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40章: 会合杭州

《绝代剑魔》

第140章 会合杭州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闻听瞧着这个小花仙,愣神了半晌,忽然“扑哧”笑出声,哑然失笑道:“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

郑丽仙俏脸绯红,显露出顽皮天真的神态,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

敬文摇头笑道:“不明白就不要胡说,那可是淫贼的话。”

“啊?是吗,那应该怎么说?”郑丽仙讶然问道。

敬文一愣,一时无言:“这、这。”

“咯咯,看来你也不懂,不过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说出来不怎么好听而已。”郑丽仙神秘兮兮小声道。

敬文闻听觉得十分好笑,憋住笑道:“要说别的什么事我还可以办到,就是办不到也可以想办法,可这事你却叫我为难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得认为我这个帮主在乘属下之危吗?”

郑丽仙闻听小嘴立马撅起,嘟囔道:“这可是我自愿的,我就是看好你了,我可不管那些。难道你说了不算吗?”

敬文笑着摇头,暗想这个小花仙实在胆大妄为,不拘礼数,我行我素,竟然把“野和尚”想强*她的淫秽词语,用到了我的身上。奶奶的,这分明是想强*我呀。嘿嘿,到觉得很有意思。

想了想,笑道:“当然说话算了,只要你毒药解除,死不了,那么我说的话也就没效用了,嘿嘿。”

郑丽仙闻听眼神一亮,欣喜道:“真的?你能救我的命?”

敬文点头笑道:“傻丫头,看来你还是不想死,好吧,我被逼无奈,只能救你命了,否则你会陷我于不仁不义之中。”

郑丽仙闻听“咯咯,咯咯”笑了起来,娇柔道:“我就知道你会想法儿救我的命,不过我还是有点儿不愿意。”

敬文闻听一怔,愕然道:“为什么?”

郑丽仙嘴角逸出一丝惋惜的笑意,喃喃道:“可惜呀,得不到你了啦!”

敬文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又气又好笑,万般无奈,这才明白她是有意而为在调侃我,憋得满肚是火,狠狠瞪了她了一眼。

郑丽仙望见倏地低下了头,嘟囔道:“人家自从看你第一眼就从心里喜欢上你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反正我喜欢你。”

敬文实在无奈,哑然失笑道:“喜欢就使用诡计来骗我?我要是上当,恐怕你就不喜欢我了。”

郑丽仙面带娇笑道:“咯咯,咯咯,你怎么猜得那么准呢,不愧是我们的大帮主,聪明透顶。真人君子也,我越来越喜欢你。”

顿了顿,眨了眨眼,小声道:“不过就是做了我也喜欢。”最后竟整出这么一句话来。

敬文见她身材纤细修长,玲珑剔透,那对美眸旋转灵活,细密柳叶睫毛更为她那双荡漾的凤目增添了美感和神秘感。性情却离奇古怪,桀骜不驯,叫人难以琢磨。然而却散发着灼热的青春和令人喜爱的健康气息。

敬文收敛心神,眉头皱道:“好了,我们时间不多了,我现在就为你驱毒。”

郑丽仙瞧见,立马乖乖地点头。

三人来到一片密林中。

梁文虎警惕着注视着四周。

敬文开始为郑丽仙驱毒,坐在她的身后,双掌低在她的背部,首先发出两道探索真气,游走她的全身经脉,重点对主要穴道进行了探查。

敬文探索片刻,眉头大皱,毒药被她体内不知名的物质中和得融合在一起,变成慢性毒药,而这种物质用真气是无法驱除,这不能不让他大惑不解,又觉得无能为力。

敬文叹了口气,松开手,暗自思索起来,终于弄明白了她体内物质的大概,猜测道,可能是她常年接触花卉,不同的花粉被吸入到体内而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物质,由于它的存在反而救了小花仙一命,而这种物质也能影响人的行为,难怪她做事超出常理。暗想现在唯一办法就是用药物来加速中和毒药的进程,看来只有到杭州才能找到药物了。叹道,要是早知道她会中毒,起码能从那个发毒飞刀的龟灵疑处找到解药。

想到这里,刚想站起,忽然想到了什么,暗自思忖,我从小吃了蛇丹那可是能解天下奇毒的宝物。眼中精光一闪,有了主意。

敬文伸出双手把郑丽仙搬转过来,两人面对相坐。

郑丽仙嬉笑道:“这怎么疗伤?不是想从前面疗伤吧?”

