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32章: 魔帝教主

《绝代剑魔》

第132章 魔帝教主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夹着记小燕跃上了树梢,眉头微皱,探测出来人武功搞得出奇,简直犹如神出鬼没一般,但和玄虚道人还是差得很多,只是诡异的味道了浓一些。怕这人探悉到记小燕的气息,况且记小燕手脚很不老实,在敬文身上乱摸一气。暗中出点了记小燕睡穴,这下她老实下来,睡了过去。

敬文夹着她施展凌空快速换气的本领,横飞开去,悄无声息飘到一株枝茂叶密大树的树梢之上,隐藏在密叶之中,功聚双眼,向来人处望去。

忽然一道幻化出一蓬又一蓬似有若无,虚实难分的白影,卷向大殿之内。

蓦然间,白影从大殿射出,疾若流星的朝往松林射来,显然发现了有人往松林而去的踪迹。

敬文居高临下,看个一览无遗,见白影循迹来到穆青夫妇坟前静静站定身形,近乎纯洁无瑕的笃定神态,不由微微一怔。

四周黑暗的空间树影重重,再加上坟头白影耸立,她身上白衣无风自动,乌黑的长发更像遇上狂风般拂扬摆舞,情景诡异至极点,更显得阴森恐怖,好像鬼魅灵界一般。

“咦?怎么是她,李静雅!”敬文心中一动,无比地惊讶,愕然之色挂在脸上。暗想自己刚刚从家里出来之时,在客栈碰到的姑娘,当时她被胡大少调戏,后来胡大少一家被斩尽杀绝。当时自己怀疑是她所为,难道这个李静雅是魔帝教中人?不由眉头紧锁。

敬文全神注意李静雅动静,只见这美女俏立原地,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更不知她是否知道坟里埋的是何人。如此怪异的举动大惑不解,露出思索的神情。权衡轻重下,还是静观其变。

忽然远处传来声响,很快一个矫健的身影落在了李静雅的身旁。

“启禀小姐,我探得公子他们往杭州去了,估计是想解救原紫衣门的人。”一个姑娘低声道。

李静雅沉思片刻,若有所思道:“小翠,这里刚才发生了惨烈的打斗。你看这新坟头,我估计是济家堡穆青夫妇,到底没有逃出魔掌。”

“啊?我们损失太大了,还怎么击溃羿蛇帮。”小翠急急道。

“我们失误的太多了,盐帮也在出卖我们,羿蛇帮又在大肆暗杀我们的人,杀手来自各个方面,使我们防不胜防。羿蛇帮帮主啸天吼藏头藏尾,无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如果穆青夫妇活着,我们也许能洞悉羿蛇帮的秘密,才能击溃他们,扫清我们的障碍。”李静雅叹道。

“小姐,似乎公子他们也在和羿蛇帮对抗,不如我们找他帮忙吧。”小翠小声道。

李静雅幽幽一叹,黯然道:“公子似乎对我们有很深的积怨,另外尽管同时对付羿蛇帮,可我们的目的又不同。”

“小姐,不管怎样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要铲除羿蛇帮。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公子是一致的。至于以后的事,我们可以搁置不谈。”小翠建议道。

李静雅默默的站立许久,点头道:“小翠,你的建议很好,我们不妨试一试。唉!公子神出鬼没,根本无法找到他。你也知道我们已经试过多次,可是就是见影不见人。”婉丽清幽,低婉哀切。

“是呀,不过这次我们可能见到他。”小翠低声说道。

“哦?你有什么办法?”李静雅倏然动容。

“小姐,我们只需盯住哪些被盐帮绑架的紫衣门姑娘,不愁公子不露面。”小翠说道。

李静雅闻听点了点头,忽然愤恨道:“我们真的看错了盐帮,寒长翼竟是羿蛇帮的一条狗。”

