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5章: 夜半怪客

《绝代剑魔》

第15章 夜半怪客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欧阳春雪走进门来,看到敬文正在望着她,眼睛一亮,嫣然一笑,快速走了过来。钟伶等众人也看到了欧阳春雪的到来,一起向她望来。欧阳春雪走到敬文的身旁,柔声说道:“我可把你们找到了,还以为你们已到了杭州城里。”敬文疑惑的问道:“欧阳姑娘找我有何事?哦!坐下来说吧。”孪生兄弟赶紧搬来几把椅子,欧阳春雪坐了下来,美目扫视了一下钟伶,然后对敬文说道:“我在路上听到有人传送说秘笈在公子身上,恐怕对公子不利,特来寻找公子告知,以防不测。”

敬文暗暗吃了一惊,此事竟传的如此之快,看来当时处理此事有失妥当,隔墙有耳。敬文看到欧阳春雪为此事竟寻到这里,虽有疑虑,但还是心存感激之情,再看到欧阳春雪美艳如花,温柔地凝视着自己,怦然心动,周身血液仿佛瞬间沸腾了一般,急忙说道:“非常感激欧阳姑娘的牵挂,在下承谢了。哦!你们还没有进餐吧?我为姑娘要一桌饭菜,略表一下心意。”说完吩咐童牧安排欧阳春雪她们的膳食。然后对欧阳春雪说道:“请姑娘不要拒绝,这是我真诚的心意。姑娘对在下的关照,无以为报。”

欧阳春雪听到敬文如此之说,芳心突如鹿撞,娇靥嫣红,眼中瞬间闪过惊喜之色,说道:“公子言重了,公子当初为我挺身而出,我做的只是微不足道。”

话音方落,只听钟伶喊道:“谁敢打我敬文哥的主意,我让他们有来无回。”原来钟伶看到敬文和欧阳春雪的表情醋劲大发。随后说道:“敬文哥,有我在就不用怕那些什么鸟人。”

敬文没有吱声,看了一眼欧阳春雪,恰在此时欧阳春雪也向敬文望来,两人会意的微微一笑,好似心有灵犀一般。

这时童牧走了过来说道:“欧阳姐姐,你们用餐吧!你们的房间我也安排好了。”欧阳春雪向旁边桌望去,看到小云和老伯都已坐好等待她的到来。

不久,大家用完餐,各自回到了房间,只不过欧阳春雪的房间安排在敬文的楼下二楼。

敬文在上楼之时,瞄了那瘦小枯干和山羊胡两人一眼。两人看到敬文他们上楼去了后,匆匆结完帐,走出了客栈。

敬文和孪生兄弟回到了房间,吩咐两兄弟休息,孪生兄弟走到另一间卧室里,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敬文躺在床上,暗自练起功来,同时不断的用功对周围进行探查。

三更有过时分,敬文忽然感觉到有两人从房顶上向他的房间方向慢慢的靠近。两人身法轻柔,动作敏捷。敬文暗自高兴起来,嘿!嘿!你们到底来了,我正愁没事做呢,我要和你们好好玩一玩。

两人在房顶上很快就摸到了敬文房间的位置,停了下来,伏在房顶透气孔阁楼处,静静的探听着,不久,两人感到房间里的人已睡熟,其中一人向另一人点了一下头。此人随即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竹筒,小心翼翼地从房顶阁楼处一个不到半尺见方的透气孔伸进房间里,嘴在竹筒外端猛然往里吹去,顿时房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雾,迅速往房间各个角落蔓延。敬文看到后暗中恨道:“嘿!居然用上迷*。”暗中用真气把迷*引逼出了窗外。敬文仍在床上装着睡着的样子,暗中静静的观察房顶上人的行动,停了一会儿,房顶上两人有所动作,他们轻轻把透气孔栅栏(类似百叶窗)摘了下来。只见一人竟从这不到半尺见方的透气孔里钻了进来,敬文看到后,倒佩服起来,这人竟会缩骨功。

此人进到房间后,迅速伏在梁上,静静的观察了一会儿,向房上透气孔处摆了一下手,意思是一切正常。只见此人身材瘦小,身轻如燕,无声无息的从这个梁窜到那个梁,忽然一跃就到了敬文床上方的梁上,对侧身睡在床上的敬文细细的观察起来。不久,此人两手钩住房梁,双腿向下探来,看此意是要从房梁上下到地上。敬文看到后暗笑一下,瞬间弹出一粒黄豆,这粒黄豆不偏不斜正好打断他的裤腰带,只见他的裤子唰的一下滑落到脚脖之上,刹那间露出了干瘦的屁股,嘿!这家伙竟然没穿内裤。

