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44章: 怒惩首恶

《绝代剑魔》

第144章 怒惩首恶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稍微用力就把舌头拽出了半尺长,怒吼道:“是谁杀了这些姑娘!”

这唐门三怪都在五十多岁,是唐门中顶级人物,他们并不是同胞兄弟,而是同门师兄弟,功力精湛暗器用毒无人能比,纵横江湖数十年,杀人无数,有多少江湖高手被他们暗中夺去性命,江湖上谈怪色变,武功再高的好手对他们的诡异暗袭也是防不胜防。

狂傲自大的三怪暗中巡察时发现洞门被打开,认为这次闯入之人已是瓮中之鳖,就等出洞一举击毙。

然而让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被敬文在眨眼间击得残废和四肢不全,心中惊惧到了极点,还似乎在梦境中,这不是真的!当老大被抠出眼球,拽出舌头,这才觉得是真的了,刹那间心中凉透了底,冷气直往骨头里钻,完了!

迟千盗此时掠进了祠堂内,见敬文疯狂般把唐门三怪中的老大舌头拽出老长,又见老二已经被轰掉了手脚瘫在地上,老三双肩胛骨头支出,双胳膊已被废掉。暗中惊讶,蹿到敬文身旁,小声说道:“小子冷静点,我听到了你的吼叫声,就赶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唐门老大被敬文拽着舌头,发出“呜、呜”的怪叫声,一只掉了眼球的窟窿中直往外冒血。

没手脚的老二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只有老三还能说话,大声颤叫道:“啊,姑娘不是我们杀的,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杀的,我们奉命不能进洞,只是听到动静打开门,见有人跑来,才打出暗器。”

敬文面色铁青,虎目泪水泉涌,缓缓道:“周姑娘和小青姑娘,死在这三人的毒暗器下,所有的姑娘都被人强*肢解而亡。”

“啊?”这几句话像晴天霹雳,轰得迟千盗全身剧震,瞪大了眼睛,面色煞白,身体突然打晃眼看着就要倒下,被敬文伸手扶住。

迟千盗“刷”地拔出刀来,就要把三怪宰了。

敬文见迟千盗要宰了三人,虽然气氛异常,但还没完全失去理智,松开了夹住的舌头,伸手拽住迟千盗,说道:“还有很多话要问他们。”

“啊?”迟千盗惊讶得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忽然捶胸顿足,喊道:“这太残忍了,惨无人道呀。”

“大侠不好了,大火!”萨六满脸惊慌之色,跌跌撞撞从洞门钻了出来往敬文身旁跑来。

霎时灯油和硫磺味窜进了祠堂内。

敬文大急,立即说道:“老迟你赶紧带着他们到外面去,我去把周姑娘和小青的遗体抢出来。”说完,一闪进了洞门。

敬文刚刚踏进洞门,见到巨大的火焰翻卷着迎面扑来,刹那间空气被吸进洞内,呼吸立马感觉不畅。心中一惊,自知抢遗体无望了,只好向后飘飞出了祠堂。

“轰”的一声,大火猛然间从洞中窜出,翻腾着扑进了祠堂内,空气骤然缩胀,发出了爆炸声,祠堂屋顶刹那间飞向了天空。火苗冲向了空中,顿时把这方圆十几里的地方照得雪亮。

眨眼之间,山庄其他地方也开始冒出了火焰,刹那间一片火海。

忽然从火海中,晃晃跑出一个人来,嘴中喊道:“大侠,有人在放火!”

“满弟,是你吗?”萨六迎了上去。

“快出山庄!”敬文说完,出手抓住了三怪,迟千盗则抓住了萨六、满弟,两人展开轻功,身形一纵,跃出了山庄,几个起落来到了半山腰处,停下了脚步,回身看去,山庄已经被大火吞没。

两人放下几人后,满弟哆嗦说道:“我藏在暗中,见来了几个蒙面人把老王他们给宰了,又看到他们在放火,然后就往后山撤去。”

敬文呆呆地望着山庄大火,脸色煞白,眼角流下了泪水,牙咬得“嘣嘣”响。

迟千盗此时已经稳定了心神,拍拍敬文,小声道:“小子,不能被这事冲昏了头脑,丧失理智,我们要找出真凶,替姑娘们报仇。”

“罪魁祸首只有一个,就是紫衣门主,我要把她碎尸万段。”敬文怒喊道。

“小子,这次知道了吧,放跑一个该死的恶人,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是众多无辜生命的代价。教训深刻呀。”迟千盗摇头叹息道。说完,转身来到三怪身旁,刷刷几刀又挑了大怪和三怪的脚筋,又把三人的舌头和屌拿了下来。这才嘿嘿冷笑道:“这就是你们助纣为虐的下场,后是留不了啦,话也说不了啦,形同行尸走肉,忏悔吧。”

敬文眼中冷芒闪耀,冷哼道:“你们记住,这个仇我要让你们唐门来偿还,不杀得你们唐门断子绝孙我就不叫剑魔!”

