,同时大感讶异,愕然以对。

忽然,与枯寒叟正对着的一个高手,心口处冒出鲜血,此人低头瞧了瞧,伸手一摸见是鲜血,心中一颤,顿时栽倒在地,痛苦的手脚抓地,不一会儿不动了。

原来,敬文打出的黄豆劲力巨大,这也是他愤怒所致。黄豆穿过枯寒叟的身体,从天灵盖穿出却直奔与枯寒叟对面高手的心窝,倏地钻了进去,此高手当时并没有觉察出,当见到血了,已然毙命。

剩下的三个高手,见到眨眼间倒了两个人,心中大为懔然,顿时呆立当场。

敬文从梁山飞身射下疾如闪电,刹那间连续拍出掌,分别向三个高手击去。

敬文玄空掌已臻达出神入化、超凡入圣的阶段。把力量发挥至极限,使全身经脉进一步贯连透通,达致完满的阶段。玄空掌威力巨大,隔空发出阵响,带着无比强劲的掌风击向了三个高手。

三人同感震骇,想逃走都来不及了,霎时被掌风击中。

“蓬、蓬、篷”三声巨响传来,三个高手犹如短线的风筝,向后飞去。

“扑通”撞在了殿墙上,掉在地上,血肉模糊已不成人形。

敬文空中轻轻翻了下身,轻如鸿毛般落在了记小燕跟前。

记小燕此时早已醒来,推掉趴在身上的枯寒叟,站了起来。露着肚皮瞧着敬文娇然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你在这儿附近。”

敬文指着她的肚皮说道:“喂?你很厉害,肚皮、奶头都能发暗器,可真是防不胜防呀。嘿嘿。”

记小燕诡异的一笑,伸手把肚皮拿了下来,原来是个假肚皮。笑道:“没有这个假肚皮,我可早就死了。”

敬文早就知道这是个假的,不过见记小燕挂在里面的红兜兜,不由多瞧了两眼。

记小燕瞧见,急忙把衣服盖上,面色一红,笑道:“干吗瞧人家那里。”

敬文咋舌道:“我还认为里面的也能发暗器,那可就不得了啦。”

“咯咯,咯咯,看你真会想。”记小燕娇然地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的甜蜜。

“快,看看他们两人怎么样了?”敬文看到穆青夫妇还在昏迷中。

“唉,我挡了他们一下,还是没有挡住,他们被那老鬼掌风扫中,已然去了。”记小燕叹道。

“什么?死了!”敬文闻听吃了一惊,疾速奔了过去,探了下气息,黯然叹道:“都怨我。要是早点出手,他们夫妇不一定会死。”后悔不已。

顿了顿,沉声道:“枯寒叟的枯寒掌霸道之极,只摧毁人的心脏,人死了还面不变色。”

记小燕摇头道:“看今天的架势,就是你早出手,也不一定救了他们,反而失去了打败他们的机会。”

敬文点头道:“这个枯寒叟武功可了不得,要不是我发现了他的罩门,再加上你的配合,暗中偷袭,否则不知会怎样。”

暗想今天能把这几个高级杀手干掉,也算很幸运。叹道:“穆青一死,到让济志胤阴谋得逞了,我们又失掉了一次很好的机会。”不由摇起头来,唉声叹气。

记小燕瞧着敬文,神秘一笑,娇然道:“穆青把重要的情况都告诉我了,你只要保护好我就行了。”

敬文斜眼瞧着她,咋舌道:“保护你?你让保护吗?三天两头玩神秘失踪,像幽灵一样不知又在哪里突然出现。今天你要给我说明白了,否则嘿嘿,我就扒下你的裤子揍你的屁股。”

记小燕闻听吓了一跳,忽然笑道:“你吓唬谁,你可不敢扒大姑娘的裤子,那可是淫贼。”

敬文闻听,嘿嘿邪笑道:“反正这里也没人看到我扒你的裤子,要不就试一试。”说完。看着她往前走了两步。

记小燕闻听,拽住自己的裤子,说道:“你别过来,我说还不行吗?”

敬文站住了脚步,笑道:“这还行,你可别想逃跑的道,否则我就让你始终趴在地上。”

记小燕想了想,诡异一笑,说道:“干脆就让你扒裤子吧。”说完,向敬文走了过来。

这一招,倒把敬文弄得哭笑不得,连连后退。

敬文举手道:“别闹了,我服了你还不行吗?我们赶快得离开这里。”

“我们得把他们夫妇入土为安吧。”记小燕说道。

敬文默然点了点头。

两人把穆青夫妇埋在了庙宇外松林中。

记小燕面对着坟头,趴在敬文肩头上,哭诉道:“济志胤这个恶魔,眨眼间杀害了三口无辜的人,最可怜的是那个还没有出世的小孩。”

敬文拍了拍她,黯然道:“我们要记住这笔血海深仇,让济志胤加倍偿还。”

记小燕忽然说道:“敬文哥,你不要误会我,我不是失踪,我是在调查济志胤的罪行,帮助你铲除这帮坏蛋。”

敬文不解问道:“上次你怎么冒险闯入扬州盐帮分舵呢?”

记小燕回忆道:“在洛阳时我到集市买菜,忽然发现盐帮把吕梁派的一位姑娘吕艳艳绑架了,听说她和你还有过接触,于是我来不及告诉你就一路跟踪过来。”

敬文摇头道:“我怎么会认识这个吕艳艳呢。”忽然心中一动,讶然道:“难道是那个蒙面的姑娘?当初我可是戴着面具,没人知道我的身份。”

记小燕闻听咯咯笑道:“没人知道我就不知道了,当我听说黄脸汉时就猜到了你,别忘了,当初捉我的时候,你也戴着面具。咯咯。”

敬文还想问她如何得知穆青他们的行踪之事时,突然心生警兆,一把拽住记小燕,低声说道:“有人奔这里来了。”腾身而起,飘然上到了树梢之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魔帝教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