这家伙猛然吓了一大跳,一个翻挑双腿又回到了梁上,马上提起裤子,蹲在梁上,满脸惊疑起来。四处了望一会儿,又向透气孔望去,透气孔处露出一蒙面只露两只眼睛的人脸来,只见此人眼睛瞪得老大,摇了摇头,意思是无人。房梁上的人见到房上人摇头后,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裤带,最后可能认为是自己用力挣断的,重新系好裤子,又扫视了一遍房间,想了一下,这回不这么下了,快速来了个倒挂金钟,头朝下冲了下来,双手向床边扶去,眼看就要扶到床上,忽觉耳畔有吹风声,不由得大吃一惊,快速转动向四周望去,见到并没有任何人影,再往床上看去,见床上人正在酣睡。这是怎么回事?刚想这儿,突然耳畔吹风声再起,还伴随着咝咝的喊叫声。他立刻想到了鬼,吓得他脸色大变,哗啦一声尿出来了,尿水顺着他倒挂的身体流到了嘴里,他双腿一颤,大头朝下跌了下来,刚要接触到地面,忽然被一股诡异的气流托了起来,霎时看到一个鬼脸在他面前忽隐忽现,吓得他嘴吐白沫,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房顶上透气孔处之人,正在聚神往里查看,忽觉脖子上一麻,脸即刻出现了惊恐的扭曲,双眼突出,整个脸“扑通”一下扑堵在透气孔之上,已然被暗器击中了穴道,身子无法动弹。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被吓昏的人慢慢的苏醒过来,发现自身已躺在地上,惊恐万分。霍然耳边又响起一个凄厉的细音,似近似远,虚无飘渺,“我是厉鬼,尔等深夜来此有何用意?”来人听到此话之声,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翻身跪地哭丧的哀求道:“求鬼爷爷开恩,饶小的一命啊!”片刻耳边又传来了这恐怖的斥责之声,呵道:“你给我小点声,如把我朋友吵醒,定索你的狗命。”吓得他浑身一颤,立马变成了公哑嗓。敬文看清此人就是在大厅里的瘦小枯干之人,而房上那人就是那留有山羊胡之人。

敬文想了想,立刻继续用传音入密神功问道:“你是何人,来此目的?”瘦小枯干之人说道:“小人叫“地毛鼠”听说你朋友有一本武功秘笈,很值银两,想弄来换些钱财。”敬文又问道:“房顶上那个山羊胡是何人?”地毛鼠听到后,吓得浑身乱颤直磕头,语无伦次的说道:“鬼爷爷饶命,小人不知此人是你朋友,要是知道了打死也不敢,房上那个人叫“算得准”,有一人找到我们告知此事,说到如能成功偷取,他可百两黄金换取。因此,我们才决定前来盗书。至于那人是谁,小人确实不知。”敬文一听,暗中想到,嘿!嘿!真有人下此血本。这两人不过是一伙受人买通贪财的贼而已。想到这里,说道:“你滚吧,从哪儿来,就从哪儿滚回去。明天一早你们两来向我朋友请罪,求得他的原谅,否则我必索尔等性命。滚吧!”地毛鼠听到后,连连磕头说道:“感谢鬼爷爷饶命。”颤颤嗦嗦往梁上爬去,由于惊吓,手脚无力,功夫无法施展,费了好大劲才爬到梁上,等到了透气孔处,看到“算得准”如此模样,吓得筛糠一般。好不容易把“算得准”挪开,可是怎么钻那个透气孔也钻不过去,反而把脑袋卡在孔里,两腿在房里乱蹬。敬文看到后,摇了摇头,推出一掌把他送了出去。

敬文玩走地毛鼠和“算得准”后,躺在床上寻思起来,是什么人鼓弄他们来盗取秘笈呢?这还真不好猜测,想得到秘笈的人实在太多了,索性不去猜测。

过了许久,敬文感应到又有人奔这而来,不过这回却是从楼梯方向偷偷向这奔来,而且还是四个人。从这四人走路的声音来判断,武功都在高手之列。四人快速来到敬文房间门前,迅速隐蔽在房间门的两侧,其中一人耳贴门上,静静听了一会儿,拿出匕首,伸进门缝刚想拨门,忽见一个黑影从右面向他们直扑而来,拨门之人见到后,从门缝中抽出匕首,刃贴小臂,瞬间向黑影旋抹过去,黑影一个翻跃腾空,躲过了他的攻击,在空中刹那间反转身形右掌推出,一掌拍在他的背心之上,就听“嘭”的一声,手拿匕首之人,口吐鲜血,向前扑去,撞坏栏杆一头从三楼载到楼下。其他三人见到黑影如此诡异身法,大吃一惊,心中狂颤,感到不好,急忙分散跳楼奔逃。黑影瞄准一人腾空追去。

