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42章: 惊闻密事

《绝代剑魔》

第142章 惊闻密事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呆了半晌,定过神来,摆手说道:“啊!你赶紧起来说话。”人还在原地蹭着,没敢上前,害怕魔帝教主是缓兵之计,随时做好了开溜的准备。

魔帝教主闻听叹口气站了起来,瞧向了敬文,面具眼中射出赞赏之色,点头道:“难怪使者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高深的功力。”管敬文叫上了使者。

敬文一怔,忽然嬉皮笑脸道:“你不会突然袭击我吧?”

魔帝教主抬手看看令牌,摇头道:“祖上有训令,我哪敢对使者不敬。”

小翠双手抱住教主的一只胳膊,顽皮道:“公子你不要怕,我姨妈准保不能打你了。”

敬文怔怔地摇了摇头,故作害怕的模样说道:“我还是怕她打我,而我又不能还手,因为她是你们的长辈亲人,也等同我的亲人一般,还是害怕。”竟然玩起了心理战术,用此语言来感化魔帝教主。

魔帝教主闻听微微一震,感到敬文天真无邪,甚为可爱,摇头笑道:“我都说了这是祖上的训令,你还有什么不可信的,难道我说假话不成。”

敬文闻听这才笑嘻嘻地走上前来,尊敬道:“老人家,我们还是进屋说话吧。”

教主闻听“扑哧”笑道:“难道我就那么老吗?”

敬文闻言一愕,心中了然,女人最怕说她老,于是无奈说道:“您戴着那个吓人的面具,我也看不着您的脸,只能按照老人家称呼了,我这可是尊敬的意思。”

“这孩子倒会说话,好了,我们进屋谈吧。”教主说道。

四人来到了二楼厅内。

敬文吱吱称奇,这厅内灯火辉煌,布置雅致,家具考究。

坐下后,敬文问道:“姨妈,您不能把面具摘下来吗?”

三人闻听一愣,敬文竟叫起了姨妈,愕然地望着他。

实际上,敬文进屋就犯起愁来,暗忖叫老人家她不愿听,那叫什么呢?叫大姐更不行,那不串辈了吗?叫妈也不是那么回事,叫夫人也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叫得生气起来。忽然想起了小翠叫姨妈的词,于是就整出了姨妈的称呼来。

教主微微一愣后,呵呵笑了起来,笑道:“这孩子嘴到很甜的,好,我喜欢这么叫。”

小翠咯咯笑道:“你是不是和我学的。”

李静雅笑道:“我总觉得怪怪的,咯咯。”笑个不停。

教主点头道:“既然使者要我摘下面具,那我就摘下吧。”说完,伸手摘下了骷髅面具放在了旁边桌上。

蓦然间,敬文惊呆了,张大了嘴巴,失声道:“啊?......。”见教主长得几乎和李静雅一样的美丽,面相年轻得似乎就像是李静雅的姐姐,见她体态舒闲,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层迷雾的动人眸子静静望着他。脸形极美,眉目如画,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最使人迷醉是她那配合着动人体态显露出来的成熟迷人风姿,比之李静雅的美丽却另有一种绝不逊色的妩媚美艳。

“是不是瞧我是老太婆了。”教主笑道。

“啊?不、不,你可太美丽、、啊,不、要不是在这儿见到您我肯定认为是静雅的姐姐呢。”敬文答得有些语无伦次。

“咯咯,咯咯,我姨妈有驻颜奇功,没想到吧,刚才还叫老人家呢。”小翠调侃道。

敬文挠了挠头,赞赏道:“姨妈的美貌不亚于年轻貌美的姑娘,弄得我都不敢瞧了。”

“什么?你小子是不是存心不良?”小翠呵斥道。

李静雅拽了一下小翠,笑道:“你这丫头,公子要是存心不良还能说出来,确实也是这吗事,要不娘从来没有让外人见到过真面孔。”

敬文闻听想了想,暗道自己有些话是有点不妥,可我也不会说什么呀。

教主嫣然一笑,说道:“你们不要难为公子了,我们说正事吧。”

顿了顿,叹道:“公子,我简单介绍下,我们原是明教十二法王鬼王的后裔,明教灭亡后,鬼王就创立了魔帝教,一直到现在我这一任。”

敬文点了点头,不解道:“为什么见到令牌就要解散魔帝教呢?”

