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45章: 趁机剔除

《绝代剑魔》

第145章 趁机剔除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风啸嗡声像浪潮般将至,敬文纹丝不动,好像后脑长着眼睛一般,就在相差半寸之际,身形忽然虚幻微晃,刹那间失去了身形。

无没大师挥舞着手中的禅杖,疾速朝敬文后脑拍了下来,眼看拍上之际,霎时失去了敬文的身影,继而骇然瞧见被敬文身影遮挡住的紫衣门主,招式已经使老,再想收回禅杖来不及了。

“蓬”的一声,禅杖猛地拍在紫衣门主脑袋上,顿时鲜血碎肉四处喷洒,刹那间被拍成肉饼。木床随着响声四分五裂。

无没大师惊骇的呆若木鸡,忽然“嗷嗷”狂叫一声,禅杖猛然盲目地横扫。

“轰”声乍起,房间内家具、装饰品,顿时被扫得粉碎,激荡碎末满屋飞溅,灯光被扫灭,房间霎时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蓦然间,无没大师听见耳后传来说话声,“嘿嘿,大师你可真厉害,一禅杖就把紫衣门主拍成了肉饼,这功夫可是天下无双。”

无没大师闻听吃了一惊,倏地反转身形,手中禅杖同时向后扫去。忽然耳后又传来嘿嘿笑声:“大师,你在打谁呢,不是想破坏你这杀人现场吧?”

无没大师闻听心中既是惊惧又怒火万丈,和尚的圆头顿时变成紫葫芦,猛然间身形快速旋转起来,巨大的和尚袍胀鼓起来,手中的禅杖舞得密不透风,四处横扫。嘴中发出怒吼的佛号声。

刹那间整个房间尽是狂风怒号的可怕声音,同时掺杂着舞动禅杖呼呼风暴的狂啸声。

“轰”的一声,间壁墙被禅杖扫中,顿时拍出一个巨大的窟窿,灰尘四处飘扬,弥漫了整个房间及楼层。

敬文施展鬼魅附影神功,悠闲地贴在无没大师的身后,犹如长在他身上一般,不管他如何动作都附在他的身后。

敬文忽然转到他的前面,伸手向禅杖抓去,在抓住禅杖的同时发出了一股真气,随着禅杖攻进了无没大师的双手穴道,同时一股巨大的气旋向他撞去。

无没大师霎时浑身一震,猛然间被气旋撞得向后跌飞,背脊撞在右面的间壁墙上。

“蓬”的一声,间壁墙被他撞出个人形窟窿,人跌到了另一间房间内,嘴角逸出鲜血。

敬文手提禅杖倏地钻过人形窟窿,来到倒地的无没大师身旁,抬腿就是一脚,闷在了他的腰眼处,顿时封住了他的穴道。

无没大师仰面倒地,喘着粗气,瞪着惊骇的眼神望着敬文,真不敢相信还有如此诡异功夫之人。

敬文用禅杖顶在无没大师圆头上,冷冷说道:“无没大师,我只问你一句话,你为什么要帮助杀人恶魔?”

无没大师闻听一愣,疑惑地望着敬文,摇头道:“贫僧只是奉命来此,其他一概不知。”

敬文闻听点了点头,暗想料定你会这么说,嘿嘿冷笑道:“好,你就是杀害二十多位无辜姑娘恶魔的帮凶,说不定你也参与了惨无人道的杀戮。你就等着审判吧。”说完,点了他的哑穴。伸手提起他向外走去。

此时,楼上楼下的丫环和仆人大多都在梦乡中,忽然被这巨声响动惊醒,各个吓得钻进被窝没敢出来。

江南三怪闻听楼上传来打斗声,顿时现身把这里封锁起来,把住了通往这里的通道,有几个丫环想进到这里都不行。

“奶奶的,我们奉命在此守候,任何人都不许靠近这里。”老大吼道。

“对,谁也不许走进,否则格杀勿论。”老二说完,小声问老大道:“老大,我们奉了谁的命令?”

“你怎么那么傻,谁也没奉,是奉了我们自己的命令。懂了吗?”老三插嘴道。

“哈哈,还是老三聪明,就说是奉命,不说是谁的。”老大说道。

不大一会儿竟然让他们堵住了几伙夜间巡逻的人,还包括来向紫衣门主汇报的人都让他们挡住。

敬文提着和尚闪出了小楼,刚刚踏出楼门不远,就听到身后响起了风声,心中冷哼一声,正好我要让你们少林、武当丢丢脸。

猛然间,身后发出了可怕的“铮铮”声音,刹那间虚崖道长舞着长剑从屋顶疾速射下,斜刺敬文的头顶。

剑气激荡,当剑风声发出铮铮作响的声音时,连站在通道口的江南三怪都有若置身于狂风暴雨中的可怕感觉,遍体生寒,脚步不稳,慌忙提气才勉强保持平衡。不由心下大惊,替处于中心位置的敬文担心起来。

