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36章: 惨遭渗透

《绝代剑魔》

第136章 惨遭渗透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探测得知此人的功力均在这些人之上,所以首先采用了心里战术,顿时把此人吓得魂飞魄散,意志丧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聚功手指发出真气击中此人的散功穴道,即刻废了此人的武功,使其彻底丧失反抗能力。

敬文见一击奏效,翻身上跃,腾空横飞,眨眼间来到了梁文虎身旁,疾速伸手点了他的几处穴道,在梁文虎护心真气即将断绝之际,发出了一股真气,瞬间打入了梁文虎的穴道,刹那间带动了他的心脉,使其继续维护着生命维持系统。

敬文见到梁文虎已从鬼门关晃了一圈回来了,这才舒出口气,跃到了小翠身旁,伸手解除了她的穴道,提着她跃到地上。小声说道:“前方地上躺有一个人,可能就是使用穿心掌的人,已被我废了武功,你去审问他一下。”

小翠点头道:“好!”说完,向那个人跃去。

敬文又在树上旋了一圈,把树上四人一起弄到了小翠身旁。这才把梁文虎从树上小心翼翼地带下了树,慢慢放平,查看了一下伤势,眉头紧皱。见梁文虎不但前胸中了穿心掌,后背还中了一拳,几乎把脊梁骨打折。暗自纳闷,梁文虎中拳在先,中掌在后,如果要是梁文虎不中后背这一拳,前胸未必能被穿心掌击中。

敬文围绕梁文虎转了一圈,暗想按照梁文虎的武功,后背中的这一拳实在没有道理,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琢磨片刻,剔然醒悟,这是暗中偷袭,估计还是梁文虎身旁至近之人所为,难怪他们的行踪被这些人掌握的那么清楚,原来是有奸细卧底。

小翠担心梁文虎的伤势,草草审问几人一下,就快速来到敬文身旁,焦急问道:“梁文虎的伤势怎样?”

敬文摇了摇头,说道:“伤势很重,恐怕要有瘫痪的危险。”

“啊?穿心掌竟然如此厉害?”小翠惊愕道。

敬文摇头道:“这不是穿心掌造成的,而是背后拳伤造成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多次受伤。”小翠认为被众人围攻难免多处受伤。

“这不是围攻造成的,而是被偷袭了。”敬文说道。

“什么?梁文虎被偷袭?”小翠脸色微变,露出惊异不定的表情。

“看来梁文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偷袭,以至于失去了大部分功力,才被穿心掌击中,否则不至于前胸被穿心掌击个正着。”敬文分析道。

小翠闻听俏脸愕然失色,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极力搜索着梁文虎身边人的反常举动。片刻摇头道:“实际上我早就在纳闷,我们如此秘密行踪却被他人摸得一清二楚。看来我们内部出了问题。”说道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大惊失色道:“这么说,我们内部肯定不是隐藏一个奸细,而是多人,那么我们的长老和教主岂不有危险了,这可怎么办!”

敬文沉思片刻,沉吟道:“问题的确很严重,也许长老中就有叛徒,这可是防不胜防。”

“啊?”小翠心中惊惧,面色骇然。面对发生这些不可思议的事,让她不得不相信敬文的话。犹豫片晌,黯然叹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教危亦。”

敬文思索一会儿,沉声道:“也许有挽救的办法。”说完,蒙着脸向那几人走去。提起一人冷冷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此人斜眼瞧着敬文,“呸”吐了一口吐沫,冷哼道:“残害生灵的魔教,早晚会被我们剿灭,给老子一个痛快。”

敬文闻听乐了,暗想又一个执迷不悟者,被人利用的可怜虫,笑道:“哎,我很欣赏你的骨气,可惜呀,被人卖了还不知到哪取钱,纯是白痴一个。好了,你就在旁边听着吧。”说完,把他扔到了一旁。

“扑通”一声,这人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敬文想了想,伸手把被散功瘫在地上的人提起,冷哼道:“你是什么人?竟然会穿心掌。”