敬文愠怒道:“你给我闭上臭嘴。”

郑丽仙吓得咋了咋舌。

敬文拽住她的左手,小指发出极细锐利的真气,刹那间在郑丽仙手腕处划出一道小口子,鲜血顿时流出。

郑丽仙吓得一哆嗦。

敬文眉头皱道:“想活命就给我闭上眼睛。”

郑丽仙乖乖闭上眼睛,不过眼角出却留了一道小缝隙,偷着盯住敬文那张英俊无比的俊脸。

敬文又在自己的手腕处划出一道小口,贴在了她的小口处,催动真气,把自己的鲜血打入到了郑丽仙的体内,右手则把住她的右手脉探查起来。

郑丽仙瞧见心中剧震,不再嬉闹,紧闭双眼,眼角处渐渐逸出了泪水。

敬文闭目聚精会神的探查她的脉相,不久发现自己的血一进入她的体内,迅速就解除了她体内的毒素,又把她以前存留的物质提纯了不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敬文睁开了眼睛,舒出口气,移下了自己的左手,用真气止住了伤口流血,又处理了郑丽仙的伤口,伸手点了她几处穴道,帮助她血液循环。这才说道:“好了,你没事了,体内的毒已经解了。”

忽然见郑丽仙闭着双眼的俏脸上,挂满了泪珠,惊讶道:“咦?你怎么哭了。”

郑丽仙闭眼哽咽道:“你对我怎么好,感动地呗。今后你就是我的夫君了,刚才我正在做美梦呢。”

“什么?”敬文又被她这没头没脑的话吓了一跳,又觉得好笑。一把拽起了她,说道:“等我们到了杭州,你在继续做美梦吧。”

郑丽仙忽地睁开眼睛,嫣然一笑,顺势扑在敬文怀中,小嘴疾速地在敬文嘴上吻了一口,咯咯笑道:“我可吻到你了,你想跑都没门,我跟定了你。”

敬文恼怒道:“胡闹什么,我们赶紧走。”

三人此时已经没有什么顾虑,郑丽仙毒素已去,梁文虎功力也恢复了八九。况且这里离杭州已经很近,于是展开轻功疾速向杭州掠去。

敬文一边疾速行进,一边思考,这龟灵派住在南方大岛上,也许将来自己的船队能和他们打交道,至此心中记住了这个龟灵派。

午后酉时左右,三人经过化妆,溜进了杭州城。

敬文顺着迟千盗留下的暗记顺利的在城东一座小宅院内见到了迟千盗和钱逸。

迟千盗欣喜抓住敬文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多年没有见面一般,弄得敬文也很激动。

“小子,这几天没有见到你,就像丢了魂了一般。”迟千盗嘿嘿笑道,小眼竟然挤出几滴老泪来。

敬文把郑丽仙、梁文虎介绍给了两人。

“梁堂主我们可是老朋友了,哈哈。”迟千盗拍了他肩膀一下,随后把两人引到另外两件房内休息起来。

两人由于连日的奔波甚感疲乏,躺下休息起来。

迟千盗返了回来走到敬文面前,小声说道:“你怎么又弄个漂亮姑娘,都快比皇帝多了,这可不得了啦,我都替你愁的慌,将来怎么弄呀。”

敬文潇然耸肩,笑了笑,说道:“老东西,我都没愁你愁什么。”

于是把来龙去脉和迟千盗、钱逸讲了一遍。

钱逸兴奋地不住点头道:“这是天意呀。”

迟千盗沉思道:“为了不给艾府制造麻烦,我们没有去艾府,据我的观察艾府的秘密没有暴露,所以我们这次行动不要把艾府牵涉进来。”

敬文点头道:“我们应该留有后手,好吧,你们说说情况吧。”

钱逸说道:“据我和老迟的侦察,他们把掳来的姑娘都圈在了杭州湾一艘大船上。盐帮这么做可谓是煞费苦心。”

顿了顿,说道:“在船上关人,一般人无法接近,既可以防范有人偷袭解救,又可以防止逃走,还可以封锁消息,一有风声就可以迅速开走。”