敬文对此毫不在意,冷哼一声,头都没回,真气劲发,反手用禅杖朝后方排山倒海而来的“剑浪”核心处一禅杖击去。

“轰”一声,惊涛裂岸,汹涌澎湃,巨大的剑浪立时向四处飘散,禅杖如入无阻之境硬是直捣进去。

虚崖道长见禅杖竟然破了他的乾坤剑气,骇然大吃一惊,在猝不及防下应付得手忙脚乱,倏地空中反转飘身斜飞,这一招功夫可不是一般能做得来的,没有几十年的苦练是根本达不到的。

敬文虽然没瞧见,但感觉到了他的空中倒车,不由暗暗惊讶他的功力,但此时敬文是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身形倏地向后退飞,禅杖依然跟随老道。

虚崖道长觉察不妙之时,一股若有似无的真气已紧蹑他到来,刹那间攻进他肩井穴的经脉内,顿时破了他的护体神功。

“蓬”的一声,禅杖击在老道肩胛上。要不是敬文手下留情,老道的肩胛立马会被击碎。

虚崖道长惨哼一声,空中喷出一口鲜血,甩掉手中的剑,像断线风筝般向后跌飞十几丈远,咕咚一声,摔在地上。

敬文闪电般蹿到他的身旁,禅杖点中他的穴道,伸手又把他抓起。

江南三怪见敬文在眨眼间就把天下有名的老道轻松击倒,不由惊得呆若木鸡。良久,老三咋舌道:“我看我们的大侠就是鬼魅,太厉害了。”

“臭嘴说什么呢,大侠怎么是鬼魅了,是神仙!”老大训道。

老二这次可得到机会了,哼道:“老三说话就是臭,还是老大聪明。”

老三丝毫不以为忤,更加兴致盎然的高兴道:“对,是神仙!”

恰在此时,前方疾速奔来七八个黑影。

江南三怪顿时肃然起来,老大在中间,老二、老三在他左右,严阵以待。

老大凝神聚气注视前方,忽然小声说道:“兄弟,这次我看我们要玩完了,来的竟是五大高手虎、豹、熊、狼、猪。”

老三嘻嘻笑道:“没事,我们有神仙大侠在后,还怕他个鸟蛋。”

“对呀!”老大闻听来了精神,腰板也挺直了,大声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五大高手的虎魏戈一摆手,几人停住了脚步,魏戈疑惑地问道:“江南三怪,连我们都不认识了,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我们是奉命守在这里,谁也不许进去,你们五人也不行。”老大仰头道。

“咦?你们奉了谁的命令?”魏戈奇怪道。

“这你就别管了,这里没事,你们回去吧。”老三插嘴道。

突然,一个瘦小的老头,走到江南三怪面前,瞧了他们一会儿,嘿嘿笑道:“我知道你们是奉了谁的命令。”

三怪闻听一怔,齐声问道:“咦?连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呢?”一句话露了馅。

老大咳嗽数声,尴尬道:“那你说说我们是奉了谁的命令?”

瘦小的老头贴近老大耳畔小声说道:“剑魔大侠。”

“啊?你怎么知道。”老大倏地蹦了起来警惕道。

“嘿嘿,我们也是奉了剑魔大侠的命令才来的。”迟千盗说道。

“啊?”三怪惊讶道。

敬文此时出现在三怪身后,见迟千盗带着萨六和满弟还有盐帮五大高手来到这里,不由微微一怔,笑道:“你老人家怎么来了?”

迟千盗急忙把魏戈等人介绍给敬文。

敬文笑道:“我们进来谈吧,三怪你们在这里守好。”

三人齐声道:“是。”

老三大喜道:“这次我们确实是奉了命令了,心里有底了。”

老大、老二同时点头道:“嘿嘿,这才是真的命令。”

迟千盗等人随着敬文走进楼前花园的凉亭中坐了下来。

“魏戈谢大侠救命之恩。”魏戈站起向敬文躬身道。

“啊,魏大哥,不必客气,坐下我们说话吧。”敬文摆手道。

几人见敬文如此谦虚客气,又是年轻公子,无不惊讶和佩服。

迟千盗叹道:“小子,我实在不放心,一是怕你滥杀无辜;二是怕你让人给宰了。所以我老人家随后就到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能到这里来?”敬文疑惑问道。

“小子,你能瞒住我老人家。”迟千盗笑道。

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赶到这里,就找到了魏老弟,萨六把山庄惨案和他们讲了,他们深明大义愤怒不已,暗中拿住了放火的几人,仔细拷问,你猜是谁做的案,就是寒长翼这个变态做的案,不但强*了二十几个姑娘,还强*一个,打死一个,然后命令烧掉山庄,毁尸灭迹。你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准备放火的材料,所以在这个空挡中,被你们发现了。另外我猜对了后山有秘道通往山洞。”

敬文不在是那么的易怒,点头问道:“寒长翼在哪里?”

