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39章: 巧计废恶

《绝代剑魔》

第139章 巧计废恶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见此人已经上套,又见他方脸,双眉连接,大鼻、大嘴,面相甚为凶恶,有意捉弄他一番,马上故作慌张道:“我这是向壮士赔礼,请壮士息怒。”故作笨手笨脚的姿态扶住“叔叔”转身往回走去,“叔叔”胳膊却又重重撞了一下方脸汉后腰,这次撞他敬文可加了点力道。

撞上方脸汉后,敬文即刻转身把这位叔叔护住,后背让给了方脸汉,同时把真气运到了背部,表面上却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方脸汉痛得立马龇牙嚎叫了一声,勃然大怒,刷地站起,反手一掌就向敬文两人击来,嘴中大骂:“你妈的,竟敢撞老子,老子揍死你。”

“蓬”一声,击在敬文身上,敬文故作被击的一震,扶着“叔叔”往前跄踉几步差点摔倒。

“啊!”客栈内不少吃饭的客人见状都惊叫起来。

敬文站住身子,慢慢把“叔叔”扶到远处的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对惊魂未定的“叔叔”俯身小声说道:“老人家不要害怕,我这是在救你。”说完,慢慢转过身来,伸手向后背摸了摸,然后指着方脸汉大声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吧,此人猪狗不如,专门欺负老人,竟然会暗中偷袭,我今天就和他没完。”

很多吃饭客人只是暗中点头,敢怒不敢言。

方脸汉闻听大怒,吼道:“你他妈的没完能怎样?可笑之极,哼!”

和方脸汉同桌吃饭的几人同时怒目注视着敬文。

瘦老头瞧了瞧敬文,转过头去眉头皱了皱,没有吱声。

敬文见火候到了,这几人已经引起了众怒,立马指着方脸汉大骂道:“你他妈骂谁?我们谦让赔礼在你那里就等于放屁是不,你还是人吗?估计就和那猪差不多,只会乱吼叫!”

方脸汉闻听恶向胆边生,面色剧变,双目杀机闪现,倏地闪电般的蹿出,一个腾跃扑向敬文,对准面孔就是一掌。

掌风带着微微的腥臭,如惊涛骇浪般地急卷翻腾向敬文面孔击来,下手之狠,毫不留情。显而易见是想要了敬文的命。

敬文心中暗喜,就在掌风接近面颊之时,故做出惊慌的架势,挂腰后仰,以毫厘之差,险险避过。同时伸腿一脚闷向方脸汉的小腹。

方脸汉见自己全力一掌竟被他险险避过,刚想反掌侧击,忽见敬文的脚踢向了自己的小腹,急忙躬身闪避,无奈还是晚了一步。

“蓬”一声,敬文一脚闷在了方脸汉小腹处,自己则故作狼狈的向后腾腾倒退了几步。

“啊!”的一声惨叫,方脸汉像断线风筝般地向后飞去。

同伙几人闻见大吃一惊,倏地蹦出两人伸手拦住倒飞的方脸汉,意在接扶住他。哪里想到两人却被方脸汉同时撞到,顿时变作滚地葫芦,三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浑身颤抖,倒地不起。

瘦老头瞧见大吃一惊,一个腾跃来到三人身旁,俯身细瞧,猛然倒吸一口冷气,骤见三人神情萎顿,武功已然被废,一时惊骇得目瞪口呆,心中大为懔然。瞬间翻身直逼敬文,面色倏变,眼中射出可令任何人心寒残酷和仇恨的电芒,双眸湛湛生光,冷冷地瞅着敬文,阴yīn dào:“阁下是什么人,竟然深藏不露,出手狠辣。”

敬文拍了拍衣服,嘴角缓缓勾起不屑嘲弄的线条,潇然耸肩,淡淡道:“这可不怨我,是他先动手的,出手狠辣,上来就想要我的命。”

顿了顿,怒道:“老东西,你怎么不说他呢,啊!他要杀人你不管,我侥幸打着他了,你就要帮他是不?”