此时打斗的声响,已惊动了客栈的众人。只见钟伶和两个姑娘快速从房间闪了出来,钟伶急速来到敬文门前,对内焦急的喊道:“敬文哥你没事吧?”这时敬文和孪生兄弟开门走了出来,急急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钟伶看到敬文他们无事,放下心来,说道:“刚才只听到有打斗之声,我们出来后,并没有看到人。”敬文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哦!是这么回事,看来没有我们什么事,我看都回去休息吧。”钟伶疑惑的说道:“既然此事发生在三楼,倒很蹊跷,怎么会在此打斗,会不会与我们有关呢?”敬文推脱的说道:“既然我们都没有事,还是回去休息吧,不过大家都要小心些。”大家听到敬文这么一说,只好各自回到了房间。

敬文实际上对刚才所发生之事,了如指掌。寻思道,那个黑影是什么人?此人武功高强,有意的在帮助我们,那么此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大惑不解起来。想了想,换好夜行装,戴好头套,把床上用被褥整出一个人形来。然后从窗户闪电般的跃出,施展起无影身法,向黑影奔去的方向遁去。不一会儿来到了镇外,看到很远树林边黑影一闪进了林中。敬文来到树林旁,身形一跃,上到了树顶上,在树尖上穿行。这可是他小时练就的拿手功夫,不一会儿就看到了那个黑影追到了前面跑的人背后,只见他腾空跃起,一掌就把那人打趴在地。敬文事聚神凝气,悄无声息的潜到了离他们很近的一棵树上,静静的观看着他们。只见黑影一身夜行衣打扮,面戴头罩,慢慢的向趴在地上的人走去,忽然趴在地上的人一个翻身,随手打出一飞镖,飞镖带着凌厉的风声直向黑衣人奔去,黑衣人一个腾身飞跃,躲过飞镖,不退反进,转眼间来到那人身边,一掌把他打得满地翻滚起来,嘴中鲜血狂喷,最后跌坐地上,两眼无神的看着黑衣人,已是岌岌可危,口中喘息在不断加剧。

黑衣人站定在他的前方,粗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抢夺秘笈?”坐在地上的人并不答话,突然他张口喷出一股血箭,向后便倒,看来已是油枯灯灭。黑衣人看到后,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后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快速向西奔去。敬文看到此人轻功身法了得,动作敏捷。不敢怠慢,即开无影身法小心翼翼的跟踪上去,在西边山坳处,杂草丛生的一块洼地里,黑衣人瞬间又打倒了两人。敬文心中想到,看来黑衣人知道这些人集合的地点。听到黑衣人问道:“快说,你们是什么人?”坐在地上的两人,也是黑衣打扮,只不过是黑巾扎头,两人正在地上喘气之中,看来受伤不轻,听到黑衣人问话,其中一人说道:“大侠饶命,我等是阴柔派的人,奉命抢夺秘笈。”敬文听到话音,大吃一惊,说话的人竟然是女的。心想这倒好阴柔派也掺和进来了。

黑衣人寻思了一会儿,喃喃的说道:“我是剑魔,今天就饶了你们一命,回去告诉你们那老鬼,再做坏事,早晚要了她的命。”

敬文听后,又大吃一惊,暗道:“嘿!竟然有人冒充起我来了!看来这是个“怪客”不知是何用意?难道是一个阴谋?我要不要揭露他呢?”又一想,这倒好,可以转移一些注意力,既然对我有利,那么我就暂时不揭露他,暗自查看他今后如何动作。想到要跟踪黑衣人,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可又怕时间长了被钟伶她们发现,影响今后的行动,于是,只好放弃。不过,敬文心中有数,此怪客迟早还得出现,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那是早晚的事,现不急于一时,我要看着他玩下去,嘿!嘿!热闹了,有意思。

敬文刚刚回到客栈,钟伶就来敲门了,敬文装作还没睡醒的样子,打开门问道:“有什么事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诡异莫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