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38章: 遇救花仙

《绝代剑魔》

第138章 遇救花仙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凝神探测,又小声说道:“此人武功很高,似乎还带着一个人。马上就到了,我们隐蔽好,不要发出声响。”在担心梁文虎功力没有恢复,一旦遇到几个高手难以照顾到他,所以采用暗中隐藏的方式。

两人隐蔽在茅舍门的两边,一旦有人进到这个茅舍间内,敬文就突然出手制住他。

敬文从缝隙中向外来人的方向观看,很快见一个身穿红袍的高大和尚,腰间夹着一位姑娘疾速奔到了这里,倏地蹿进了一个茅舍内,正好和敬文所在的茅舍中间隔一个茅舍。

敬文思绪片刻,向梁文虎做出手势。

梁文虎凑了过来。

敬文沉声道:“我觉得这个和尚不对劲,似乎夹持了一位姑娘,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梁文虎点了点头,说道:“公子,放心吧。”

敬文打开门身形一晃儿掠了出去,眨眼间摸到了那间茅舍的门旁,聚功双耳倾听起来。

“哈哈,哈哈,美人儿,今天我是开艳福了,到底把你弄到手了。”和尚狂笑道。

姑娘呵斥道:“大师你身为出家人,竟然虏持姑娘,你还算什么出家人,给佛祖丢脸。”

“哈哈,谁说我是出家人了?我这是爱穿这个衣服而已,你难道还不知道我野和尚的绰号?”和尚大声得意笑道。

“啊?你是太湖水寇野和尚?”姑娘吓得声音变了调。

“美人,这会儿你知道了,我野和尚就是好吃这一口。哈哈,你今天到是送上门来了。”野和尚狰狞笑道。

“啊?你敢,我们龙英帮帮主是不会饶了你的,你这个坏蛋,挑了我们凤龙分舵湖州分堂不说,还打死了我们不少姐妹,我们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姑娘恨恨说道。

“小花仙,我早就知道你的美貌,把我馋得好久了,嘿嘿,今天我非得把你干得舒服不可。”野和尚yín笑道。

“啊?你敢,我喊叫了。”姑娘闻听惊惧道。

“你喊呀,这方圆几十里没人家,正是我干你的好时机,你不要白费心机了,乖乖让我干你,或许我还能娶你为妾呢。嘿嘿。”野和尚yín笑越来越狂。

敬文闻听吃了一惊,暗想又有前紫衣门的姐妹被害了,新成立的凤龙分舵下设分堂又被挑了几个,不由勃然大怒。见到茅舍内野和尚脱得一丝不挂,走向了躺在地上的姑娘。

姑娘瞪着惊恐的双眼挣扎着,无奈被制住了穴道,动弹不得。

蓦然间,姑娘身前虚影一闪出现了一位公子,挡住了野和尚的去路。

野和尚顿时愕然大惊,喝道:“你是什么人?”

敬文施展了无影身法,眨眼间闪进了茅舍内,站在姑娘身前。嘿嘿冷笑道:“水寇野和尚,我正想找你呢,你倒送上门来了。”

“你妈的,你是谁,吃老子一拳。”野和尚大怒,光着屁股一拳向敬文轰来。

敬文不躲不让,伸手抓向了野和尚的拳头。

野和尚瞧见心中大喜,暗想我这一拳贯穿了我的全部力道,去死吧!他急着想一拳打死敬文,好干姑娘。

野和尚这一拳,劲气激荡带着厉风直捣敬文的面门。

敬文伸出的手不紧不慢抓向了他的拳头,当抓到野和尚的拳头时,野和尚的拳头力道突然消失的无踪无影。

野和尚忽然感到有异,心下大惊,骇然想收回拳头,但是晚矣,拳头被敬文抓个正着。

“蓬”一声,野和尚的拳头刹那间被敬文捏成了碎末。

“啊!”的一声惨叫,响彻空中。野和尚的右拳只剩下了手腕骨头支出,腾腾倒退数步,愣着惊恐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敬文。