教主沉思道:“说来话就长了,长话短说就是鬼王留下遗训,见到这个令牌就是我们魔帝教解散之日。就是说要我们不在另立山头归令牌持有者。你明白了吗?”

敬文还是糊涂,摇头道:“就见到这一块铁牌就解散魔帝教?你能辨出真伪吗?”

教主点头道:“难怪你不解,鬼王为了后代能辨出真伪,特意把令牌样子画了下来,并详细叙述了材质特征,每代教主都要牢记这些,这块令牌可不是一般熟铁打造的,而是玄铁打造的,世上无二,所以我一眼就分辨出来。现在你把得到这令牌的事讲一下吧。”

敬文闻听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码事。”于是简单把剑魔老祖情况介绍了一遍。

教主闻听大感惊奇,讶然道:“这真是天意,我们天意不能违,公子你说我们今后怎么办?”

敬文闻听顿时愕然起来,这魔帝教奋斗了这么多年,这么就会被一块破铁牌弄得一下子什么烟消云散了?简直不可思议。茫然问道:“那你们的什么统一江湖的目的怎么办?”

教主莞尔一笑,释然道:“我们所有的目的都随着这块令牌的出现而完成了。”

“啊?什么!”敬文愕然道。

教主叹道:“鬼王另立魔帝教的目的就是要重整明教的辉煌,但是他又严令见到令牌就是我们完成了所有的使命。你应该明白了吧?”

敬文多少有些明白了,鬼王遗训是见到令牌魔帝教解散,那么一切都结束了。估计鬼王原意是见到令牌时明教已经恢复壮大了,他哪想到明教却永远的烟消云散了。

忽然敬文眉头皱起,摇头说道:“解散魔帝还言之过早,那么多的教众会心中不服,也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所以现在还不能言解散,就是解散了也要对教众有所安排,或我们再成立个新的帮派,做点生意什么的。”又暗中想起了自己的船队,反正要招人,不如就把魔帝教众弄去得了,还有所交代。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解决齐左使的问题。

想到这里,于是把听到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教主、李静雅和小翠闻听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李静雅惊讶道:“你没有搞错吧?齐左使平时可是尽心尽力一点都看不出来有任何反常。”

敬文摇头道:“因为当时我正在为梁文虎疗伤,根本无法行动,没有看到他的面相,不过他的声音我能分辨出来。如果不是齐左使,那么这个人实在可怕的很,诡计多端,工于心计,能做到滴水不漏这点可谓不易,一般人的心理素质是无法办到的。”

教主眉头紧锁沉思半晌,摇头道:“我们平时也没有对教中高层人产生过怀疑,所以听到这些难免大感意外。不过据我所查也发现些端倪,他们也不是那么的滴水不漏,只是利用了我们的麻痹大意而已。”

顿了顿,说道:“公子你放心,关于我教之事我自有分寸。现在看来呼右使和木长老已经处在危险中。是我叫他们两人赶到这里,恐怕消息早就泄露。”

敬文沉思半晌,忽然嘟囔道:“要是你们高层能集中在一起就好了,我就能判断出谁是真正的阴谋者。”

教主一怔想了想,点头道:“我原打算要召开高层会议,所以才把他们叫到这里,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晚上就能聚在一起。”

“哦?那可是好得机会,可就是怕半路被宰了两个,那可就麻烦了。”敬文皱眉担心道。

顿了顿,忽然问道:“姨妈,他们都见过您的真面目吗?”