“本人是衡山派大弟子幸敖,你又是什么人?”幸敖喘着粗气问道。

“哦,难怪会使穿心掌,原来是大弟子。”敬文摇头道。

忽然,敬文眼中冷忙一闪,逼问道:“你拿了人家几万两金子?才干出这杀人的勾当。快说,否则我砍掉你手脚,再阉了你。嘿嘿,想死都不能。”

“啊!”幸敖闻言色变,本来就出了一身虚汗,这一惊吓,又冒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不想说?那好吧。”敬文冷哼一声。倏地伸掌作刀,轻轻一削,幸敖的左手刹那间就被削了下来。

“啊!我说!”幸敖发出了惨叫声。

旁边四人见敬文以掌作刀,轻松把幸敖的左手斩掉,惊骇的呆若木鸡,此等神功闻所未闻。顿时吓得面无人色,魂飞魄散。

“快说!”敬文厉声喝道。出手封了他几处穴道止住了血。

“我只收了五千两黄金,事成之后再给五千两。”幸敖嚎叫道。

“你还知道些什么?”敬文追问道。

“我们就负责在这里劫杀魔帝教,其他一概不知。”幸敖哀声道。

“你们怎么知道魔帝教会在此出现?”敬文追问道。

“有人发出信号,再飞鸽传书通知我们。”幸敖喘着粗气道。

“暗中帮助你们的人哪里去了?”敬文追问道。

“他们往杭州去了。”幸敖答道。

敬文闻听暗想和自己分析的差不多,看来魔帝教内部已经分裂。

小翠闻听呆若木鸡。片刻倏然俏脸色变,颇有点末路穷途的意味,不安道:“不知小姐会怎么样了?”

旁边三人闻听幸敖所说,各个闻声色变,如梦方醒,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被敬文制住穴道,估计会把幸敖生吞活剥。

敬文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梁文虎,紧锁眉头沉思片刻,对那四人说道:“你们走吧,把这个幸敖也带走。”说完,发出指风把四人解除了部分穴道,然后说道:“剩下的穴道十天内自解,回去告诉你们掌门人,报仇尽管来找我剑魔!”刻意露出名号,以其起到震慑作用。

果然,这一招起到了神奇效果,四人同时大吃一惊,愕然瞪大眼睛望着敬文,可敬文却蒙着脸,他们无从辨认。

刚才死硬那个人,忽然抱拳说道:“剑魔大侠点拨之恩永世难忘。惭愧!”说完,转身走去。

剩下三人搀着幸敖随着那人身后走去,不久闻听远处传来幸敖的两声惨叫,随后林中又恢复了宁静。

敬文闻听摇了摇头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为了一时贪念,抛尸荒野。”

顿了顿,转向小翠问道:“你能否估摸出什么人会叛变呢?”

小翠沉思良久,似乎还是不确定,狐疑道:“倒有两人落入我的怀疑中,可是又那么的不确定,这如何是好?”

敬文点头道:“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最好不要乱加猜测,弄得人人自危。只能暗中进行甄别,否则会出更大的乱子。”

小翠点头道:“公子说得对,我会告知小姐的。”

敬文摇头说道:“你们魔帝教现在处境岌岌可危,大有被分化垮掉的危险。”

顿了顿,叹道:“你们怎么起了这个名字,弄得神秘兮兮的,叫人闻听色变,很难得到支持。”

小翠闻听一怔,默然点头道:“我们其实也认为有些不妥,可这是祖上遗留下来的,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敬文摇头道:“不能老抱着祖上的东西,应该发扬光大,否则适应不了社会的发展,只能被淘汰或消亡。”

小翠闻听心中剧震,惊讶道:“公子说得太有哲理了。我们要是早点找到你,可能就不会弄成这样。”

“小翠你要和我说实话,我才能帮助你们。”敬文看着她坦然道。

“啊?我是在说实话呀。”小翠愕然道。

“那好,我问你,你们魔帝教是否用药物来控制教众?”敬文盯着她问道。

“什么?公子你说什么呀,我们再偏激也不能做出这等事来。”小翠诚然道。

敬文察言观色觉得小翠说的是实话,眉头紧皱,疑惑道:“咦?这就怪了,我碰到几伙魔帝教教众几乎都被药物控制失去了本性,一旦遇到被擒唯一选择就是自杀,你难道不知道此事吗?”心中感到怪怪的,这么大的事,连我都碰到了几次,作为魔帝教重要人物的小翠难道就不知道吗?