敬文冷笑道:“你竟敢袭击我们的分堂。”倏地化作虚影,顿时把野和尚罩在影中。

“啊!、、、”惨叫声不断。

敬文虚影一晃,显出身形望着野和尚他。

野和尚此时可惨了,左手也没了,屌也被削了下来,站在那里面色铁青,浑身颤抖,双脚从脚脖子处微微渗出血来。

忽然“扑通”一声,往前扑倒在地,双脚却离开了身体立在原地。

野和尚的双脚也被敬文掌风斩掉。现在野和尚变成了五无和尚,没手没脚没屌和尚。

敬文一脚踏住他,眼中冷忙闪耀,冷哼道:“野和尚你给我听好了,你们太湖水寇我会杀得一个都不剩,你给我爬走吧。”飞起一脚,把野和尚从门中踢出茅舍,落在了几十米开外。

“扑通”一声传来,野和尚跌落在地,滚了几滚,竟然真的用膝盖和胳膊肘爬走了。

原来敬文这一脚,相当有学问,封住了和尚流血穴道,意在让他活着传话回去,从心灵上让这些水寇不得安宁,起到震慑作用。

敬文叹口气,他虽非好斗,但却深知在江湖上强者为王的道理。你不杀人,就要被杀,尤其在这阴谋叠起的江湖上,根本没有道理可言。

回身向姑娘走去,伸手解除了她的穴道。

姑娘傻傻地望着敬文,忽然自己拍了一下脸蛋,这才缓了过来,喃喃道:“这是真的吗?”

敬文见她那模样,哑然失笑道:“姑娘,你怎么了?”

“啊?我还以为这是在做梦呢?你那么厉害,那个臭和尚被这么一抓就了戏了。”姑娘惊讶道。

忽然姑娘问道:“公子,你就是我们的帮主吗?”俏脸透出了天真的神态。

敬文笑道:“是呀。”

“哎呀!属下参见帮主。”姑娘说完就给敬文跪下。

敬文发出真气,猛然托住了她,说道:“免礼,以后不许这样。”

“咦?你怎么不让我参见帮主呢?”姑娘立时俏脸飞红,状似大急却以蚊蚋的声音道。

“我说不用了。”敬文眉头微皱摆手道。

“不行,我非得参拜不可,一是参拜帮主,二是感谢救命之恩。”姑娘嚷嚷道。

敬文见她长得美若天仙,古怪精灵,有那么一种说不好的劲,愠怒道:“我说不行就不行。”

忽然姑娘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哭得那么的伤心,腿脚乱蹬,嚷嚷道:“妈呀,竟然不让我参拜帮主和感谢救命之恩,这叫我怎么活呀。”乱喊乱叫起来。

梁文虎闻听走了进来,见到如此场景,愕然问道:“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敬文感到这个姑娘很有意思,见她用手蒙脸,眼睛却在指缝间偷偷瞧着敬文,觉得好笑,无奈说道:“咦?这个姑娘竟然这么会哭。”不由笑了起来,转头把刚才情况和梁文虎说了一遍,摇了摇头。

姑娘见敬文正和梁文虎说话,爬起跪下,“通通通”磕了三个头,倏地蹦起,笑道:“好了,我心愿已了,从现在起我不哭了,咯咯。”笑了起来。

敬文摇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仰头娇笑道:“我叫郑丽仙,是湖州分堂主,今年十九岁。帮主还有什么要问的。”

敬文闻听微微一怔,暗笑道,她还挺能逗的。想了想,问道:“野和尚为什么说早就认识你呢?”

郑丽仙微微娇柔道:“我们那里不管好人坏人都认识我。”旋又笑道:“不要谈这种令人头痛心烦的事好吗?”

敬文疑惑道:“为什么?”暗想难道她是青楼女?

郑丽仙眨了眨眼,似乎猜透了敬文所想,咯咯娇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青楼女,我是花店的老板。”

“啊?花店?”敬文惊愕道。

梁文虎一怔,琢磨片刻,忽然说道:“小花仙就是你了?”

“当然了。你听说过我?”郑丽仙沾沾自喜道。

梁文虎点了点头,对敬文解释道:“江湖上有名的小花仙,听说不管什么花,只要经过她的手,花就会开的极为美丽。”

“哦?你还有这个手艺?真不错。”敬文闻听点头道。

梁文虎接着说道:“江湖上传说小花仙武功一流,一般人不是她的对手。”

敬文闻听瞧向了小花仙,疑惑道:“你武功那么好,怎么会落在野和尚手中呢?”