吃饭客人这会见敬文出手打倒了三人,胆子也大了起来,七嘴八舌起来,“是呀,当初要是拉住那个人,就没有这种事了。”

敬文见瘦老头他们共五人,现在废了三人,还剩瘦老头和另一个站在他身边的人,琢磨片刻,暗中点了点头。指着瘦老头骂道:“老东西,你们都是畜生,杀人如麻,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

瘦老头顿时被敬文激怒起来,目光倏出现阴鸷冷酷之色,须发膨张,大喝一声:“你这是在找死。”凌空一个翻腾,霎时向敬文拍出六掌,击向敬文身上不同方位,角度拿捏的极为准确,意为一击奏效,声势惊人,四周的气氛立时变得肃杀沉重。

敬文见到瘦老头的功夫,暗暗点头,难怪小花仙等人抵挡不住,此人武功了得。就在瘦老头掌风击到之时,忽然身形微晃,左进右退,上俯下卧,潇洒自如,看着凶险万分,都被他在毫厘间避过。

瘦老头一击落空,倏地回翻身形,站住了脚步,愣愣瞧着敬文,心中愕然不已,暗想我这虚幻掌,还从来没有人在不受伤的情况下闪避过去,这人武功之高难以想像,他到底是谁?不由自身气势自然减了三分。又暗恨方脸汉无端惹出这等事来,暗想此人武功高绝,不能留他。否则将来是江湖中少有的对手。

想到这里,暗中摸出喂毒的七把柳叶飞刀,力争一举击杀。

敬文有意没有还手,只是在观察瘦老头,心中还存有一丝怜悯之心,认为瘦老头练了一辈子武功,一旦被废,那可是生不如死。有意想击伤他,让他一两年内不能复出江湖就行了。

然而,敬文这美好的愿望,很快就破灭了,霎时感到瘦老头周身发出了凌厉的杀气,体内蛇丹灵气立马感应到了毒药的存在,不由望着瘦老头,眉头紧锁,摇了摇头。

瘦老头突然电光雷石般的向上腾空跃起,身形轻逸旋转,刹那间从他那双手中飞出一片黄芒,疾若流星般射向敬文周身大穴,同时凌空斜飞一掌轰向敬文的天灵盖。

敬文瞧见勃然大怒,他妈的这老东西够恶,竟然想要我的命,冷哼一声,霎时身形化作无数的虚影,倏地向瘦老头射去,身后留下了长长的残影。

瘦老头眨眼间不见了敬文踪影,猛然吃了一惊,凌空射向敬文的他,刚想返顿身形,骇然觉得双脚被人抓住,从脚脖子处霎时钻进一股真气,刹那间刺破了他的丹田穴道,顿时身体就向放了气的皮球蔫蹩下来。

敬文施展无影身法神功,刹那间闪到瘦老头身下抓住他的双脚,立马发出真气,废了他的武功。甩手把他撇到地上,冷哼道:“如此狠辣之人,还走什么江湖!”

瘦老头浑身无力自知已经被废了武功,趴在地上无力嚎叫道:“你杀了我吧!”

敬文嘿嘿冷笑道:“我杀你何用?还落得个杀人的罪名,你还是叫别人杀你吧。”说完。走向了最后那个人。

最后那个人,见到眨眼间同伙四人就被这个人废掉,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呆傻起来。

敬文走到他的身旁,望着两眼直直的他,问道:“喂?你没傻吧?”

这人猛然缓过神来,见敬文就在身旁,吓得“扑通”跪下,喊道:“大侠饶命。”

敬文瞧着他,哑然失笑道:“我也没说要你的命,你起来跟我走吧。”

这人闻听,猛然抬头,瞪大眼睛,惊讶道:“啊!”

敬文伸手点了他的穴道,提起他对趴在地上的几人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好自为之吧。”暗中打出一粒黄豆,解除了那位“叔叔”的穴道,发出传音入密声音道:“老人家,你赶紧走吧。”说完,转身走出了客栈,一晃儿没影了。

那位叔叔浑身一颤,急忙随着敬文跑出了客栈。

敬文提着那个人来到了小镇口和等在这里的梁文虎、郑丽仙会合,三人提着那人闪进了镇外道旁密林中。

敬文放下那个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已经吓得浑身发抖,哆嗦道:“小人是龟灵派的林七。”

“哦?龟灵派?”敬文愕然望向了梁文虎、郑丽仙。

两人也一脸茫然,摇头摆手表示不知。

敬文暗想这派别可真是五花八门,摇头道:“龟灵派是怎么回事?”

