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41章: 大出意外

《绝代剑魔》

第141章 大出意外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在心念电转的敬文,蓦然间,双耳听到主楼后身传来犹如蝼蚁发出的微小声音。不由一怔,暗想此人功力了得,已不在自己之下,心下震惊,视线又被主楼遮挡见不到人形。思索片刻,提起十分功力,小心翼翼的向侧面一株茂密大树飘去,利用树叶的遮挡眨眼间安然飘到了这里,轻如鸿毛般钻进密枝中,立马向后花园望去,只见一个黑影刹那间一闪进了后楼之中。

敬文刚想聚功向后楼探去,心中倏然一动,此人功力绝不可小视,微小的闪失就会即刻被觉察到。立马犹豫起来,很怕发出的探察功力被那人察觉,琢磨片刻,身形突然化出虚影倏地射向了宅院后楼屋顶。

在接近屋顶瓦面时,突然从脚下发出真气,刹那间形成了半寸的隔空气垫,踏风般闪向了烟囱暗影处潜伏下来。暗中提气游走全身,刹那间耳聪目明,从烟囱内传来了微小的说话声。

敬文立刻判断出说话声音的方位,心中有数,当机立断,一个腾翻眨眼间犹如壁虎般贴在楼后墙发音窗户边上,小心翼翼转头向窗户内看去,这才豁然发现,此窗户竟被厚厚黑布挡得严实。远看近看都不宜被发现。想了想,伸出指头发出微弱的真气从窗角不宜被发现的地方,把黑布钻了个针眼大小的洞,功聚双目向里探去,犹如针孔成像一般,把屋内一切纳入眼底。

蓦然间,敬文大吃一惊,微微一震,霎时茫然不知所措,心中异常惊惧。因为他见到了李静雅和小翠默然不语站在一位身穿黑袍面戴骷髅面具人的对面,三人竟然沉默如恒。

“啊?难道李静雅不是魔帝教教主?那她为什么也身穿黑袍面戴骷髅呢?”敬文这一惊非同小可,刹那间把他原来的思维几乎彻底推翻。他所认定的李静雅是魔帝教教主之事,瞬间变得不真实起来,只是一个虚构而已,真正的魔帝教教主另有其人,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遇到这种情况能不让他惊异莫名吗。

腾地心中顿觉一抹酸涩袭上心头,感叹江湖之中诡异莫测,世事难料,光凭着自己这点经验实难应对,立马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不过这感觉一闪而过,稳了稳心神,眉头紧锁,琢磨半晌,仍令他大绞脑汁,也琢磨不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暗恨小翠没有对他讲实话,气得暗想再见到她时非得打她屁股不可。

正在胡乱猜测之际的敬文,终于听到了说话声。

“唉,你们说的我已经知道了,可我们也不能完全相信那个什么的公子。如果他真是剑魔的化身,我就要宰了他,他给我们制造的麻烦太大太多了。”面具人说道。

李静雅和小翠闻言色变,大吃一惊,两人迅速交换下眼色,李静雅急忙道:“教主所有不知,公子这次对我们帮助很大,又识别了出我们内部有问题,难道我们就不能联合他吗?”

戴着面具的教主冷哼道:“你们知道什么?此人是我教目标上的最大障碍,不把他除去我们如何实现祖上所定的愿望。”

“那也总比和盐帮合作要好得多,哪有合作者暗中下手要消灭我们的。”李静雅摇头道。

戴着面具的教主显然动了怒,喝道:“大胆!”随后口气缓和道:“静儿,这江湖上风云变幻,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那个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你了解吗?”

李静雅闻听微微一震,哑然无语。

小翠立马接着说道:“我看公子就是好人,救了我们那么多人,要是有异心,干脆就杀了我们得了,何必要救我们呢?”

戴着面具的教主闻听一愣,低头思索起来。片刻叹口气道:“公子说的我们内部有问题,这几天我也觉察出有些异样,不知是谁在搞的鬼。”

小翠眉头紧锁道:“公子说,我们魔帝教有人捕获武林人士,然后喂药使其成为活僵尸,不知教主对此事知晓否?”