唐门三怪这才知道击败他们的竟是剑魔,闻听敬文的话,三人魂飞魄散,没了四肢的老二“嗝”的一声,颤抖了两下,咽了气,竟被吓死了。

迟千盗闻听一怔,暗想不要打击面太大树敌过多,嘿嘿笑道:“死了一个,这个仇就算报了一半,今后你们唐门只要不和我们为敌,剑魔就不会把你们杀绝,听到了吗?如果继续助纣为虐,那么新账老账一起算,那时就不是绝孙的事了,而是绝人了。”

老大和老三,面色苍白,满面是血,直点头。

“我们走!”敬文转身就走。

迟千盗带着萨六和满弟跟了上来。

敬文边走边自我告诫,敬文啊、敬文!说到底,就是警觉性不高,给紫衣门主这阴谋家算中了一着,害的她们饮恨收场。这么多青春焕发,花样年华的姑娘,就这么一去无迹,仿如一场噩梦。

他永远都忘不了周琴那花容月貌的笑容,小青那喜悦的神情,比对使人感到有着惊心动魄,天壤之别的可怖死状!悔恨当初为什么不一掌打死紫衣门主呢,那样周琴她们就不会这么横死了,众多姑娘就可避过大难。真恨不得立即把紫衣门主的臭头割下来喂狗,不过我不会让她死的那么痛快。

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却保护不了身边的人,越想越窝气。眼中冷芒一闪,绝不能再给紫衣门主另一次机会了,因为我根本消受不起。宁可牺牲自己性命也要除去这个害人精。

想到这里,倏地转身对迟千盗说道:“你先把他们俩安顿好,我去办点事。”

迟千盗闻听一愣,不放心道:“小子你不是要找盐帮拼命吧?”

敬文摇头道:“我有那么傻吗?你放心吧!”

迟千盗忽然道:“我虽然没有进洞,但我觉得此山洞另有秘密通道,否则这大火就是他妈的鬼放的了。”

顿了顿,眉头皱起说道:“杀人然后销尸匿迹,这招够阴损的。”

敬文点头应付道:“我们回头再研究它。”说完,展开轻功一晃儿不见了。

迟千盗瞧着远方叹口气,暗想也够这孩子受的,叫谁都会失去理智的,他还能控制住吗?不由得担心起来。

萨六和满弟见敬文眨眼间不见了,惊讶不已,愕然以对。

敬文不多时掠到了盐帮总坛,见盐帮总坛建筑规模宏大,赶上了小皇宫了,里面楼舍比比皆是。

敬文潦草看了片刻,哪有心思欣赏这里的建筑,只是琢磨着紫衣门主能躲在哪里。想了想,身形一晃,来到了侧门附近,鬼魅般纵身飘进了院内,飘落在园中树梢之上,隐藏在茂密树叶之中,功聚双耳双目,倾听查看,寻找时机。他要捉到一个府内的人好问清楚紫衣门主的藏身之处。

正在巡查之际的敬文,忽然间闻听到从高墙下方一茂密的灌木丛中转来微小声音,仔细听去,听到了说话声:“老大,我们在这里等候大侠好几天了,他能来吗?”

“嘿嘿,剑魔大侠对我们有天大的恩,又不顾自身性命救了老三的命,我们怎么地也得报恩,我估计他能来。”

“这里都是坏人,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老三,这你就不懂了,老大说得对,我们得报恩,这叫卧底你懂不。”

“我们在这卧底,可大侠不知道呀。”

“嘿嘿,大侠是一般人吗?不是,肯定会知道我们在卧底。”

“啊,我明白了,大侠其实早就知道我们在卧底,自从我们把那个扬州分舵主杨魁大卸八块后他就知道了。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敬文闻听一怔,这不是江南三怪吗?谁说他们傻,我看他们精得很,不过倒有点一厢情愿。觉得有他们帮助捉到紫衣门主可就炙手可得了,不由心中高兴起来,看来这也是天意。

想到这里,身形一晃儿,刹那间化作虚影,悄无声息来到龟缩在一起隐藏在灌木丛中的江南三怪身后,伸手点了他们的哑穴道,嘿嘿笑道:“我剑魔就知道你们在这里卧底,我来了!不要吱声。”

江南三怪闻听愕然吃惊,暗想这剑魔真是神不知鬼不觉,我们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继而三人大喜,刚想喊出声来,无奈被敬文点了哑穴。

“不要喊叫,我点了你们的哑穴,就怕你们喊叫,那样就达不到突然袭击的效果。”敬文释然道。

三人闻听直点头。

敬文伸手解除了他们的穴道,老三兴奋的要喊出声来,被老大捂住了嘴,“别喊。”对敬文说道:“大侠你可来了,我们等你多天了,这里的情况我们都摸熟了,那骚娘们就在后楼里,不过可有几个和尚和老道在保护她。”