“我们龟灵派远住南方海上大岛,平时很少踏入中原,只因受到盐帮重金聘用才来到这里帮助他们。”林七说道。

“你们有多少人来到这里?”敬文眉头皱道。

“就我们几个,那个老者是我们的师父,叫龟灵疑,是掌门人的师弟。”林七尽量说清楚些。

“这事你们掌门知道吗?”敬文问道。

“知道,就是掌门派我们来的。”林七说道。

敬文想了想,冷冷说道:“你回去告诉掌门,就是有一个斩龟侠把他的师弟废了,如果他再胆敢派人帮助盐帮或坏人,我就把你们龟灵派灭了,把他那老乌龟给斩了,你也知道我的手段。滚吧。”飞起一脚把林七踢出林外。

敬文把这几个龟灵派的人一股脑的废了武功,减轻了杭州救人的压力,感到了有些轻松。和两人疾速向杭州掠去。

“帮主,刚才那老乌龟可不是一般人,武功了得,我就是伤在他的手中,要不是有个姐妹替我挡了他的一掌,我也就废了,说不定小命早就没了。”郑丽仙心有余悸,边走边道。

“他妈的哪里出来个这么个帮派,奇怪之极。”梁文虎摇头道。

“那个老者龟灵疑武功可不一般,诡异之极,暗中的毒飞刀更是难防,要不是我采用了心里战术,还真有些棘手。估计盐帮船队和他们有关系,又见到他们武功了得,这才重金聘请。”敬文说道。

“啊?什么毒飞刀?我在逃跑时他射了我一飞刀,被我躲过只是把后背划个印子。”郑丽仙闻听惊讶道。

“什么?那可是剧毒,见血封喉,你还是很幸运的,很难被躲过,可能他一时急促所致,才被你躲过了。”敬文摇头道。

忽然敬文眉头紧锁,沉思半晌,望着郑丽仙说道:“不得不防,我看看你的伤口。”

“啊?这、、、没事的,像你说的那样,要不我早就死了。”郑丽仙俏脸绯红迟疑道。

敬文一怔,恍然大悟,暗想女孩子伤在哪里都很难让人看的,不由摇头道:“你是要命,还是怕看呢。”

“咯咯,帮主既然要看,我哪敢不遵命。”郑丽仙闻听咯咯娇笑起来。

敬文调侃道:“我还不看了,就摸一摸吧。”

“啊?好吧,我让你随便摸吧。”郑丽仙低声说道,还偷看敬文两眼,面颊登时红了起来。

敬文和梁文虎交换了下眼色,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敬文一把拽过她的手来,说道:“小姐,我哪敢随便摸你,是摸脉。”

郑丽仙闻听一怔,脸上多少出现了失望的神色,忽然眼珠乱动,“扑哧”笑道:“帮主要想摸我尽管早说,省的到时让别人摸了,咯咯,咯咯。”俏皮笑了起来。

敬文和梁文虎闻声一怔。

梁文虎惊讶得瞧着敬文直眨眼,暗道这是向你献身了。

敬文眨了眨眼,故作不明道:“你给我稳重点,可不能让别人乱摸。”

郑丽仙闻听心中暗喜,调皮道:“遵命,别人那是妄想了,咯咯,咯咯。”

敬文这才把手搭在她的脉上探查起来,不久眉头紧皱,好像发现了什么,又仔细的探查了一番,忽然大吃一惊。

梁文虎见状急忙问道:“公子,有问题吗?”

郑丽仙伸出的玉手在敬文手中微微颤抖了一下。

敬文停住了脚步,眉头紧锁,疑惑道:“咦?你本来就中了剧毒,毒刀碰上就会中毒,何况划道印,可是你体内好像有一种东西中和了毒药一部分,把烈性变成了慢性,这是怎么回事?”

郑丽仙闻听惊惧道:“啊?真的中毒了!”

敬文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你的小命还有几天的活头,到时你体内的东西再也控制不了毒药。”

“啊?真的吗?这可如何是好?”郑丽仙俏脸变色,美丽的面孔差点扭曲起来。

“唉!我说美丽的姑娘,你这几天想要什么尽管和我说吧,我会满足你的,真可惜了。”敬文摇头道。

“啊?是真的假的,你不是在蒙我吧?”郑丽仙俏脸瞧着敬文问道。

“你提气看看,是不是受堵,我和你开什么玩笑。”敬文摇头道。

梁文虎急道:“公子,她还有救吗?”

敬文琢磨片刻,说道:“我正在琢磨呢。”

忽然郑丽仙俏脸瞧着敬文,柔然道:“这可是你说的,我要什么你都给。”

敬文没有多想,点头道:“是的,你说吧。”

郑丽仙把敬文拽到一旁,神秘兮兮说道:“我可是处子之身,还没有尝过人间乐事,就让你干一下吧。”

“什么?”敬文惊讶道。一个大姑娘说出这样的猛话,倒把敬文造懵了,这完全出乎他的想像,做梦也不会想到郑丽仙会说出干一下的的话。愣愣望着她。

郑丽仙莞尔一笑,嬉皮笑脸的小声说道:“干那事我可是听臭和尚说的,怎么样,就和你干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会合杭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