“哼,这条疯狗到处咬人,我们不如趁机把寒长翼做掉!”小翠恨恨道。

李静雅冷哼一声,冷冷道:“好!我们择机而动,通知其他人做好准备,暗中配合公子行动,趁机做掉寒长翼,打掉羿蛇帮豢养的一条狗。”

“好!我马上就去安排。”小翠兴奋道。转身一闪出了松林不见了踪影。

李静雅望着小翠远走的身影,身形微晃,赫然换了一身黑色长袍,从怀中掏出一个骷髅面具缓缓戴上脸上,摇身一变成了魔帝教教主,身形一晃闪电般射出了松林投向远方。

敬文见到这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特别是见到李静雅竟然是魔帝教教主之时,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心中狂震不已,这淡雅如仙的美女竟然是杀人不眨眼,行事怪癖的魔帝教教主。哪里想到李静雅竟有这个超然身份,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一时惊愕得不知如何是好。不知是否因熟悉她的关系,心中泛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又想到,看来魔帝教还不了解啸天吼的真面目,处于被动的局面。

敬文渐渐的平息了震动的心态,眉头紧锁,暗想他们所说的公子是否指我而说呢,听谈话的内容十有八九是指我而言。思索了好长时间,剔然醒悟,魔帝教在统一江湖恢复明教的过程中,发现了羿蛇帮挡了他们的路。因为羿蛇帮目的就是钱,不分任何事只要给钱就干,极大破坏了魔帝教的计划,因此结下梁子,相互缠斗起来,互有消耗和损失。奶奶的这叫狗咬狗一嘴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鹬蚌相争,黄雀在后。看来我们前一段时间内确实捡到了不少便宜,否则会比这要艰难得多。

忽然眉头皱起,难道李静雅也是按照遗训行事?组成了由偏执狂主导的魔帝教。按照欧阳夫人所说我身上的令牌能否对她起作用呢?如果起作用,那么能否把魔帝教引导到正面的道路上呢?这一切是否可行呢?如果不行怎么办?心中冒出一股寒意,总不能打掉一个羿蛇帮又壮大起一个魔帝教吧?

想到这里,心中一阵烦躁,这一连串的问题搅得敬文脑袋轰然涨起,有些不够用的感觉。这罕有的情绪令他难再安稳。

然而,敬文敬文十分清楚他所面临的问题是极其重大的问题,想绕过都不行,必须要面对这一事实。

松林中微风吹来,带有一股天然的松香,使他脑袋清醒了不少。他极力地稳了稳心神,在经历了不断的危险和激战后,他培养出钢铁般的意志和信心,对任何事物都一无所惧。双目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快速整理下思路,思索出了切实可行的计划......。

敬文嘴角缓缓逸出了笑容,眼中射出锐利的探索眼神。暗想当务之急先救人要紧。低头看了怀中安稳入睡的记小燕一眼,微笑地摇了摇头,伸手解除了她的睡穴。

“哎呀,我睡了多久?”记小燕睁开眼睛惊讶道。

“我的大小姐,你睡觉还得我抱着你,真够享福的。”敬文咋舌道。

“咯咯,我就希望这样可舒服了,以后总在你怀中睡觉。”记小燕仰起她那俏脸,撒娇说道。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去救呢。”敬文说道。

记小燕想了想,恋恋不舍道:“我还不能和你走,因为多我有很信息是从吕艳艳那里得来的,我估计吕梁派和羿蛇帮有重大干系,等我弄明白了,立即向你回报。”

敬文闻听一怔,愕然道:“难道你这些事都是从吕艳艳那里听到的?”

记小燕搂住敬文的脖子,点头道:“不能说全部大部分吧。”

敬文眉头皱起,问道:“穆青夫妇的事也是从她那里听来的?”