郑丽仙闻言脸色暗淡下来,黯然道:“我的花店,也就分堂所在,两天前突然遭到了水寇的袭击,我们力战水寇,本来还能顶住,却突然杀出来几个蒙面人。有几个姐妹为了掩护我逃走力战而亡。我当时也受伤不轻,逃了出来,就奔杭州来找周副帮主报信,哪想到被这个臭和尚半路埋伏用网把我罩住,这才被他制住穴道弄到了这里,要不是碰到帮主,那可就不可想像了。”说完,激灵一下,抽泣起来。

敬文闻听心中也不好受,叹口气道:“我们走吧,要把杭州的姐妹都救出来。”

“啊?什么?难道周帮主她们也被袭击了?”郑丽仙闻言色变。

敬文点了点头,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

随后三人立马向杭州奔去。

路上,郑丽仙疑惑道:“我们花店极为隐秘,除部分人外,就无人知晓。”

敬文摇头道:“再秘密的事也瞒不住你们的前紫衣门主。”

郑丽仙摇头道:“当初我听到紫衣门事后,就忧心忡忡,暗想紫衣门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果不然,大麻烦就来了还死了不少人,失策呀。”

敬文默默点了点头。

郑丽仙忽地娇躯微颤,玉脸铁青,咬牙道:“我一定要让她血债要用血来尝。”

敬文闻听双目精芒烁闪,冷哼道:“首恶必办。”

梁文虎沉思片刻,说道:“公子,盐帮帮主寒长翼这个人,很有问题,他好像也在极力破坏盐帮的声誉,不知他用心何在。”

“啊?能破坏自己做帮主的盐帮,这可是天下奇闻。”郑丽仙惊讶道。

敬文指着前方小镇,说道:“我们得吃点东西,补充下体力。”想了想,掏出几张人皮面具,说道:“你们两人极可能引起他人的注意,我们化妆一下吧,记住千万不要惹事,我们不能再耽误了,否则周帮主她们会有危险。”

“遵命。”两人同时说道。

三人到达小镇时,改了一副样貌,只像三个普通过路人。找到一家客栈走了进去,三人默默要了饭菜吃了起来。

三人刚刚吃完,刚要站起走出客栈,见到从外面走进五六个人来,为首的是一个干瘦老头。

敬文见他太阳穴突鼓,走路轻盈,觉得此人武功不一般。

郑丽仙忽然眼睛眯了起来,小声说道:“袭击我们的蒙面人,就是这几个人,我认得那个老头的做派,尽管他蒙着脸,但他休想瞒住我。”

敬文闻听眼中冷芒一闪,小声问道:“你没有搞错吧?”

“绝对没错,我从小就有识别的功能,别说他只蒙着脸了。”郑丽仙小声说道。

敬文想了想,吩咐道:“你们俩先走,在镇口处等我。”

两人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出了客栈。

敬文暗中瞧着这几人,暗中琢磨他们到底是哪个门派?

此时,老头和几人围坐在一张桌前,要了酒和菜吃了起来。

敬文琢磨着,这几人武功都不弱,不能放他们到杭州,否则会增加我们救人的困难,最好能暗中废了他们的武功。

琢磨着如何才能达到目的呢?忽然眼睛一亮,瞧见一个岁数比较大的人正走过老头桌旁,暗中一粒黄豆轻轻击中这个人的膝关节穴道。

此人一个趔趄撞到了老头身旁的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立马大怒,刚想伸掌向这人击去。

敬文立马跑了过去,扶起摔倒的这个人,暗中点了他的哑穴,点头说道:“对不起,我的叔叔岁数大了,腿脚不利索,请原谅。”

被撞的那人立马怒道:“这个老东西就是该死,奶奶的。”

敬文实际目的就是找碴,好让盐帮或其他人认为是突发事件,造成了几人被废,否则准保怀疑有高手往杭州来了。

敬文脸戴人皮面具,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黄脸汉,顿时斜眼瞧着这个人。

“你奶奶的,你瞧什么?”这人怒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巧计废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