戴着面具的教主闻言一震,骷髅面具瞧向了小翠,愕然道:“竟有此事?不是他弄错了?”

小翠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说过此话,可是他说是亲眼所见。”

“哦?”教主立马沉思起来,显然他可能也发现了什么端倪,只是还没有证实而已。

敬文见小翠在教主面前说话竟比李静雅还要硬气,不由吸了口冷气,暗想这是怎么回事?

教主突然说道:“此公子再也不能留了,必须马上击杀他。”

“啊!”李静雅和小翠惊讶得惊叫起来。

“此事不管有没有,公子如抖搂出去,就再也没有我们立足之地了,一旦武林各派联合起来围剿我们,那将是我们的灭顶之灾。”教主说道。

“教主,你这么分析就不对了,公子说这可能是别有用心的所作所为,还叫我们提高警惕呢。”小翠辩解道。

“你们小孩子懂什么,我就这么定了。”教主不耐烦道。

“教主,我们也不能老抱着祖训来行事,也要适应社会的发展,有所创新吧,不能适应社会就会被淘汰的。”小翠把敬文的话学了出来。

“咦?丫头你这是在哪儿学的?”教主闻听愣问道。

“公子说的,我觉得他很有学问,也说得很对。”小翠嘟囔道。

“啊?你这个大逆不道的丫头,气死我了,我们百多年来都遵照祖训来行事,也没有被淘汰,你竟然听他胡说。”教主气得浑身哆嗦起来。

小翠也不管那一套,嘟囔道:“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发展,反而总出问题,这次的问题就够严重了弄不好我们就得四分五裂。”

李静雅闻言大惊,喝道:“小翠,你胡说什么。”直对她挤眼。

小翠头一甩,说道:“有些事已经过时了,我们就不能修改修改吗?”

“你、你,简直就是太放肆,竟敢违背祖训,我打死你这个不孝丫头。”教主抬起了手掌。

李静雅惊呼道:“娘,不要哇!”

敬文这才明白了,这个教主竟是李静雅的娘,又感到不解,怎么原来明教的分支都是女的当家,欧阳春雪的娘也是负责人。奶奶的,有点意思,看看是怎么回事,要是小翠真有危险怎么也得想法救她。

教主举起的手又慢慢放下,叹口气说道:“我要不是看在你那死去的娘,也是我的妹妹面子上我非得打死你这个不肖子孙不可。”

小翠不屑道:“你打死我好了,我也不愿看到我们魔帝教的灭亡场面。”小翠此时完全受到了敬文的感染,性格变得桀骜不驯,毫不在乎。

“啊!这还了得,目无尊长,我就先废了你,然后我在养活你。”不见教主有何动作,却向小翠发出了一种无形的真气,击向小翠的穴道,不过此真气并不是真要把小翠废掉,而是要点中她的穴道,让她躺下几天而已。

当李静雅和小翠感觉到时已经晚了,无法躲避,眼看就要击到小翠身上时,猛然一道真气挡住了教主袭来的真气。

“轰”一声,烟雾弥漫,对面望不到人形。

李静雅和小翠正在惊愕之际,突然被一双手抓住,刹那间两人被人从窗户中拽出了窗外。

“什么人?哪里跑。”教主大吃一惊,倏地从窗户中跃出,咬住前方黑影,霎时拍出一掌。

这一掌阴风大作,翻腾着向敬文席卷而去,不过却不是要致人死地,只是要逼他放开夹着的两人。

敬文一看不好,挟住两人,空中突然煞车,脚猛然点中风头,借势向后飞去,急若流星般射向主楼屋顶。

“咦?”教主瞧见大吃一惊,他竟能空中突停换气借势飞腾,这般做来举重若轻,潇洒容易,试问这种功力连自己都无法掌握的那么精确,何况此人还挟着两人。

教主功夫了得,空中疾速翻腾,刹那间转向拔起,展开双臂,犹如蝙蝠般,向敬文俯冲而去,同时空中拍出两掌,惊人的气劲立马形成一股狂猛无匹的力场。

刚刚落到屋顶的敬文顿觉空气被凝结塌陷的感觉,三人顿时被真气推得发衣飘舞,暗叫不好,以疾若流星的高速从屋顶射向了前院花园中,占住了有力的地势。

敬文就是从不怕艰难和挑战,面对近乎不可能办到的事更令他精神提升至巅峰状态,占住方位,准备和她大战一场,立马放下两人,急促道:“你们快走。”