教主沉思片刻,摇头道:“没有,只有一人见过,这人就是木长老,可他跟随我多年,甚至我没出嫁的时候,他就在看护我。”

稍停片刻,叹道:“为了不引起教内人的乱想,我始终没敢露出真面目,由于我们是鬼王的后裔,所以我们的面具都是这个样子。哦,有时在我有事分不开身时,静雅会代替我行事。”婉转说出恐怖面具和李静雅的事。

敬文闻听这才解开了心中的一个谜团,想了想,说道:“我想今晚去救人,最好你们暗中也去救人,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我们就能把叛徒阴谋者挖出来。”

教主瞧着他半晌,问道:“你是不是准备去大船救人?”

敬文一怔,点头道:“是的!”

教主摇头道:“那是个陷阱,姑娘们根本就不在那里,早已被秘密转移到了西山。我本来要找寒长翼算账,无意中听到了这个情况。而寒长翼早已不在杭州,去向不明,这里指挥的都是那个紫衣门主,收买了不少高手,暗中布下了机关网罩,任你武功再高也会落网被擒。”

“啊?这可坏了。您知道他们把那些姑娘关在西山什么地方吗?”敬文不由大吃一惊,暗想今晚要不来此,将会全军覆灭。奶奶的这个紫衣门主非常了解我们,真是心腹大患。她这次出手毒辣,真是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好在我留话在先,要不非得出大事不可。想到这里,心中安稳了许多。

教主沉思道:“事不迟疑,我们暗中去迎接呼右使和木长老,你速到西山去探察,摸准情况后,我和你一起行动。”

敬文摇头说道:“你们还是救人和立即暗中布防要紧,估计他们就要发动袭击了。我到西山摸情况,不管成功与否,明天晚上我都会过来帮助你们。”

教主思索片刻,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分头行事。”

敬文点头道:“好,那我就告辞了。”刚走两步,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疑惑道:“我就纳闷,他们明知道不是您的对手,为什么还要发难呢?”忽然心中一震,快速说道:“要防止他们下毒和暗算。”

李静雅和小翠二人闻听一怔,面色剧变,小翠说道:“如果要下毒,那么我们身边人中肯定有他们安插的人。”

“啊?这......。”李静雅惊讶道。

教主静如止水,坦然道:“你们也不要大惊小怪,什么人没有?为了利益出卖主子的事太多了,我们要暗中小心提防就是。”说完,眼中冷芒一闪。。

敬文暗想看来姜还是老的辣,放下心来。和她们分手后,就匆匆返回了秘密小宅,见迟千盗也回到了这里。

迟千盗刚想说话,被敬文打断,“情况有变,我们取消这次行动。”

钱逸一怔,感到了事态严重,看着敬文没有说话。

敬文把遇到的情况讲了一遍。

迟千盗顿时惊讶的目瞪口呆,嚷嚷道:“啊?魔帝教就这么没了?”

钱逸摇头道:“魔教行事古怪,为了这么个铁牌,就把百年教派解散了,谁听了都得目瞪口呆。”

顿了顿,点头道:“现在形势对我们越来越有利,只要我们再努把力把盐帮寒长翼弄垮,我们就会倒出全部精力来对付济志胤和羿蛇帮,他们灭亡的日子就快到了。”

敬文眉头皱道:“为什么魔帝教主说寒长翼不在杭州?难道我们的情报有误。”

钱逸沉思片刻,说道:“朗育回来也说,寒长翼不像在盐帮总坛内,可他也没有探察出他的去向。”

“哦?难道朗育的嗅觉不好使了?”敬文惊讶道。

“不是这样,寒长翼根本就没有出总坛。”钱逸摇头道。

“啊?这是......。”敬文疑惑起来。

忽然两人对望一眼,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钱逸点头道:“可以确定,盐帮总坛内有秘道直通外面,这让才躲过了朗育的嗅觉。”

迟千盗惊讶道:“能不能像羿蛇帮丹阳转运站那样有地下水路?”

敬文点头道:“基本可以确定。”

“那我们该怎么办?”钱逸问道。

“我们立即探察西山,为了迷惑紫衣门主,转移他们的视线。老迟弄来的船要在大船附近隐蔽晃悠,但还得让他们有所察觉。”敬文沉声吩咐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山庄惨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