“寒长翼作案后,吩咐他的心腹火烧山庄后,就去向不明。”迟千盗说道。

敬文沉思片刻,说道:“正好,你们把盐帮总坛人集合起来,暗中控制住寒长翼的心腹,然后我们宣布寒长翼的罪行,趁机把他剔除盐帮。”

魏戈眉头皱道:“平时都是大管家替他安排一切,只要把大管家捉住,那么寒长翼在这里几乎就会土崩瓦解了。”

敬文摇头道:“此人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啊?”五大高手闻听惊讶不已。

敬文于是把三怪的事讲了一遍。

几人哈哈大笑,魏戈点头道:“难怪这两天总坛有些混乱,寒长翼突然行踪诡异,我看定与大管家失踪有关。好,三怪无形中搅乱了寒长翼的心神。”

“小子,那紫衣门主怎么样了,不会让她跑了吧?”迟千盗问道。

敬文摇头道:“紫衣门主被无没大师一禅杖拍成肉饼。”

“咦?这又是怎么回事?”迟千盗疑惑道。

几人不解的一起望向了敬文。

敬文摇头道:“他想拍我,没想到被我躲过,就把紫衣门主拍死了。”

“哦,是这么回事,看来这就是天意,多行不义必自毙。”魏戈点头道。

“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能给紫衣门主做保镖呢?这很是奇怪。”敬文大惑不解问道。

魏戈摇头道:“这是给骗来的,紫衣门主派人去烧香拜佛,又拜真人,赏黄金千两香火钱。少林和武当过意不去,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助时,她只说遇到了强盗威胁,这样少林和武当掌门人私下一商量,就各派出一名高手来保护她,期限为半年。”

“哦?就这么简单被骗,这紫衣门主很会作秀,有这两个招牌,可给她增添了不少色彩。”敬文点头道。暗想什么地方都逃脱不了金钱这一关。

此时,天色已见亮,五虎迅速行动起来,暗中传信遣散了重金雇来的所有打手,又把大船上的紫衣门残余全部抓了起来,暗中除掉了几个寒长翼的铁杆心腹,中午之前悄无声息的圆满完成了一切。

中午,所有在杭州盐帮的大小头目都集中在了议事大厅内,由魏戈主持,首先由萨六和满弟介绍了山庄惨案,萨六声泪俱下,说得有声有色,不免有添枝加叶的地方,又把放火人弄来作证,弄得群情激奋,各个声讨寒长翼,最后竟然作出决议,重金悬赏寒长翼,活的五万两,死的四万银子,即可下发盐帮所有分舵,并向社会悬赏。

最后决定暂由魏戈任帮主待年底再选出新帮主。

敬文有意要整一整少林和武当,把无没大师和虚崖道长五花大绑作为帮凶站在众人面前,挨了不少口水,羞愧难当,有苦难言,因为被敬文点了哑穴。

散会后敬文才故作弄错了,把两人解了穴道,赔了理,放两人走了,两人回到少林和武当把情况一讲,两掌门人自知理亏,只好默不作声。

敬文也没有想到一时愤怒,竟引发了盐帮的雪崩,形势越来越好转。忽然接到记小燕传来的暗中情报,情报显示羿蛇帮和吕梁派在盐帮崩溃之际,加紧了勾结,具体内容不详。

敬文立马意思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盐帮的崩溃,暗中潜逃的寒长翼能甘心吗?羿蛇帮能舒服吗?在此未稳之际,肯定是要反扑的。立即暗中和魏戈等人商议,即可进入紧急状态,吸取紫衣门的教训,对重点分舵加强了力量。

就在这一切布置妥当之际,魔帝教却出了大事。

小翠在盐帮总坛找到敬文,神色紧张诉说教主竟然被属下劫持了,生死不明。

敬文闻听大吃一惊,愕然道:“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还有比教主武功更高的人?”想到这里,头皮发麻。难怪那些叛乱人有恃无恐,真有此人吗?也许是可能的,天下之大,各种能人都有,相互克制,没有谁是天下第一。

小翠眉头皱道:“我们一起去迎接呼右使和木长老。”半路我和小姐就和教主分开了,她去接呼右使,我和小姐去接木长老。我们倒很顺利,暗中把木长老接了回来。可是教主却没有回来,不久我们就接到了这个纸条,要求我们公开宣布教主退位。”

敬文闻听眉头紧锁,不解问道:“就这几句话?另外他们叫你们宣布有什么用?我真不明白。”

小翠摇头道:“总坛宣布当然有用了,就等于废除了教主。”

敬文还是摇头道:“我看不是这么简单,这也太有些可笑吧,绑架教主,怎么不让她宣布退位呢?却叫你们来宣布,看样子是在要挟你们。这倒底是什么呢?奶奶的,莫名其妙,奇怪之极,都是他妈的疯子。”

忽然之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不由眉头紧锁,沉思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迹山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