两人闻听惊喜道:“啊?是公子呀。”反而不走,往他身上靠来。

敬文一看,此时想走也走不了,教主阴阴沉沉的已经站在了他十几步的地方。戴着吓人的面具瞧着他。

教主见竟是一位年轻人,又见他身形高挺英俊潇洒,浑身蕴含非凡的力量,气质高贵,年岁和两个孩子相差无几。不由微微一怔。

教主虽占了上风,可是敬文却能在毫厘之差间,以玄奥奇异的身法从她那本有十成把握的指隙间闪逸出去。她眼力极为高明,立马判断出年轻人功力不在她之下,又惊讶发现年轻人体内竟有两股真气能巧妙的运转和变换,生出正反两股力道,致能任意移形换位。不过知道归知道,偏是毫无对付办法,不惊奇才是怪事。

李静雅和小翠两人交换下眼神,好像被敬文气息所吸引也不管那一套了,一边一个直往敬文身旁靠来。

敬文略微一琢磨,伸开双手把两人搂在两旁,李静雅多少还有点不好意识,扭动一下,就不在扭动,温馨地靠在敬文肩上。

小翠可不管那一套,竟然两手搂住敬文脖子,高兴的蹦了起来。

敬文这一招,果然见效,教主面具中目射采芒,全神注视敬文他们,瞧得直喘粗气,失去方寸。勃然大怒,颤抖着指着敬文道:“你、你竟敢如此无礼。”

敬文目睹教主天下无双的身法,知道和她的轻功不比自己差反而还要高明些,要逃跑只是个笑话,唯一之计是凭微妙的契机,使她意志大乱,又知道她并不是那么六亲不认之人,从她对小翠的态度来看,心理还是极爱她们,保准做不出大义灭亲举动来。

想到这里,心中有底,潇然耸肩,得意道:“我可是她们相中的夫君,你要三思而行,嘿嘿。”

“啊?气死我了,我就把你们都打死算了。”教主平推双掌,就想发掌。

小翠小声对敬文说道:“她在吓唬你,她平时绝对爱护我们有佳,我们要啥她都给。”

敬文此时才明白两人的行为,她们甚是了解魔帝教主秉性,想用这种方法让教主见好罢手,救自己一命,不由心中感激两人。

果然,教主见两个孩子望着她的神态,心中一软,叹口气放下掌来,黯然道:“两个小祖宗,你们就是我的克星,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了,你们要这样对我呀。”

小翠掐了敬文一把,小声道:“怎么样,她心肠很软。”又笑嘻嘻道:“教主,我们这是在拯救我们的魔帝教,和公子合作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你放心,他听我们的,只能对我们有好处,咯咯笑了起来。”说完,暗中在敬文身上乱摸起来。

忽然从敬文怀中掏出一个令牌来,疑惑问道:“公子,这是什么东西?”

敬文瞧见心中一动,冷冷道:“你们教主认得吧?”

小翠想了想,对教主道:“教主你看这是什么东西?”说完,扔了过去。

教主静若渊岳的望着他们,不知在想着什么,伸手接住了令牌,扫了一眼,忽然拿令牌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仔细瞧了下令牌,继而全身一震,不可置信地望着敬文。

敬文虽然见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的动态中,感到剑魔老祖的令牌起作用了,忽然用严厉的语调说道:“魔帝教主,见此令牌还不跪拜吗!”主要是想试一试看看灵不灵。

教主闻听浑身一震,“扑通”跪了下来,口中说道:“祖上训令,见到令牌,魔帝教就此解散,听从令牌持有者吩咐。”

“啊?”敬文闻听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咦?奶奶的,这令牌不但好使,还顷刻间把魔帝教弄没了。

李静雅和小翠闻见倏地跑到了教主身边,拽着她急忙问道:“啊!这是怎么回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闻密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