“啊?竟有此事!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小翠闻听吃惊不小。

“是呀,这也是叫我怀疑的地方,你们把武林人士捉来,然后喂药使其迷失本性,为你们服务,难道没有此事吗?”敬文说着说着心中火头渐起。

“啊?我敢用人头担保,就我所知我们从来没有绑架过武林人士喂药,你从哪听说的,这人可能别有用心。”小翠也有些激动道。

“听说个屁呀,是我亲身经历的,我还捉住几人,查看过喂药的情况,简直就是个活僵尸。”敬文摇头道。

“啊!真有此事吗?不是你搞错了。”小翠闻听浑身一震,面色剧变道。

敬文闻听一怔,盯着小翠好半晌,忽然眉头紧锁,暗想是呀,我能那么确定是魔帝教吗?我那个卧底到现在音信皆无,生死不明。看小翠惊讶的程度不亚于我,看来这里大有蹊跷,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有两个魔帝教?则可能吗?琢磨了半晌,忽然一震,急急对小翠说道:“大事不好,你们魔帝教中早有人另起炉灶,暗中搞了这一切,只等待时机成熟取代魔帝教,看来你们魔帝教教主有难了。”

“啊?公子,我们怎么办?”小翠闻听色变,急促问道。

敬文叹道:“这太复杂了,简直就是不可想象,人的阴谋诡计确实厉害,难怪老道暗中提醒我。”

顿了顿,说道:“唉!我们目前要想救梁文虎性命,只能你一人快速前往杭州通知你们的人做好防范,可是你除了小姐外又不能相信任何人,不知哪个人是别有用心,是阴谋者或同谋,这就是要命的事,防不胜防。”

“啊?这、这可怎么办?”小翠被敬文分析得毛骨悚然,茫然不知所措。

敬文沉思良久,吟道“你此次前去,路上已经没有多大危险。但要隐藏行踪,时刻防范意外的事情发生。见到小姐立即让她消隐行踪,不要亲自和任何属下接触,行令下达都要通过你去办理,我估计那些人还是顾忌小姐的武功,只要小姐没事,你就不会有事,拖延时间等我的到来。我在这里尝试看能不能救梁文虎一命,然后马上赶去与你们会合。”

顿了顿,吩咐道:“我估计你们魔帝教高层中有问题,这一点你要格外提醒你们小姐注意。”

“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难道小姐的真实身份你也知道?”小翠惊讶道。

“知道个屁呀,还不是从你嘴里听说分析的,这句话就充分暴露了你们小姐的身份了,挺大的姑娘干什么不好,却当魔帝教的教主,江湖那么简单吗?告诉她嫁鸡随鸡得了,看我不揍她屁股。”敬文一口气数落道。

“扑哧”一声,小翠笑出声来,俏眼一挑,娇柔道:“我们小姐也是天天念叨你,干脆我们都嫁给你这个鸡得了。咯咯,咯咯。”笑个不停。

“啊?”敬文闻听傻了眼,暗想妈呀这么多姑娘我能侍候过来吗?

小翠知他智计过人,让我先行一步,这么做已是迫不得已,心里虽不情愿,但心中实在惦记着小姐的安全,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到杭州一定得来找我们。”说完,告诉敬文联络方法。这才恋恋不舍的向杭州掠去。

敬文望着小翠身影,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走到梁文虎身旁,望着昏迷中的他,眉头皱了皱,迅速提起他,身形闪电般向树上拔去,从树梢上向远处掠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疗伤之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