“另外他们看守很严,布置众多高手守护,大船周围不许任何船只接近。”迟千盗接着说道。

“寒长翼的行踪摸准了吗?”敬文问道。

“寒长翼这几天龟缩在总舵内,已派郎育暗中监视。”钱逸说道。

“哦?他和春雪都过来了吗?”敬文一振问道。

“没有,由于闵姑她们的事估计还得耽误几天,就把郎育派过来啦。”钱逸道。

敬文多少有些失望,不过想到闵姑她们要是得不到春雪的帮助,那将更加困难。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要尽快摸清寒长翼和原紫衣门主的行踪,早点解决这个事,否则夜长梦多,我看今天晚上行动先救人。”

顿了顿,说道:“老迟,你去弄两条船来,这可是你的老本行。我和钱先生研究对策。”

迟千盗笑道:“小子,就知道你一回来,准保有行动,你就不休息一下恢复恢复体力。啊?没干别的事吧?”

“老东西,我能干什么事?”敬文愠怒道。

“那我就放心了,还没破童子身,这体力充沛呀。哈哈。”迟千盗嘿嘿笑道。

迟千盗走后,敬文和钱逸详细研究了关押周琴她们大船的情况。

钱逸你办事颇有心计,事先都画好草图,对关键部位都有详细的标注。最后两人决定晚上四更行动。

敬文又把遇到魔帝教的事讲了一遍。

钱逸沉思半晌,点头说道:“要是能化解他们的危机,得到他们的帮助那是最好的了,否则我们将更加困难,因为又增加了一个对手。”

敬文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天黑时我就去会会她们,看看情况再说,要是我没回来,就取消这次行动。”

钱逸点头说道:“只好这样了,这两样事都很重要,都是救人,哪一样都耽误不得。现在看来魔帝教危在旦夕,一旦魔帝教被篡权很可能倒向羿蛇帮,这对我们实在不利。如果让济志胤把盐帮和魔帝教正和在一起,那可就坏了,我们将顾此失彼。”

敬文思索片刻,点头说道:“钱先生的顾虑是对的,正和了两个帮派,为他打头阵,我们确实很难击溃他们,但现在还不至于到这种地步,我们要尽快击垮盐帮,帮助魔帝教肃清内部,这样我们的力量就壮大起来了。”

钱逸忽然笑道:“根据济志胤的傲劲和自以为是,估计未必就有我们想得远。”

敬文笑道:“我们要深谋远虑才是制胜的法宝。”

两人又细致的分析了许久,敬文又小息了一会儿。

傍晚时分,天刚刚蒙蒙黑,杭州南部的住宅区内已经人际稀少,非常安静,这里几乎都是有宅院的府邸,各个大门紧闭,门前的灯笼已点亮。显示出这里都是具有一定身份人居住的区域。

住在区东南角有一座中等的宅院,东面靠着小河岸边的柳林,一条小路直通小河岸边,那里还停留着一艘中等的画舫。

宅院四周高墙围绕,门楼高悬,三层主楼,挺立在宅院中间靠后位置,后身相隔不远是二层后楼,东西厢接从后楼延伸到主楼,中间空隙自然形成了后花园。最妙是有道周回外廊,延伸园中,开拓了景深,造成游廊穿行於花园的美景之间。

主楼主楼前方还有个荷花池,池心建了一座六角小亭,由一道小桥直通主楼大门,造成了人工的前有水,后有山的吉相。

宅院内外树木密布,花草遍布,透廊连着亭阁,显得幽静清雅,整个建筑错落有致,十分讲究。

然而,这里却无一丝灯火和人气,显得极为诡异莫测,漂亮的主楼这时漆黑一片,也显得阴森恐怖。

此时,天上满空星斗,却未见月儿露面。

敬文飘落在此宅前方不远一株高大的树梢之上,居高临下功聚双目向下宅院扫去,见正门上刻着“万龙山庄”的牌匾时,心中均涌起奇怪的感觉。咦?这里也能叫山庄?随后向在院内扫去,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越看越觉得有问题,偌大的院子静悄无人,所有房舍均乌灯黑火。暗想难道真的出事了?小翠回到了这里没有?这一连串问题在他脑海中疾速地翻滚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大出意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