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7章: 忽明忽暗

《绝代剑魔》

第17章 忽明忽暗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大童牧眨眨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敬文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小孩子不要过问那么多,总之我们要躲避厉害的人物对我们的追踪,我们要由明转暗,这样才对我们有利,明白吗?”

老二童琴接话道:“大哥说的对,我感觉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那么多美女总在我们身边转。娘说过女孩子多次出现肯定有事,不是好事就是坏事,以我的分析,肯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瞒着我们,都把我们当傻瓜来看待。”话语略带不满之意。

“老二,你给我少说点,就你聪明,有大哥在哪有你瞎说的份。”老大童牧呵斥道。

童琴见童牧训斥他,低下头,喃喃道:“我只不过分析一下,提供给大哥做作参考。”

敬文闻听两人的对话,心中一动,这俩孩子确实很聪明,分析得很在理,释然道:“老二说得也很有道理,我们只不过要远离她们......,嘿嘿!也就是远离麻烦,我们即可无忧无虑玩耍和观赏风光,又可规避风险,我不想让你们遇到任何不必要的危险。”

顿了顿,眼瞧远方道:“再则我们可由明处转为暗处,这样才能发挥我们的优势,更有利于对事物的观察。”

孪生兄弟闻听心中一热,互望一眼,齐声道:“大哥就像娘一样对我们好。”

突然,敬文“嘘”了一声,孪生兄弟即刻也听到林中掠进了几人。

朦胧中,见几个黑影在离他们隐藏大树几丈远的地方站住了身形,随后隐约约传来了他们的说话声。

其中一人沉声道:“启禀堂主,估计他们天亮后,固定从这个地方入城。”

另一个疑惑的道:“堂主,看来挺复杂的,有几伙不明之人也围绕这个人在暗中行动,不知为何?”

一阵沉默后,一个人沉吟道:“我们不要管其他人,完成我们的任务就行了,要特别注意找出背后隐藏的人。”

“堂主,我们干脆把他抓起来,一问不什么都清楚了,何必费这么大劲。”一个人忿忿道。

“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如果隐藏的人只是利用他,他也不清楚怎么办?这不是打草惊蛇吗!”另一个人分析道。

“这......。”

“好了,不要瞎猜测了,我们按照堂主吩咐的去做就没错,不要跟丢了,要隐蔽行踪,不要让任何一方发现我们的存在,一有情况即刻向我汇报,不得有误。”看来是堂主在下命令。

“是!属下明白!”几人一起答道。

随即几人悄无声息的散去。

孪生兄弟见到几人散去后,刚想说话,敬文即刻用手指在嘴上做出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眼神向远处一瞥。

孪生兄弟随着敬文暗示的方向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一个身穿黑袍,脸带恐怖面具的人,缓缓从刚才那伙人站定地方不远的一棵树后像幽灵般的转了出来,面对那伙人散去的方向看了片刻,随即一闪飘然而去。

敬文见到这种情况,心中微微一惊,明显感到这脸带面具的人不是一般的人,其诡异的程度远远高出其他人,他到底是谁呢?

又见此人和刚才那伙人好象非是同伙,多少有些意外,难道还有其他邪教参与进来?这到底有多少邪教门派?思索着剑魔老祖的阴谋论中阐述:

魔教源于春秋战国时百家争鸣,此时才开始有流派之分,汉武帝时采用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官学、民学都奉儒学为正统,这才有正邪之分,纯属人为。

儒学是中庸,走中间路,而魔门则走两头极端。其信念就是反对儒学仁义礼智信那一套,斥之为虚伪愚民之学,经过长期的发展后。益发离经叛道,汉末的黄巾贼和五斗米道,便是其中的表表者。任何思想走向极端,都会离道入魔的。

魔门教派,信条各不相同,离奇古怪,教人难以琢磨,有的全靠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有的已成为弑血恶魔。”

敬文想到这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对周围探测了一遍,这才小声说道:“看到了吧,这么多鬼鬼祟祟的人,他们想干什么,我们无从知晓,只要我们消失了,他们就会立刻露出马脚,到时我们再对症下药。”

孪生兄弟佩服地小声道:“大哥智慧超绝,现在我们等于在看戏,嘿嘿!”

童牧瞪着小眼,疑然不解道:“大哥武功盖世,为何要隐藏呢?”

童琴这次瞪了童牧一眼,傲然道:“呔!这都不懂,大哥这是为了避免麻烦呗,省得那些武痴来缠着大哥比武什么的。”

童牧欣然道:“老二,看来这点你比我要聪明些,嘿嘿。不过,我们得让大哥教我们武功如何?”

童琴兴奋道:“还是老大聪明,我双手赞成,拜大哥为师。”

敬文看到这两个活宝在互相吹捧,感到即可笑又可爱,肃然道:“你们要记住了,我们隐藏身份,就像老二所说那样,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拿我们的亲人来要挟我们,使我们的亲人无形中陷入危险境地。所以我们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到后果,你们两要牢记。”

孪生兄弟闻听一震,懔然道:“大哥说得太对了,呈一时之能,而招来灭门之祸大有人在,娘没少告诫我们。”

此时,东方的天空现出了一贯的鱼肚白,天渐渐亮了。

清晨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寂静,静得让人感觉到欲来喧嚣的蠢蠢欲动。

不多时,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童牧忽然指着前方路上说道:“钟伶姐姐她们走了过来。”

敬文通过树梢的空隙看到钟伶三人匆匆地向杭州掠去。

不久,又看到欧阳春雪的马车快速走过。

她们走过后,在她们后面出现了不少身穿劲装的大汉,人人神情紧张,脚步急促,往杭州奔去,走过几拨人后,又出现了几辆马车疾驶而过。

孪生兄弟看得目瞪口呆,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竟有如此之多人在跟踪他们,疑惑地看着敬文。

敬文悠闲的躺在树枝上,身体随着树枝在飘动,潇洒之极,犹如鸟翼飞翔一般。

当瞧到孪生兄弟惊异的目光时,微微一笑,飘然到他们的身旁,沉声道:“你们看到了吧,他们有不同的目的来跟踪我们,很大一部分人是为了那本秘笈而来,这部分不足挂齿,还有一部分人是要探查我们的底细,通过我们来寻找他们需要找到的人,我们主要防备的是这部分人。”

童牧惊疑道:“为什么通过我们来寻找呢?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敬文肃然道:“这就是关键所在,大哥前不久认识一位小乞丐兄弟,后来我们分开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就快弄明白了。”

顿了顿,看着远方的城墙,说道:“我们该出发了,不过我们得分开化妆进城,你们想不想玩一玩?”

孪生兄弟兴致盎然地齐声道:“好哇!我喜欢,嘿嘿!”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处之泰然”↓↓↓更精彩哦!