敬文闻听一怔,沉声道:“你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当然了,和尚是少林寺的完蛋大师,道士是武当无牙老道,不知怎么回事来帮这个骚娘们。不是和她有一腿吧,奶奶的。”老大愤恨道。

“老大你说的不对,少林叫无没大师,道士是虚崖道长。”老二纠正道。

“这无没不就是完蛋了吗,什么都没有了。这虚崖,不就等于没有牙了吗。你懂啥,别插嘴。”老大教训道。

“嘿嘿,还是老大聪明。”老三立马捧道。

敬文闻听笑了笑,点头说道:“不管他完蛋和无牙,我们走,但你们要注意,不要暴露卧底的身份,我还要捉拿那个寒长翼。你们只要把我引到那里就行了。”

“啊?好,嘿嘿,真过瘾。这两天我们暗中也干了点事,就是把这里的大管家给大卸八块了,扔到了井里。这小子他妈的一肚子坏水,出了不少馊主意,被抓姑娘的事就有他的份。”

“好,你们做得很好,但不能让他们发现了,要注意自身的安全。”敬文心中暗笑。

“你放心,他是在逛窑子时被我们宰了,没人知道,还认为他拿银子跑了呢。嘿嘿,不过银子却是我们偷的。”

敬文暗暗称奇,这三人还能有此谋略实在不简单。

三人快速在前面引路,敬文施展身法暗中跟定。

穿过很多屋宇,来到了一处前有花园的楼房面前,老大躬身喊道:“参见无没大师和虚崖道长。”

敬文见这三个活宝可不是一般的人,有勇有谋,这么做即能报信,又能把两人弄得露面。

果然,一个高大和尚从二楼屋角处跳了下来。一个瘦高道士也从屋顶上的一个角落里跳了下来,两人轻轻落地,足见他们均是顶尖级的高手。和尚和老道相对一眼,和尚笑道:“江南三怪,你们要干什么?”

“大师,我们哥三个想找大师指点指点,不知大师如何?”老大虚心求教道。

和尚又和老道互望一眼,哈哈大笑起来,点头道:“三怪很精明,不过我们现在可没有时间,等有时间我们会去找你们。”无论谈笑举止,均有种睥睨天下的豪雄气势,慑人之极。

“啊?太好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转身对老二和老三使个眼色,三人扬长而去,不过却在附近隐藏起来,观察动静,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敬文在和尚、老道和三怪对话之际展开无影身法早已闪进了楼内,身形虚影一闪来到了楼上,闪身进了一个无人的房间,观察片刻,见到了一个方形的天棚口,倏地钻进了天棚内,功聚双耳倾听片刻,四处静悄悄不见一丝响动,不由眉头皱了皱。

恰在此时,闻听到楼梯处传来了“腾腾”的急促脚步声,很快左前方棚下传来开门声。“启禀门主,我们发现大船附近可疑船只已经游荡了两个时辰,恐怕是那些叛逆人,在探察大船情况。”一个女音说道。

“好,他们就要上钩了,你回去告诉他们不要过早暴露,等他们发动袭击之时,我们再动手,要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是!”传来了关门声。

敬文闻听紫衣门主的声音,浑身大震,霎时脑袋中全是姑娘们惨死的悲惨景象,怒火腾地窜进脑中,霎时燃烧的一塌糊涂,登时浑忘一切,飘然来到紫衣门主房间上方,伸出两指灌注无比强悍的真气从棚顶处往下直击紫衣门主。

此时的紫衣门主兴奋地在房间踱着步,自言自语大声说道:“紫衣门还是我的,谁也夺不去!哈哈,哈哈!”扬起头瞧向棚顶大笑起来。

忽然,见两道黑影奔她眼睛而来,微微一愣,“噗”的一声,双眼顿时暴冒,喷出二股血箭,直射天棚。

刚刚张开大嘴就要喊叫,忽然舌头被击掉,掉在嘴中,失去两眼及舌头的紫衣门主,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双手乱舞,在房间打转。突然舞动的双手,“啪嗒”掉在了地上。双腿从膝盖处被扫掉,身子被掌风击得往后飞去正好掉在床上。

敬文愤怒地走到她的面前,冷冷说道:“这就是你害人应得的下场。”慢慢走近她的耳畔小声说道:“你儿子也被我杀了。”说完,伸出双掌对准她的耳朵拍了一掌,真气直钻进耳鼓内,顿时把她双耳震聋。恨恨道:“你最后听到的是你儿子的死讯。”

忽然,心中一动,暗道我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叹口气,抬起手掌准备照她天灵盖拍去,给她个痛快。

蓦然间,心生警兆,眉头不由皱了皱,继而听到身后传来大喝声:“大胆狂徒,竟敢在此行凶!”整个房间似乎都像震动起来。

“嗡-”的空气中传来了震动的劲风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趁机剔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