记小燕娇然道:“是呀?是她偷听到的,吕梁派也暗中派人劫杀穆青夫妇。”

“啊?竟有此事!”敬文惊讶道,转而一想,这也不奇怪。惊叹济志胤的手段可真他妈的厉害,渗透到了各个方面,看来钱是好使呀,今后要特别注意,否则准保翻船,心中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不行,你一人太危险了,我可舍不得这么好的大姑娘到时再被别人......。”敬文调侃道。

“咯咯,不会的,我就是你的,别人休想碰到我。”记小燕闻听娇身乱颤,把脸凑向了敬文,贴在他的脸上,忽然眼泪流在了敬文脸上。

敬文倏然一惊,愕然道:“咦?你怎么哭了,我又没打你屁股。”

记小燕把脸紧紧贴了贴,欣喜道:“人家高兴的呗,你那么关心我,怎能不叫人家激动流泪。”

敬文叹口气道:“我实在担心你的安危,你可不要任性了,这几次要不是碰上我,你想到后果了吗?”

记小燕咯咯笑道:“你说怪不怪,每当我走投无路凶险万分之时,你都能及时出现,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

敬文闻听一怔,琢磨片刻,不得不承认记小燕看似惊险万状,却每每在生死毫厘之际竟让她闪避过去,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敬文摇头吓唬道:“奇迹不能永远陪伴着你,一但你落入魔爪,再让人给强*了,我岂不......。”

记小燕伸手把他嘴捂住,接着横他一眼道:“又来了,尽说下流话,要那样的话我就不活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要不我现在就把贞操给你得了。”像瞧通看透他般,樱唇角逸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敬文闻听吓了一跳,急忙道:“我可不是这意思,关心你吗。千万不要做傻事,只要你心想着我就行了,我可不在乎什么......。”

记小燕闻听美目深深地凝注他,秀眸彩芒闪闪道:“好一个多情郎君,我知足了。”

“好了,我们不开玩笑了,你此去有何打算?”敬文问道。

“我想借助吕艳艳混进吕梁派,摸清他们的底细,也许通过他们还能摸到其他隐藏的杀手。”记小燕认真说道。

敬文点了点头,为了安全起见,敬文又和她制定了联络暗号,还决定让郎育暗中联络她。一切都安排妥当,抱着记小燕飘出了松林,两人在路上悄然分手。

敬文望着记小燕远去的身影,不由暗叹此女具备探知的一切素质,如果再假以时日,那么就可了不得了。

又想到这吕梁派掌门吕宋到底是何许人也?难道也像嵩山掌门柯有禅是羿蛇帮暗中的杀手?这是为了什么?目的又是怎么呢?难道也是为了权利和金钱?对了还有女人这一关。估计跑不了这几种情况。

敬文悄无声息地在树梢上疾速向前飞跃着,见到这月夜旷野,感到心旷神怡。

忽然间见到前方百十丈远的柳林中人影一闪,,眉头微皱,霎时展开无影身法,顿时身形淹没在柳林中。

敬文幽灵般接近那个黑影处,在离黑影十几丈的柳树上顿住了身形,屏息气息,功聚双耳,顿时说话声传来。

“启禀舵主,我们没有接到押送来的那个凤龙舵主闵姑。”一个声音道。

“他妈的那几个华山派的人都是吃屎的,我们得到信说他们已经得手,正在途中,在这里转交给我们,这下可好好了,让我如何向帮主交代。”舵主暴躁吼道。

敬文闻听一怔,当初怎么不知道押解闵姑的人竟是华山派的,看来迟千盗这个老东西也走了眼。暗想华山派的人估计事先都编排好了,遇到紧急情况下决不能说是华山派的人,而推说是盐帮的人。

心中恨道,华山派竟然也参与杀人越货,这名门正派怎么也干这缺德的事!估计也是为了钱!难道为了利益就可不顾一切,心中怒火中烧,奶奶的等我挑了他们,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干得好事。

说话声又传来:“舵主,能不能是他们碰到了什么情况耽误了呢?不如我们再等他们一段时间。”

舵主沉吟道:“你们向前搜索一段路程,不过要小心。”

“是!”随后有几人快速走出柳林。

敬文见到那个舵主向他这里走来,站在树下,脱裤子就潵起尿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探悉阴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